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瞿萱知道自己的事情狄曉倒是能理解,因為那天晚上他聽到浪漫之都的人聯繫了瞿萱。可趙陽又是怎麼知道自己出事了呢?


「哼哼。」趙陽冷哼一聲,說:「我以為你不會關心這個問題呢?」

說這話的同時,趙陽從桌子下拿出一個雙肩包放在了桌子上。

「這個是你的吧!」

瞬間,審訊室的溫度竟然降了下來,原本站在那裡的狄曉突然暴起,如同野獸一般沖向趙陽,一把抓住趙陽的衣領竟然硬生生地把趙陽給提了起來。 極品透視狂兵 他的雙眼血紅,手背、手臂上青筋凸起,身體不住的顫抖,聲音也變得沙啞異常。

「怎麼會在你這兒?」 出現在桌子上的雙肩背包正是狄曉交給浪漫之都服務員的裝有人造人資料的背包,如果這個背包此時是瞿萱拿出來的,狄曉都不至於這麼憤怒,甚至是覺得理所當然。但是出現在趙陽的手中,狄曉的心瞬間就提到了嗓子眼,這一刻,他甚至有殺了趙陽的衝動。

在場的眾人誰也沒想到狄曉會突然暴起,全都傻愣愣的站在那裡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瞿萱愣了片刻之後倒是率先反應了過來,猛地站起身並且向後退了兩步,因為這種感覺她簡直是太熟悉了。

瞿萱向後退的時候撞到椅子的聲音讓審訊室的眾人拉回現實,兩名押解狄曉進來的民警大驚,趕忙上前把狄曉控制住。

「放開我!」狄曉歇斯底里地大吼一聲。

因為背包的事情,狄曉已經徹底地失去了理智,他不停地掙扎著、怒吼著、雙眼血紅的盯著趙陽,就如同趙陽和他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樣。

狄曉覺得既然趙陽已經得到了背包,肯定是看過了背包中的資料,他是學醫的,肯定能看出資料上的知識是關於什麼的。狄博士的資料曝光了,人造人的身份也曝光了,計劃也全部破滅了,自己馬上就要被當成小白鼠研究了,孟涵不會回到自己的身邊了,永遠都不會回到自己身邊了……

趙陽也懵了,不明白狄曉為什麼會突然發瘋,自己可是來幫助他的啊!不過趙陽也不傻,心中疑惑的同時也在分析狄曉發飆的原因,片刻之後,趙陽的目光落在了那雙肩包上。

「哦!」趙陽恍然大悟,暗道:「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前晚狄曉被警察帶走以後浪漫之都的眾人就開始討論狄曉打架的時候,討論到最後眾人想起了狄曉的背包。因為狄曉說著背包中的東西很貴重,所以那服務員不敢留在自己的手裡,怕到時候背包中的東西丟屍狄曉在找她的麻煩。本想等到瞿萱回來交給瞿萱保管的,可又擔心夜長夢多,就在這個時候,一名服務員突然說她認識狄曉的朋友,並且把趙陽的名片拿了出來。

那天趙陽在浪漫之都和狄曉見面給了狄曉一張名片,狄曉離開的時候並沒有拿走,這服務員收拾桌子的時候以為是狄曉忘記帶了,所以就幫助狄曉收了起來,準備還給狄曉。

在咖啡廳的時候,這服務員並不覺得狄曉和趙陽是朋友,可狄曉離開浪漫之都以後她看見狄曉上了趙陽的車,就以為兩人關係應該不錯,名片的事情也就給忘記了。直到大家商量狄曉的背包的時候她才想起來還有這件事,所以就給按照名片上的號碼聯繫到了趙陽,把背包給了趙陽,並給告訴趙陽背包里的東西很貴重,讓趙陽幫忙保管。

趙陽拿回去之後還真就沒有打開看背包里是什麼東西,他這個時候拿出來也只是想給狄曉解釋自己是怎麼知道他進拘留所的事情。

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趙陽還真就好奇狄曉的背包里究竟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了,竟然能讓狄曉突然發瘋,不過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所以無奈的看了狄曉一眼。

「你再不冷靜的話我就真的看啦!」 趙陽並沒有明說他要看什麼,因為他從種種跡象中能夠分析出狄曉這背包中的物品應該是見不得光的。

暴怒的狄曉聽到這話就是一怔,狐疑的看著趙陽心思飛轉。

趙陽什麼意思?他是在告訴我他沒有看過背包中的東西嗎?我應不應該相信他!如果他騙我應該怎麼辦?

思索中,狄曉的情緒逐漸平復下來,不過依舊是一臉警惕的看著趙陽。趙陽苦笑一聲,說:「你這個無恥的瘋子差點害得我離婚,我也是賤的,非要來幫你做什麼!」

趙陽的這番話明顯就是在緩解氣氛,不過狄曉並不領情,依舊在思考著應不應該相信趙陽。

這個時候,審訊室的門被打開,又進來一名警察,疑惑地看了一眼正控住狄曉的兩位民警,然後目光轉向衣衫不整的趙陽:「老趙,這是怎麼回事兒?」

重生之異世情 「沒事兒,鬧了些誤會。」說話的同時,趙陽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臉笑意的走上前和剛剛進來的警察握了握手,接著說:「多謝陳所長給提供了一個這麼便利的條件啊!」

「你跟我還客氣!」陳所長用拳頭懟了一下趙陽的肩膀,笑著說:「找時間請我喝頓酒就好了,哈哈哈!」

「好,沒問題!」

兩人又寒暄了一番,然後趙陽看了一眼依舊被控制的狄曉,說:「老陳,我要和他談一些事情,你看…」

陳所長瞬間就明白了趙陽的意思,對著控制住狄曉的兩名民警說:「放開他吧!」

兩名民警對視了一眼一臉的為難,剛剛他們可是親眼看見狄曉發瘋的樣子,如果這個時候鬆手狄曉在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怎麼辦?

趙陽看出了兩名警察的心思,趕忙說:「沒事兒,把他銬在椅子上就行了。」

「銬起來吧!你們兩個在外面守著就行!」陳所長也對兩名警察說了一句,然後目光轉向趙陽:「我還有案子要處理,就不多陪你了!」

再次寒暄了一番陳所長便離開了審訊室,兩名警察把狄曉銬住以後也轉身離開。

看著坐在那裡被銬住的狄曉,趙陽笑道:「沒辦法,我得為我的安全考慮!」

狄曉眉頭緊了緊沒有說話。

也算是對狄曉的性格有些了解,所以趙陽並沒有任何不悅,而是把自己是怎麼得到背包的事情告訴了狄曉,最後趙陽又說:「至於你包里是什麼我還真不清楚,要不然我現在打開看看?」

「你敢!」狄曉咬牙切齒地說了一聲,然後問:「你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廢話,當然是來幫你了!」說完,趙陽的目光轉向身邊那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說:「這位是馮律師,是我請來幫你的。」

狄曉:「不需要!」

「你就別犟了,你打架的這件事我有了簡單的了解。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兩人小腿骨骨折可是屬於輕傷害的範疇了,如果不妥善處理的話你這一次可真是沒有好果子吃了,你認為程家輝他們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

聽到趙陽的話,狄曉沉默了,他知道趙陽說的對,所以就把事情的經過說給了趙陽幾人聽。當然,狄曉並沒有說他當時內心的想法,只是說他都是在進行正當防衛。

狄曉說完,趙陽的目光轉向馮律師,問:「怎麼樣,有沒有什麼辦法?」 馮律師面色凝重,輕輕地搖了搖頭,說:「不好辦啊!沒有監控,就無法證明狄曉是在正當防衛,最後無論怎麼判,都會是我方的責任。」

聽到馮律師的話,狄曉和趙陽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開始的時候狄曉其實並不是太過在乎這件事,可剛剛趙陽說程家輝他們未必會這麼輕易放過自己后,狄曉心裡也開始擔心了。

趙陽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他是這心想要幫助狄曉,不然也不會替狄曉雇請律師,可現在看來這件事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簡單的。

馮律師接著說:「輕傷害不僅要進行民事賠償,而且還要負刑事責任,所以現在主要的目的就是能找到狄曉是正當防衛的證據。」

「可現在根本沒有證據證明他屬於正當防衛啊!」趙陽說。

「辦法是想出來的。」方律師沉思了片刻,接著說:「現在我們應該從兩方面著手,第一,尋找可以證明狄曉是正當防衛的證據,看看能不能找到目擊證人。只要有有人看到當時的情況,這件案子就簡單了。第二,從受害者一方著手,看看他們是否能私了,或者從他們的口中探明當時的情況,尋找對狄曉有利的證據。」

趙陽用手點動桌面,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才說:「這也是現在唯一的辦法了。」

「這些事情交給我吧!」一直保持沉默的瞿萱開口道:「我對浪漫之都附近的商家店鋪的人都和熟悉,看看能不能找到目擊者。至於程家輝那邊,我去問他,到時候錄音就好了。」

「然馮律師和你一起吧!」趙陽看了一眼馮律師,然後對著瞿萱說:「畢竟這些事情你不懂,有馮律師在你也能節省一些時間。」

瞿萱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接下來的時間裡三人就開始商量著計劃,尋找目擊者的事情他們並沒有多說什麼,主要是對怎麼套程家輝幾人的話做了縝密的計劃。

坐在那裡的狄曉見三人竟然把自己忘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不過這個時候狄曉的內心發生了一絲變化,他突然覺得自己並不是那樣孤獨了,這個世界還是有人關心自己的。

無論趙陽和瞿萱幫助自己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和目的,但狄曉能看出來此時他們是真心的想要幫助自己渡過難關。不過這樣的感動在狄曉的心裡只存在了一瞬便煙消雲散,他依舊是那個不會去相信任何人的狄曉。

幾人商量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才想起狄曉還在那等著呢!抱歉的看了狄曉一眼,趙陽說:「放心吧!無論用什麼辦法我們都會讓你儘快出來的。」

「我不會感謝你!」狄曉面無表情地說。

「不需要你感謝。」原本一臉笑意的趙陽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說:「只要你出去以後幫我向我媳婦證明一下那天晚上我們什麼也沒幹就行了。」

聽到這話,狄曉心中暗樂,不過並沒有回答,而是把目光轉向瞿萱:「把我的包拿回家,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盡量少和趙陽在一起。」 瞿萱幾人離開后,狄曉又被帶回了監倉。

和前一天一樣,會道監倉后狄曉就躺了下來,誰也不理。經過一天的相處,監倉中的其他人也知道狄曉不是一個善類,所以也不去主動找狄曉麻煩。

至於張浩,因為有狄曉的原因也沒有人在欺負他,所以看見狄曉回來,張浩就笑呵呵的貼了上來。

「大哥。」張浩說:「你能在這裡待多少天啊?」

狄曉眼皮動了動,沒有言語。

張浩接著說:「真希望大哥能在我出去以後再出去,這樣我才會安全,不然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

狄曉翻了個身,背對著張浩沒有說話。心中滿是無奈,心說這張浩倒是不客氣啊!

見狄曉不搭理自己,張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嘿嘿一笑便躺在了狄曉的身邊。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狄曉已經在看守所待了五天的時間,這五天瞿萱和趙陽幾人都沒有消息,也沒來看自己,不過狄曉知道,他們應該正在為自己的事情忙碌著。

這天早晨,狄曉正在洗漱,獄警就來告訴狄曉有人探視。

來人是瞿萱,因為沒有趙陽跟隨,所以兩人只能在探視大廳隔著玻璃見面。

只這五天的時間,瞿萱明顯消瘦了許多,黑眼圈也十分的濃重,一看就是這幾天沒有休息好。

看著瞿萱的樣子,狄曉眉頭緊了緊,竟然有些心疼瞿萱,說:「身體最重要,不要把身體累垮了!」

建造狂魔 狄曉說的沒錯,這幾天瞿萱很累,因為擔心狄曉,她這幾天連一個好覺都沒睡,不過此時聽到狄曉這番關心的話語,瞿萱疲憊的身體瞬間恢復了精神,她覺得這幾天吃得苦受的累都值得了。

「沒事!」瞿萱微微一笑,問:「這幾天怎麼樣,有沒有不習慣。」

「我也沒事,都挺好的。」

也不知道是因為瞿萱為了他的事情操勞在感激她,還是因為上次的事情依舊覺得虧欠,狄曉說話的時候並不想以前那樣冰冷。

狄曉接著說:「聽我的話,好好照顧自己,休息好了才能動腦筋。」

瞿萱狠狠地點了點頭,說:「給你帶了些生活用品,上次來的匆忙,忘記了,你還有什麼需要就和我說。」

「謝謝。」狄曉淡淡一笑:「不用了。」

狄曉說完,就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麼了。瞿萱也沉默了下來,場面瞬間變得尷尬起來。

「哦,對了!」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瞿萱才說:「你的包我已經給你收好了,放心吧!」

「謝謝!」沉思了少頃,狄曉接著說:「在衣櫃里有一本書,書里有一張銀行卡,密碼是六個零,需要用錢的話就從卡里取。」

雖然瞿萱沒有說,但狄曉猜到了瞿萱應該住在自己那裡,加上這段時間瞿萱應該都在為自己的事情操心,沒有找工作,他怕瞿萱委屈了自己。

其實就連狄曉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關心瞿萱,他覺得這不是自己,心裡糾結異常,他想要像以前那樣冷著臉對待瞿萱,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瞿萱默默地點了一下頭,沒有繼續說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間覺得好委屈,或者說是好幸福,不自覺間,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

「這塊冰終於被融化了么?」 自兩人相識以來,狄曉就沒有對瞿萱這麼溫柔過,更沒有和瞿萱說過這麼多的話。

所以這個時候,一直壓抑在瞿萱內心深處的委屈終於爆發了了出來,她哭了,但卻不是痛苦的,而是幸福的淚水,她覺得自己的真心終於把狄曉這塊冰疙瘩給融化了。

對面的狄曉看見瞿萱哭了起來,心中也不是滋味,想要出言安慰,可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畢竟她是瞿萱,不是孟涵。

狄曉覺得自己出於感激,不應該再對瞿萱那麼冰冷了,可內心深處對瞿萱還是有些排斥,特別是這個時候,瞿萱雖然在哭,但狄曉能從她的表情中感應出一絲異樣。

他怕,真的很怕,他想要把瞿萱的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扼殺在搖籃中,絕不能任其生根發芽,不然以後對瞿萱沒有任何好處。

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獄警就走了過來告訴兩人探視時間到了。

「啊!」瞿萱一驚,趕忙擦乾淚水,趁著還沒有被驅趕的功夫對狄曉說道:「程家輝他們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應該很快就能解決。」

瞿萱離開了,狄曉想說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

因為瞿萱的事情,回到監倉后狄曉心煩意亂的,突然間想找個人說說話,所以開始環顧四周,開始尋找張浩。

找了一圈,發現張浩正雙手抱頭蹲在馬池邊的牆壁前,看了一眼坐在那裡聊天的眾人,狄曉眼睛眯了眯,然後走到張浩身邊。

把張浩扶起來,看著張浩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狄曉轉頭看向監倉的眾人,卻見眾人都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各聊各的,甚至連看都不看狄曉一眼。

目光再次轉向張浩,狄曉一臉冷漠的說道:「誰幹的?」

「啊!」張浩先是一怔,然後才說道:「大、大哥,是我不小心摔的!」

狄曉也不傻,知道張浩這是受到了監倉眾人的威脅,不敢胡亂說話。如果是以前,狄曉真的不會去管這件閑事,可現在,他的心情糟糕透了,正想找人發泄呢!

「張浩!」狄曉說:「我這是第一次跟你說,也是最後一次跟你說。如果我們現在是在外面,你被人打成這樣我不會管你,因為有道理可將,可是在這裡,這些人不會和你講道理,只有拳頭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狄曉的話說對也對,說不對也不對。對的原因是如果不反抗的話可能依舊會受到欺負,反過來講,如果反抗了,肯定還會受到更大的委屈。

不過狄曉不在乎,他只想給自己找一個發泄的借口而已。

張浩獃獃地看著狄曉,這一刻他發現狄曉的眼神就如同野獸一般狠厲,嚇得他不由得後退了兩步。

沒有理會張浩的動作,狄曉轉過頭,目光落在了那個鼠眼青年的身上。

「你過來!」

狄曉的聲音不大,但監倉中的眾人卻是全部聽得清清楚楚。

鼠眼青年一驚,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平頭壯漢,壯漢眉頭緊鎖,然後對著鼠眼青年點了點頭。 平頭壯漢覺得狄曉讓鼠眼青年過去最多也就是恐嚇威脅幾句,畢竟他們這麼多人呢!你狄曉還敢動手不成?

重生香江1981 得到了平頭壯漢眼神的確定,鼠眼青年面色凝重的走到狄曉身前。看著狄曉冰冷的目光,鼠眼青年說的身體不由得一顫。

他在心裡不停地告訴自己狄曉只是叫自己來問話的,不會做出什麼暴力的事情,畢竟他們這麼多人呢?

自我安慰的同時,鼠眼青年走到了狄曉的身邊。

「啪!」

還沒等鼠眼青年開口,狄曉反手就是一巴掌。手掌和臉龐的碰撞發出的清脆響聲在監倉響起,震得眾人心中一咯噔。

任誰也沒有想到狄曉真的敢動手,他就不怕被群毆嗎?

狄曉下手自有分寸,不過鼠眼青年還是被打的眼冒金星。

斜睨了鼠眼青年一眼,狄曉目光冷峻的掃視了一圈其他人,然後指著那個大漢說道:「你過來!」

「呼啦!」

這平頭壯漢是這監倉的老大,監倉中十多人對他都是馬首是瞻,所以聽到狄曉的話,眾人怎會安穩的坐在那裡,紛紛站起身怒視著狄曉。

平頭壯漢依舊坐在那裡,面色平靜,說:「你叫狄曉是吧!」

狄曉臉色依舊冰冷,並不回答,只是冷漠地說道:「過來吧,別讓過去,到時候你會更沒面子。」

「你不要太囂張了。」平頭壯漢眉頭緊了緊:「我知道你可能有兩下子,但你更因該知道雙拳難敵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我們不惹你,你也別惹到我們的頭上,不然吃虧的還是你。」

「大哥,要不就算了吧!」

聽到平頭壯漢的話,張浩覺得有道理,他也認為狄曉犯不上為了給自己出氣而和眾人鬧僵,結果對誰都不好。

瞪了張浩一眼,狄曉目光再次轉向那平頭壯漢,嘴角微微上揚,緩步向他走去。

見狄曉過來,平頭壯漢的表情瞬間凝固。

「一起上,讓他知道知道規矩!」

他的聲音很冷,眾人甚至能從他的聲音中感覺道一股殺氣。

眾人沒有猶豫,紛紛向著狄曉圍攏過去。張浩嚇壞了,想要叫住狄曉,可又怕把眾人的怒火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就保持了沉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