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禪勛師徒不如亭中,果見翠玉地磚,地磚南北有九州兒子,吊頂白玉上雕飾四方神獸,神態栩栩如生,不禁驚嘆「聖者巧匠之功,蒼生福祉。」


「凡天下事,物極必反,夢中多有奇能子弟,天池聖水可救治天下痼疾,然師祖有言『入亭已是聖山士,出亭復歸紅塵人,兩步相關,無有因果。』故凡人只知『北海宗門在聖山,劍衛英名代代傳,未曉天池育仙者,靈丹妙藥在天庭。』」風傲此言,似是惋惜,似是感嘆,又似是訴說些什麼!

禪勛未能明隱喻所指,轉而問道「師父曾與我說宗門事迹,每每止於北海不毛之地,此是何方?」

「史志記載,二位師祖曾隨莊周遊歷北上,至不毛之地,冰雪覆蓋,地無四季之分,至極寒處有海,未知其大小,因地最北,名為北海,雪地見熊,為善戰之神,水中有魚,其大未能見邊,天只兩日,一正一邪,正者與時相對,邪者足六月之長。」

禪勛對此甚是好奇,追問曰「至北海需多少路程。」

風傲搖頭答曰「不得而知,我與師兄曾數次北上,均因不能受其苦寒,無功而返。」

禪勛還想再問,風傲卻不願再答,起身道「今日天色已晚,快快上山去吧。」

出山亭走了十餘里,見一八九仗石碑,這便到了北海一派宗門,然石碑之外未見他物,心中甚疑,此是何地?

風傲手中魚竿舞動數下,百級階梯便現在眼前,這才明白,這石碑竟是北海一派與紅塵凡世相別之結界。

方才踏上階梯,數百餘青衣劍客迎來,見禪勛二人面生,為首的作揖問道「師叔,二位何方尊者,山門規矩,若無掌教手諭,請至偏棧歇息。」

「乃劍脈傳人,速速通告你師父及眾長老。」

那人讓開道路,吹響號角,風傲說道「你速去劍冢請蒲翁來,就說故人來了。」

隨風傲至議事殿,裡面有八九人在座,觀衣著,禪勛師徒皆是晚輩,行跪拜禮道「弟子參拜眾師叔伯。」

「信物與我看來。」說話的便是掌教,北海一派至尊,師輩大師兄;觀此人相貌,生的慈眉善目,雙目炯炯有神,滿面紅光,已現仙風道骨,飛升之日只待契機。

將長劍呈與他看,握在手中道「確已無誤,劍衛一脈自創派始便駐守藏經閣,今日亦不例外,藏經閣乃本門重地,務必小心看守。」

「弟子謹遵法旨。」

「無須多禮,你手執此劍,便是劍衛主教,自今日起,除在座之人,其餘皆是門徒。」

「弟子明白。」

認識了在座人的職位身份,回到自己的位置,見門外不知何時立一老翁,鬚髮皆白,手如枯槁,看模樣應是已過期頤之年,見堂內已無事,便走了進來,年紀雖老,但手腳麻利,行動靈活不亞青少。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至中堂作揖道「老夫已有三百餘年未出劍冢,掌教今日傳我,必有大事。」

重生之十福晉 禪勛心中大驚,三百年,那此人且不是早已位立仙班,何以至還在劍冢守墓?

龍軻及眾長老起身作揖,和聲道「蒲翁,今日劍衛傳人歸宗,你三百年夙願可以得了。」

蒲翁轉向禪勛二人,見手中長劍確實無疑,道「你師父何人?」

「家師名忘憂,號蓮女。」

「可知『鬼劍』何人?」

「曾聽師父提起,乃我師祖,將一身本領傳予師父,后雲遊崑崙,后不復見,七年前師尊贈我此劍,言將尋師祖而去,后不復見。」

蒲翁眼角含淚,嘆氣道「今生應是無緣了,吾自老死劍冢,休說紅塵往事。」

龍軻起身,抱拳作揖道「蒲翁已是仙者,何言生死。」 秦飄日後的生活是否能美滿幸福,那完全取決於羅陽。

只要羅陽讓秦飄抱有幻想,那她就會一直好好的活下去。

一旦羅陽把幻想的泡沫刺破,那秦飄會絕望。

當時幫秦飄,羅陽就是希望她振作起來重新過日子。

若她又消沉下去,那不是羅陽想看到的。

這麼一來,秦飄提的一些要求,羅陽不便直接拒絕。

跟秦飄相比,水月和鏡花要給羅陽生寶寶的念頭更為強烈。

畢竟懷上羅陽的孩子,那就能免死。

骷髏堡堡主可不是嚇唬水月和鏡花的。

就羅陽而言,他也不忍看著水月和鏡花被殺掉。

可要他幫助水月和鏡花懷孕,這又很難為他。

至於該怎麼辦才好,羅陽還沒有頭緒。

骷髏堡堡主給一個月的期限,每過多一天,那水月和鏡花就離死亡更近一點。

想著這些煩人的問題,一抬頭,居然走到了水月和鏡花所在的房間。

敲開了門,來開門的是水月。

「老公,快進來!」水月連忙拖羅陽進去。

羅陽看出水月和鏡花都誤會了,還道他來這兒是為了兌現諾言。

其實羅陽是要來和她們商量一下魂珠的事兒。

雖說可能要通過暴力來生擒忍者小眼男,但也不排除依然通過計謀來達到目的。

羅陽只是來坐一坐,聊幾句,然後就離開。

可是水月和鏡花倒以為羅陽是要來過夜的。

「老公,想不到你這麼講信用!」水月興奮道。

見水月如此開心,羅陽都不忍心直說。

可是不說,那就得在這裡睡一晚。

羅陽本心是百分百願意幫助水月和鏡花的。

問題在於,這種事兒不單關係到他一個人,還涉及其他美人的利益。

「月姐老婆,鏡姐老婆,聽我說……」

結果不待羅陽說完,水月就伸手來捂住了他的嘴巴。

鏡花則開口說道:「老公,來都來了。你今晚可不能再放我們鴿子了。」

當時回宏運大隊過中秋節,羅陽就向水月和鏡花承諾過要滿足她們的要求。

不過彼時骷髏堡的堡主還沒有向水月和鏡花提出新條件。

水月和鏡花並不急著懷孕。

結果羅陽食言了,沒有接受她們獻出黃花閨女嬌軀第一次的壯舉。

現今不同了,水月和鏡花要是不能在一個月內懷上羅陽的骨肉,那她們是會被殺死的。

為了活下去,水月和鏡花會抓緊一分一秒。

錦繡棄妻 羅陽來了,她們自然不想讓他再出房間的門口。

當然,到了明日早上,羅陽是可以出去的。

看著她倆那副急著獻身的樣子,羅陽既感慨又感動。

他知道若在正常情況下,水月和鏡花是不會那麼主動要把黃花閨女身子的初次獻給他的。

她們那樣做,也是迫不得已。

弄了好一會子,羅陽才能說話。

「月姐老婆,鏡姐老婆,我來找你們,是要商量正經事。」羅陽說道。

聞言,水月和鏡花都努了努紅唇,表示不愛聽。

她們只想儘快懷上羅陽的骨肉,先保住性命要緊。

「老公,你又不是不知道堡主怎樣說的。要是我和鏡花沒完成任務,那會沒命的。老公,你忍心看著我們被殺?」水月撅起紅唇幽幽道。

鏡花在一旁則用手背輕輕拭抹眼角的淚花。

她們的苦衷,那當真不是三言兩語能講清楚的。

當然,她們的危險就是來自堡主。

現今沒有人能勸服堡主,就算羅陽出馬都難以辦到。

羅陽能深深感受到水月和鏡花內心的焦慮和恐懼。

他一手拉住她們一個,以發誓的口吻說道:「月姐老婆,鏡姐老婆,你們是我的人,我怎麼會看著你們有危險不救?」

聽了這話,水月和鏡花才破涕為笑。

水月含笑道:「老公,我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冷漠的人。反正你今晚就在這裡過夜,別人打電話來,你也不要去。」

她們也知道還有其他美人想要佔有羅陽晚上的時間。

正說間,羅陽的手機鈴聲便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唐桂花打來的。

羅陽連忙將食指豎放到嘴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讓水月和鏡花先不要亂說話。

見她們又都努了努紅唇,雖說她們心有不甘,但她們還是願意聽羅陽的指揮。

接通了電話,只聽唐桂花嬌嗔道:「牛仔,什麼時候回家?」

這話可難住了羅陽,他可沒想過回家。

至少要等拿到血煞子之後,才會回去。

當時從家裡出來,羅陽哄住安玉瑩和唐桂花,說只是到天江市走一趟,晚上就會回去的。

「桂花姐,這邊出了點事,可能要明日才能回家。」羅陽小心翼翼的說道。

說時,已做好了心理準備。

果然不出所料,唐桂花聽了,立馬冒火了。

「牛仔!又說晚上回來!你給老娘立刻回家!」唐桂花要求道。

將在外,不受令。

羅陽說道:「桂花姐,我處理好事情就回去哈。我買了好禮物給你。」

結果唐桂花不依不饒道:「十二點之前回到家!要不,老娘就去找你!」

不待羅陽回答,唐桂花又被了一句。

「玉瑩也要去找你。」

聽了這話,羅陽暗道不妙。

若安玉瑩和唐桂花也來天江市,那羅陽就還要騰出精力保護她們。

現今正是爭奪血煞子趨於白熱化的時候,羅陽得全力去對付競爭對手。

「桂花姐,我早上應該能趕回去。」羅陽又說道。

若唐桂花接受了,那挨到明早再說。

唐桂花卻不接受,嬌惱道:「牛仔,你跟誰在一起?」

從宏運大隊出去時,跟羅陽同車的有蘇雲,洪佳欣,祝子姍,花襲伊,水月和鏡花,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唐桂花有足夠的理由懷疑羅陽在跟幾位美人出去快活,才不肯回家。

「桂花姐,我現在一個人。」羅陽說道。

明明跟幾位美人一起出發的,怎麼可能是一個人?

唐桂花自然不信。

「牛仔,你當老娘是三歲小孩?!」唐桂花嬌嗔道。

「桂花姐,我是說我現在在外面,蘇老師和班長她們都在酒店房間。」羅陽解釋道。

還沒有女朋友之前,羅陽羨慕有女朋友的。

待有了兩位正牌大美女做女朋友,羅陽才知道單身也有單身的快樂。 囚焰嘴角掛笑容,告訴羽舞和哪吒:「陸壓道人的法陣撐不住了,這一戰咱們勝了。」

「是我們勝了,他們敗了。」這一刻,羽舞跟哪吒劃開一條線,非常得意的表情,是勝利者的表情。

哪吒也不理她,問囚焰說:「你主人下一柄仙劍要怎麼才能不被影響?」

「逃遠一點或者先趴下來,代表三界的三柄仙劍已經找到自己的陣地,接下來就該一萬柄仙劍齊出,沒一柄仙劍的力量都不同,就算你封閉六識,這麼近的距離也不可能躲得開。」

一柄劍已經讓他們這麼狼狽,一萬柄齊出,可能真的會死;深呼口氣,問囚焰說:「那你不做點什麼嗎?」

面對哪吒的疑問,囚焰嘴角輕輕一抹笑容:「你剛剛不是說了嗎,我的本體有一半是仙劍,人王伏羲劍也算是人間界仙劍中的王者,所以出來代表三界的三柄仙劍之外,其餘的仙劍劍氣對我沒有多少影響,反而能夠相輔相成。」

剛剛已經領教過若木仙劍的厲害,這時候可不想自討苦吃,羽舞化出本體伏在地上,把囚焰拉過來身邊:「你保護我著點,不要讓我受傷。」

哪吒盤腿坐在囚焰右邊,呼吸吐納排除體內不適應的東西,讓自己的心盡量靜下來。

風聲越來越近,那種破空的聲音到了耳邊,若木跟一萬柄仙劍沖向陸壓法陣。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後碰撞在一起,一聲炸響,強大的能量瞬間形成衝擊波,戒魔關前面的仙家大多暈厥過去。

衝擊波過後,哪吒站起身來,見到若木手上握著一柄寶劍,直挺挺的立在戒魔關前,他部下的一萬兵甲已經打開城門,其餘的軍隊也在全力往這邊趕。

戒魔關破了,保護天界十萬年的陸壓法陣沒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