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福生!三個老闆來了!”忽然潘玉蓮在門外喊道,緊接着門一開在潘玉蓮的牽引下進來了三個人。這三個人一個比一個胖,都是肚大腰圓腿精細,一看就是吃喝應酬吃出來的屎瓜肚子。


“三位老總,這是我們老闆福生!福生!這是製藥廠的錢總,奶粉廠的陸總,肉食品廠的朱總。”潘玉蓮給福生引薦了一遍。

“哈哈哈!趙總,程主任!你們也在啊!哈哈哈!”三個老總對福生只是點了一下頭,轉身看到了趙總和程主任,便哈哈的笑着過來和趙總打招呼了,很顯然並沒把福生當回事。

“三位老總很難請啊!我們可是在這裏都等了你們一個多小時了啊!”程主任雖然身手和幾位老總握手,但是嘴上卻半開玩笑的點了一下!

“啊!哈哈哈!我們是臨出門的時候忽然有點事脫不開身,讓你們久等了啊!久等了!”錢總急忙的點頭解釋道。

“這位福生是我的一個小兄弟,聽說有你們幾個大老闆在照顧我這個小兄弟的生意,我是特意跑過來跟你們道謝的啊!哈哈哈!以後還希望你們能夠更好的合作啊!”看到三個老闆沒有和福生握手,程主任也有些生氣。特意把福生稱爲兄弟讓三個老闆知道自己和福生的關係!

“啊!哈哈哈!原來福生小老闆竟然是程主任的小兄弟,那以後我們一定會多多關照,多多關照!”朱總一聽立刻明白了,急忙的笑着說道。畢竟和程主任是老熟人了,不好一點面子也不給。

酒菜端了上來,幾個人入座邊吃邊聊的吃了近三個小時。福生一個勁的給衆人倒酒,笑臉相陪。吃過飯之後,製藥廠的錢總忽然的對趙總說道:“趙總!很難得有機會聚到一起啊!要不我們玩幾把?呵呵,長時間不完了手還有些癢癢呢!哈哈哈哈!”

“哦!那好啊!讓福生陪您幾位玩麻將怎麼樣?福生這個小廠子是我給辦置起來的,現在福生是東家請我們吃飯當然也要陪我們完好,你說是不是啊?哈哈哈!”趙總也故意的把福生擺在了前面。也是想讓這幾個人以後別小看了福生。

“啊!哈哈!咱們要玩那可就小不了,福生小本生意能………哈哈哈!”錢總後半截話沒有說,不過大家也知道是什麼意思。確實,抄起幾十萬的輸贏福生這個剛剛成立不久的小企業老闆,似乎是有些拿不起!

“呵呵!沒關係!你們儘管的玩!我給福生做後盾!”趙總知道福生也絕對不可能輸給他們這幾個人! 聽到趙總這麼說,三位大老闆明白了,敢情這二位是福生請來坐鎮的啊!哼!那就來吧,我們倒是要看看你能給這個窮小子拿多少底注。三個人一使眼色便已是心意靈通,因爲在來之前他們已經在一起溝通過了。要刷笑一下這個窮小子。

本來這三位都是不想來和這個小廠子的福生吃飯的,但是又看到潘玉蓮這個小女人美若天仙,不由得就都動了心了。今天就是想爲難以下福生然後讓這個小美女出面解圍,他們好陰謀得逞。要享受一下美女送懷的美事。不成想一來到這裏便遇到了程主任和趙總,攪了他們的計劃。現在趙總既然要提福生出錢耍幾把,哼!那就來吧,就不信我們三個人收拾不了這個小孩子。看你趙總到時候後悔不!

酒菜撤掉了,服務員拿過來兩副新牌扔到了桌子上。都知道這些人全是有錢人,招惹不起。要什麼就趕緊的給那什麼,具體是怎麼用全裝做不明白,轉身就走。多一句話都不說。誰也不想丟了飯碗。

三個老闆伸手拿過來自己的手包,每人從裏面拿出來十萬塊錢,扔到了程主任的手裏。趙總也拿出來十萬交給了程主任。這是規矩,必須見到錢才能開始,不然誰知道你有沒有錢。而且在桌面上面不能見到錢,這是在酒店,誰也不敢說有什麼是發生。所以要給一個都認爲可靠的旁邊的人保管,當然在這裏這幾個人誰都不差錢,放在程主任這裏也都是熟人都放心。

程主任把一副牌做了記號給每人十張分了下去,這就是當錢花的賭注了。另一副牌作爲耍錢的工具,扔到了桌子上,這些人經常地在酒店玩,這些都不用說,都懂。

一開牌三個老闆便拿錢猛砸,每次的賭注都不小於一萬,想要把福生砸傻了。 十月便是美棉花開時 。哪知道那錢如同打了水漂一樣扔進去就拿不回來了。不到半個小時每人十萬所剩無幾。

製藥廠的錢總看着得意地趙總忽然的有些反應過來,莫非這個小子有些門路?不然這個趙總怎麼這麼放心的替他拿賭注!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十萬雖然不多,但是再接着下去那可就不是十萬的事情了!

“等一下!小美女!哈哈哈!過來,你來給大夥發牌,這牌就交給你了!這麼漂亮的美女怎麼可以站在旁邊閒着呢!啊!哈哈哈!”這個老傢伙還真的是個老狐狸,把潘玉蓮叫了過來。

“幾位老總!我……我不會這玩意啊!”潘玉蓮急忙的推辭。

“玉蓮姐,你來吧!沒事,幾位大老闆不會笑話你的!”福生笑了笑,心說這副牌用不上一圈我就認識個八九不離十了,還能怕你們來這套!哼!

果然,又是半個小時,三個老闆又掏出來十萬都沒了!

“哈哈哈!你們看看,着我本來打算替我這小兄弟拿錢讓幾位大老闆痛痛快快的玩玩,沒想到我這小兄弟的手氣還真的是好,用不着我往外拿錢了!哈哈哈!那好了,咱們也差不多了,就到這裏吧!要想玩以後我們約個時間再繼續怎麼樣?”趙總知道這三個人是福生的客戶,不能得罪!更不能把他們的錢贏得太多了。不然,以後福生的訂單也不好做。於是急忙的起身打圓場,也給三個老闆下臺的機會!

“好!哈哈哈!沒想到這小兄弟手氣還真的不錯,以後我們再繼續。啊!”奶粉廠的陸總也笑着說道。

“好吧!好的!”另兩個人也答應着。幾個人站起了身準備離開。

“三位老總!等一下!今天我還準備了一些禮物,因爲拿着不方便,便沒有帶上來。等下我和玉蓮姐給你們送到家裏去。您各自家裏都方便吧?”福生問道。

“哈哈哈!你們看看我這小兄弟多會做事啊!那什麼,福生!你把這三位老總家裏的電話記下來,回頭你們在聯繫!哈哈哈!”程主任在旁邊哈哈笑着說道。

送走了三位大老闆,福生便和程主任和趙總等人商量了一下,按照三個老總的家庭情況分別得給三位老總的家裏人買了些禮物,當然每份禮物的價值都是十幾萬。這都是剛纔三個老總自己留下的。福生轉送給他們的家人,讓他們的家人都高興,吹吹枕邊風,這纔是最好的辦法!當然福生也直接給程主任和趙總的家裏人也買了些東西,不過趙總他們攔着沒讓福生活那麼多的錢。

把禮物全部送了出去以後,福生和潘玉蓮纔回到了家中。到了家裏福生還在琢磨着馮總的事,怎麼才能讓馮總把自己和周石滔拉到一起呢?馮總好色好賭,看來還要從賭錢這方面找機會。

幾天過去了,福生也沒想出來什麼能和馮總接觸的好藉口。只好把這事放在了一邊。

“福生書記!您的電話!”福生正在村支部門前指揮着幾個人搬運飼料,忽然有人喊道。

福生急忙的進了辦公室,接起電話。

“喂!是大哥啊!我是黃紅!”電話裏呼呼喘着粗氣的黃紅喊道。

“啊!黃紅啊!聽你好像挺急的樣子,出啥事了?”

“大哥!那個賀老三帶了不少警察,找到我們城東來了!多虧我的小兄弟發現得早及時的告訴了我,我才跑了出來。你那裏方便不,我去躲兩天!”黃紅喊道。

“那好吧!你過來吧!讓你的那些小兄弟也都躲躲,別找不到你連累了他們!”福生說道。

“哎!那我立刻就過去!”電話撂了。

福生心說還真的按我想的來了,這個賀老三怎麼說也是個人物,怎麼會吃了虧裝啞巴呢!

不到兩個小時,黃紅便來了。同他一起來的還有三個小哥們,穿戴和黃紅沒什麼區別,只是頭髮沒有染成那種花花溜溜的樣子!但是頭型都是爆炸式,一看就知道都是一羣小混混。

“這是咱們大哥!福生老大!快叫大哥!”黃紅一指福生對這三個小哥們說道。

“大哥!”這三個小子倒是很聽話,張口就叫了起來。 “哈哈!行了!我們這可不行這套!你們跟我回家吧!”福生帶着黃紅和這三個小子回到了家裏,這人太多了還真的不好安排住處。於是叫潘玉蓮和付雲燕、劉蘭三個人到自己的房間去住。自己帶着着這幾個愣小子住到了潘玉蓮的家中。

“大哥!你們家竟然還有這麼多的美女啊!嘻嘻!”黃紅対福生嘻嘻一笑,說道。

“別打鬼心思!要是不老實的呆着我就把你們送回去!”福生板着臉說道,還真的有點後悔了,自己弄了這些人回來都不知道是不是引狼入室啊!

“呵呵呵!大哥您放心!我的這幫小哥們那是絕對的不會亂來。我們都是俠義道上的人!呵呵!”黃紅忽又轉身對那三個小兄弟說道:“石青、古明、阮小三你們聽到沒有,大哥說了不許胡來啊!”

“大哥!您放心吧!我們都、都是俠客作風!哪能做那些勾當!你們說是吧!”阮小三一晃小腦袋說道。

“那好吧!你們四個每天白天在家好好的呆着,沒事幫着雲燕姐姐收拾一下院子。早晚跟我出去跑步,到村口的樹林中鍛鍊。等過幾天再打電話回去問問事情消停了沒有,你們再回去。”福生把他們安排好了,有回到自己的家裏和付雲燕交代了一番,讓她注意着點這幾個愣小子別惹什麼事!劉蘭心裏便有些害怕,心說福生怎麼把這幾個小流氓一樣的人整家裏來了,看這樣子他們是好人麼?但是看福生這麼安排了也不好多說,反正自己每天白天都在廠子裏面,晚上回來家裏人多。

付雲燕也有些擔心,不過福生交代了,自己也就只好裝着膽子點頭答應。不過他也挺聰明,叫金彩霞和福根不要再出去閒逛了,在家裏陪着自己也就不再那麼擔心了。


幾天過去了,這幾個小子倒還聽話,白天幫着付雲燕乾點家務活,早晚隨着福生跑出去打拳。住的還挺來勁。

“大哥!怪不得你這麼厲害,原來你還有自己的練武場啊!呵呵!”黃紅一邊打拳一別和福生說道。

“看你們這小體格,一個個跟麻桿似地。也就是仗着人多,單個拿出來誰也打不過!等你們回去後也弄幾個沙袋好好的練練!要不然別說當俠客,遇到個要飯的也能把你們打跑了!”福生說道。

“大哥!那我們不回去了!以後就在你這裏幹了,行不行?然後我們天天在一起鍛鍊!打拳!”黃宏說道。

“那你們要給我做保安,不然白養活你們小哥幾個我纔不幹呢?等你們練得身體壯了,那一頓要吃多少東西啊!我還不被你們吃窮了!哈哈哈!”

“保安就保安!大哥你說了我們就聽!不就是在你們的廠子裏看個大門麼?又不是出什麼力氣活!”黃紅隨福生去過福生的廠子,知道里邊的幾個保安每天挺輕鬆的!

“好!那明天我叫張得勝給你們安排一下!不過你們可要聽話啊!不能給我惹事!”

黃紅帶着三個小哥們留了下來,沒幾天便把他的十幾個小哥們都叫了來。福生實在沒地方住了,於是把耿阿斗的家租了下來,讓這十幾個人住到了耿阿斗家裏。耿阿斗夫婦住到了村支部的小賣店。

“福生,趙總家的老母親過80大壽,邀請你去喝酒!”付雲燕放下電話対福生說道。

“啊!好!我知道了!”福生點頭應了一聲。

“福生!你別騎你那個破摩托了,我開車去送你!人家可是有身份的人,你的摩托太掉價了!”金彩霞在旁邊說道。

“呵呵!那好吧!就麻煩你跑一趟!”福生笑了起來。其實自己騎摩托挺方便的。

坐轎車和騎摩托就是不一樣,坐在金彩霞的轎車裏面福生不住地顛顛屁股,感覺和沙發似地真舒服。

“怎麼樣?就是和你的摩托不一樣吧?回頭也買輛車吧!”金彩霞看着福生的樣子笑着說道。

“嗯!還真的是不一樣!真舒服!明年把你們的婚事辦完了我也買一輛!”福生笑着說道。

“嗨!這個沒什麼!這段時間我都想好了,婚禮辦不辦都無所謂了,我和你哥哥去領個結婚證,然後我們出去旅遊結婚。 法武封聖 ,也挺流行的!有個十萬八萬的就夠了。”金彩霞似乎這段時間改變了不少,不和那些鎮裏的領導怎麼來往了,口裏的髒話也少了。顯得文靜了許多。


趙總家裏的客人還真的是不少,在酒店裏面佔了一層樓的位置。福生過去和趙總打了招呼,又過去和老壽星拜了壽,便和金彩霞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人客衆多,趙總有些應接不暇,大多數人福生也不認識,程主任還沒有來。福生只能是和金彩霞坐在旁邊嗑着瓜子。

忽然,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福生的視線裏,馮總!是馮總,對了自己怎麼沒想到在這裏能見到馮總呢?福生心裏一陣高興,急忙地站起來迎了過去。

“馮總!好久不見了,還記得我這個小人物麼?”福生伸出了手想要和馮總握手。

“哦!……哦!呵呵!記起來了,記起來了!程主任的那個小兄弟嘛!啊!!哈哈哈!”馮總哈哈笑着卻沒有和福生握手只是在福生的手上拍了一下。

福生知道,這個傢伙沒有看的起自己。但是福生並沒有生氣,而是笑着說道:“馮總富態了啊!呵呵!滿面紅光的,最近看來手氣不錯吧!有時間再到兄弟那裏去玩幾把,兄弟還要殺狗宰雞的招待您們啊!”

“哈哈哈!小子!你還真的說對了,最近的手氣還真的是好!天天都能贏錢!對了,你不說我還忘了,當初你還沒少贏我的錢呢!啊!哈哈哈!改天找你玩玩!不過………玩得太大了,等以後吧!啊!!呵呵!”馮總剛得意的一說忽然想起來福生只不過是個小農民,跟他玩那不是開玩笑麼!於是轉身就要走。

“馮總!要是有機會不妨叫上我一聲,我賣房子賣地得也湊個百八十萬的陪您樂呵樂呵!” 馮總聽到福生竟然幹這麼說不由得一愣,才走出去便又回過身來呵呵一笑說道:“呵呵!小子!不會是發什麼橫財了吧?也想玩點大的!說說能有多大資本,我給你找兩個合適的人!”

“哎!發什麼橫財啊!只不過是趙總看得起小的我,幫我弄了點活。程哥也給了我一點工程,賺了點小錢。跟您比還差的遠着呢!不過拿個五七十萬的還行!”福生大大咧咧的樣子,像個有倆錢就什麼都不在乎了似的。

馮總點了點頭,心說這小子還挺能裝,有個幾十萬就不知道北了。哼!有時間我還真的要找兩個人把他的這兩個錢套出來,像這種不知道深淺的小人物你不拿他的錢早晚別人也會拿走。

馮總轉身去和別人打招呼,福生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裏嘀咕這馮總也不是能不能打我的注意,看來急也沒用,還是順其自然吧。

不一會兒,程主任也來了。福生過去和程主任聊了一陣,程主任也去和別人打招呼了。福生心說這些人還真的忙啊!可惜自己認識的並不多。

認識的人不多,吃飯也就很快。酒席開始之後,福生和金彩霞風捲殘雲,不一會兒便摟了個溝滿壕平。拍了拍肚子,站起身來要走。忽然,看到馮總在旁邊的一桌上和人喝得正是**,一連碰了幾杯酒。

福生眼睛一轉,隨手那過來一瓶酒走了過去。

“馮總!我來給您敬一杯酒,以後希望您還要多多的關照!”福生給馮總的酒杯倒滿,然後自己也倒了一杯,拿起來一飲而進。

“哈哈哈!馮總!您認識的人還真的不少啊!啊!哈哈哈!”旁邊一個胖的肚子快趕上豬八戒了的人,張開血盆大口哈哈的笑了起來。顯然從穿戴上面就沒看得起福生,而且還是個小毛孩子。

馮總也有些不自然,心說這個小子怎麼還過來了,媽的,害得自己被人笑話。不過,臉上也沒表現出來,嘿嘿的一笑說道:“啊!哈哈,你們不知道,這個小夥子可不簡單,剛纔還要我給他找兩個人玩兩把呢!哈哈!你們誰要是手癢癢不妨找他撮兩把麻將,沒關係他說了三五十萬的不在乎!哈哈哈!”

馮總的這番話顯然是跟着別人在取笑自己,福生聽得出來。不過,福生絲毫沒有介意,反而不知道深淺的端着酒杯向在座的人一一拱拱手,嘿嘿的一陣傻笑。心裏明白這些人都是和馮總一樣有錢的主,根本沒把自己當回事。要是想和他們坐在一起耍錢,那就只有讓他們以爲自己有點二,好糊弄。都想把自己的三五十萬揣到他們自己的腰包裏去。

果然,有兩個人看着福生的樣子心裏暗自好笑,相互使了個眼色站起身,和馮總打了招呼,稱還有事告辭走了。馮總似乎看出來這兩個人的心思,只是一笑,沒說什麼。


福生一見沒有人搭理自己,轉身也招呼金彩霞出了酒店。纔來到酒店門口,就見剛纔在酒桌上剛剛離開的那兩個人迎了過來。

“兄弟!剛喝完酒也沒什麼意思,不如我們找地方撮兩把?”一個高個子帶着眼睛的傢伙過來說道。

“嘿嘿!大哥,我也不認識你啊?”福生嘿嘿一笑,裝作傻乎乎的說道有。

“哈哈!剛纔那個馮總是我們的老闆,我們是馮總的部門經理!一回生兩回熟,下回不就認識了麼!我叫錢寬,他叫佟疇。哈哈!兄弟旁邊有個小酒館,這裏邊我熟。要不我們進去找個單間玩幾把?”

“福生!玩啥啊!走趕緊回家吧!”金彩霞在旁邊怕福生吃虧,急忙的招呼到。

“彩霞姐!走,我們去玩一會兒!反正也來了,晚回去一會兒也沒啥!”福生拉着金彩霞和錢寬、佟疇進了旁邊的酒館。

不到一個小時,福生和金彩霞美滋滋的出來了。錢寬和佟疇耷拉着個腦袋跟在後面,像是死了親爹似的!臉都拉拉着,啥也說不出來了。各自帶的十來萬塊錢一分也沒剩下。一個小部門經理,本來是隨着馮總來蹭酒喝的。帶了十幾萬塊錢還以爲挺神氣呢!沒想到坐在酒桌上連話都沒機會說。一看到福生這個傻小子竟然說有三五十萬想找人耍錢,立刻動了心,想要佔把便宜,沒想到把自己栽進去了。

福生和金彩霞上了車,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福生!你手氣真的是好啊!把這兩個傻冒給贏得都快哭了!哈哈哈!”金彩霞笑得前仰後合。

“嫂子,走我們去商城。給我哥和你把結婚的衣服首飾都買回來。你們什麼時候想要出去旅遊,什麼時候就走!呵呵!”福生也笑着說道。

兩個人直奔商城,給金彩霞和福根買了幾套的衣服和首飾。樂的金彩霞眉開眼笑。

那個錢寬和佟疇可是想哭了,這幾天馮總手氣好贏了不少的錢。看他們工作表現的好,過節的時候沒有給他們紅包,今天給他們補上了,給了他們每人十萬紅錢,還帶他們出來喝酒見見這些大老闆們。沒成想,揣在兜裏還不到一天,就成了人家得了。

耷拉着腦袋回到了酒店樓上,馮總他們剛好還在喝酒,別人都已經撤了,唯獨剩下了他們這一桌。喝得各個臉紅脖子粗的,都暈菜了,竟然還不肯散席。趙總雖然不高興,但是也沒辦法,只好連連的和酒店老闆解釋。

“哎!你們兩個不是走了麼?怎麼又回來了?”馮總看到錢寬和佟疇站在面前不由得問道。

“老闆!我們哥倆今天栽了!”錢寬伏在馮總的耳邊把事情說了一遍。

“啥?你們兩個真是笨蛋!這麼容易就讓他把錢贏走了?靠!”馮總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伸手從包裏拿出來手提電話: “哦!媽的!那小子的電話是多少了的?啊!對了,他沒有電話!”

錢寬和佟疇一看馮總都喝成這個樣子了,急忙的扶着馮總往外走。心說倒黴就倒黴吧,等馮總酒醒了以後再說。興許能再給一份紅包呢!兩個人簡直實在大白天做美夢呢!

福生和金彩霞回到家裏,拿出來新買的東西讓大夥看。還給付雲燕和劉蘭也都不買了一套衣服,高興的兩個人對着鏡子一個勁的臭美!

第二天中午,福生在村支部的沙發上靠着休息,忽然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急忙的伸手接起了電話,裏面傳來馮總的聲音:“福生是吧!你小子手氣不錯啊!昨天贏了不少錢是吧?”

“啊!哈哈哈!馮總!您的消息可真靈通啊!這事您都知道了。不過就是十幾萬而已,談不上啥不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