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秋離星眼中滿是震撼,喃喃說道,就連秋離月的臉色,都是一陣變幻,顯然因為這個勁爆的消息,受到了巨大衝擊,


唯有韓羿神色古怪,沒有想到,王紫坤竟然有如此手段,上古福地之中發生的事情,都能知道,

這種被人當著自己的面,一邊表達對自己的輕蔑不屑,另一方面又對自己做下的事推崇備至,震撼不已的感覺,更是令心中格外彆扭,

正在幾人各有心事,暫時陷入沉默之際,忽然一名秋族子弟走了過來,大聲說道:「紫坤聖子,秋水山脈千里之外有人來訪,他說要見你,」

「哦,有人要見我,他是誰,」王紫坤目光一閃,皺眉問道,

「我不知道,問他他並不說,只是讓我傳話,說如果你不見他的話,一定會後悔的,」

「哦,竟敢說這種話,那我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王紫坤眼中光芒一閃,沉聲說道,

韓羿站在一側,心中冷笑:「等你見了,讓你更加後悔,」 秋水山脈千里之外,一座風景秀美的山谷之中,正是那神秘來客,約見王紫坤的地方,

不但王紫坤來到了這裡,秋離月、秋離星以及韓羿都是隨之而來,對於那神秘之人,秋離月姐弟心中好奇,韓羿卻是心中有數,

進到山谷之後,一眼望去並沒有見到任何身影,王紫坤的眉頭頓時一皺,腳踏四方走到山谷中央,氣定神閑,沉聲喝道:「是誰要見本聖子,可以現身了,」

「你爺爺,」

王紫坤的話音剛落,便是有著一道尖銳的聲音突兀響起,頓時令得王紫坤臉色猛地一沉,目光冰冷之間,扭頭望去,

王紫坤目光望去的方向,韓羿的身形從一個參天巨樹之上翻身落地,獨孤殤則是屈膝坐在樹上,連眼都沒有抬上一眼,雙指併攏,自顧自的擦拭著手中長劍,

雜毛金鷹震動著雙翅,不顧韓羿一臉黑線,飛揚跋扈地落在韓羿頭頂之上,一雙金色的眼眸滿是輕蔑,高傲的斜瞥向王紫坤,

看到韓羿的出現,王紫坤的瞳孔頓時一縮,眼中射出兩道憤怒的火焰,狠狠咬牙:「韓羿,」

「王紫坤,你還活著,很好,」韓羿冷冷的目光,掃視著王紫坤,而後在其身後三人身上一掠而過,尤其是在看到秋離月的時候,沖她點頭一笑,

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韓羿,秋離月的臉上先是錯愕,然後滿是不敢置信,她想象過無數種可能,這神秘之人究竟是誰,但卻從未想過會是韓羿,因為,韓羿就在她的身邊,

秋離月的雙眼瞪大,猛然回頭望向韓羿分身,上下打量,臉上的震動難以掩飾,韓羿分身則是微微一笑,攤了攤手道:

「早就說了,我不是他,現在信了吧,他就是韓羿,從氣息上看,實力倒是很強,」

秋離月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雜毛金鷹那囂張的聲音便是響徹而起:「那姓王的小子,沒看到你爺爺我么,見面只跟韓羿去打招呼,把你九爺擺在哪裡,」

聽到金鷹的話后,王紫坤這才從初見韓羿的震動之中回過神來,想起剛剛金鷹對他的侮辱,臉色頓時陰沉似鐵,憤怒喝到:

「孽畜,去死,」

說著,王紫坤隨手一揮,頓時一道紫色罡氣,從他掌心之中呼嘯而出,劍罡之上騰躍著跳動的紫色火焰,向著金鷹洞穿而去,

「這點本事,也敢在你九爺面前班門弄斧,你比韓羿小子還差,」

金鷹直接嘲諷一聲,右翼一展,頓時無數冰霜能量再起身前虛空凝結而出,形成一面堅實冰盾,將那呼嘯而來的紫色劍罡生生崩碎,

「九爺生於太古前,若論起來,就算你老不死的祖宗來了,都得叫一聲老祖宗,今天讓你叫爺爺,還不識抬舉了,哼,你家長輩沒教你怎麼做人么,,」

金鷹的嘴巴向來毒辣,在來之前,韓羿便是已經打好招呼,不要留情,把王紫坤往死了罵,此時果真分外賣力,三句兩句就是罵的王紫坤臉色鐵青,渾身顫抖,

就連秋離月,都是眉頭皺起,顯然也是受不了金鷹這種話語,不過她的表情,很快便是落在了金鷹眼中,頓時目光一亮,興奮叫囂:

「喂,那個小娘子,你就是那個和韓羿小子有一腿的什麼聖女吧,不錯不錯,小子,你眼光倒是不賴,九爺我縱橫遠古,逍遙至今,也沒有見過幾個這等美女,哈哈,」

原本聽著金鷹罵王紫坤,韓羿臉上滿是笑容,卻沒想到這把火,這麼快就燒到自己身上,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低聲喝道:「你給我閉嘴,什麼叫做有一腿,,」

「有一腿就是有一腿嘍,你還要九爺給你解釋不成,,」金鷹雙眼一翻,正要解釋,秋離月的目光已然寒了下來,冷冷喝到:「韓羿,管住你的鳥,」

「呔,小丫頭,怎麼說話呢,誰是他的鳥,我是九爺,我……」


眼看金鷹還要繼續囂張,就連韓羿都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金鷹的脖子,將其提在手中,不讓金鷹說話,自己抬頭望向王紫坤,冷冷喝到:


「王紫坤,你應該知道,我今天找你,是要幹什麼吧,」

「你是嫌命長了,要讓我幫你解脫,今天我就成全了你,」

王紫坤的眼中寒芒閃射,韓羿先是搶奪他鸞鳳傳承,就已然讓他恨之入骨,緊隨其後又是從他手中生生逃脫,還將秋離月活捉擄走,這無異於在打他的臉,

尤其是葬兵荒冢之外一戰,韓羿引來天劫,將他多名手下屠戮一凈,連他自己都是重傷垂死,狼狽逃離,這件事情早已傳遍整個天翎聖國,被他引為最大的恥辱,不殺韓羿,根本難以瀉他心頭之憤,

看著王紫坤眼中的憤怒之色,韓羿的目光同樣冰冷下來:「想要殺我,平現在的你,還不夠看,

原本,在遇到你就不應該留你活命,只不過你如今在秋水山脈做客,這樣殺了你,會給別人惹上麻煩,接我三招,我讓你活著離開,」

話音剛落,韓羿的氣勢毫無預兆地暴漲起來,眸光犀利,整個人的氣質瞬間轉變,雙眼之中如同蘊含著一片**血海,透出濃烈的血色光芒,

低喝一聲,韓羿右手猛然揚起,殺生血刀在其掌心投影而出,散發出一股屠戮眾生的慘烈煞氣,彷彿令整片天地都淪入一片血光之中,悍然斬落,


王紫坤沒有想到,韓羿竟然毫無預兆的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這麼霸烈異常的狠辣招式,

直到今日,他還記得當日韓羿還在氣海境界之時,便是憑藉著這把血色魔刀,擋住了自己的全力一擊,此時殺生刀影之上散發的氣息更加慘烈,頓時令他臉色凝重,

只不過,如今他對韓羿的認知,依舊停留在幾個月前,在他眼中,韓羿不過就是初入龍脈,

而自己如今已經晉入龍脈後期,在加上身具神罡龍脈,已然屹立龍脈境界巔峰地位,只要韓羿不能召喚天劫,他就根本不將韓羿的手段放在眼中,

冷哼一聲,王紫坤身體之上騰起濃烈的紫色光焰,雙手結印,在胸口之前搖搖對攏,雙掌的空間之中,一聲龍嘯激昂而起,一條紫炎升騰的九曲盤龍瘋狂騰躍,帶動滔天紫光,狂沖而出,

紫色的狂龍,血色的魔刀,在半空之中轟然碰撞,時間,在那一刻彷彿凝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龍脈初期的韓羿與龍脈後期的王紫坤正面硬撼,然而佔到上風的,竟然不是王紫坤,而是韓羿,

碰撞的剎那,王紫坤的心頭便是猛然一震,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在他緊縮的瞳孔之中,映照出了紫炎狂龍,被血色魔刀生生劈碎的震撼畫面,

在韓羿的殺生刀下,那狂霸不可一世的紫炎狂龍,根本沒有抵抗之力,被韓羿從頭至尾,摧枯拉朽一般生生劈碎,成為漫天流光,崩散開來,

殘餘的血色刀風,悍然斬落,直接將王紫坤頭頂髮髻生生劈碎,亂髮披散,狼狽倒跌,一條殷紅血線從其頭頂汩汩流下,

不待王紫坤有任何喘息機會,韓羿目光再度一寒,腳下虛空凝結堅冰,直接踩著浮冰升上虛空,伸手結印,

掐印之下,韓羿氣海之內,頓時傳出陣陣龍嘯之聲:

殺生、鸞風、鳳火、地脈、天蓮、劫雷、玄冰、神兵一共八條龍脈咆哮驚天,從其丹田之中狂嘯游出,升上高天,相互糾纏盤旋之間,朝著王紫坤呼嘯而來,

八龍騰空,傲嘯蒼穹,帶動出的驚天氣勢,幾乎令整個山谷上空都是為之色變,風起雲湧,

看著韓羿的攻勢如此之猛,王紫坤的臉色更是瞬間陰沉,狠狠咬牙,毫不猶豫地盤膝坐在地上,五心朝天,

在其一對掌心、眉心之間,各自有著一個玄奧複雜的紫色銘文浮現而出,相互勾連,形成一個三角形狀,三角之中是一個更加複雜的紫色紋路,不斷閃亮,散發出陣陣神秘灼熱的瘋狂壓力,升天而起,

三角銘文,與韓羿的八紋玄龍印轟然碰撞,頓時爆發出一陣絢爛神光,劇烈的能量波動如同水波一般倒卷開來,捲動的整片空間瘋狂抖動,

瘋狂能量的反震之下,韓羿悶哼一聲,肩頭一抖便是卸去勁力,王紫坤則是直接慘叫一聲,一口鮮血噴出,凄厲異常,

韓羿踩著浮冰站在虛空,居高臨下的看著王紫坤那狼狽目光,一臉淡漠:「空自擁有龍脈後期的修為,卻只有這麼一點戰力,不堪一擊,

連這兩招都接不了,那第三招,我就不出了,」

一邊說著,韓羿抬頭望向秋離月,微微一笑,道:「我還有事,就不多陪了,」

說著,韓羿直接轉身離去,地面之上,從小就是有我無敵的王紫坤,根本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自己在韓羿手下,竟然只是走過兩招,就身受重傷,落入了如此下風,

看著韓羿轉身離去的挺拔背影,王紫坤抑制不住心中殺機,眼中凶光暴起,狂喝一聲,右手之中直接多出一把黑色的梭子,祭出之後,化作一道帶著濃郁死亡氣息的黑色流光,朝著韓羿背心洞穿而去, 王紫坤手中祭出的黑梭鋒銳異常,而且速度絕倫,近距離的衝擊之下,帶起尖銳的破空之聲,向著韓羿背心狠狠刺去,

韓羿此時,是背對著他,猝不及防之下,倒是很有可能中招,

不過,不等韓羿有所反應,便是有著一道凜冽劍罡,直接從上方呼嘯而落,狠狠地砸在黑梭之上,直接將那條飛梭斬作兩截,

的身形翻身落在地上,兩隻眼睛,犀利如同刀鋒一般,緊緊地鎖定在王紫坤身上,冷冷喝道:

「宵小之輩,自己技不如人,明明已經輸了,竟然還敢背後傷人,想死不成,,」

「混賬,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教訓本聖子,我與韓羿不共戴天,今天定要殺他,」王紫坤此時羞憤難當,臉上滿是憤怒之色,針鋒相對,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今日斬你,」

獨孤殤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劍,氣勢逼人,眸光犀利,身上修為沒有波動半分,但卻有一股逼人劍意席捲而出,如同利刃臨頭一般,向著王紫坤呼嘯而至,

獨孤家族專修劍道,雖然沒有一般武者那樣,修鍊法門多種多樣,但因其專一,故能成就其獨特劍意,意由心發,雖不能傷及人身,卻能削斬人神,遠非尋常武者所能比擬,

在獨孤殤的劍意逼迫之下,王紫坤面對他的凌厲雙眼,如同面對兩把鋒銳長劍,剎那之間,竟然產生出天地色變,風雲倒卷幻化天劍,向著自己劈斬而來的恐怖錯覺,

那種感覺,就如同他自己在與整片天地為敵,雖天大地大,卻無他藏身之處,孤獨一人面對天威,沒有人能幫他承擔,

在這劍意的逼迫之下,王紫坤的臉色頓時大變,悶哼一聲連退三步,一口鮮血噴出,這才重新恢復清明,看向獨孤殤的目光已然滿是駭然,

原本,韓羿的強大就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然而此時此刻他才發現,這裡強大的,不止韓羿一個,

這個和韓羿一同出現,剛剛一直默默無聞,坐在樹上甚至自己都將其忽略的青年,才是更加可怕的存在,

另外一邊,秋離月與秋離星的目光之中,同樣滿是震撼,對於王紫坤的實力,他們最是清楚不過,

之前韓羿兩招之間,將王紫坤逼入下風,狼狽不堪,便已經讓他們大吃一驚,如今獨孤殤更猛,根本就沒有動手,僅憑氣勢,就將王紫坤震懾的吐血倒退,

這一幕,若是傳了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然而此時卻真實的發生在了他們眼前,就連秋離月心中,都是難以抑制的劇烈震蕩,

「一個韓羿就已經夠變態了,他又是從哪裡,找來了這樣變態的同伴,別說天翎聖國,恐怕就算整個南域大地之上,他們二人,都足以屹立年輕一輩絕巔之列了吧,」

「算了獨孤,你不要殺他,」韓羿緩緩回過頭來,深深地忘了王紫坤一眼,淡淡道:「先讓他多活幾天,他的命,遲早要由我來收,」

「隨你,反正我對殺他,也沒什麼興趣,走吧,」


獨孤殤淡淡說道,身後長劍自然錚鳴,衝天而起在半空之中盤旋一圈,托起獨孤殤的身形,衝天而起,

韓羿目光在王紫坤、秋離月等人身上一掃而過,嘴角一揚,身後雙翼展動而開,追著獨孤殤飛天遠去,轉眼之間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望著韓羿的身影,消失在天空遠處,秋離月的眼中若有所失,王紫坤目中則滿是憤恨屈辱,雙手骨節攥至發青,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之中,鮮血流出:

「韓羿,還有那個混蛋,下次見到,就是你們的死期,」

韓羿在一旁聞言,心中好笑,開聲道:「王聖子,你現在都不是韓羿的對手,下次見到,就能殺掉他了,何況,他們有兩個人呢,」

王紫坤聞言臉色更加陰沉,冷冷的望著韓羿,低沉道:「這麼說,林兄是認為我不是韓羿對手嘍,」

韓羿嘴角一揚,剛要點頭承認,卻被秋離月皺眉一瞪,只得吞下自己到嘴的話語,若無其事的看向一旁,

瞪了韓羿一眼之後,秋離月轉過頭去望向王紫坤,平靜道:「紫坤,修鍊一途逆天而行,每一個武者,都在崎嶇路上掙扎向前,

你在路上,韓羿也在路上,一時的領先或落後,並算不了什麼,重要的是有一顆堅定武心,唯有如此,才能最終登頂絕巔,

修練之途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你進步的同時,別人也在進步,永遠不要低估你的對手,不要讓仇恨填充了你的武心,那樣只會阻塞你修武之路,前路越走越窄,」

王紫坤一陣沉默,緩緩抬頭望向秋離月,目光閃動,片刻之後點頭道:「我明白了,離月,謝謝你,」

說著,王紫坤轉過身去,向著秋水山莊的方向,緩緩走去,

「還謝謝你,你說的話,他真的聽進去了么,」看著王紫坤漸行漸遠的背影,韓羿嘴角露出冷笑,淡淡開口,

秋離月沒有說話,沉默之中,望著王紫坤的背影,雙眼之中露出失望,

雖然剛剛王紫坤嘴上對她道謝,彷彿聽從了她的勸告,但從他眼角所帶的那份狠辣,與執著之中,秋離月已然知道,他根本沒有將自己說的話放在心上,

「太過執著,太過自我,最終恐怕只能自誤,既然你已打定主意,堅定殺心,為何又要敷衍於我,

如果你直接坦言,就是要殺掉韓羿,以此堅定自己武心,高歌向前,我雖說並不贊同,但也會對你刮目相看,因為你自信,你堅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