Download...

秦未央傻眼了,她沒想到,于慧敏會想到這裡,畢竟,在她心裡,路彥昭收購的股份,就是自己的股份。


她也不敢跟于慧敏說,自己收購了眾城集團多少股份,畢竟,她如果這樣說的話,于慧敏勢必要問她,資金是從哪裡來的,這些問題,說實在的,她是沒辦法回答的。

想到這裡,她認真的看著于慧敏:"媽,如果你相信我,這幾天,就儘快辦法離婚手續,我會在您離婚後,將眾城集團的股份,全都拿回來,我朋友……他是可信之人,最起碼,比我爸和秦芸芸要值得信任!"

聽到秦未央這樣的話,于慧敏愣了幾秒,最終無奈的嘆口氣,點頭答應:"那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媽媽也不好再繼續執著這件事了,但是,你要答應我,不管出了什麼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跟媽媽商量!"

秦未央點了點頭,跟于慧敏聊了許久,才從書房離開。

第二天一早,秦未央早早的就來公司了,她有事情要問路彥昭,所以,在家裡也待不住,昨晚更是沒睡好。

昨天晚上得罪了路彥昭,他一直沒接電話,甚至把自己微信都拉黑了。

秦未央心裡很是無奈,只能打算今天,給路彥昭賠禮道歉,讓他原諒自己。

結果,秦未央到了公司之後,路彥昭還沒來。

秦未央有些納悶,要知道,路彥昭平日里,很早就來公司上班了。

今天到了這會還不來,是因為自己昨晚惹他不高興了嗎?

秦未央心裡有些無奈,卻也只能安靜的瞪著。

看著秘書辦其他眾人,已經陸陸續續來上班了,秦未央簡直要抓狂。

她繼續給路彥昭打電話,那邊還是關機中。

秦未央第一次覺得,路彥昭的脾氣,居然這麼大。

她心塞的無與倫比,卻也只能耐心的等。

只不過,她還沒有等到路彥昭來上班,就被秦未青找麻煩了。

秦未青一來上班,就直接將包包扔在自己桌上,走到秦未央面前,臉色難看的盯著秦未央:"秦夭夭,我找你有事情談,你能出來一下嗎?"

秦未央有些傻眼了,秦未青這是哪一出啊?

她愣了幾秒,突然就想到,昨天下班后,季修當著秦未青的面,威脅自己去跟他吃飯的事情。

這麼一想,秦未央頓時明白了幾分,看樣子,秦未青是在介懷這件事。

想到這裡,她難免有些哭笑不得,她不情不願的事情,在秦未青看來,卻是罪大惡極的,彷彿自己搶了她的什麼好機遇似的。

秦未央無語的看了一眼秦未青:"所以,秦秘書,你這大清早的,氣勢洶洶的來找我,是想找我算賬嗎?"

秦未青的臉色變了變,看了一眼秘書辦的其他人,神情有些不自在:"你想多了,我只是有事情,要跟你談一談!"

看秦未青這麼執著,秦未央的心裡,雖然不怎麼想出去。

但是,想到這件事情,如果自己不解決,秦未青勢必不會罷休。

再加上,自己等了一早上路彥昭,他人影也沒出現,秦未央的心裡,難免有些其他情緒。

她想著,在這裡乾等著,還不如出去看看,秦未青到底想做什麼。

想到這裡,她看了一眼秦未青,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站起來:"好啊,既然你想找我談事情,那我自然是要應下來的,畢竟,大家都是同事嘛!"

秦未央站起來,秦未青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直接向著外面走去。

秦未央跟著秦未青,一路到了頂樓天台。

秦未央站在秦未青身後幾步遠的地方,聲音聽起來,沒有任何情緒:"說吧,你喊我出來,究竟想說什麼?"

秦未青背對著秦未央,聲音冷的滲人:"說,你跟季修,到底是什麼關係?"

秦未央明知故問的開口:"季修,你說的……應該是季總吧!"

秦未青沒想到,秦未央還在裝傻,她猛地轉身,死死的盯著秦未央:"秦夭夭,他都主動來公司找你了,你還在我面前,裝什麼傻!"

秦未央無辜的聳聳肩:"我真的沒有裝傻啊,昨天下午,是他第一次單獨跟我說話,說實在的,我都不知道,他為什麼非要找我去吃飯,我現在都是懵的呢!"

秦未青對秦未央的話,簡直忍無可忍,她猛地轉身,毫不猶豫的抬腿,向著秦未央的肚子,就踢過去。

她是做了整容手術,可是,她的身手,比一般人,不知道好上多少倍,她今天就要讓秦夭夭這個賤人知道,得罪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秦未青原本以為,自己這一腳過去,百分之百踢中秦未央。

結果,她沒想到的是,秦未央以極快的速度,猛地閃開了,她的腳踢空了。

秦未青的腳落地,她震驚的看著秦未央,難以相信,她剛才居然有那麼快的反應速度。

震驚過後,秦未青盯著秦未央,神色難看,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事情。 一座府邸內,一位人仙境高手靜靜盤坐,城內之事雖然不少,但也有人仙境去處理。

正在這時,兩名古仙族天人境弟子上前,端上來一杯仙茶。

這位人仙境高手睜眼睛,只是微微掃了一眼,但卻沒有多言,伸出手來,輕輕端過,頗為享受之意。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陡然間這位人仙境驚愕,一股超強的危機感在他心頭升起。

隨即,一道凌厲刀茫,無聲無息,悄然接近。

周圍,更有一道道空間漣漪,遮掩了這裡的氣息。

「撲哧!」

堂堂人仙境強者,一道下去,沒有任何的聲響,連一道慘叫都沒能發出,徹底死亡,屍體都直接被急忙上前的崔慶給收了起來。

動作之嫻熟,超乎想象。

二人的一個完美配合,乾淨漂亮。

相視一眼,二人現場什麼都沒有留下,氣息也沒有傳出,有空間之力包裹,悄然控制了這裡,不讓波動傳出。

從見面到被斬殺,不過十幾個呼吸的瞬間,,沒有任何抵抗,也沒有任何的慘叫聲,簡單直接。

而後,二人如法炮製,另一位人仙境高手也被斬殺,整個人城主府內如此便只剩下那位在密室內閉關的地仙境高手。

二人相視,崔慶和林楠都笑了,依舊是天人境的模樣,依舊是古仙族弟子的打扮。

二人這次來到這位地仙境高手的密室前。

「啟稟大人,兩位大人有令,有重事和大人商量,請大人定奪,此刻正在密室內等待大人。」林楠模仿著古仙族一位天人境弟子的語氣和聲音,全力收斂自身的氣息,開口稟告道。

乍一看,二人真沒什麼特別,真的好像是古仙族之人。

密室內,這位地仙境高手眉頭周圍。

他修鍊之際,不喜歡被人打擾,尤其是這個關鍵時刻。

然而他不敢大意,眼下正是多事之秋,聖子這邊出不得任何問題,最終還是悄然走了出來。

他倒是有些好奇,這兩人有什麼事情,還非要密室內稟告定奪之類的。

然而就在這位地仙境高手走出密室大門的一瞬間,心中還在思索的時候,陡然間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直接將他整個包裹在內,讓這位地仙境發出一聲驚呼來。

再然後,左右兩側,氣息爆發。

一柄戰戟,一柄漆黑長刀,帶著殺伐之氣,瞬間直奔而來。

這一刻,這位地仙境高手哪裡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頓時大怒不已。

「該死,怎麼會?」

然而林楠和崔慶根本不廢話,一邊全力操控空間裂縫將這位地仙境高手包裹,一邊分離廝殺,一刀刀斬出,招招致命,崔慶的戰機也全力開火。

一剎那間受到如此大的波及,城主府驟然間四分五裂。

這一幕,剎那間震動整個小城。

事發城主府,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城主府直接毀了,緊接著便是這位地仙境高手的怒斥聲。

城內的其他十餘位人仙境高這一刻心有所感,齊齊看向城主府方向,皆是一臉茫然的看向城主府位置。

發生了什麼?

然而這一刻,這位地仙境高手可謂是遭到天大的危機。

空間裂縫侵襲包裹,兩人更是拚命圍殺。

只是一瞬間,這位地仙境高手遭到重創,口中咳血不止,半邊身子完全被空間裂縫吞噬,讓他驚恐。

這一刻,他懼怕了。

林楠和崔慶還好,他更擔心的是這位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的高手。

空間裂縫,是不會輕易出現的,肯定有人布置,有人動用空間之力形成,他始終沒有看到。

「是誰!」這位地仙境高手怒斥。

然而一切都無用,林楠發狠,崔慶拚命,全力圍殺,一瞬間林楠足足斬出十刀,刀刀致命,崔慶以雷電之力將他包裹,甚至是隔絕。

哪怕是有他的聲音,也難以傳出去,完全被雷電之聲隔絕,吞噬。

一直到數十個呼吸之後,有人仙境高手出現在城主府上空,想要查看情況,一切卻陡然間戛然而止。

而後,凌厲一刀斬殺而來。

再緊接著,一道戰戟雷龍襲殺而至,嚇得這位人仙境滿臉的駭然。

「是你們!」這位人仙境高手倉惶而退,臉色狂變。

這個時候,他自然認得出來,兩位膽大包天的殺神竟然殺到了這裡。

「撲哧!」

只是一瞬間,這位人仙境高手遭劫,一條手臂被斬斷,血灑長空。

緊接著,雷龍降臨,將這位人仙境包裹,讓他發出不甘怒吼與慘叫。

「撲哧!」林楠再度動手,一刀斬殺。

前夫,溫柔點 隨即,雷龍消失,屍體也順帶著被林楠收了起來。

而後,二人毫不遲疑,直接閃身進入城內一座商行而去,屬於古仙族的大商行,因為是傲雲聖子管理的小城,比之前靈韻仙族的四大衛城更上規模。

商行更大,也更值錢。

甚至也有一位人仙境強者駐守。

然而此刻,林楠崔慶兩大殺神出現,這位人仙境高手臉色狂變。

「諸位一起動手,擒下他們!」這人大喝。

城內,十餘位人仙境反應過來,然而一個個臉色卻是異常的難看。

城主府內,兩位人仙境,一位地仙境強者的氣息完全消失,再加上之前半空中被直接斬殺的一位,四大仙人境強者被殺了。

他們,行嗎?

之前那一幕,太快了,一位人仙境強者沒有絲毫抵抗之力,就被斬殺了。

他們動手,不過是找死而已!

地仙境都無聲無息的死了!

為此,十餘位人仙境強者雖然臉色難看的圍了上來,但明顯遲疑了不少。

而就這個瞬間,林楠和崔慶已然殺到商行了,兩大高手聯手,圍殺一位人仙境,太簡單了。

「甚至根本不用林楠動手,崔慶一人足矣,偌大的商行,林楠飛速經過,無數的天材地寶,無數的資源,飛速進入林楠須彌戒指中,被他搜刮乾淨。

前後,數十個呼吸的瞬間,太快了。

而此刻,小城上空,崔慶以一敵五,強大的雷電屬性規則之力爆發,讓人頭皮發麻,宛如天劫一般恐怖。

而林楠,已然結束。

「走!」 秦未青的臉色,突然臉色變了變,無比陰鷙的開口道:"你根本就不是秦夭夭,對不對?"

秦未央的心一沉,她沒想到,秦未青剛才那一腳,帶著試探自己的意味。

她的神色變了變,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秦未青,你放屁,我怎麼就不是秦夭夭了,難道你覺得,你要打我,我就該在原地受著?"

秦未青的呼吸有些不穩:"秦夭夭,我說什麼,你心裡應該明白,真正的秦夭夭,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快的反應能力,如果你真的是秦夭夭的話,那才是真的見鬼了!"

秦未央沒想到,秦未青的洞察力,居然這麼強。

她的臉沉下來,聲音冷厲起來:"秦未青,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可不能亂說,什麼叫我是秦夭夭,就見鬼了,我為什麼不能有那麼快的反應能力,我這段時間,下班之後,一直在刻苦訓練,為的就是不再遭受一年前的無妄之災,當然了,我的事情,你也可能不是很清楚,但是,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不想再跟你多解釋什麼,還有,你如果再詆毀我的話,我可以告你誹謗!"

秦未青死死的攥著拳頭,盯著面前的女人,她有一種錯覺,她想要憑武力打倒面前的女人,似乎有點不行。

她真的想不到,在普通人中,還有武力值這麼高的。

她的眉頭皺的厲害:"秦夭夭,你在說謊,我就不信,普通人訓練這麼短的時間,能這麼厲害!"

秦未央見秦未青咬著這件事不妨,她無語的看著秦未青搖搖頭:"愛信不信,當然了,我也可以給你提個建議,你可以去找我爸媽,讓他們來跟我做DNA鑒定,保證如假包換,還有啊,你自己不行,就不要覺得其他人不行,我的教練說,我可是練武奇才呢!"

秦未央也不管秦未青信不信,自己在那裡瞎掰。

畢竟,她的身體,本來就是秦夭夭,無論別人信不信自己的身份,她都是不會害怕的。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看著她有恃無恐的樣子,好像就算是做DNA鑒定,她的身份也是如此。

秦未央這麼篤定,倒是讓秦未青不確定了。

她的眸子閃了閃,最終放棄了再說這件事:"這麼說,你真的是秦夭夭了?"

秦未央看了她一眼,不想再說這個問題:"如果你沒事,我就先走了,希望你不要再用這些事情,糾纏我!"

秦未青看著秦未央抬步,就想離開,她有點急了:"秦夭夭,你站住!"

秦未央無語的轉身:"說罷,你到底想幹什麼?我真的不想在這裡,跟你浪費時間!"

秦未青的嘴巴動了動,身上的氣勢,也弱下來:"我就是想知道,季修昨天找你,到底是因為什麼?"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略微一想,就給出了答案:"很簡單,他想讓我負責盛世和修遠之間的合作,可是,我對這樣的合作,真的不感興趣,所以,我給拒絕了,事情的真相,就是這麼簡單,請問,你還有別的事情嗎?如果沒有,我就先走了!"

秦未青聽到秦未央的話,臉色變得難看。

因為這個女人說的話,跟她自己心裡的猜想,也差不多。

她是真的沒想到,季修居然換了自己,想讓這個秦夭夭來負責兩家公司的合作。

他為什麼就要換了自己呢?

難道是她這張臉,不像秦未央,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秦未青真的不甘心,她看著秦未央,追問:"那你為什麼要拒絕,要知道,你只要答應負責這個項目,好處多到你想不到!"

秦未央嗤笑了一聲,她諷刺的看著秦未青:"秦未青,說句難聽話,在你心裡的好處,未必別人都覺得是好處,想要得到,就這樣吧,別再跟我糾纏了,已經上班了,再不會去,薛秘書該罵人了!"

秦未央說完,頭也不回的下樓。

秦未青站在天台上,死死的攥著手。

是啊,她找秦夭夭這個女人,好像什麼事情也解決不了。

最終的源頭,還是在季修那裡。

她現在必須想辦法,讓季修回心轉意,只有這樣,她才有可能繼續負責修遠和盛世的合作,接近季修,讓他一步步愛上自己。

想到這些,秦未青這才抬步下樓。

話說,在秦未青拉著秦未央上樓的時候,路彥昭就來公司了。

他來公司之後,直接去秘書辦,找了秦未央。

雖然說,昨晚他沒有接聽秦未央的電話,甚至把她拉入了黑名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