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秦巖聽說仙皇出現後,同樣覺得特別驚訝,而且他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他覺得卞良虎也極有可能被仙皇的主人收服了。


秦巖給屍皇發去通信符,讓他不要輕舉妄動,躲在防護陣中就好,一切等他去了安國城再做打算。

屍皇也是這麼想的,他知道自己不是仙皇的對手,而且他也沒有和樹人士兵交過手,生怕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

萬一丟掉了安國城可就麻煩了。

“趕快叫秦巖出來受死,否則的話我就滅了你們。”仙皇指着屍皇等人大放厥詞。

屍皇秉承着秦巖的想法,沒有理會仙皇的話,依舊帶着士兵們駐守在城牆上。

電影世界逍遙行 “哼!你們不出來嗎?不出來那我就把你們打出來。”說罷,仙皇轉過頭對身後的一個將軍說,“卞良虎,給我攻城。”

仙皇話音剛落,卞良虎從仙皇的身後衝了出來。

卞良虎雖然也是人形,但是他和仙皇長的一模一樣,身上覆蓋着綠色的樹葉,就像魚鱗一樣,頭頂上長滿了樹枝。

聽到仙皇的話,再看到卞良虎的樣子,屍皇他們十分驚訝,萬萬沒有想到失蹤的卞良虎居然被對方收成了奴僕。

卞良虎大喝一聲,飛身而起拿起手中的長槍,向安國城上的防護罩刺去。

與此同時,卞良虎統領的幾千名樹人士兵也紛紛大聲嘶吼起來,拼命的向防護罩撞去。

“砰!砰!砰!”這些樹人士兵們紛紛撞在防護罩上,他們身上的樹枝立即沿着防護罩生長出來。

頭狼 不一會兒,防護罩上就纏滿了樹人士兵們的樹枝,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是牆頭上爬滿了爬山虎一樣。

九窈迷惑地看着這一切,不知道這些樹人士兵們在搞什麼。

突然,“呲”的一聲,卞良虎的長槍刺在了防護罩上。

防護罩裂開了非常小的一道裂縫,裂縫剛剛被刺開就要癒合,可是就在這時那些爬滿了防護罩的樹枝卻突然瘋狂的向裂縫鑽去。

不過大部分的樹枝都沒有鑽進裂縫中,只有幾根樹枝鑽進了裂縫裏,這些樹枝穿過裂縫後,立即向四周蔓延開。

“不好,防護罩受不了他們這樣的攻擊。”屍皇飛身而起,念動咒語,對着防護罩上指去。

一把把隱形的匕首從屍皇的手中飛出來,斬斷了從防護陣外鑽進來的樹枝。

但是這些樹枝剛剛被割斷,就又瘋狂的生長出來。

與此同時,卞良虎又接連在防護罩上刺出了十多槍,他每一槍都能刺出幾道裂縫,那些爬滿防護罩的樹枝則紛紛順着裂縫鑽進了防護罩裏面。

不一會兒,防護罩裏面也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樹枝。

看到這種情況,屍皇心中明白,防護罩撐不下去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攻破。

屍皇退回到城牆上,對所有的士兵說;“所有人準備,布天罡地煞萬全陣。”

隨着屍皇一聲令下,守城的士兵們立即根據之前的演練佈下了天罡地煞萬全陣。

隨着防護罩上的裂縫越來越多,鑽進防護罩裏面的樹枝也越來越多。到了最後,防護罩裏裏外外佈滿了樹枝,就像是在一塊玻璃的前後都沾滿了樹葉一樣。

“啪”的一聲,防護罩最終被無數的樹枝崩碎了,碎裂的殘片從天而降,就像被打碎的玻璃一樣。

不過防護罩是虛無的,眼看就要落到地面上,卻突然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殺!”隨着仙皇一聲嘶吼,所有的樹人士兵排列整齊的向安國城衝去。

原本他們的手中沒有武器,但是他們的身上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一根根長矛。

長矛的矛頭鋒利無比,明明是木質結構,但是在太陽的照耀下卻閃耀着森森寒光。

屍皇舉起雙手念動咒語,對着屬下大聲說:“殺!”

所有的士兵們都念動咒語,對着半空中指去。

一道道魂力從他們的身上迸射而出,匯聚在半空中。

這些魂力就像一道道小溪水一樣,匯聚在一起,先是形成了一條大河,然後形成了湖泊,最後形成了一片汪洋。

隨着屍皇揮動雙臂向城牆下砸去,彙集成汪洋的魂力。

“轟”的一聲,落在樹人士兵們的頭頂上。

“啊”被砸中的數千名樹人士兵們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在瞬間倒在地上。

與此同時,樹人士兵們也將長矛刺在了城牆上。

當矛尖扎進城牆裏,矛尖上立即生出無數細小的樹枝,這些樹枝沿着牆裏面的縫隙迅速向城裏面蔓延去。

不一會兒,整堵牆裏面就長滿了樹枝,城牆被樹枝撐的裂開一道道裂縫,眼看就要崩塌,屍皇此刻還不知道城牆快要被樹枝刺破,依舊指揮士兵們攻擊着樹人士兵。

隨着一片片猶如汪洋般的魂力砸下,樹人士兵們死傷過半。

看到這裏,屍皇激動無比,以爲擊退樹人只在舉手之間。

就在這時,九窈發現了異常情況,她一把抓住屍皇,一把抓住李曉曉,立即從城牆上向城內飛馳而去。

“九窈,你幹什麼?”屍皇不滿的問。 “父皇,你看城牆快塌了。”

屍皇順着九窈所指的方向看去。

他發現城牆的縫中冒出一根根樹枝,這些樹枝將鐵桶一般的城牆分成了無數塊。

“轟”的一聲,城牆被樹枝脹破,就像積木一樣坍塌在地。

站在城牆上和城樓上的士兵們立即隨着城牆向下墜落。

生長在城牆內的樹枝就像一條條巨大的舌頭,將墜落的士兵們捲住,並且將枝頭插進他們的身體裏,將他們吸成了肉乾。

眨眼間,駐守在安國城內的士兵就死掉了一半以上。

看到那懸掛在枝頭上的一具具乾屍,屍皇心驚肉跳,沒有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安國城就被攻破了,而且還死傷了這麼多士兵。

“快跑啊!”不知道是哪個士兵因爲太過驚恐而大聲叫起來。

其他的人聽到這個士兵的話,也紛紛轉過頭向相反的方向逃去。

寒天帝 “站住,不能跑!你們越跑死的越快。”屍皇想攔住這些士兵,但是九窈卻拉住屍皇的胳膊向後急速退去。

“父皇,不管用了,兵敗如山倒,我們還是趕快逃吧!”

“可是,我們如果逃走了,這安國城就陷入了仙皇的手中。”

“你即便不逃,安國城也會馬上陷入仙皇的手中,而且還會搭上我們,我想秦巖不願意看到我們這樣。”九窈立即給屍皇分析起來。

屍皇看着一個個被吸成肉乾的士兵,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們走!”

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卞良虎從遠處追了上來:“哪裏逃!”

“卞良虎,你這個叛徒,秦巖以前對你那麼好,你居然背叛了他。”九窈憤憤不平的說。

卞良虎嘿嘿冷笑起來:“我現在只聽命於我的新主人,你們受死吧!”

說罷,卞良虎揮起手中的長槍向九窈刺去。

九窈念動咒語在身前佈下了一道防護罩。

“砰”的一聲,長槍刺到了防護罩上,但是並沒有將防護罩刺破。

九窈趁機迅速向後退去。

“九窈,你們是跑不了的。”卞良虎越過防護罩,繼續向九窈他們追去。

不過九窈和屍皇的實力都達到了天仙中期,而卞良虎也是天仙中期,所以卞良虎一直追不上九窈他,與九窈他們相隔着一大段距離。

不一會,屍皇等人逃出了安國城。

跟着他們身邊的士兵只剩下了上百名,剩下的士兵不是死在了樹人士兵的手中,就是跑散了。

屍皇嘆了口氣,無奈的說:“真沒有想到,居然發生這種事情。”

“父皇,你看那是誰?是不是我們的救兵到了?”

九窈看到遠處飛馳而來上萬名人類士兵。

屍皇轉過頭順着九窈所說的方向看去,他發現領頭的將軍是守護建安城的曹將軍。

“屍皇,你們怎麼在這裏?你們這是怎麼了?”看到屍皇他們狼狽的樣子,曹將軍特別驚訝。

不過緊接着曹將軍就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安國城被攻破了。

曹將軍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爲屍皇和九窈可都是天仙中期的實力,而且秦巖當初爲了抵擋仙皇,給安國城佈下了非常厲害的一個陣法。

這個陣法即便沒有秦巖主持,也能擋得住天仙后期高手的攻擊。

“唉!安國城丟了。”屍皇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說,覺得太丟臉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曹將軍問。

現在安國城被攻破了,那麼曹將軍覺得他即便帶着上萬士兵殺回去,也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撤吧!帶頭的是仙皇和卞良虎,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什麼?仙皇?他不是失蹤了嗎?怎麼又有軍隊了?”聽說仙皇又來了,而且還是帶着成千上萬的軍隊,曹將軍詫異不已,搞不明白仙皇從哪裏能得到這麼多人馬。

曹將軍此刻還不知道和他們作戰的不是人,而是樹人。

“唉,一言難盡,咱們還是趕快先撤吧,一會兒如果被追上,我們這些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聽到屍皇這樣說,曹將軍就知道事情肯定非常嚴峻,他點了點頭,跟着屍皇一起向皇城走去。

路上屍皇將具體的情況告訴了曹將軍,曹將軍聽說居然還有樹人,立即想起了流傳在他們這個世界的古老傳說。

傳說他們這個世界不止有人,還有樹人,還有魚人,還有山人,以及風人。

不過這傳說太久遠了,他們以爲只是傳說,現在看來這根本不是傳說,而是真的。

就在這時,屍皇他們又遇到了前來支援他們的蔡將軍。

蔡將軍是從天罡城過來的。

當他看到屍皇和曹將軍後,心中十分驚訝,不明白他們爲什麼不去安國城,反而往皇城的方向走。

當屍皇將具體的情況告訴他後,蔡將軍才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他也想起了流傳在這個世界上的那個傳說。

大家走了半個多小時後,在路上遇到了潛力愛支援他們的秦巖。

秦巖看到屍皇等人就知道屍皇是慘敗而歸。

“屍皇,安國城具體是什麼情況,你給我講一講。”

“陛下,是這樣的……”屍皇當即將事情的經過詳詳細細的告訴了秦巖。

緊接着,曹將軍對秦巖說:“陛下,我們這裏曾經有過傳說,我們人類住在屬於人類的世界,樹人住在樹人的世界,魚人住在魚人汪洋大海中,山人住在羣山峻嶺中,風人住在時空隧道中,那裏面到處都是颶風。”

曹將軍的話讓秦巖想起了他所在的小世界。

小世界是由六個世界組成的,分別是人類世界,鬼類世界,鬼畜世界,妖族世界,邪靈世界,殭屍世界。

按照曹將軍的說法,那麼現在的大世界則分爲五個世界,分別是人類世界,樹人世界,魚人世界,風人世界和山人世界。

九窈和屍皇也想到了這一點,九窈轉過頭對秦巖說:“秦巖,莫非安國城外的禁地就是樹人世界通往我們人類世界的通道嗎?”

秦巖點了點頭:“極有可能。”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九窈問秦巖。 “你們先撤,我去看看。”秦巖準備深入虎穴,一探究竟。

狐小仙和九窈同時搖頭:“不行,太危險了。”

“莫非你們想和我一起去?”秦巖笑着說。

九窈和狐小仙同時點頭,她們不放心秦巖一個人去。

“還是算了吧,你們去了只會變成我的累贅,而且人多容易暴露。我一個人去更方便些。”

看到狐小仙他們還要說話,秦巖擺了擺手說:“好了,就這樣定了,不要再說了。”

秦巖飛身而起向安國城所在的方向飛馳而去,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狐小仙給九窈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九窈跟着她一起去。

屍皇一下就猜到了狐小仙的意思,他搖了搖頭說:“狐小仙,我覺得陛下說的對,你還是不要湊熱鬧了。你的實力雖然達到了天仙后期,但是根本不是仙皇的對手。有你在,陛下只會更危險。”

停頓了一下,屍皇接着說:“當然了,我這只是建議,如果你非要去,我肯定也攔不住你,只是到時候你害的陛下隕落在安國城中可不要後悔。”

狐小仙低下頭思索了片刻,有些猶豫不決。

九窈拍了拍狐小仙的肩膀說:“狐小仙,你要對秦巖有信心,他什麼時候讓我們失望過。”

重生之我負責愛 與此同時,秦巖拿出魂皮,裝扮成一個非常普通的人,小心翼翼的向安國城潛伏去。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長途跋涉,秦巖看到了安國城的輪廓。

此刻的安國城十分怪異,倒塌的城牆上長滿了一顆顆大樹,沒有倒塌的城牆上爬滿了無數的樹枝,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綠色之城。

在安國城的城牆下站着一個個樹人士兵。

秦巖覺得以他現在的樣子肯定無法進入安國城內。

我能不能裝扮成樹人的樣子?想到這裏,秦巖拿出魂皮照着其中一個樹人的樣子畫起來,然後將畫好的魂皮披在了身上。

秦巖發現自己的鬼匠之術居然真的可以將自己變成樹人的樣子。

唯一的區別是樹人的根部長着很多小腳,走路的時候那些小腳非常協調。

秦巖雖然也有很多小腳,但是除了他的兩隻腳外,其他幻化出來的腳都是殭屍腳,根本無法走路。

如果別人不注意他的腳,根部看不出來他是假的樹人。

秦巖一步一步的向安國城中走去。

“站住!你是誰?”守衛城門的兩個樹人士兵攔住了秦巖。

秦巖裝出趾高氣揚的樣子,滿臉陰冷的對他們說:“我是偵察兵,剛剛去偵查人族了,我現在有回來報信了。”

兩個守城的樹人士兵一臉蒙圈,其中一個撓了撓頭,問他的同伴:“仙皇大人派出偵察兵了嗎?我怎麼不知道?”

“好像沒有。”另一個守城的士兵跟着說。

“你們當然不知道了,這可是非常機密的事情,是仙皇大人親自受命我的。”

其中一個樹人士兵打量起秦巖:“那你說一說仙皇大人讓你偵查什麼了?你又偵查到什麼了?”

秦巖翻了個白眼,不屑一顧的說:“這種事情也是你們能知道的嗎?你們也不想想這可是軍事機密。難道你們不怕被仙皇大人發現吸乾你們的魂力嗎?”

一想到有可能被吸乾魂力,兩個樹人士兵嚇得立即向一邊跳開,畢恭畢敬地說:“這位大人,恕小人有眼無珠冒犯了您,希望您不要怪罪我們。”

“這還差不多!”秦巖冷笑起來,大搖大擺地從他們的身邊走過。

看到秦巖囂張跋扈的樣子,其中一個士兵心中十分不忿,壓低聲音對另一個士兵說:“真他嗎的不是東西。”

“是啊,牛什麼牛!”

“咦,他的腳怎麼只有兩隻在走?另外的腳癱瘓了嗎?”這個士兵發現了秦巖身上的問題。

另一個士兵低下頭向秦巖的腳上看去,他也發現只有兩隻腳在走,其他的腳一動不動。

“這小子肯定離死不遠了,只有兩根根可以吸收養分了,其他的都乾死了。”

“這樣的話最好了,快早點死了吧!”這個士兵憤憤不平的說。

秦巖走進安國城內,發現安國城現在變成樹人的天下,一個個樹人士兵行走在安國城內,他們有說有笑,完全將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

不一會兒,秦巖來到了安國府門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