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短時間想要變強,再呆在神州大陸上是沒有這個可能了,畢竟這些天他已經將神州大陸遊走了好幾遍,什麼天險他都去過了一次,就是想要尋找到進一步修復龍王塔的材料,但是過去了這麼多天,材料還是沒有湊齊。


所以葉陽決定,離開神州大陸,離開這個位面,到地獄,真正的地獄之中去歷練,這樣借著地獄中的惡劣環境,說不定就能讓他快速突破。

加上他有神魂印記,可以在地獄中奴役大量的惡魔,說不定回歸之時,以奴役的惡魔大軍就能將盤魔地獄擊潰。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葉陽首先得有某個地獄的坐標,這樣才能憑藉龍王塔進入地獄,最重要的事情,他的龍王塔還沒有進一步修復,只有找到菩提之珠,將龍王塔進一步修復,讓龍王塔可以在時空中跳躍才行。

否則就算他掌握了某個地獄的坐標,龍王塔不能在真空中跳躍也白搭。

「走,去南域看看,奪天少爺他們是不是真的打開了盤魔地獄的通道,如果有機會,把盤魔地獄的通道封印起來再說,免得源源不絕的惡魔大軍湧進神州大陸,到時候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葉陽身軀一動,天使之翼猛地一晃,人就消失在了虛空深處。

就在葉陽前往南域的時候,此時的神州大陸,幾乎各個角落都遭到了惡魔的進攻。

南宮月率領一千萬惡魔大軍,出現在了逐鹿學院的面前。

「好多,好多惡魔。」

本來逐鹿學院這段時間死氣沉沉,是因為院長死在了葉陽手裡,現在見到又有數之不盡的惡魔出現,一個個更是嚇得肝膽欲裂,甚至有學生在大吼:「為什麼,為什麼院長死了,又有這麼多惡魔出現,難道天要亡我們逐鹿學院么?」

「你們還有活命的機會,就是投降。」

唰唰唰,一千萬惡魔大軍分開一條道路,從其中走出來了一名高高在上的女子,這女子滿臉淡漠,見到她的人無一不大驚:「南宮月?」

「南宮月,你不是乾天學院的學生嗎,為什麼會帶著這麼多惡魔出現?這麼多惡魔是從哪裡來的?你難道和惡魔勾結在了一起不成?」

很多逐鹿學院的學生大吼了起來,有聞訊的長老收到消息,也嗖嗖嗖的出現,當看見南宮月背後的一千萬惡魔大軍時,無一不頭皮發麻,眼前發黑,其中一名大長老表現得還算鎮定,陰沉著臉道:「南宮月,這是怎麼回事,希望你能解釋清楚。」

「盤魔地獄的通道打開了,不久之後這座大陸,甚至整個位面,也要被惡魔大軍掌控。」

南宮月淡淡的道:「而我作為惡魔攻佔大陸的先鋒,看在同為人類的份上,來勸你們投降,只有投降,才是最好的選擇,誰敢抵抗,立馬就是一具屍體。」

「什麼,盤魔地獄的通道打開了?」逐鹿學院的高層長老臉色大變,「盤魔地獄的通道不是被修復了么,怎麼可能打開?難道是有人故意打開的?你一個乾天學院的學生,居然能夠帶領一千萬惡魔大軍,如果我猜的沒錯,打開盤魔地獄的通道,十有**和你南宮月脫不了關係吧?」

「沒錯,盤魔地獄的通道就是我和奪天少爺聯合黃泉宗宗主還有冥獄海的妖魔,故意打開的,被你們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反正整個大陸遲早要落到惡魔的手裡。」南宮月冷冷笑道:「實不相瞞,我和奪天少爺之所以打開盤魔地獄的通道,就是為了對付葉陽,只要能殺死葉陽,就算大陸毀滅又算得了什麼?你們這些廢物投不投降其實都一樣,投降了還有成為人上人的機會,不投降,立馬就會被奴役,我沒有時間跟你們廢話,還有靈武學院等著我去收服,逐鹿學院的人,你們是投降,還是死,自己選吧。你們的院長,死在了葉陽手裡,大概你們都想為自己的院長報仇吧,可惜憑你們自己,永遠也沒有殺死葉陽的可能,只要你們投降加入惡魔大軍,殺死葉陽就指日可待。」

「投降,我們投降,葉陽殺死了我們的院長,我們也加入惡魔大軍,一起對付葉陽。」

逐鹿學院的人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知道面對南宮月背後的一千萬惡魔大軍,只有投降一條路可以走。

這麼多惡魔在場,更是有長生境的惡魔虎視眈眈,誰敢不要命的反抗?

逐鹿學院,就這樣輕輕鬆鬆被南宮月收服,加入了惡魔大軍里。

與此同時,奪天少爺也帶著一千萬惡魔大軍,出現在了四大學院之一的群英學院外。

群英學院,是四大學院最不喜鬥爭的學院,別看其低調,其實群英學院的底蘊,並不低於其他學院。

這天,是群英學院每年一度的學院大會的日子,但是大會才剛剛舉行到一半,就被突然降臨的奪天少爺干擾了。

「群英學院所有人都給本少爺聽好了,盤魔地獄已經進攻神州大陸,不想死的趕緊投降,誰敢反抗,殺無赦!」

轟隆隆,奪天少爺的大吼猶如平地驚雷,在群英學院每個人的耳里炸開。

「奪天少爺,是奪天少爺出現了。」

「他敗在了葉陽手裡,本以為會消失一段時間潛心修鍊,沒想到短短一個月就又出現了。」

「我的天,快看奪天少爺的背後,我沒有看錯,那是一千萬惡魔大軍?」

「奪天少爺剛才說了什麼,盤魔地獄進攻大陸了,要我們投降?」

群英學院下到學生,上到長老無一不臉色大變。


「奪天少爺,要我們投降,加入惡魔大軍,你休想!」群英學院的長老怒吼著:「我們已經收到院長的消息了,你為了對付葉陽,不惜打開了盤魔地獄的通道,讓大陸面臨滅頂之災,你才是最大的惡魔,還讓我們投降,做你的春秋大夢,等我們院長回來,就是你的死期。」

「死。」奪天少爺目光冷冽,上帝之手猛的一抓,剛才那名怒吼的群英學院長老,就被抓了個開膛破肚,死得要多凄慘有多凄慘,而奪天少爺做完這一切輕描淡寫的拍拍手,滿臉不耐道:「你們這些螻蟻,還敢反抗,再遲疑半息,信不信本少爺直接把你們滅了?」

「好大的口氣。」

一個冷冷的聲音從虛空中響起,緊接著在群英學院上方的虛空深處,有一道身影閃現出來,是群英學院的院長,達到了長生境第三劫血魄劫。

「群英院長!」奪天少爺冷冷的道:「你終於現身了,大概你也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吧,那就廢話少說,是帶著你群英學院的人投降,還是不知死活的和盤魔地獄對抗,你自己選擇。」

「我群英學院頂天立地,就算戰死,也不會和你這種人同流合污。」群英院長筆直而立,身軀挺拔,氣息如劍,好似能貫穿天地。

看見群英院長的出現,群英學院的人也大吼起來,「奪天少爺,想讓我們投降,幫助惡魔,你不用再做白日夢了,我們人類和惡魔是生死大敵,你居然投靠了惡魔,就不怕天下人恥笑?」


「神州大陸不日之後就會被本少爺完全掌控,到時候所有的生死都在本少爺一念之間,誰敢恥笑?」

奪天少爺冷冷一笑,「既然你們冥頑不靈,那就死吧,現在大戰剛開始,正需要一個殺雞儆猴的對象,就用你們群英學院來殺雞儆猴吧。所有惡魔聽令,剿滅群英學院,一個不留!」

殺!

隨著奪天少爺的大吼,他身後那一千萬惡魔大軍頓時衝殺而出,整個群英學院立即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群英學院雖然強大,但再強又怎麼可能是一千萬達到奪天境的惡魔大軍的對手,何況其中長生境的惡魔都一抓一大把,滅殺群英學院的長老都手到擒來,滅殺群英學院的學生就更輕鬆了。

「奪天少爺,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就不怕遭天譴?」

看見門下弟子一個個慘死在惡魔手裡,群英院長的眼睛頓時紅了,而奪天少爺則是一臉的淡漠:「本少爺就是天,你們連本少爺也敢違抗,就是在逆天,要遭天譴,也是你們遭天譴。群英院長,你大概以為你那血魄劫的境界讓你很有自信,本少爺用事實告訴你,你這點修為在本少爺眼裡連廢物都不如。」

轟隆隆。

奪天少爺在說話之間,轟然出手。

出手間元氣崩塌,混沌氣流湧現,周圍的虛空都在咔咔咔的龜裂,在那龜裂之中,九條鎮壓天地的上帝之手出現了。

一身皇袍的奪天少爺在這一刻,好似真的變成了上帝,只一擊,群英院長就被擊得連連吐血,在大吼中想要反抗,但是最後還是被奪天少爺捉小雞般捉到了手裡,然後隨手一捏,名震四方的群英院長,就這樣變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而群英學院,也在半柱香后被徹底剿滅。

這天,註定是神州大陸最黑暗的一天,到處都有災難上演,到處都進行著一面倒的屠殺,七玄門,天極門,碧水閣,暗影樓……平日里名震四方的勢力,幾乎都遭到了惡魔大軍的圍攻,有反抗的,無一不變成了屍體。

短短几天,神州大陸就幾乎徹底淪陷。

昔日的平靜大陸,徹底變成了人間地獄。 嗖。

葉陽從虛空中閃現而出,來到了南域的無寶山外圍,一眼就看到了無寶山中心的遺迹之中,有源源不絕的惡魔湧現出來。

「再這樣下去,等越來越多的惡魔進入大陸,大陸就真的只有滅亡了,必須想辦法將盤魔地獄的通道封閉。」

葉陽一個閃爍,神不知鬼不覺的飛掠進了玄祖的遺迹,然後通過白骨祭壇,來到了那個有盤魔地獄的通道的空間里。

那巴掌大小的空間里,有一條猙獰的裂痕,那裂縫黑漆漆,陰風徐徐,是地獄的入口。

原本裂縫深處有完好的封印符籙,但是葉陽現在一眼看去,所有的符籙全部變得暗淡,破損了一大片,是被人力破壞了,再也沒有修復的可能。

此時正有源源不絕的惡魔,從地底深處的地獄深處衝出來。

「不知道我在這裡布置一座大陣,能不能將這些惡魔困住?」

葉陽喃喃自語,隨後又搖了搖頭,盤魔地獄里的強大存在不計其數,如果貿然用陣法將入口封鎖到時候把一些無敵人物吸引出來,反而會適得其反。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葉陽急得跳腳,最後心中一橫,「不管了,這種時候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大陸淪陷就淪陷,先把炎陽宗從三千萬惡魔大軍里拯救出來再說。眼下還沒有拯救的能力,只有進入地獄深處歷練才行。」

葉陽把目光看向了地底深處的盤魔地獄入口,眼下不就有一個可以隨意進入的地獄么?


本來他打算找到菩提之珠,將龍王塔進一步修復到其他地獄中歷練,現在覺得沒有那個必要了,進入盤魔地獄也能歷練。

走。葉陽身軀一動,就要衝進地底深處的盤魔地獄,但就在這時,一個身穿雪衣的少女突然從天而降,手中掌控著一座神光閃爍的府邸,是玄府。

而來人,自然是方妙音。

「妙音師妹!」

本來要衝進盤魔地獄的葉陽見到方妙音的突然出現,連忙停下了身體,就看見方妙音大手一揮,手裡的玄府轟隆隆席捲而出,如一顆隕石從九天之上落下,竟然砰地一聲,將地底深處的盤魔地獄的通道堵住了!

「大膽,來者何人,竟敢封鎖通道,給我死!」

一些從盤魔地獄中衝出來的惡魔滿臉暴怒,紛紛施展出鬼哭狼嚎的手段,衝殺向了方妙音,其中一頭長生境元氣劫的惡魔見到那堵在地底深處通道前的玄府,突然眼前一亮,「這不正是上面的大人所要找的玄府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這樣天大的功勞,會被我夜魔薩得到!」

這頭長生境元氣劫的惡魔,擁有螃蟹似的手臂,八隻爪在咔咔咔之間席捲向方妙音,似乎要把方妙音控制在手。

「死。」

虛空中突然響起一聲冷哼,緊接著一道刺眼的劍光破空而出,只一劈,這頭螃蟹惡魔的手臂,就被攔腰斬斷,這頭長生境元氣劫的惡魔大驚失色,在大吼間想要看到底是誰偷襲自己,就看到一名少年手持光明長矛衝殺而出,一矛捅穿了自己的胸口,只來得及說出了一個你字,這頭元氣劫的螃蟹惡魔,便被葉陽的光明長矛震了個四分五裂。

周圍的惡魔見到元氣劫的首領一下死在葉陽手裡,紛紛大驚著想要退避,但是兩朵幾丈大的水火蓮花在空中猛地一炸,爆炸產生的萬千水火劍氣,將在場的所有惡魔全部洞穿成了一地屍體。

連反抗的力量也沒有,上千頭惡魔就盡皆死在了葉陽手裡。

一枚枚妖核,在葉陽手裡炸開,變成源源不絕的磅礴能量,壯大著他體內的真氣。

「妙音師妹,你來這裡幹什麼?」葉陽一邊煉化惡魔妖核,一邊把目光看向了方妙音。

「葉陽師兄,我來這裡是想把盤魔地獄的入口封閉,讓裡面的惡魔不能出來,短短几天,降臨大陸的惡魔就達到了十億頭,要是再有更多的惡魔降臨,這個大陸就真的沒有救了。」方妙音道:「我如今已經將玄府完全掌控,憑藉玄府堵住盤魔地獄的通道足夠了。」

「大膽,是誰,竟敢堵住通道,不想活了不成?」

一個震怒的聲音,突然從地底深處的盤魔地獄中傳出,這聲音猶如戰鼓,咚咚咚敲打在人的心頭,讓人無形之中就覺得壓抑至極。

「哈哈哈,玄府,竟然是玄府。」盤魔地獄中的聲音先是震怒,隨後又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萬年前被玄祖用玄府堵住了通道,現在又有人想用同樣的方法堵住通道,哪有那麼容易?玄府,傳說之中的神器,歸我了!」

轟隆隆,大陸突然震動了起來,地底深處響起了一連串暴擊的聲音,那堵住盤魔地獄通道的玄府,更是劇烈的顫動起來,似乎要被地獄中的強大惡魔強行收取。

「不好。」方妙音臉色大變,頭也不回的沖向了地底深處,沒入了那神光閃爍的玄府之中消失不見,只有一聲大喝響徹起來:「葉師兄,看來我低估了盤魔地獄的手段,只有親自坐鎮,才能讓玄府將通道堵住,讓裡面的惡魔不能出來。葉陽師兄,師妹我就在這裡封鎖通道,拯救大陸的事情,就交給師兄你了。」

方妙音說到這裡,再也沒有任何聲音,似乎竭力的控制心神,在和盤魔地獄中的惡魔做鬥爭。

「該死,啊,明明玄府已經要被本魔王煉化了,怎麼一下又固若金湯,不能強行收取?」

一個氣急敗壞的震怒聲從盤魔地獄的深處響起:「該死,小小的奪天境,居然能把玄府運控制到這種程度,不過你以為將通道堵住,本魔王就拿你沒辦法了么?本魔王就要看看,你能在這裡鎮壓多久,等你的心神一有鬆動,就是你慘死之時,本魔王就不信,你會永遠的守在這裡。」

聽見這個聲音,葉陽的臉色有些陰沉。

他看了眼地底深處的玄府,隨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

妙音師妹不惜陷入絕境也要堵住盤魔地獄的通道,他自然不可能再浪費時間。

他看出來了,就算妙音師妹親自出手,憑藉玄府也不可能將盤魔地獄的通道徹底堵住,遲早有一天會被攻破,到時候妙音師妹就會面臨滅頂之災。

為了拯救炎陽宗,為了讓妙音師妹能安然脫身,葉陽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準備去那些鼎鼎有名的勢力,強行搶奪菩提之珠。


只要菩提之珠到手,將龍王塔進一步煉化,到時候就能進入其他位面歷練,就算大陸真的淪陷,他也能帶著自己的宗門前往別的位面。

本來神州大陸甚至整個飄渺位面,完全死路一條,要被惡魔統治,但是現在又有了得救的機會,因為方妙音把盤魔地獄的通道堵住了,讓裡面的惡魔不能再出來,這樣只要剿滅大陸上的十億惡魔大軍,大陸就能得到拯救。

本來葉陽以為聯合那些巨無霸勢力,就能和惡魔大軍進行對抗,但是等他回到中域他才發現,偌大個中域已經完全淪陷了,甚至乾天學院,也敗在了惡魔的手裡,被奪天少爺所帶領的惡魔大軍完全收服。

而落敗的乾天院長,則是逃之夭夭,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乾天院長很強,擁有長生境靈魂劫的修為,輕鬆就能將奪天少爺擊敗,但是奪天少爺背後有一大把長生境惡魔協助,更是有超凡劫的惡魔出手,就算強如乾天院長,也只有慘敗,沒死在惡魔大軍手裡都是奇迹。

「乾天院長,本少爺看在往日的情面上,給你投降的機會,你偏偏不珍惜,要和本少爺對著干,那就準備承受億萬惡魔大軍的追殺吧。」奪天少爺發出了冷笑的聲音,「乾天院長,本少爺其實早就看你很不爽了,三番兩次跟本少爺作對,如果不是你插手,本少爺早就殺死了葉陽,會出現今天的局面,這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怪不了別人,只能怪你自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