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科索,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臺下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科索和星月都是微微一呆,兩人雖然動作都略有減緩,但依然打得不可開交。


科索一擊不中之後急忙後撤幾步,呆立不動。

星月卻是轉過頭嚮導師抱怨道:“老師,他們這算不算臨場指導啊!”

導師聳聳肩,無所謂道:“只要那人不衝進場內打你,我們並不排斥場下的指導。”


“可……可他們說話影響到我了啊!”星月開始胡攪蠻纏道,如果科索想通之後不再這樣硬拼,那麼自己獲勝的機會就會變得很小。

“那你跟我說話難道不影響人家嗎?專心打吧孩子。”導師不耐煩地擺擺手。

星月一陣鬱悶,再回頭看科索時,對方正在深呼吸……

看來不得不用靈猿決了。剛纔將上肢知覺轉向下肢只能算輕微的使用靈猿決,並不會產生後遺症。可如果將四大感官一起轉化爲力量,那麼帶來的全身乏力、瞬間的靈魂出竅等不適感卻是星月不想再感受到的。

“可以開始了嗎?”科索冷冷道。

對方這樣的冷靜讓星月心道不妙。

自己因爲糾結要不要使用靈猿決的時候,正在微微出神。這原本是科索一個很好的突襲機會,他卻還頗有風度的詢問下星月,正是信心十足的體現。

“請便。”星月道,然後身體上所有的細微小動作全部消失,同樣是留下微弱的視力來鎖定對手,然後將其與的感官全部關閉。

巨大的能力又在星月體內聚集,以供他隨時驅使。

忽然,星月微弱的眼神中,科索的身影消失。

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還未等星月反應過來,科索已經到了星月背後,一腳踹到星月背上,

星月的身體已經向前跌倒,幸好此時自己的身體沒有知覺,不會感覺到疼痛。

倒地前的那一刻,星月心中想到的只有一點:要輸了。

如果科索乘勝追擊,而且故意出手過重,區域外的導師會立刻衝進來制止,然後判星月負。。

那種感覺會是怎麼樣?憋屈?不服?

無論感覺怎樣,那時候的自己都是一個失敗者,徹底的失敗者。

視線離地面越來越近,由於知覺的關係,星月的雙手已經略帶麻木感。如果被踹翻在地,那麼耀月國王子的尊嚴何在?

想起耀月國,想起父親對自己的期望,星月瞬間覺得這一切的失落感都化爲烏有。

他需要做的不是去想失敗後自己悲慘的摸樣,而是去爭取勝利。

星月雙手前撐,雙腿使盡力氣,好似趴着一樣向前衝了幾步,奇蹟般的並未跌倒。

在這一刻,星月感受到自己體內聚集未散的力量彷彿有生命般開始自動的迴流到原本的位置,原來看不了多遠的視覺也漸漸恢復。

星月猛然驚覺,大罵自己蠢蛋,竟然疏忽了這麼一個簡單的道理。

如果視覺可以被轉化爲力量,那麼別的地方得到的力量自然也可以轉化爲視覺。科索既然是靠速度取勝,那麼假如自己的眼睛跟得上他的動作……

星月急忙制止住力量的迴流,再將其一分爲二,一半留給雙目,一半留給雙手雙腿。

四肢得到力量的那一刻,星月有一種只在黑夜經歷過的舒暢感,真正感覺得到自己可以靠四肢來戰鬥。

而雙眼得到力量的那一刻,卻是令他驚訝無比,和夜裏他雙眼銳利可看的很遠不同,現在的他,看到的卻是更多更細微。

向前跌倒雙手撐地再站起來,心情也有巨大變化。這一切都幾乎在瞬間完成。

星月猛的轉身,科索正一拳朝自己轟來,速度極快。

然而在星月的眼中,這一切彷彿在以慢動作進行。

星月擡起右手揮出一掌格擋,充滿力量的右掌輕易檔下了對方來勢洶洶的一拳。

不容科索反應,星月右掌一握,緊緊抓住科索的拳頭,同時自己向後猛撤幾步。

科索攻來的勁力也是同一個方向,一個失手下竟然被星月拉着往後倒退幾步。

嘴脣微微動着,由於星月暫時關閉了聽覺,所以自己說的話自己聽不見。但科索卻聽得一清二楚:“忘了告訴你,我也喜歡牽着猴子散步!”

··········

“獵獅拳!”

“開山掌!”

星月科索兩人對拼了一記五階武技,氣勢衝擊激起數陣勁風吹向四周。現在正值豔陽當空的中午,這一陣陣風吹得周圍非常涼爽,竟因此吸引來大批學員圍觀。

“兩人打得真不錯啊!”

“對,你看着招,嘖嘖,真涼快!”

“啊,是月哥哥!月哥哥,我是小柔,月哥哥……”

臺下一陣陣學員們雜亂的聲音,但此時臺上兩人一個聽不見,一個不想聽,都只是專注於互相的戰鬥。

拼鬥了幾十招,兩人之間的實力勢均力敵。科索擁有至少四階的實力,而星月雖然由於體質的關係發揮不夜裏的實力,可在靈猿決的幫助下還是還是超水平發揮了。

兩人再度互拼一掌,直到此刻,星月才完全看清了科索的所有步法,發現他這一招所用的步法已經開始重複,立刻推斷出了他下一招的進攻方向。

故技重施,星月將殘存不多的力量再度聚集,這次連視覺也沒有留下,全部聚集在右拳,等着對方上鉤。

雲破!

六階武技在星月的拳頭上發出,兩人雙拳相交,星月傳過去的力量並非剛猛,而是延綿不絕的宏厚勁力。

科索一拳頓時如同打在空氣上一樣,勁力碰到對方後無法發揮。

科索剛想收回這拳,卻發現星月拳頭裏的勁力雖然表面上不強硬,但是後勁強大到令人恐怖。驚詫之下竟然發現自己使盡全身所有的力氣都抵抗不住這股延綿不絕的力量,就那麼被星月一拳打飛出去。

力量消耗殆盡,星月同時也‘靈魂出竅’。

慘叫,怒吼,痛苦,奸笑。一瞬之間,星月宛如經歷了噩夢一樣,短短三秒彷彿看到了數千數萬人的慘狀。

意識猛的恢復,星月才發現自己並未墮入地獄,還是身在龍翼學院的廣場上。雙腿一軟,坐倒在地。

“星月勝。”導師的聲音傳入耳中,星月並沒有覺得多高興,反而還在回想剛纔經歷的恐怖景象。

直覺告訴星月,那些絕對不是虛幻,而是真實存在。

由於體力的大量消耗,星月急速喘息着,每次使用靈猿決的後遺症都好像嚴重了一點,看來以後如非必要,不能隨便把力量轉來轉去瞎玩了。

“月哥哥,你沒事吧!”身後一個甜美的聲音傳來,星月如雷轟頂一樣身軀微微震了一下。

那人來到星月旁邊,將星月攙扶起來。握着那細膩潤滑的手掌,星月才反應過來,這個可愛迷人的小女孩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柔。

“你……怎麼……來……龍翼……城……”

心柔柔聲道:“月哥哥先別說話,小柔幫你治傷。”說着竟然有淚光在大大的眼睛裏打轉,彷彿這些傷是自己受到一樣。

星月微微點頭不再說話,跟着心柔一起慢慢向一顆樹下走去。

剛纔取得勝利的時候星月並沒有心情去高興,然而在遇到自己心愛之人以後,那些恐怖的經歷已經被徹底拋到了九霄雲外。如果現在星月有多餘的體力,肯定會開心地蹦起來。

心柔緊緊握着星月的雙手,雙眼閉上,口中默唸治傷靈術。

星月在經歷了大量體力消耗,此時又得到這股溫暖的治癒術的調和,安寧舒適的狀態下真想沉沉睡去,可又想多看心柔幾眼。

心柔也穿着學院的服飾,但由於完美的身材,穿上去少了幾分原來的柔美嬌媚,多了幾分清麗淡雅。

此時星月才發現原來學院的服飾並非完全一樣,女裝服飾也有勾勒身材的功效。雖然和姐姐經常見面,但卻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反而是看到自己心愛的人,纔會去關注她的全部。

調和了一會,星月感覺到體內的力量一點一點正在恢復,強壓下睏倦感,問道:“你也是這裏的學生?”

“嗯。”心柔點頭道,“自從離開耀月城之後我就來到了這裏,真的沒想到月哥哥也會來。”

“爲什麼想不到呢?”

心柔搖着小腦袋,笑吟吟地道:“因爲月哥哥是皇子呀,而且你已經很強了,怎麼還會……”

星月苦笑道:“正因爲是皇子,所以纔要來這裏。”

“啊,我知道了。”心柔眨着大眼睛笑道,“肯定是伯伯管你太嚴格了,你想在這裏學好武技回去打贏他!” 心柔是七八歲時被星月的母親撿回家的孤兒,是星月爲數不多的玩伴之一。只是由於越長大,心柔越對自己的身世耿耿於懷。在有次看到星月很有自信地說‘有些事我必須自己完成’,心柔才下定決心要獨自尋找自己的身世之謎,所以才選擇離家出走。

知道心柔離家出走的原委後,星月一陣糾結,苦笑道:“那個時候是我白天不肯起牀被父親打了,然後你說要在每天早上叫我起來,我才說的有些事情要必須完成……你就因爲這樣就離家出走了?”

心柔堅定地點點頭,道:“我知道月哥哥白天精神很差,但也能自己克服困難。我一直不去想自己的身世,是因爲自己害怕去面對未知的事情。所以月哥哥說的那些話我纔會牢牢記住。”

星月差點想一頭撞在背後的樹上,當時自己完全是因爲要裝得成熟穩重纔在心柔面前這樣說的,沒想到竟然害得她離家出走。

“那你爲什麼會在龍翼學院呢?難道這才大半年的功夫就已經查出自己的身世和這裏有關?”星月有些吃驚道。

心柔臉蛋微紅,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實還沒開始找呢。我來這裏是想讓自己變得更強,有能力了纔不會怕外面的壞人。”

星月急忙問道:“你遇到過壞人?”


“是怡姍姐姐跟我說的,要先把自己變強,能打得過那些壞人以後再開始去找自己的身世來歷。”

“你說什麼?”星月驚得差點站起來,道,“你見過姐姐?什麼時候?”

心柔想了一陣,道:“剛來龍翼城沒多久就見到了。已經五六個月了吧。”

星月這時不想再撞樹,而是去撞自己姐姐的腦袋。別的事情忘了也就算了,居然把心柔一直在龍翼學院裏這麼重要的事也忘了說。

兩人閒聊了一陣,都是一些笑鬧的話。星月很享受握着心柔手的感覺,雖然自己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但也假裝很嚴重一樣那樣躺着。

“哎呀我忘了!”心柔急忙站起身急道,“就快輪到我測試了。”

星月感到一陣失落,但卻也找不到理由讓心柔留下,只得道:“那你趕緊去吧,以後我們……”

話未說完,心柔就消失在遠處的人羣。

星月‘以後我們怎麼見面’也消失在空氣裏。不過既然心柔已經是學員,而且還有那個不怎麼靠得住的姐姐,再找到心柔也不會很難。

拿着寫着【煉體 四階】的成績單,星月恨不得當衆唱首歌。考覈通過,又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星月這時的心情別提多開心了。

··········

下午還有一場靈階考覈,原本星月是不想去的,但想到有可能遇到心柔,星月就一陣激動。

由於是修靈者互鬥,都要先拉開距離吟唱咒訣,戰鬥場地就要比武道比試時大很多。原本廣場被分成的四十個區域,也就成了二十個。

星月被分到了第五區,不久之後就要開始考覈。但由於心情放鬆,兼且成績差也沒關係,所以完全不放在心上。就那麼在廣場瞎晃,來來回回看熱鬧。

失算的是,星月沒料到修靈者的恐怖。雖然周圍有導師在每個區域周圍都布好了結界,防止學員們的靈技打偏之後妨礙到其他人。但結界能做到的只能是防止力量的泄露,無法去除這些靈技帶來的直接效果。

所謂直接效果就是左一個火球、右一個冰錐;這邊召喚一陣旋風,那裏幾聲炸雷。

雖然其中蘊含的靈力都被結界所擋住,不會造成傷害,但周圍觀戰的人卻是苦不堪言。不但要經受溫度的冰火兩重天,還得防止狂風把手裏的成績單颳走。



星月打了個噴嚏,剛纔看熱鬧的幾場戰鬥裏都有冰咒,剛開始覺得挺涼快,可來回折騰之下居然有點感冒的跡象。

轉了幾圈都沒發現心柔,星月也越看越覺得沒勁。

來到第五區域,問過導師後知道了自己馬上就要上場,頓覺輕鬆,只要大大方方的輸掉,那麼自己進入武道部的計劃就算是達成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