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眼看就要把通道挖出來,所有人面上都有喜悅之色,就算第一計劃不成功,第二計劃也要與冰蓮教死磕到底。


不多時,通道被完全挖了出來,葯魂清好泥土后,從暗道里最後一個走出來,他道:「按計劃行動,除了小龍,所有人轉移。」

陸元鎮定的掃了所有人一眼,道:「好,我們聽葯魂的。葯魂,一里地外,我們等著你。」

唐絲絲最後一個走入暗道,又扭頭看了葯魂一眼,「你自己小心,不要硬撐。憑你的身法,想要逃走輕而易舉。」

「我知道了,絲絲,你自己小心。」

葯魂喚醒了火晶鳥:「火晶,你用隔絕光幕把山洞口隱藏起來,這裡血霧森森,再加上你的隔絕光幕,冰蓮教的人什麼都發現不了,而且這裡已經深入壓力空間近二十丈,冰蓮教就算髮現了暗道,想要走也已經遲了。」

火晶鳥交出一個光幕,將暗道口封了起來,這個光幕隨時都可以自由走進去,不過外界看起來就像普通山壁,沒有絲毫特異之外。

這時葯魂才緩緩的轉過頭,對小龍道:「小龍,現在是該表現的時候,據我的猜測,冰蓮教十有**就在山洞外面不遠處,你現在的身旁變成一個偵察的人,到外面后大顧右盼,就像是幫我們打探外面有沒有人埋伏一樣,觀察之後,不管你發現有沒有人,你都要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現,然後面帶外露喜色的向山洞裡沖,裝出想要報告大家外面沒有人的假象。我猜那冰蓮教的人見了你的這番表現后,十有**會尾隨你衝進來。進山洞后,你的速度依然尋快,不過可以降慢一些,將那幫人引進壓力空間,然後在你的的極限處找到入口。記住,暗道出口在你的極限處,你摸著牆壁很容易找到。然後就直接走進去。這牆壁可是看起來像山壁而已,其實裡面就是我們之前打出來的暗道。迅速跑出去,與大家會合,然後等我的消息。如果我成功的擊殺了他們,也會從暗道出來。如果他們沒有上勾或是有人逃出生天,我會從山洞口出去,然後衝過去與你們會合,然後再作打算。你明白了嗎?」

小龍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現在知道你為什麼要挑我了來扮演這個假裝偵察的人,因為我實力弱,更容易表現出那種擔心害怕的樣子。魂哥,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老實說,之前幾次與冰蓮教的人發生衝突,我心裡都很害怕。我現在的元氣修鍊才淬體境二重大成。這個大成還是從那噬人花口中逃生后升上來的。」

說完,小龍訕笑兩聲,好像有點不好意思。葯魂從紫戒中抱出一瓶培元丹,道:「這瓶子里有三十顆培元丹,你成功之後,我就把他給你,我就躲在暗道口,你進來就可以看見我。進暗道后你速度要快,不要讓他們看見,拿了培元丹后也不要說話,直接就走。」

「謝謝魂哥。」小龍忐忑道。他摸了兩下悸動的心臟,道,「那我走了,我一定能把他們引進來。」

葯魂點點頭,目送小龍向外走去。

(求紅票) 葯魂閃身躲進暗道之中,鳳血完全湧入雙眼經脈——開啟鳳血紅瞳。

葯魂目光透過山體,見到已經走到山洞口的的小龍。

小龍手裡緊緊捏著一把劍,手有些發抖,左看一下,在看一下,然後又向前走了十數丈距離,左看右看,彷彿想要找出周圍隱藏的人影一樣。

距離他三十丈外一處小樹林,冰蓮教二十五六人扎堆在一起。

有一個魂力基礎不錯的女修發現了正探頭探腦的小龍。馬上走到古羽的身旁,道:「古師兄,發現御劍門的人了。」

「真的,有幾個人?」古羽興奮的道。

兩個時辰前,冰蓮教的人想要伏擊御劍門,把被御劍門的人伏擊,對方傷亡一共三人,而他們這邊死傷十餘人,這讓他恨不得想要將御劍門和葯族的一男一女撕成碎片。

不過對方巧借火鎏蟻逃走,他們沿路追蹤火鎏蟻身上的氣味發現了這個山洞,山洞裡雖然平靜,不過古羽還是隱隱的感覺御劍門十餘人全躲在山洞裡面。

於是他發出信號把御劍門在血色峽谷中的所有有生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他們的人數增至二十五六人,只要發現御劍門的蹤影,二十餘人包圍而上,那御劍門的人到死也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師姐季小幽慘死於葯魂手中,李無環至今都想親手將唐絲絲和葯魂兩人滅殺,可是上次被兩人當面逃走,這一次他們一行人在山洞附近等了這麼久,古羽沒有猜錯,這幫人躲在山洞裡面,如果現在衝進去,定能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李無環走上前去,道:「古師兄,這人一定是個望風的,先殺了再說。」

古羽放出魂力,擺擺手,道:「先看看再說,我們實力優於他們,這貓捉老鼠的遊戲得慢慢玩才會有意思。」

旁邊一個人突然笑道:「你們看看那個傻子,左望一眼,西看一下,就想要看山洞口有沒有人埋伏,那干著急的樣子,真是笑死我了。」

又有一個大漢哈哈笑道:「你們看他的臉,已經爛了一半了,不知道是被什麼猛獸攻擊過。」

沒有魂力的人又因為血氣阻隔,完全看不到出來探測情形的人長什麼樣,別人笑,他們也只好矮子看戲般的跟著笑上兩聲,卻不知道別人到底在笑什麼……

之前說話的紅衣女子也是輕笑著,「真是笑死我了,怎麼出來察看情況的人長成這樣,真是沒有人了么?」

古羽冷哼一聲,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們在洞里遇到了什麼妖獸,有一些人受了傷,現在他們很想要突圍,所以才找個人出來查探山洞外有沒有人埋伏。」

紅衣女子眼睥輕閃,道:「李師兄,趁他病,要他命,這幫人喜歡與我們消耗,現在正是一個絕佳時機,他們有妖獸襲擊,因此才會如此驚慌,如果此時我們跟在望風的身後,殺過去,他們腹背受敵,也可除了這幫心腹之患。」

李元環贊道:「師姐說得極是,這是老天爺踢給我們的機會,此時不殺他們,更待何時。」

古羽沉吟一番:「說得不錯,現在就是剿滅他們的最好時機,大家跟在我身後,不要釋放魂力出體,免得被他們發現。那人轉身回洞了,跟上。」

話音剛落,古羽便率先邁步而出,其餘二十幾人緊隨而上。

小龍也不知道附近到底有沒有人,他轉過頭,向山洞小跑。

古羽毛跟在他身後二十餘丈外處,雖未釋放魂力,但能感覺到從望風者身上傳來的元氣波動。

小龍跑得「焦急」,身子也是東倒西歪。

啪——

他竟然摔倒在地,然後又戰了起來,臉上帶著殘酷的笑容。葯魂見了他的模樣,冷汗直冒:「這演技還能再浮誇一點么?」

小龍小跑到了他在壓力空間的極限處,然後手向山壁上一摸,手竟探入了山臂之中,他閃身而入。

葯魂戰在他身邊,將手中的白色藥瓶交給了他,道:「這是你的,快走。」

小龍滿臉大汗,這是用生命在演戲啊,拿了藥瓶,擦了頭上的汗,看了葯魂一眼,什麼都不必說,轉身就沿著打好的暗道跑了。

葯魂眼中的紅芒緩緩暗了下來,這種距離已經他的肉眼已經能夠透視山壁。

二十餘人跟著小龍追了進來,古羽他們還沒有發現壓力空間的古怪之外。

古羽眉頭輕皺,「人呢,跑那麼快,難道在前面。」

古已和幾個淬體境四重伏著實力較強,向前追去,而後面的人反而發現進入這處空間后他們的的移動速度慢了很多,身上的壓力變大。

葯魂輕哼一聲,黝黑的俊臉上掀起一抹邪異的笑,他心中輕輕喃道:「黑血蟒,接收!」

葯魂的必技——黑血蟒後天武魂!

黑血蟒,葯魂和唐絲絲在藥王峰後山斬殺的強猛妖獸,體內產生讓人筋骨酥軟的黑霧,黑霧具有迷幻作用,能口吐黑水,口水具有腐蝕性,黑霧和黑水都腐臭不堪,暗黑系妖獸,斬殺時為淬體境四重妖獸。

斬殺此妖獸時若不是唐絲絲有子母鳳環護體,葯魂和她兩個淬體境三重未必會那麼輕鬆將其斬殺。

斬殺后,兩人發現那條黑血蟒是只魂獸,唐絲絲因為嫌棄這個臭氣烘烘的武魂,拒絕吸收,只能是葯魂吸收,按葯魂的想法,臭是臭了那麼一點,不過既能夠吸收就吸收,這對於提高魂力有所幫助。

若非如此,現在的葯魂的魂力可能還未達魂者四重。

接收黑血蟒武魂的葯魂,面色全黑,臉上有黑色細鱗覆蓋,從細鱗的縫隙里有黑氣不斷逸出,很快便將附近暗道里的空間填,那種臭酸味,真是讓人難以相信,饒是葯魂,聞了兩口都差點吐出來。

「難怪唐絲絲死活不要這死玩意兒,我想她就是契約了召喚寶典,這一頭活的黑血蟒交給她契約,她也不會要。」葯魂在心裡嘀咕道。

火晶鳥的隔絕光幕真是極妙,黑氣在暗道里爆棚,那黑氣也沒有衝過隔絕光幕。

葯魂趴在地上,雙手探出隔絕光幕,大量腐臭的黑霧從暗道里湧出,一兩息便是將附近十餘丈內的環境完全覆蓋。

走在壓力空間最後面的人都是實力不濟之人,他們在此之前就發現有些不對,怎麼會越走越慢,聞到腐臭氣味后,有些人想要向後撤退,但一兩個呼吸之間,他們周圍就充滿黑氣

,黑氣和血氣混合在一起,他們視野被封,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

有人摸著牆壁想要摸出去,卻越走越費力,方才發現方向走遠了。有些直接拔出劍,喊道:「有妖獸。」

拔劍之聲四起。

黑霧向兩側通道蔓延而去,佔用空間越來越大,波及的人更廣。

黑血蟒的黑霧可以讓人筋骨酸軟,有些實力低下的武者已經軟倒在了地面。有些武者狂笑不止,拔劍身旁的同門砍去,因為在他眼裡,對方是一頭正齜牙咧嘴的妖獸。

有的女修直接開始脫衣。有人狂嘯不止,用劍往自己身上插,口中叫著:「冰蓮教萬歲。」在他腦海里,冰蓮教總教被人攻破,教主被殺,他們無以苟活,以身祭教。

黑血蟒黑霧致人迷幻的效果顯現出來。


從隔絕光幕里走出的葯魂,面帶狠厲之色,黝黑的眼瞳之中全是憤怒,如果這個山洞沒有奇異之物讓他們提升,此刻躺在地上嚎叫的人可能是御劍門的人、他以及唐絲。

葯魂臉上沒有絲毫的同情之色,嘴裡喃喃道:「這黑血蟒還真是犀利,幫了我這麼大的忙,為了省下不少力!冰蓮教,你們殺我葯族子弟,用毒傷害唐絲絲,現在,我要你們血債血償!」

銀光一閃,葯魂拔劍出鞘,一劍之威,兩顆頭顱拋飛空中。

葯魂低哼,身形閃爍,躥向另一處,他的實力提升,這拔劍之寂的威力也水漲船高,不過葯魂也是知道,這拔劍之寂的威力有極限,寂滅劍訣最厲害的殺招還在後面。

寒光不停閃爍,從黑霧之中的騰飛出來的葯魂沒有任何的抵抗,劍一揮出,就是一顆人頭跳向空中。

葯魂眼中紅芒懾人,透視一切黑霧和血氣,他從壓力空間最外側一路向前殺,人擋殺人,佛擋殺佛,被黑血蟒致幻的人連人影都沒有看清,便癱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隨著葯魂向前,黑血蟒武魂散發出黑色氣霧不斷向前蔓延而去,很快將「追殺」行動最前列的古羽的身子蓋過。


古羽被黑霧罩住,他方才發現不對,越向前走,壓力越大,腳下根本移動不了,想向後退,後面黑霧重重,完全看不清後面的一切。

他知道這次行動出了變故,不是遇上了妖獸就是遇到了對方的伏擊。

不見棺材不掉淚。古羽在心裡祈禱他們遇到的是妖獸,而不是對方的伏擊。如果第二次中伏,他死的心都有了。

但他不曾想過,前方是血氣重重壓力越來越大的空間,連他這個淬體境五重也是舉步維艱,御劍門的人又如何通過,而他們一路追蹤而來,連個鬼影也沒有看到,人又去了哪呢?

仔細一想,也能發現其中的蹊蹺。但古羽只是期待,他沒有中伏。

事與願望,在後方的葯魂見一個殺一個,很快便是殺到淬體境四重的武者面前。


對方仗著修為比普通武者高了一些,極力抵抗黑血蟒黑霧的迷幻作用,但筋骨酥軟是免不了的。

葯魂從暗中暴衝上前,殺對方一個錯手不及。

被偷襲的武者手指發抖指著葯魂,「你,你,你是什麼妖獸?」

「我不是妖獸,」葯魂亞狠狠的道,「我是來取你們狗命的人!今天,你們一個也不能少,你們都得死。」

葯魂挺劍前沖,朝著那人砍了過去。


那人提劍與葯魂抵抗,但無奈筋骨酥軟,葯魂近身後,身上的黑霧全噴在他臉上,讓他全身更加酥軟無力,他正想遁走,葯魂上前砍出一劍,將他斬殺!

「下一個!」葯魂狠狠的道。旋即身子隱於黑霧之中。

一裡外的一處樹林,唐絲絲看見從山洞口慌慌張張的跑出小龍,她趕緊走了上去,問道:「怎麼樣了?冰蓮教的人上鉤了嗎?」

小龍喘著氣:「我不清楚,不過我在山洞口演得很像望風的人,他們應該會上鉤。」

「那葯魂呢?」唐絲絲焦急的問道。

「魂哥給了我一瓶丹藥,叫我走。」

唐絲絲臉色變得更加憂慮:「他們上鉤了,葯魂一定是看見他們跟在你身後,所以才叫你馬上離開的。」

柳夜雪走了上去:「絲絲,你也別急,不知道葯兄所說的秘法到底是什麼?」

「秘法?我從來未曾聽葯魂提過他懂什麼秘法!」唐絲絲面色凝重的道。

「那怎麼行?!」原本坐在地面休息的陸元跳了起來,「如果葯兄是為了引開我們,他要與冰蓮教那幫人同歸於盡怎麼辦?不行,我要回去,助葯兄一臂之力。」

「對,我們要回去。」

「回去幫魂哥,收拾那幫狗日的!」

御劍門一眾盡都拿好長劍,一副殺意凜然的樣子。

何亦瑤雖然不是特別情願,不過在這種群情激奮的情況下,她也不敢說一個不字。

柳夜雪看著若有所思的唐絲絲,並沒有表態,她旁邊站著的是一言不發的莫術。

莫術因為冰蓮教的追殺,之前被手臂被削了兩劍,現在都還未全愈,他心中恨不得將冰蓮教的人千刀萬剮,只是壓在心裡,不曾表示。 柳夜雪和莫術只是眼光炯炯的望著唐絲絲,並沒有阻止激動的師兄弟。如果唐絲絲說要回去,他們也會跟著其他御劍門義無反顧的返回那個奇異的山洞。

幾息之後,唐絲絲俏臉上的愁雲散去,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掀起一抹充滿信心的笑容,這份信心不是她給予自己的,而是葯魂給他的。

「這小子,原來是想用那個臭烘烘的東西,當時我和他遇到那個黑血蟒時,那條小蛇也想用黑霧和黑水來對付我們,不過葯魂幸好有寒煞和血火屏障,我們方才躲過那些有迷幻作用的黑霧。如果他真是借用黑血蟒武魂的話,那麼這一戰除了那個古羽有些麻煩之外,其他人都不會是葯魂的對手。」在心裡想清楚葯魂所謂的秘術之後,唐絲絲的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她抬頭掃了眾人一眼,冷靜的道:「我相信葯魂,如果他沒有十足的自信是不會留在那裡的,至於你們所說的他想要與冰蓮教那幫邪修同歸於盡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