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著他進去的背影,葉雄腦海之中,一直都有個念頭想不通,曾素素是家主曾昊的女兒,為什麼不見曾昊來看她,反而他這個二叔,這麼緊張?


這到底是什麼道理?

難道曾素素不是曾昊的女兒,而是曾戰的女兒?

這個念頭剛想起,葉雄就知道自己絕對是想歪了。

曾素素的娘是曾昊的妻子,如果他是曾戰的女兒,這關係得多混亂?

那豈不是小叔跟嫂子……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曾戰去見了曾素素一面之後,然後就跟著聖使匆匆離開了。

葉雄感覺到壓力非常大,曾戰就像一根定海神針一樣,他不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對曾素素不利。

傍晚的時候,葉雄正在木屋裡面修鍊,一名侍女走過來,說曾素素醒了,想見他。

葉雄去到木屋的時候,除了曾素素之外,還有一名外貌看起來四十歲左右,長得非常性感的美婦人在那裡。

美婦人化著淡淡地妝,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裹胸若隱若現,好不性感。

在修真界以來,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女修士打扮得這麼性感果露,比起金碧玉的穿衣,尺度還大得多。

「聶風,這是我娘。」曾素素介紹道。

「屬下見過夫人。」葉雄上前兩步,不敢直視她,省得她以為自己打量她。

「你就是聶風?」美少婦一雙睫毛長長的大眼睛望著她,眉角又細又長,有點妖異的味道。

「屬下正是。」葉雄點了點頭。

「素素以後就多得你照顧了,希望你別辜負我的一番期望。」

「夫人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大小姐的。」葉雄鏗鏘道。

「只要你好好照曾素素,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夫人。」

「素素,我也應回去了,娘有空的時候再來看你。」

「娘,你慢走。」

曾素素站了起來,將美少婦送了出去。

等美少婦離開之後,曾素素這才將目光望到葉雄身上,說道:「聶風,我二叔是不是離開了?」

「大小姐了,曾前輩暫時要離開一陣子,他叮囑過我,讓我好好照看你。」葉雄回道。

「二叔這人平常非常固執,誰也不信,現在他居然相信你,讓你照顧我,還真是讓我意外。」

「屬下向他保證過,一定要照顧好大小姐完全的。」

「明天就是初一,每個月初一十五,我都會去法蘭寺聽佛,你好好準備一下,明天送我去。」曾素素吩咐。

「請問大小姐什麼時候去,要去多久?」

「明日七點半,在家出發,八點鐘佛課準備開始。」

「大小姐,我會去準備好的。」

「法蘭寺禁止御空飛行,在山下上去,大概需要二十分鐘,你自己算算時間。」

「是,大小姐。」

離開木屋之後,葉雄馬上就出去找了張地圖,在地圖上研究了一下法蘭寺的地點。

法蘭寺也在大通城,距離曾家也就一百公里左右的距離,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幾分鐘時間就到了。

找到法蘭寺的地點之後,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很快就到了法蘭寺附近。

接下來,他在附近閑逛了一下,踩了一點。

雖然曾素素說,一般不會有什麼人想害她,但是未雨綢繆終歸是好的。

在周圍踩點幾圈之後,葉雄這才回到曾府,進入竹樹之中。

正在這時候,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片吵鬧之聲。

他走過去,發現照顧曾素素的侍女,被曾宏圖一巴掌拍在臉上,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一個賤下人,也敢攔我的去路,不想活了嗎?」

曾宏圖氣憤之下,走過去,狠狠幾腳,踩在那侍女背上,直踩得那侍女哭娘叫娘,淚流滿面。

「曾宏圖,你給我住手。」曾素素從裡面出來,看到這一幕,當場大怒。 看到曾素素出現,曾宏圖不但沒有住手,反而又狠狠地踩了一腳,差點把那侍女一腳踩死。頂點更新最快

那侍女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差點沒暈死過去。

「曾宏圖,你太過份了。」曾素素氣得臉漲得通紅,走過去將那侍女扶起來。

「拖油瓶,我要是你,早就自己一頭撞死算了,你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你拖累了多少人你知道嗎,如果不是你,二叔會幾十年修為止步不前?如果不是你佔用了所有的資源,我現在早就突破到元嬰期了,都是因為你這個害人精。」各種各樣惡毒的話,從曾宏圖的嘴裡罵出來。

曾素素氣得渾身顫抖,指著他罵道:「二叔這才剛走,你就這樣,你就不怕他回來,找你算賬嗎?」

「我怕什麼,我只是實話實說,他又能拿我怎麼樣?」曾宏圖冷哼一聲。

曾素素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眼淚在眶里打轉,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辦。

正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大小姐,我回來了。」

葉雄走到曾素素身邊,擋在曾宏圖面前。

「大少爺,大小姐身體不好,曾前輩讓她盡量別跟不相關的人會面,請回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又是你這個臭小子,你是什麼東西,敢管老子的事情,活得不耐煩了?」

曾宏圖上前兩步,指著葉雄的胸口叫囂著。

葉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笑道:「大少爺,文明人,別動手。」

「我就動你怎麼了,你咬我?」

「我告訴你,只要我開開口,別說你在曾家呆不下去,就連整個大通城,你都呆不下去。」

「小子,想活久一點,最好少管閑事。」曾宏圖繼續戳著葉雄的胸口。

葉雄看看自己胸前的手指,突然笑了。

有多久沒有人膽敢這樣跟自己說話了,還指著自己的胸口叫囂。

下一刻,他飛起一腳,直接就踹在曾宏圖的肚子上。

曾宏圖的身體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直接被踢飛出去,跌出十幾米,人仰馬翻。

曾宏圖驚呆了,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不但是曾宏圖,就連他身邊的兩名隨從,還有曾素素跟那個侍女都驚呆了,誰也沒有想到,一直都溫文爾雅的葉雄突然出手,把曾宏圖給打了,還是一腳踹飛。

曾素素看著面前的青年男子,突然在他身上看到了二叔的影子。

除了二叔,找不到第二個膽敢揍曾宏圖的人了。

「反了,真是反了,我殺了你。」曾宏圖爬起來,正要朝葉雄攻來,剛走到一半,突然遇到葉雄那刀鋒一般的清冷目光,不敢再過來,朝兩名手下喝道:「你們兩個,把他給我宰了。」

「大少爺,老爺不讓在府內動武,不然的話……」

「給我廢了他,出了事情,我負責。」曾宏圖大吼。

兩名隨從得到命令,正想上去動手,葉雄突然伸出手:「且慢。」

「王八蛋,現在知道怕了,如果怕死的話,跪在我的面前,給我叩十個響頭,叫十聲爺爺,我會考慮饒你一條狗命。」曾宏圖指著葉雄,氣急敗壞地說道。

「你先看點東西再說。」

葉雄冷笑一聲,突然在面前劃了個水鏡,上面播放的正是剛才曾宏圖怒踹那侍女,還有指著曾素素叫囂的情景,被葉雄一絲不漏地錄了下來。

「如果我將這影像交給你二叔,你猜測他會不會馬上回來找你算賬?」葉雄笑道。

曾宏圖本來氣急敗壞的,彷彿要殺人一樣,現在瞬間就慫了。

「你少唬我,二叔已經離開,不可能回來。」曾宏圖色厲內荏地喝道。

「就算他不回來,一會咱們大戰,引來你父親的話,我把這東西給他,你猜測他會幫誰?」葉雄繼續笑道。

曾宏圖的臉色非常難看,死死地盯著葉雄,半晌才說道:「臭小子,你等著,這事情沒完。」

「大少爺,你就想這麼走了?」

曾宏圖轉身:「你還想怎麼樣?」

「你還沒向大小姐跟這樣姑娘道歉呢!」

「想我道歉,做你的春秋大夢。」

「既然你不道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葉雄身體瞬間在原地消失了,下一刻只聽聞兩聲慘叫聲傳來,他身邊兩名一直虎視眈眈想要出手的隨從嘴裡同時發出一聲慘叫,被擊飛出去。

兩人都驚呆了,他們連葉雄是怎麼出手都不知道。

下一刻,葉雄已經落到曾宏圖面前,冷冷地看著他,目光殺氣四盛。

「曾戰給了我權力,誰敢對大小姐不利,殺無赦,你覺得我有沒有膽子殺你?」

「你敢……」

葉雄一手抓住他的脖子,緊緊地卡住。

曾宏圖只是金丹巔峰修為,在比他高一階,而且實戰力逆天的葉雄面前,他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道不道歉?」葉雄冷聲問。

「我就……不信,你敢殺我。」曾宏圖滿臉漲得通紅,依然一副很有骨氣的樣子。

葉雄繼續用力,曾宏圖頓時感覺要窒息一樣。

「給你三秒鐘的時候,道不道歉,不道歉,死。」葉雄殺氣騰騰。

曾宏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狠的人,生死關頭,終於扛不住了,連連點頭。

葉雄鬆開一些,他連忙說道:「對不起……」

葉雄用力一甩,直接將他甩飛出去,落到十幾米遠。

「給我滾得遠遠的,再敢靠近聽竹軒一步,別怪我不客氣。」葉雄喝道。

曾宏圖拚命地咳嗽著,半晌才拋下一個仇恨的目光離開了。

葉雄這才走到曾素素麵前,問:「大小姐,你沒事吧?」

曾素素搖了搖頭:「我沒事,你剛才的樣子好嚇人!」

「裝出來的,其實我很溫柔。」葉雄打了個哈哈。

「你這樣對曾宏圖,不怕他報服你們?」曾素素擔心地問。

「他那人,就是欺軟怕硬的人,你別擔心,不會有事情的,我百分之一百肯定,他不敢告訴老爺的,老爺不出手,這府弟里,我還真沒怕過誰。」葉雄說道。

「有聶公子在,咱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那侍女笑道。

「聶風,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侍女,婉兒。」

「婉兒姑娘,你好。」

「聶公子客氣了,婉兒只不過是個下人……」

「下人也是人,大小姐都為你出頭,如果我這個大男人都不出頭,那豈不是成縮頭烏龜了。」葉雄笑道。

「聶公子真是個好人。」婉兒雙頰緋紅,偷偷看了他一眼。

「婉兒姑娘,你先下去,我有些事情想跟大小姐聊聊。」葉雄吩咐。

「大小姐,聶公子,我先告退了。」婉兒輕輕施了個禮,這才轉身離開。

葉雄目光落到曾素素的身上,忍不住問:「大小姐,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問你,曾宏圖是你親哥哥嗎?」 曾素素搖了搖頭:「他不是我親哥哥,我跟娘是改嫁過來的,她是上任夫人的兒子。」

「二小姐?」

「二小姐是我娘跟老爺親生的。」曾素素地說道。

她這麼一解釋,葉雄頓時就明白了,這樣兩人之間的關係,看起來也合理了。

「那曾戰前輩,他跟你之間……我的意思是,他為什麼會對你這麼好?」葉雄奇怪地問。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緣份吧,二叔說第一眼見到我,就覺得跟我很投緣,然後咱們之間,就越來越熟悉了。」曾素素笑道。

「原來如此。」葉雄點了點頭,總算明白了。

「大小姐,你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去法蘭寺聽佛法呢!」

「聶公子,那我先回去了,晚安。」曾素素轉身走了進去。

……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就來到木屋面前等候。

片刻之後,曾素素出來了,身上穿著一身素裝,看來這身衣服是專門穿去聽佛的。

「聶公子,可以走了。」曾素素說道。

「咱們出發吧!」

葉雄掌心一吐,一團元氣將曾素素的身體裹住,然後帶著她化成一道流光,朝法蘭寺飛去。

五分鐘之後,兩人就到了法蘭寺,從天而落,落到山腳下。

曾素素說過,法蘭寺不得御空飛行,只能徒步上去。

「大小姐,要不要我用法術助你?」葉雄問。

「不用了,如果連這點苦都受不了,還怎麼聽佛。」曾素素搖了搖頭,徒步上山。

葉雄跟在她在後面,沒多久,兩人就到了法蘭寺門口。

「聶公子……」

「大小姐,你還是叫我聶風吧,公子這稱呼,我聽不太習慣。」

「那好,我以後就叫你聶風好了。你在這裡等我吧,佛課一般是一個小時一節,聽完我會出來。」曾素素道。

「大小姐,我能不能進去聽聽?」

「當然可以,就是這佛課聽起來很無聊,我怕你聽了不太習慣。」

「佛法我也懂得一二,沒事。」葉雄笑道。

「原來你也懂佛法?」

「懂說不上,就是略知一二。」

「行,那咱們進去吧!」

兩人走進法蘭寺,面前是一個十分巨大的道場,道場之上,此時已經坐滿了人,足足有幾千修士。

葉雄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盛大的佛會,有這麼多虔誠的佛教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