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著這大蟲一路亂鑽,悠哉的樣子,離央知道一時半會也出不去,便直接在它背上閉目修鍊起來,至上一次修為突破,如今識海又開,離央隱隱感到自己的修為又要有突破的跡象,但卻有層隔膜阻隔著。


這大蟲的行進速度的確令離央有夠無語的,修鍊期間,離央醒過來數次,都發現這大蟲還在地下空間亂鑽,依然沒有要出去的樣子,但如今也不知被它帶到了哪裡,只能繼續耐心地呆在它的背上。

而就在外界,一場風暴在悄然凝聚著,在力倀幾位妖王的運作下,無數的低階妖修妖獸紛紛紅著眼朝著隱缺一族的領地洶湧而來。

並且,在隱缺一族的領地上,一朵特殊的花朵悄然出現並綻放著,奇異的香味隨著微風向遠方蕩漾而開。

然這足以對低階妖修妖獸造成致命誘惑的異香,對於在地上懶洋洋曬著太陽的獨角大蟲而言,根本沒有半點吸引力,甚至一條獨角大蟲趴在異花近前,也對異花視若無睹。

而這獨角大蟲則是力倀等妖王口中的隱缺一族,南荒山脈中最特殊的存在,此刻的它們,還不知道一場可能被滅族的危機正在臨近。

這不知何時被力倀置於隱缺一族領地的幻靈花,其異香在微風的吹拂下,終於擴散出隱缺一族的領地之外,即便淡了許多,但每一聞到異香的妖獸,皆是眼睛一紅,更加拚命地沖著異香的源頭而去。

隱缺一族的領地上,一處矮山間,忽然地上的泥土一陣晃動,緊接著,一個灰白色的獨角從泥土中探出,再之後,一條獨角大蟲慢悠悠地爬了出來,而在其背上,赫然還盤坐著一道人影。

」終於出來了!」

這盤坐在大蟲背上的身影正是離央,睜開的眼睛半眯著,在地下空間呆了不短的時間,陡然看到這明媚的陽光,眼睛自然有些不適。

而這獨角大蟲一出來,也懶得再動了,直接就趴在矮山處曬著太陽。

至於離央,待眼睛稍微適應了后,便直接從大蟲的背上下來,開始查探一番周圍的環境,取出孫良的身份令牌,確認了青庭山的方位后,繼續上路。

不得不說這隱缺一族的領地不小,對離央也是最安全地,不必那麼小心翼翼地,因為除了懶洋洋在各處地方曬著太陽的獨角大蟲,根本沒有其它妖獸的存在。

而離央沒有顧忌,其行進速度自然也是快了不知多少倍,花了大半天的時間而已,就走出了隱缺一族的領地,而離央在漸漸地沒有看到大蟲后,也開始小心謹慎了起來。

「怎麼回事,這些妖獸的狀態有些不對!」

當離央開始遇到其它妖獸時,發現它們皆紅著眼,朝著自己來的方向飛奔而去,甚至離央不小心露出了身形,那些妖獸也依然沒理他,這就令離央百思不得其解。

但,下一刻,離央就感到大地遠處傳來陣陣轟鳴,詫異中躍上一株大樹,朝著遠處看去,這一看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著密密麻麻宛若洪水奔涌而來的獸群,一股涼意襲遍了全身,沒有猶豫,回身就跑。

而就在離央跑后不久,伴隨著大地轟鳴之聲,各種嘶吼亂鳴此起彼伏,無數的妖獸紅著眼奔涌而過,沿途成片的古樹被橫推倒下,更有跑得慢的妖獸被踩成血泥。 林中,此刻的離央根本顧不得隱匿氣息身形,催動靈力,身形仿若一道人形閃電一般地往回飛奔。

這過程中,還不時回頭看向身後,洶湧的獸群沒有半分減少,甚至還越來越多,若浪濤般蠻橫推進,一路所過,林木盡皆摧毀,甚至還推平了數座小山。

正在奔逃的過程中,離央忽然感到天色一暗,隨意抬頭看去時,飛奔的身形差點就撞到前面的一株大樹。

女主她只想佛系 只見此時的上空,大量的飛禽出現,好似層層翻滾的黑雲,嘶鳴之音裂人耳膜,同樣朝著隱缺一族的領地飛過去。

「如此大規模的妖獸妖禽,並且還是像著同一個地方而去,難道前面有什麼吸引著它們?」

下有妖獸,上有妖禽,離央奔逃的速度更快了,同時心中也開始有了猜測,如此規模的妖獸妖禽瘋狂湧向一個地方,明顯是有什麼在吸引著它們。

「不對,它們去的方向難道是那些獨角大蟲的領地?」

驀地,飛奔中的離央想到了什麼,面色忽然一變,因為自己此刻飛奔的方向正是去獨角大蟲那的方向,而那些妖獸妖禽看起來也一直是朝著這相同方向而去。

「糟了!獨角大蟲它們有危險了!」

此刻確定了妖獸們是往獨角大蟲那而去,離央的面色一陣變幻不定,確認獸群去的方向,憑離央的速度可以向著完全不同的方向奔逃,然而離央一想到那些慢吞吞的溫和大蟲,以及自己在那得了的機緣,內心不由得掙扎了起來。

「去通知它們趕緊躲起來吧!」

最終,離央依然沒有朝著其它方向逃命,而是全身靈力運轉到極致,以更加快的速度,甚至還超過了上空妖禽的飛行速度,奔向獨角大蟲那裡。

很快的,以去時更快的速度飛奔而回,離央就遠遠看見了零零散散趴在地上休息的獨角大蟲。

「快躲進地下空間!」

離央勒住了自己的身形,也不管那些大蟲聽不聽得懂,沖著它們著急地大喊著,趴在地上的大蟲聽到聲音,紛紛將疑惑的目光看向離央,卻是沒有什麼動作的樣子。

「這些懶蟲!」

看著沒有什麼動作的大蟲,離央更加著急,心中罵了一聲,直接就過去推離自己最近的一條獨角大蟲。

但任離央用盡了力氣,即便運用了靈力,也根本推之不動,而這大蟲土黃色的眼珠子依舊是帶著疑惑看著離央,不知他要推自己幹嘛。

離央心中大急之時,原本推不動的大蟲竟是猛的一動,接著用尾巴把離央一卷,卷到了它自己背上,直接就爬了起來,而且那速度都令離央嘆為觀止。

「這些大蟲真的是懶啊!」

被驀然卷到大蟲背上的離央,愣了一下,但當感到頭頂忽然一暗,瞬間就明白了什麼,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平時看著這些蟲子慢吞吞的,此刻個個逃得賊溜,不禁感概了一句。

「咦!那朵花是……幻妖花!」

當身下的獨角大蟲背著離央經過一個地方時,離央忽然聞到一股異香,看去時,發現前面正有一株開著九瓣潔白花瓣的花朵隨風搖曳,隨即他識海中立即浮起這株花的名字及信息來。

「看來獸群應該是沖著這朵幻妖花而來……不好,此花應該是有人故意放在這的!」

隨著這株幻妖花的信息被離央了解,知道了這花的唯一作用,離央面色瞬間大變,再聯想到這驚人的獸群,立即就知道自己怕是捲入了什麼存在的謀划之中。

沒有猶豫,離央從大蟲背上立即跳了下來,沖了過去,將那朵幻妖花摘下,並重新跳上一條大蟲的背上,隨著它們重新鑽入地下。

「開始了!」

距離獨角大蟲領地外最近的一座峰頂上,四名妖王目光遙望著獸群已經衝進隱缺一族的領地,除了力倀嘴角噙著一縷莫名的意味外,重鳴三位妖王目光皆是帶著期待地關注著那邊。

地下,離央手中抓著那朵幻妖花,一臉憂心忡忡的樣子,不知不覺間已經重新回到了巨大的地下空間中,不得不說這些大蟲逃起命來真的是溜的很。

而此刻離央也第一次聽到它們發出聲音,此刻的地下空間中,幾乎快要被擠滿,所有的獨角大蟲都逃了進來,並且它們不斷地對沉睡著的黃金大蟲發出特殊的鳴叫,看樣子是要將黃金大蟲喚醒。

但任獨角大蟲們怎麼叫喚都沒用,這黃金大蟲根本就沒有要醒來的跡象,而親眼看著這一幕的離央,當下的心也是一沉。

幻妖花,獸潮,以及這喚不醒的黃金大蟲,以及聯想到之前被自己煉化的啟神蓮,令離央更加駑定自己的猜測,自己怕是意外卷進了誰的謀划之中。

「幻妖花,幻靈花,二者極為相似,但卻有一點致命的不同!」

離央目光看向手中的幻妖花,想起它的特性與作用,以及還有一種和它極為相似的幻靈花,面色就一陣陣的難看。

就在這時,離央忽然感到周圍一陣躁動,瞬間回神,發現在這地下空間的各個地道口,此刻已經有妖獸闖了進來,而不斷地有獨角大蟲衝過去,獨角射出一道道顏色不一的細小光柱,交織凝聚成五顏六色的光幕,攔住欲衝進來的妖獸。

「如今要解開這危機,就在這黃金大蟲身上了,不得已,只能試著喚醒它了!」

離央咬牙,知道如果獸群一衝進來,自己和獨角大蟲們就要完蛋,沒有猶豫,頂著黃金大蟲身上無意散發出的威壓,離央一步一步地艱難走到距離它最近的地方。

並盤膝坐下了下來,將幻妖花放在腿上,閉上雙眸,手上艱難地打出一個印訣,化作一個金燦燦的符文印入黃金大蟲的頭上,接著,一指點在自己的眉心之間,靈識化作一條金色絲線。

隨著金色的靈識絲線出現,原本印入黃金大蟲頭上的金燦燦符文驟然崩潰,化為金色迷霧旋轉間,一個極小的漩渦出現后,離央的靈識金線瞬間沒入其中。

而獨角大蟲們似乎也看出了離央的意圖,團團將離央以及幼蟲互在中間。

一個朦朧的空間中,離央的靈識金線一出現,瞬即分化作點點金光擴散而出,最終,重新凝聚在一個七彩的光幕前面,而光幕之內,一條縮小了無數倍的黃金小蟲正蜷縮成一團沉睡著。 「看來黃金大蟲的沉睡跟這七彩光幕有關!」

離央的靈識看著籠罩著小號黃金大蟲的七彩光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黃金大蟲沉睡的原因就是這七彩光幕。

「這七彩光幕的氣息和啟神蓮同出一脈,看來極有可能是這黃金大蟲欲煉化啟神蓮,但卻失敗了,而且靈識反被困住!」

離央成功將啟神蓮煉化,自然感應出了這七彩光幕的氣息源於啟神蓮,所以猜到了這黃金大蟲應該是不得煉化啟神蓮之法,卻強行煉化,反受其害。

「先試試能不能直接將黃金大蟲的靈識喚醒,若是無用,便只能煉化掉這層七彩光幕!」

離央思量了片刻,便有了決斷,開始用自己的靈識嘗試喚醒黃金大蟲。

但,令離央失望的是,這個方法行不通。

「形勢不容樂觀,也不知外面的大蟲們能擋到什麼時候,只能強行煉化七彩光幕了!」

縱然離央靈識離體而出,依然分出一小部分關注著外面的情形,依舊不容樂觀,所以打算強行煉化這七彩光幕。

離央這次直接將八成的靈識注入黃金大蟲的識海中,並猛地化作光焰的形態,將整個七彩光幕覆蓋開始煉化,而這過程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完成的。

……

外界,峰頂之上。

「這獸群此刻已經沖入玄始的地下老巢了!」

一隻足有二十丈大小的白色禽鳥降落在峰頂,瞬間化作一襲白色羽衣的白羽,對著在峰頂等著的幾人開口說道。

「很好!再等些時間,如果玄始還沒動靜,就證明她真的出了問題,到時我們就立即出手!」

力倀點了點頭,目光卻是依舊緊看向獸群那邊的方向。

「那如果她沒出問題呢?你的布置沒紕漏吧?」

妖稚美眸看向緊盯著獸群那邊的力倀,有些凝重地開口問道,畢竟玄始一直以來就跟一座山似的壓在他們上面,由不得妖稚他們不慎重。

「放心!幻靈花已經放進去了,想必此時應該在爭奪中毀掉了,這會更加刺激低階妖獸的凶性!」

力倀目光一閃,胸有成竹地開口道,但心中又是另一種想法:

「幻妖花的確被自己放進去了,也的確會刺激的低階妖獸瘋狂,但它最終也將是我的收穫,連你們也是!」

就在力倀心懷鬼胎,期待著幻妖花的真正成熟時,地下巨大空間中,妖獸群已然突破地道口獨角大蟲的抵擋,直接沖入了巨大地下空間之中,而獨角大蟲也開始出現了傷亡。

不過獨角大蟲的實力不怎麼樣,但防禦力卻也不一般,所有的獨角大蟲在妖獸群衝進來后,立即以圍著離央為中心,頭上的獨角紛紛射出光柱,連結成一個巨大的防護光罩,一時間,衝進來的妖獸群根本破不開。

黃金大蟲的識海中,離央靈識所化光焰覆蓋在七彩光幕上,正在全力煉化它,但這七彩光幕也甚是難煉,比之煉化啟神蓮時還要難上幾十倍。

而通過煉化這七彩光幕,此刻的離央也隱隱明白了,自己當時為什麼煉化啟神蓮會如此順利。

巨大地下空間中,雖然獨角大蟲們凝聚的防禦光罩不俗,但湧入進來的妖獸卻是更多,因為它們清晰地感應到靈魂深處渴望的東西就在這光罩裡邊,紛紛紅著眼瘋狂地進攻著光罩。

在無數妖獸瘋狂釋放著天賦神通,或是直接用身體拚命衝撞下,獨角大蟲們撐起的光罩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很快的,防禦光罩便開始出現了細微的裂縫,而隨著這些細微裂縫的出現,外面進攻的妖獸更加癲狂,因為透過裂縫,幻妖花流露出的氣息更多,進一步地刺激到了它們。

在這癲狂的進攻中,不到盞茶功夫,獨角大蟲撐起的防禦光罩終於到了極限,一道接一道巨大的裂縫瞬間出現,任憑獨角大蟲們怎麼挽救,眼看防禦光罩就要徹底崩潰。

但,就在這時,依然還處於沉睡狀態中的黃金大蟲,周身有金色的光芒流轉出現,同時她頭上的那根獨角,有圈圈金色的光暈蕩漾開來。

於千鈞一髮之際,金色光暈融入快要崩潰的防禦光罩,只見處於崩潰邊緣的防禦光罩瞬間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金色光芒,整個防禦光罩隨即恢復如初,甚至在眾妖獸的進攻下,不起任何波瀾。

而這一切的變化,源於在離央的煉化下,七彩光幕被其煉化近乎六成時,被困在七彩光幕之中小號的黃金大蟲蘇醒了過來,許是察覺到了外界的危機,雖無法完全脫困,但卻是在離央的配合下,令她能短暫出手化解外面的危機……

「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依然沒有動靜,看來玄始的確是出問題了,可以出手了!」

峰頂之上,等待著的力倀四位妖王,眼看時間已過去了不短,而一向護短的玄始依然沒有什麼動作,終於忍不住了。

而這其中屬力倀更為激動,但表面上卻是不漏絲毫異色,對著妖稚等招呼了一聲,妖風一起,率先御空飛了下去。

另外三個妖王也不含糊,眼中露出喜色,除白羽化出本體外,餘下皆妖風一起,御空跟上力倀。

當先飛在前面的力倀,靈識散開,有意無意地朝著一個地方飛過去,但當他接近並靈識掃過時,御空的身形不禁一頓,很快就被後面的白羽妖王追上。

「力倀兄,怎麼了?」

「沒什麼,直接到玄始的老巢吧!」

力倀沒有什麼表示,對著後面趕來的妖王說了聲后,又繼續御空飛向前面。

「這力倀此次忽然就找上了我們,你們說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而且他的一些行為總覺得有些古怪!」

盤旋在空中的白羽看著力倀的背影,悄然對著重鳴與妖稚傳音道。

「依小妹看,這力倀肯定有著其它目的!」

「怕什麼,不管力倀有什麼目的,雖然他單個比我們強,但我們聯手之下,他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只是簡單地交流了番,三位妖王便心思各異地跟了上去,前面眼見力倀降臨在地上,並鑽入了一個地洞,三妖王同樣落地,也鑽入洞中。

很快的,憑著他們散出的妖王氣息,將攔在前邊的低階妖獸驚走,以最快的時間進入了巨大的地下空間。

「不好!竟有一人族修士在喚醒玄始,而且還快成功了!」

一進入地下空間,力倀靈識席捲而出,瞬間就將裡面的情況掌握,同時也看到了盤坐在黃金大蟲前的離央,以及原本沉睡著的黃金大蟲竟然有了要蘇醒的徵兆,這如何不令他面色大變。

隨後進來的妖王聞言紛紛大驚,靈識同樣席捲而出,剎那間面色都是一變。

「力倀,這是怎麼回事,那幻靈花怎麼在那人族修士那,你不是說安置好了?而且他還快要將玄始喚醒!」

待了解情況,重鳴陰沉著臉,將目光看向同樣面色難看的力倀身上,但力倀自己也沒想到幻妖花竟然會被帶進這裡,更重要的是沒沾染到妖獸血。

「我也不清楚,但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若是等他將玄始喚醒,麻煩就大了,還不立即出手更待何時!」 此刻的力倀哪還有心情顧及其他,猛地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化作一陣狂風,將擋在前邊的低階妖獸掃蕩開來。

緊接著,仰頭髮出了一聲虎嘯,魁梧的身軀驟然黃芒大盛,竟是直接化出了本體,一頭三十餘丈長的妖虎,張口就噴出了一團黃色能量光團,砸在光罩上時,又瞬間爆裂開來,使得防禦光罩的光芒一陣狂閃。

「出手吧!我們已沒有了退路!玄始一旦蘇醒,以她的性格,絕不會放過我們的!」

眼看力倀已經出手了,重鳴三個妖王的面色可謂是難看到極點,根本沒想到關鍵時刻竟然冒出了一個人族修士,但如今箭在鉉上,他們不想出手也要出手了。

白羽沉聲開口時,同樣化出本體,二十多丈長的白色妖禽稍一出現,巨大的地下空間中猛然颳起陣陣青色的妖風,隨著白色凶禽振翅,青色妖風瞬間化為九道巨大的光刃,交錯斬在防禦光罩上。

與此同時,重鳴口中也發出一聲沉悶的嘶吼,紫色光華流轉間,一頭身長約莫六丈左右,形似犀牛,但頭上卻只長著一根獨角的妖獸出現在地下空間中。

雖然重鳴的本體比不上力倀與白羽兩個妖王的本體那麼驚人,但周身跌宕出來的氣勢卻是不輸於他們。

重鳴頭上的獨角猛然迸射出一道道紫色雷霆,瞬即在虛空凝聚出一柄長達十丈的驚人雷刃,只是在原地一晃,下一刻便出現在光罩的上空,狠狠一斬而下。

至於妖稚,她並沒有化出本體,而是揮手間,一個紅色的燈籠出現,同時她手上光華一閃間,一柄紅色的扇子被她持在手中。

只見她手持扇子,輕輕地對身前的紅色燈籠一扇,紅色的燈籠猛然一顫下,竟是綻放了開來,化作一朵火蓮。

且隨著妖稚的再次一扇,綻放而開的火蓮上,一點火苗濺出,眨眼的功夫,火苗迎風一漲,化作一隻火焰凰鳥,口中發出唳鳴,俯衝向防禦光罩。

僅是這一輪攻擊,原本眾妖獸憾之不動的防禦光罩,上面的光芒急速閃動,更是不少地方都發生了扭曲,但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見此,力倀他們並沒有意外,而是再次出手猛攻防禦光罩,玄始眼看蘇醒在即,由不得他們猶豫,一出手皆是全力。

如此幾輪猛攻下來,防禦光罩終於快要支撐不住,一道道裂縫開始蔓延開來。

但,力倀幾人還來不及露出喜色,黃金大蟲的獨角上再次有金色光暈蕩漾而出,融入防禦光罩上,使其瞬間恢復如初。

「該死的!這次我等一齊出手,務必一擊之內將這光罩打破!」

眼看這防禦光罩竟然還會恢復,而且看上去還是那尚未完全蘇醒的玄始在出手干預,力倀此刻心情當真是糟糕到極點,直接對著另外三個妖王吩咐道。

雖然重鳴等對力倀的態度不滿,但也知道此刻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紛紛開始蓄力準備出手。

「就差一點了!」

黃金大蟲玄始的識海中,此刻的離央靈識所化光焰,更加拚命地煉化著僅剩薄薄一層的七彩光幕,外界的情況離央知道的一清二楚,也明白這次防禦光罩若是再破開,困在七彩光幕里的黃金大蟲再也無法出手恢復了。

而與離央的焦灼相比,縱然此刻危在旦夕,但已經蘇醒的小號黃金大蟲,金色的眸子中依然冷靜異常,只是偶爾閃過的寒芒,證明她此刻隱藏著的憤怒。

外面,四位妖王已經蓄力完成,四道各異卻威能強絕的神通術法,散發著駭人的能量波動,齊齊轟在防禦光罩上。

伴隨著陣陣巨大的轟鳴聲,各色能量光芒的爆發,無形的氣浪向著四周橫推開來,不少逃得慢的低階妖獸,在這驚人氣浪下,直接被爆成朵朵血花。

反觀四位妖王在這氣浪下,連身形都不曾一動,只是目光緊緊地注視著能量激蕩的中心。

咔……咔……

終於,在這四位妖王的聯手攻擊下,防禦光罩徹底撐不住了,碎裂之聲不斷響起時,無數的裂縫浮現,接著,在力倀等妖王的目中,防禦光罩轟然崩潰。

眼看防禦光罩崩潰,大量的獨角大蟲被餘波衝擊而開,徹底露出了離央的身形,力倀眸中厲芒閃現,巨大的身形一晃之下,便來到離央近前。

磨盤大的虎爪繚繞著黃色光華,就連虛空都為之一顫,直接對著離央拍擊而去,尚未落下,盤坐在地上的離央身上的獸皮衣剎那炸開,緊閉著雙眼的面孔一陣扭曲。

這一爪若是拍實了,離央必定直接化作一團血泥。

然而,就在這驚人虎爪即將拍中離央之際,盤坐在地上的離央身形一個模糊,竟是忽然憑空消失,致使虎爪落空,拍在了地上,瞬間一個深坑出現。

與此同時,一直沉睡著的黃金大蟲玄始眼眸開始顫動,連帶著她身上的浩瀚威能亦開始復甦。

「不好!玄始要蘇醒了!」

察覺到不對,妖稚率先化作一道流光鑽入一個地道,竟是毫不猶豫地就跑。

而力倀此刻再怎麼不甘心,也立即迅速變幻身形,和重鳴他們一起緊急逃命,蘇醒了的玄始,即便是他們四妖王聯手,也根本奈何不了她,更何況如今的玄始似乎更加強悍了。

至於消失的離央,在力倀他們逃亡時,身形出現在了水池邊上,此刻的他靈識已經回歸自己的識海,但面色卻是煞白之極,一臉的后怕:

「就差那麼一點,就真的要死在虎爪之下!」

緊急時刻,在虎爪即將拍下的一瞬,離央終於將七彩光幕徹底煉化,而黃金大蟲則立即使用神通將離央挪移走,令其逃過了一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