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瞬間身上所有的感覺都沒有了,只有極速的下墜和呼呼的風聲。


兩個人沖向下面的雲海。

鍾明秋伸出手,把瓏五僅僅的拽在懷裡,要死也要一起死。

地面一點點變得清晰,他們還在高速下墜,現在就是掉進河裡,他們也沒有生存的可能了,最後關頭,鍾明秋還是選擇了,把瓏五放在上面,自己心愛的女人,怎麼都捨不得啊。

而瓏五,拽開了了背上的傘包。

傘包!

小姐姐你之前那麼多都是在搞什麼事情!簡直喪心病狂好嗎?嚇的它真的以為小姐姐要掛了!

系統抓狂。

天上開了一朵白色的小花,下面掛著兩個人游遊盪盪的往下飄。

鍾明秋身上系著降落傘,,傘打開的時候繩子飛速收縮,他才被拉住。

他看著腳下的山川,無奈的笑了,在瓏五的鼻尖裝作惡狠狠的咬了一下:「調皮!」

瓏五正經臉:「其實剛才我真的打算和你一起死來著。」

系統:我信你個鬼……

「那後來怎麼又改主意了?」鍾明秋笑著陪著她裝。

「嗯,」瓏五很認真的道:「翠梨說回來之後就有新鮮的鹿肉了,我還沒有嘗一嘗。」

「你呀!」鍾明秋真是要被她給氣笑了。

當然事實上瓏五早就已經想好了到這裡要下的,就算鍾明秋不按,她也會把人丟下去,所以後面的劇情,嗯……都是空中娛樂吧。

自由落體了幾十秒,又飄了幾分鐘,兩個人順利的掛到了一棵樹上。

瓏五:……

有點丟人,多久了她的降落傘可以隨意調節大小,收取很方便,不至於需要自己割繩子或者等人救的情況。

落到地上,周圍除了樹林就只有一條已經結冰了的河。

除了這些,就是群山環繞,真是連半戶人家都沒有。

「我們怎麼走?」鍾明秋能分得清方向,可他不知道地方。

瓏五看了看時間,找了個樹叉,掛了個鞦韆,盪鞦韆。

系統:……我好像是眼花了,小姐姐你是跳傘跳累了是嗎?

瓏五把鍾明秋拉過來:「別著急,我們等人。」

鍾明秋就知道她肯定是提前準備過了。

果然沒過多久,十幾個護送著兩輛馬車過來了。

瓏五不忘把鞦韆拿下來。

一種人擁簇著瓏五鍾明秋到了一處村子,明天一早進京城。



盛折玉沒有收到瓏五他們進京的消息,所以,當看到了房間里坐著的瓏五和鍾明秋的時候她真的嚇到了。

嚇完就是著急,「你怎麼過來了!」他此生不得入京這是太后遺詔,一旦被人看到,那就是欺君之罪。

「我不是也起來了,怕什麼?」瓏五悠閑的嗑著瓜子

盛折玉看向外面,大內高手如林,可他們愣是沒有發現他們。

盛折玉鬆了口氣:「你們這個時候來?」

「來驗收貨物。」瓏五說的理所當然,從包里掏出一袋子開心果,叫鍾明秋給她剝著吃。

鍾明秋對於她這種說辭也沒有什麼異議,專心的給她剝果子。

盛折玉袖子下的手微微收緊。



他們並沒有在盛折玉這裡留下,兩個人在京城最大的酒樓,租了一個月的上等房。

白天吃吃喝喝,晚上偶爾光顧一下皇宮,半個月後,皇上忽然病倒了,太醫院幾乎是傾巢而出,也不見一點起色。

是夜。

忙碌了一天,皇上終於能安穩的睡了,下人們都累壞了,還提心弔膽的,

空氣中飄過一陣淡淡的花香,門口的小太監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睡著了,屋裡的人也一個個東倒西歪,進入了夢鄉。

而一直昏迷的皇上卻抖動著眼皮,蘇醒過來。

「來人……」他喊了一聲,卻沒有人應。

他費勁的抬起頭,不遠處正坐著一對男女。

女的是誰他不知道,但男的,他永遠也不會忘。

「寶郡王你竟敢私自入京,該當何罪!」他嗓子沙啞,但還可以說話。

也是白天被灌了那麼多藥水,當然能說話了。

鍾明秋看著他,眼裡閃過一絲失望,終究到了這個地步,他想的始終還是權利。

他忽然覺得之前鍾明秋期望他還存有一絲歉意實在太過天真了。

瓏五沒說話,他想看的,結果如何,都隨他。

鍾明秋不想再看到他,率先出去了。

瓏五走到他床邊,他現在面黃肌瘦,近一個月水米難進,不瘦就怪了。

「你是何人,如此放肆!」皇帝呵斥一聲。

瓏五低下頭,看著他脖子上那個白玉印章,這個東西,就是帶他過來,另外還能掠奪別人的那個系統。

瓏五問過系統,他們是怎麼劃分的。

系統表示,它們也是有好與不好,有好有壞的。

這個系統別看它幫著皇帝治理過年,但它吞下那些氣運,它就不是一個好系統。

皇帝被她看的心裡發毛,「來人!來人!」依舊沒有人應。

瓏五把他拽起來,「這麼著急,那我就送你一程?」

說著,也不等他反應,拉起他的左臂就是一刀。

郭震心裡是拒絕的,可架不住瓏五武功實在高,他根本不是對手現在又沒有個幫手。

「不是你的東西,即是偷來,那也不是你的。」瓏五笑的愈發香陰森

郭震愣住了,他穿越過來的事就沒有對任何人說過。

瓏五並沒有忙的,看著他完全慌了神,她撇撇嘴,。

可郭震的冷汗已經順著鼻尖留下來了 手臂上的印跡被劃開,黑紅色的鮮血流下來。

郭震瞳孔緊縮,死亡的恐懼被無限放大。

他感覺自己和系統的聯繫正在一絲絲的被斬斷。

「你……你幹了……什麼?」他緊緊的抓著床單,幾乎費力的從喉嚨里發出幾個很不清晰的聲音。

瓏五饒有興趣的和系統討論怎麼處理他的系統。

[小姐姐,小姐姐,我們商量一下,給我好不好,我還沒見過其他的系統呢!]系統炒雞激動的跟瓏五嘰嘰喳喳的說著。

它可是個」孤兒系統」,雖然這是一個壞系統,可也是它的「同類」不是。

[你確定給了你,你能控制的了它?]瓏五對自己這個智商堪憂的系統表示懷疑。

系統:!!!

[小姐姐!你這是赤裸裸的鄙視!怎麼說我也是沒有主系統都能生存的系統,你怎麼可看不起我!啊!]系統咆哮。

瓏五咂咂嘴,她也沒說什麼,這麼激動幹什麼。

不過不管給不給小白,她都得把這個玩意弄下來,有這個系統在,狗皇帝就可以一直吸取別人的運氣。

否則她已經把光環值回收完了,他也沒法還真么頑強的生存著。

瓏五向郭震的脖子伸出魔爪。

「你……你干……什麼?」郭震的話還沒有說完,那枚玉印就被瓏五從脖子上拽了下去。

「噔!」

彷彿是琴弦蹦短的聲音,郭震周圍的空間扭曲了一下,玉印變回了那個灰突突的石頭印,落入了瓏五的手中。

「唔,長得真丑。」瓏五一臉嫌棄,丟進空間,轉身離開了。

至於龍床上的哪一位。

聽第二天公里傳出的,皇上後半夜忽然就不行了,太醫到的時候皇帝奄奄一息了。

只是不知道的為什麼,直直的瞪著門口的方向,不願移開視線。

盛折玉站在靈堂外,身上早已換上了一身孝服,頭上銀釵在風中微微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她看著皇帝的棺槨,心中慢慢的道:「陛下,你在時對我百般的算計,不曾真正珍惜過我片刻,如今你去了,也希望你下一世能體驗一下,這不被珍惜的滋味。」

從今天起,她過去的人生就徹底翻過去了,有的,會是更加腥風血雨,無盡的鬥爭。



皇帝駕崩了,舉國大喪。

京城因為在天子腳下,所以格外顯得凄涼,皇城裡一片的素白,悲悲切切的嗚咽聲一刻也不能挺。

三十多日的葬禮下來,大家都感覺壓在頭頂上的一大團烏雲才算散開,終於能喘口氣了。

皇帝駕崩,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新帝即位。

四位皇子,最大的也才不到五歲。

沒有皇帝,京中自然是按照皇后的詔命封新帝。

既然皇子們都年幼,那封誰其實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區別。

當然端妃沒有家事,也沒權利,自己也不爭,由皇后的孩子登基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三月,盛折玉的大兒子登基,盛折玉作為太后垂簾聽政。

皇帝年幼,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更不要說盛折玉處理起政事來有模有樣,一點也不比先帝在世時差,甚至隱隱有幾分超過先帝香樣子。

幾位老臣心中幾佩服,又擔憂。

佩服是覺得她一個女子,竟也能這麼厲害,擔憂是因為母壯而子弱,怕是將來太后把持朝政。

可現在皇帝剛剛會說些完整的話,處理政事根本不可能。

盛折玉掌政后,就把原來兩位被丟在各自府邸的公主接回宮來。

五公主鍾歡婧和六公主鍾歡婷都是太祖皇帝在時就定下的親事,先帝登基前都已經出嫁,才避免了被風波波及。

不過她們都駙馬都在沒有得到任何升遷就是了。

兩位公主一個封為西華大長公主,一個被封為東華大長公主,駙馬也得到了該有的待遇。

可以說是終於熬出頭了。

最重要的是,她們終於見到了十多年都沒有在見過的,她們日思夜想的那個人––鍾明秋。

慈寧宮裡。

鍾歡靖在看到鍾明秋的一瞬間,話還沒有說出口,眼淚就落了下來。

鍾歡婷也沒比她好到哪,強忍著淚水。

「五姐,六姐。」鍾明秋起身向她們見禮。

「快起來,快起來。」兩個人忙過來扶住他,駙馬也在一旁好言相勸,才漸漸把淚水收回去。

總裁,我要離婚 「怎麼也不給我們來一封信,我們多擔心你,你知道嗎?」鍾歡靖拍了他一下子。

當聽盛折玉說鍾明秋就在京城裡,生活的很好,甚至可以媲美曾經的時候,兩個人激動的當時眼累計就下來了。

終於見到了人,高興之餘,鍾歡靖也有些生氣。

鍾明秋知道她也不是真的生氣,還是擔心自己:「五姐,我在那邊有多少人監視著,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說我,就說你們自己,先帝為了防止你們幫助我,那個時候派了多少人監視你們的,你們都不知道嗎?」

鍾歡靖嘆了口氣。

先帝啊,那是曾經最疼她們的親哥哥啊。

鍾歡婷也有些傷感,人死如燈滅,人都不在了,過去的那些快樂日子的記憶就漸漸浮現出來。

他們在一起說了許久的話,似乎想要把這麼多年的感情都補回來一樣。

宮門落鎖的時候,盛折玉回來了

沒過多久瓏五也回來了。

他們親人相聚的畫面,瓏五並不想參加,所以下午她跟著盛折玉在御書房玩一會,又去御花園轉了一圈。

「太后萬福。」兩位公主見了盛折玉連忙行禮。

盛折玉道:「不用多禮,你們這麼多年沒見了,今天就在宮裡住下吧,明天再回去。」

「夫人。」盛折玉見瓏五回來了,主動打招呼。

翠湖和翠珏向瓏五行禮:「見過夫人。」

她們都是這麼叫她的,後來身份變了,稱呼卻沒有變。

瓏五點點頭,徑直朝鐘明秋過去。

兩位公主都心裡驚訝,能讓太后叫一句夫人的人,得是什麼樣的人物。

鍾明秋站起來輕輕抱住她:「下午去哪了?也沒有無聊。」

瓏五頓時一臉的憂愁:「御花園的花都沒開,我想釣兩條魚他們也不讓。」

鍾明秋幫她理了理頭髮:「千里池裡的魚都是觀賞的,不好吃,你要是想吃,晚上叫御膳房做了最好的魚給你。」

「小秋,這是?」鍾歡婷見他們舉止親昵,終於忍不住問。

鍾明秋笑著給她們介紹:「這是我的妻子,淺水郡主。」

兩個人都是一臉差異,這是鍾淺果?

她們都是女眷,鍾淺果小的時候她們也是見過的,鍾靈俊秀,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女孩,可卻沒有現在面前這個女孩如此的貌若天真,氣如仙子。 「五姐,六姐。」瓏五跟著叫了兩聲。

「哎。」她們顯然並沒有那麼淡定,身在皇室,禮儀等級那可真是刻在骨子裡的。

所以在盛折玉主動降低身份,喊她夫人的時候,她們就變了心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