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眾人恍然,


「武穆,造化門三千八百名弟子已經全部被我們抓走,如果你想救他們的話,一個人來我們這點的地方來,」


嗖的一聲,一枚玉簡憑空出現在阿公身前,

「嘿嘿,那個的地方在什麼地方,玉簡裡面有記載,記住,你只能一個人來,從現在開始,我們每隔兩個時辰殺一個人,直到你來了為止……」風九幽的聲音漸漸散去,

白世凈和其餘造化門的長老全部在阿公身前跪下,齊齊哀求道:「武穆前輩,還請你救救我造化門的人,」

眾人大部分都還處於震驚中,造化門的弟子居然全部都被抓走了,六大門派之間不是有緊急傳送陣嗎,為何造化門的人沒有逃到精武書院, 順着第一條身影的到來,天空之中,噓嗦的破空聲音不斷響起,一條條人影迅速的出現在草原的上,饒有興趣的打量着前面的一行隊伍。

龍璇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便移動着眼神,視線在那最前方的老人的身影身上停了停,紫黑的瞳孔宛如黑夜裏的閃電,將那些人身上的特色盡收眼內。

“究竟是什麼組織,胸前的徽章好像沒見過,不過憑着這些實力就像來搗亂,嘿嘿,做夢吧。”

心頭微微的冷笑的龍璇,忽然輕輕眨了眨眼,輕笑道:“不知道哪裏來的人馬,請問有何貴幹呢?”

聽到龍璇這並沒有任何緊張的話語,爲首的老人眉頭一皺,心中暗贊年輕人的沉穩。

“小子,真是好氣魄,不過你今天必須把小命交代在這裏。”四名黑衣人中的其中一人冷笑般開口。

“呵呵,四名出入聖級的傢伙也敢來這裏送死?這麼大的手筆,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哀?”爆裂坐在馬背上,懶洋洋的說道,神情中更是閃過一絲興奮。

四名初入聖級別能與一名聖級下位打成平手,如果配合好的話,完全可以將聖級下位擊殺,但是遇到上位呢?情況就會逆轉,變成屠殺,完全沒有還擊能力的戲虐。

而在爆裂開口的時候,強大的氣勢完全壓倒對方四人,更別說後面那羣小嘍囉,他們四人保持沉默,他們根本沒資格說話,生怕爆裂尋找他們做出氣目標,首先擊殺,在這個時候說話的人,那纔是真正的傻子。

被爆裂一言道破自己等人的實力,而且並沒有在意眼前的一名聖級上位強者,那老人甚是一驚,雖然心中出現了隱隱的不安,但是現在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況且他深信自己能拖住爆裂。

一咬牙,狠狠的揮了揮手,老人一聲冷喝:“按原計劃,出擊。”

高手之間的對決往往是看準時機。首先行動的當然是身後的小嘍囉,三十多人,同時蜂擁而上,向着盛雲八人衝去。

龍璇嘴角微微上揚,完全沒有半分擔心,明顯看出了來人的實力,如果靠數量能打敗他們幾人,那這段時間以來的辛苦修煉就是白費的。

進過長期的鍛鍊,同時也經過生死間徘徊,對於自身戰鬥力都得到很大的提升,尤其是配合,他們已經能做到密無間隙,所以,他們八人能處在不敗之地。

“也該到我們了。”爆裂迫不及待的從馬背上跳下來,活動着指尖關節,原本在他想來,那老傢伙就留給龍璇的,畢竟他的實力高一點,可是就當他跨出第一步的時候,那位白髮的老者身形閃動,赫然橫在他的身前。

意圖很明顯,老人冷笑說道:“你的對手是我。”

“啊?”爆裂驚訝的張大嘴巴,轉身疑惑的看了龍璇一眼。

“別看着我,是他選擇你的,我也沒辦法。”聳了聳肩,並不介意的說道。

剛纔在他們來的時候,龍璇和爆裂就已經商量好了戰鬥任務,可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他眉頭皺了起來,看着那四人眼中興奮的目光,似乎想明白了一點東西。

立馬傳音給爆裂:“哈哈,原來他們的目標是我,想讓聖級上位糾纏你,然後好四人聯手擊殺我。”

爆裂似乎比較大條,還沒想明白是爲什麼,無奈的搖頭將問題排除在外,興奮的說道:“管他呢?能戰鬥就好,喝。”

爆裂率先出招,狠狠的攻向那老人。

老人體內鬥氣猛然爆發,與爆裂戰鬥起來。

戰鬥一觸即發,四人冷冷的看着龍璇,大概就像看着一名死人一樣,陰沉的說道:“龍璇,你今天必死無疑。”

“哦?是嗎?”他饒有興趣的看着四人,真是井底之蛙,死到臨頭還不知道。

龍璇漆黑的瞳孔在四人身上掃射,輕笑道:“不過在我們戰鬥之前,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來歷。”

“你都一個快死之人,知道那麼多幹什麼?”

。。。。。。。。。。。。

另一邊,爆裂和老者戰鬥很激烈,不過似乎是爆裂佔了上風。

爆炸聲不斷響起,無數的火球向着單薄的身軀激射襲去,本來憑着老人相差無幾的實力,躲避是非常容易的,但是爆裂可怕的瞬間轉移就讓他頭疼了。

“哈哈,老傢伙,吃我一拳。”爆裂身形閃動,瞬間消失在原地,同一時間,帶着強勁的熱浪,爆裂粗大的拳頭轟然出現。


“絕對防禦。”老人悶喝一聲,用出自己的技能。

老人心中暗歎:“好強的攻擊力,最可惡的就是詭異的瞬間轉移。”

思緒間,老人身形不斷閃動,躲開強悍的攻擊,不僅如此,老人不時還出手襲擊,但是爆裂都能輕鬆的化解。

“老頭,你究竟打不打啊?總是躲來躲去的,沒癮。”爆裂非常不滿,大聲罵道,可能是由於修煉火系魔法的原因,性情總是暴躁一點。

聖級巔峯畢竟有着自己的傲氣,被爆裂這麼激將,心中怒氣騰昇,趁着空擋,一記重擊朝嘲笑之人劈下,狂暴的鬥氣猛然噴出。

“啊,你來真的?”爆裂一聲驚呼,險險避過鋒利的罡氣。

見到老者氣喘吁吁,爆裂自豪的說道:“老頭,以你的實力是不可能擊敗我的。”

“哼,我是沒辦法打敗你,但是我卻能拖着你,等我的人將那小子擊殺,掉轉過來,就是你的死期。”

“啊?不會吧?”爆裂一下子樂了,抱着肚子滾在地上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老人看矇眼,心中一絲不安涌起,顫抖的問道:“你,你笑什麼?”

好不容易爬起身來,擦去眼角的淚水,嬉笑說道:“你們究竟在想什麼?哈哈,你知道那小子是什麼實力嗎?憑那四個廢物?哈哈哈。”

老人心中一驚,意念瘋狂竄出。

“我再問你們一次,究竟是什麼目的?”龍璇沉聲問道,強大的氣勢透體而出。

“哼,別跟他那麼多廢話,殺。”四人極有默契般佈下陣法。

沒有必要再詢問,更加沒有必要去隱藏實力,因爲今天來之人,將會一個不留。

見到如此架勢,龍璇猙獰的笑了起來,袖袍輕輕揮動,撤去身上的結界,龐大的力量直衝雲霄,天上途經的白雲被衝擊而散,他右手探出,輕輕成爪狀,猛的一握,冷喝道:“束縛。”

空間波動席捲而出,在包圍四人駭然的眼光之中,直接將他們凝固在原地,動彈不得分毫。

這是空間的運用,對於擁有高等級真氣的情況下,完全能發揮自如,對付這些實力剛剛纔到聖級的小傢伙,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就算是人級強者,面對如此的束縛,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而在那空間波動席捲之時,位於遠處與爆裂戰鬥的老者,一道似乎不可置信的驚叫聲失聲般喊出:“聖級,聖級上位?空間的運用?”

草原之上,伴隨着這句話,陷入了死寂。

聖級上位四字一出,原本有些吵鬧的草原,頓時。直接凝固。

在戰鬥中的黑衣人駭然的視線,直接在草原之上那微笑的紫黑衣人身上交匯,這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竟然會是大人一樣的聖級上位強者,撞擊着所有人的心頭之上,令得那些實力不怎麼樣的小嘍囉,不小心,被殺掉,不甘的眼睛還盯着龍璇。

聖級上位,代表着什麼,代表着人類最強者,普通人的認知當中,聖級就是最強的。

遠處戰鬥的老人,發出一聲無力的嘆息之聲,面對聖級上位,而且是兩名,今天來的人包括自己沒有絲毫生還的機會。

“噗,噗。。。”連續幾聲悶響,四俱屍體靜靜倒下,竟然一點還擊之力都沒有。

虛空之中,在前衝地老人,瞟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四人,身軀微頓,毫不猶豫的將速度提升到極限,在虛空之下劃過一條黑線,朝遠處飛躍而去。

“媽的,上位,那羣傢伙怎麼調查的。”心中懼怕,雙腳在虛空,猛踏而馳。

看着那眨眼就跑出幾十米的老人,龍璇微笑着搖了搖頭,和氣的笑容吐出地卻是冷笑,鬥速度?人級之下,無能是他的對手,身形未見動,已經消失在原地之上,狠狠的朝飛速逃跑的老人。

“嗤嗤。”一聲輕響,鋒利的劍罡輕易將那老人割傷,切斷了一隻手,鮮血激灑而出,伴隨着那離體的手,重重的砸在地上,“啊,啊。”

同樣是聖級上位,這就是差距。

停下身子,在虛空之中輕輕前探,朝着地上的老人投去和善的笑容。

老人一驚,心已經嚇破,強忍着痛楚,顫抖問道:“你,你究竟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只想你告訴我,爲什麼要來刺殺。”

“你想知道?哼,陪我到下面就知道了。”老人眼中精光爆發,鬥氣猛然往丹田集中,在極端的時間內,他的身體微微膨脹,臉色更是通紅。

“轟。”

血肉橫飛。

小小的爆炸,雖然威力強橫,幸好有聖魔鎧甲的保護,要不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龍璇也無法絲毫無損。

是什麼力量令到老人情願自殺都不願意說出真相呢?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龍璇的目光看向那羣正在戰鬥的小嘍囉,驚訝的發現,他們竟然全部自殺。 就在眾人疑惑造化門的弟子為什麼會神不知鬼不覺被邪教抓走的時候,楊神機說道:「邪教的人應該是用九幽封神碑封住了造化門附近的空間,然後抓走了造化門的人,造化門沒有道兵,門乃的長老又大部分都離開了,所以九幽邪教才能得手,」

聞言,冷劍秋臉色劇變,冰火神殿和造化門的情況非常相似,邪教會不會也把冰火神殿的人抓走了,

「他們並沒有去冰火神殿,」葉峰說道:「因為我剛剛才從冰火神殿回來,」

冷劍秋鬆了口氣,他並沒有問葉峰為什麼去冰火神殿,

這時,白世凈等人依然在求阿公去救造化門的人,

「武穆前輩,邪教的人讓你獨自去見他們,肯定不懷好意,」有人突然開口,

「沒錯,武穆前輩,邪教的人絕對沒安什麼好心,」又有人說道,

緊接著,不少人都出言勸阿公不要去赴約,否則必定會中九幽邪教的圈套,

「哼,」白世凈冷笑道:「各位莫非要看著我造化門的弟子全被九幽邪教殺了嗎,」

剛才勸阿公不要去赴約的人沉默了,

從心裡說,葉峰也不希望阿公去赴約,可是如果阿公不去赴約的話,又會寒了很多人的心,九幽邪教這招很毒辣,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去赴約會有危險,阿公也必須去,

「師兄,你去可以,可是必須帶上我,」郭超然非常認真的說道,

「武師兄,我們也隨你一起去,」龍辰等造化境強者說道,

阿公笑了,「如果我想走的話,他們還留不住我,」

「可是……」郭超然還是說話,阿公擺了擺手,「師弟,我意已決,」

「武老哥,我跟在你身邊,即便是魂天也很難發現我,就讓我陪你一起去吧,」楊神機說道,

「沒錯,師兄,楊師兄精通靈魂陣法,就讓他和你一起去吧,」雪舞正色道,

阿公笑著點了點頭,對郭超然說道:「師弟,你隨我來,」說著,他已經消失不見,


郭超然目光一閃,也憑空消失不見,

精武書院禁地外,兩人憑空出現,


「師弟,大聖劍交給你,你務必不能讓他落在其他人手上,」阿公拿出了大聖劍,遞給了郭超然,

郭超然沒有接,冷冷道:「此劍我不能接,」

阿公笑道:「我並非擔心自己會出事,我擔心這次的目的並非是對付我,而是奪取大聖劍,」

郭超然臉色微變,

「大聖墓最後一層的東西關乎整個無極大陸的安危,神魔族發動三次滅族大戰為的就是那東西,」阿公說道:「大聖劍是打開最後一層的鑰匙,他們志在必得,我雖然有信心全身而退,可是卻擔心大聖劍不慎落入他們手中,放在你這裡,我是最放心的,」

郭超然終於接住了大聖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