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砰砰砰!”黃瑞年接連拍出三掌。


秦巖還是沒事。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www тt kǎn co

黃瑞年就像瘋了一樣接連揮掌拍在秦巖的胸口上,但是秦巖始終安然無恙。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黃瑞年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秦巖的胸口。

那樣子就像街上的小混混看到了美女的****,幾乎達到了目不轉睛的地步。

“你玩完了!該我了!”

秦巖擡起腿,一腳踹在了黃瑞年的胸口上。

黃瑞年向後摔倒,四腳朝天地躺在了後座上。

秦巖跳到黃瑞年的身上,騎到他的肚子上,掄起拳頭“砰砰砰”地打在他的臉上。

不一會兒的功夫,黃瑞年就被秦巖揍的鼻青臉腫。

在此期間,黃瑞年也反抗了,但是無論他怎麼出手,打在秦巖的身上,就像打在了彈簧上。

不但沒有對秦巖造成一點傷害,反而還將部分力道反彈回來。

打了一會兒,秦巖拿出十多張符籙,一股腦地貼在黃瑞年的胸口上,念動咒語向符籙指去。

“轟轟轟”的聲音接連響起。

黃瑞年一會兒被符火點燃了,一會兒被符冰凍住了,一會兒被符雷轟的外焦裏嫩,一會兒又被符風吹得瑟瑟發抖。

不過這些符籙根本無法傷到黃瑞年的根本。

其實這件事情秦巖早就預料到了,畢竟黃瑞年是妖王,而他是道師。

他雖然能施展出道尊級別的道術,但是道尊和妖王還是差了一個等級。

“哈哈哈!你打不死我!”黃瑞年哈哈大笑起來。

“老子打不死你,但是老子能打殘你!”

說到這裏,秦巖伸出手抓住了黃瑞年的下面,用力一捏,一聲雞蛋破裂的聲音頓時響起,粘稠的液體頓時滲透過褲子,沾到了秦巖的手上。

“你……你……你好無恥!”

黃瑞年手挽蘭花指,指着秦巖大聲叫起來,只是聲調從剛纔的粗獷變得婉約起來。

“相對於你給我下陷阱,你比我更無恥!”

秦巖一邊說,一邊掄起拳頭,再次狠揍黃瑞年。

汽車外,李天霸看到汽車搖來晃去,不由撓了撓頭在心中暗想:

什麼情況啊?主人和駝背在裏面做什麼呢?不會是在車震吧?

可是吾記得主人對男人沒有什麼愛好啊!

不過也說不定,駝背前面雖然沒有長咪咪,但是後背上卻長了一個****而且材料都一樣,都是肉做的,摸上去的手感應該和真的差不多。

這時慕容雪菡飄過來,好奇無比地給李天霸傳音:“李天霸,主人在裏面幹什麼呢?”

“你問吾,吾問誰去!”

李天霸翻了個白眼說。

汽車裏面佈下了禁制,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裏面。

“主人不會出事了吧?”慕容雪菡擔心地問。

李天霸搖了搖頭:“應該不會,駝背怎麼可能害主人。”

慕容雪菡“哦”了一聲:“那我們再等等吧!”

與此同時,藏在暗處的殭屍媽媽和雙煞殭屍也十分好奇。

他們不明白黃瑞年爲什麼還沒有辦完事。

按照之前的約定,等黃瑞年出來之後他們再動手,因爲李天霸畢竟太厲害了,而且這樣做保險。

三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可是車一直在震、震、震。

“李天霸,我怎麼覺得情況有些不對。”

慕容雪菡疑惑無比地說。

“吾也覺得情況有些不對!”

李天霸摸着下巴說,將眼睛眯成一條直線,若有所思地看着汽車。

“這樣吧!吾去看看!你不要現身,小心嚇壞這些圍觀的人!”

李天霸大步流星地向汽車走去。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懸停在半空中,密切注視着車裏面的動靜。

就在李天霸快要走到車前的時候,“嗖嗖嗖”三聲,三道人影就像離弦之箭一樣,從暗中飈射出來。

看到這三道人影,李天霸不由眯起了眼睛。

他認得這三道人影,正是媽媽屍王和雙煞屍王。

這一刻,李天霸恍然大悟,他們中計了。

“嗷!”

李天霸憤怒地嘶吼起來,伸手抓住車門,將車門扯下。

車裏面,秦巖正騎在黃瑞年的身上教訓黃瑞年,“噼裏啪啦”的耳光聲就像交響樂一樣,在車裏面循環播放起來。

當李天霸看到秦巖安然無恙後,不由鬆了口氣。

“趕快閃開!”秦巖看到三個屍王向李天霸撲去,不由大聲嘶吼起來。

李天霸剛纔忙着扯車門救秦巖,根本就沒有理會三個屍王,此刻再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

秦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砰”的一聲,李天霸被三個屍王同時拍在後背上。

李天霸就像炮彈一樣,“嗖”的一聲,被打進了車裏面。

幸虧剛纔秦巖躲得快,否則他絕對會被李天霸撞到。

雙煞屍王不依不饒,咆哮着從外面衝進車裏,揮掌向李天霸拍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秦巖從黃瑞年的身上爬起來,擋住了雙煞屍王。

看到秦巖爲自己擋住了雙煞屍王,李天霸驚駭無比地大吼起來:“主人,不要啊!” 在李天霸看來,秦巖根本不是雙煞屍王的對手。

對方只需幾招就能要了秦巖的命。

李天霸寧願自己被打傷,也不願秦巖受到一點點傷害,否則他剛纔就不會忙着救秦巖,而不顧自己的安危了。

與此同時,李天霸心中十分感動,他沒有想到秦巖會救他。

在古代,下屬從來都是長官的炮灰,從來沒有長官會冒死救下屬。

這一刻,李天霸覺得自己跟對了人。

慕容雪菡看到秦巖爲李天霸擋住了雙煞屍王不由也驚呆了,她也大聲吼起來:“主人,不要啊!”

慕容雪菡一邊喊着,一邊急速向雙煞屍王飄去,想救下秦巖。

圍觀的人羣在此刻突然騷動起來,紛紛擋住了慕容雪菡的去路。

原來這些圍觀的人羣都是黃瑞年的徒子徒孫,他們爲了這一次行動,殺掉了十幾個人,然後鑽進了這些人的人皮中。

“砰”的一聲,雙煞屍王揮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安然無恙,眯起眼睛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童男屍王,又看了一眼童女屍王。

童男屍王和童女屍王對視了一眼,再次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不躲也不閃,任憑童男屍王和童女屍王揮掌拍在自己的胸口上。

“砰”的一聲,他們的雙掌又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安然無恙。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這是怎麼了?主人什麼時候刀槍不入了?

李天霸張大嘴,驚駭無比地看着秦巖的後背,突然覺得秦巖就像一尊天神一樣,令他無法仰視。

這是怎麼了?主人居然安然無恙?

慕容雪菡睜大了眼睛,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她以爲自己看錯了。

這不可能啊!這不科學啊!

媽媽屍王睜大了眼睛,衆多黃鼠狼精也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就像在看怪物一樣。

秦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眯眯地對雙煞屍王說:“來啊!來啊!再打啊!”

雙煞屍王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轉過頭向它們的媽媽望去。

“嗷!”

媽媽屍王大吼起來,揮掌拍在秦巖的胸口上,爆發出一聲巨響。

但是秦巖依舊安然無恙。

秦巖笑眯眯地說:“你用的力氣太小了,來來來!繼續來!”

他一邊說着,一邊伸出左手給李天霸打了一個手勢。

看到秦巖的手勢,李天霸立即明白了秦巖的意思。

他當即抓住黃瑞年的雙腿,然後向兩邊大力地扯開。

“嗤啦”一聲,黃瑞年被李天霸沿着褲襠被扯成了兩半。

“啊!”

黃瑞年淒厲地慘叫起來,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心肝肺從胸口滑落,與鮮血灑落在地上。

“快跑!他不是人!”黃瑞年微微仰起頭,對自己的徒子徒孫說。

最後一個“人”字剛說出口,黃瑞年腦袋一歪死掉了。

看到自家老祖死了,所有的黃鼠狼精都炸鍋了,“吱吱吱”地叫起來,現出原形從人皮中鑽出來,瘋了一樣向四面八方逃去。

對於這些不入流的貨色,秦巖他們根本不在乎。

他們現在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媽媽屍王和雙煞屍王的身上。

媽媽屍王和雙煞屍王必須殺掉,否則以後也會變成禍害。

“嗷”的一聲,李天霸頂破車頂,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向媽媽屍王撲去。

媽媽屍王長嘯一聲,帶着雙煞屍王轉過身就跑。

秦巖左手捏訣,右手緊握槐木劍,大聲念起困屍咒:

“九陰幽,九陽玄,天地正氣浩人間。九宮耀,九轉明,日月光芒照八荒!鎖!”

十幾根蔓藤破土而出,順着媽媽屍王和雙煞屍王的腳腕,向它們的大腿上爬去。

眨眼間,三個屍王就像秦巖的困屍咒綁住了。

“砰!砰!砰!砰!”

但是緊接着,蔓藤被三個屍王紛紛崩斷。

其實秦巖早就知道它們會崩斷蔓藤,但是這對於李天霸來說已經足夠了。

只要能阻止它們一秒鐘,李天霸就能攔住它們。

“嗷”的一聲,李天霸揮掌向女童屍王拍下。

女童屍王屬於三個屍王中最弱小的一個,李天霸準備先幹掉最弱的一個。

媽媽屍王咬了咬牙,抓住童男童女屍王向遠處扔去,同時大聲吼起來:“快跑!不要管我!”

“嗖嗖”兩聲,童男童女屍王被媽媽屍王扔出十幾米遠。

媽媽屍王轉過身揮掌和李天霸對了一掌。

“轟”的一聲,媽媽屍王被李天霸拍的向後倒飛出去,“砰”的一聲撞在電線杆上,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

媽媽屍王當即吐出一小塊肺和一小塊肝。

無論是肝還是肺,都石化了,既堅硬又黑。

媽媽屍王一把抓住肝和肺塞進嘴裏,嚥進了肚子裏。

“媽媽!媽媽!”

童男童女屍王看到媽媽受傷,當即大聲叫起來,從遠處又跑了回來。

看到兩個孩子回來了,媽媽屍王臉色大變,從地上站起來,對着兩個小屍王大吼起來:“快跑!你們快跑!”

但是兩個小傢伙根本不聽媽媽屍王的話,依舊瘋狂地向媽媽屍王跑去。

“砰”的一聲,李天霸趁機一掌拍在媽媽屍王的頭頂上。

媽媽屍王的半個腦袋被拍碎了,已經石化的大腦和頭骨散落在地上。

又是“砰”的一聲,李天霸再次一掌拍在媽媽屍王的另外半顆頭上。

媽媽屍王的另外半顆頭也被拍碎了。

牙齒和碎裂的頭骨,石化的大腦散落在地上。

“砰”的一聲,無頭的媽媽屍王摔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徹底死掉了。

兩個小屍王撲到媽媽屍王的身上,“哇哇哇”地大聲哭起來:

“媽媽,媽媽,你醒醒!”

“媽媽,媽媽,你不要死!我們以後不調皮了!”

李天霸揮起手準備將兩個小屍王也解決了,秦巖攔住了李天霸,神色黯然地說:“讓他們哭一會兒再殺他們!”

不知道爲什麼,秦巖此刻看到兩個小屍王哭的死去活來,居然生出了愛憐之心。

就在秦巖他們挫敗黃瑞年陰謀的時候,奪走毛詹砼九陰之體的蒙面人藏在暗處靜悄悄地看着這一切。 蒙面人表面上平靜無比,心中卻就像翻起了滔天巨浪。

這個秦巖到底是人還是神?爲什麼妖王殺不死他,屍王也殺不死他?

這也太逆天了吧!

幸虧我剛纔沒有出手,否則的話此刻我也死翹翹了。

不行,我一定要想個辦法,剋制掉秦巖的防禦,只有這樣才能奪走他的九陰九陽之體。

想到這裏,蒙面人轉過身消失在陰暗的角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