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著他們離開,李沉風無奈的嘆口氣。


真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他有一種預感,秦未央想隱瞞的事情,應該快要瞞不住了。

但是,他們又不能永遠離開倫敦,畢竟,這裡是他們的根基所在。

話說,秦未央出了門,路彥昭就一直黑著臉。

秦未央心裡有些忐忑,他這個反應,到底是聽到了剛才的對話,還是什麼都沒有聽到,她心裡有點拿捏不準。

兩個人快到房間的時候,秦未央終於忍不住了。

她看向路彥昭:"阿昭,你……剛才不是說,找我有事嗎?什麼事?現在可以說了嗎?"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他想了想,開口問:"未央,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聽到路彥昭這樣問,秦未央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她想到剛才她跟李沉風的那些對話,難不成,他真的聽到了什麼,所以才這麼問的!

秦未央的臉色難看到極點,她結結巴巴的開口:"你……你怎麼這麼問?"

路彥昭也沒有在意秦未央的反常,他想著,她也應該是覺得,她做錯了。

他說:"你晚飯的時候,給我的飯里加了什麼?"

聽到路彥昭這樣問,秦未央怔住了,她這才反應過來,路彥昭問的,居然是這個問題。

她鬆了口氣:"我看你這幾天睡眠不好,你不是老說你做噩夢嗎,我就給你放了點安眠藥,想要你好好睡一覺!"

路彥昭皺眉:"讓我好好睡覺,你可以告訴我,我直接吃兩片安眠藥就好了,你幹嘛給我放在喝的裡面,再說了,如果單純是讓我睡覺的話,你在我門口安排兩個人守著,這是做什麼?"

秦未央頓時為難的看著他,半天才編造出一句:"因為墨言鬧事,對!他剛剛鬧事,可嚇死我了,最後被沉風處決了!"

路彥昭皺眉:"你的意思是……他死了?"

秦未央慢慢的點點頭:"嗯,死了!"

路彥昭的神色有些複雜,他最終跟秦未央說:"你還是勸勸沉風吧,我們還是回米國,這邊的事情,別再管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何必呢,好好活著不行嗎?"

秦未央苦澀的笑了笑,要是路彥昭知道,他以前就是暗夜組織的暗主,不知道他會怎麼看待他今天說的這些話。

只不過,對於路彥琛的話,她向來是順著的。

她看著路彥昭點點頭:"你放心吧,該說的,我都會跟沉風說的,你也別擔心了!"

路彥昭點了點頭:"嗯,我來找你,就是問這件事,現在問完了,我也踏實了,我回去繼續睡了,你也早點睡!"

路彥昭說完,就進了房。

秦未央看著他的房門,沉默了幾秒,轉身走進對面,自己的房間。

她之所以給路彥昭的喝的裡面加安眠藥,主要是因為,在下午的時候,沉風才告訴她,他邀請了葉一朵和雲夢恬。

秦未央怎麼可能讓這兩個人,見到路彥昭。

所以,她只能偷偷地給路彥昭加了點安眠藥,看到他睡著了,還安排人守在他的房門口。

她這麼做,真的是逼不得已的,只希望路彥昭別再發現別的端倪,更別想起以前的事情來。

對於古堡里發生的這一切,路彥琛基本上是一無所知。

他抱著葉一朵上了車,雲夢恬坐在副駕駛上,他開車。

其他的手下,從古堡出來,就回暗夜總部了。

一上車,雲夢恬就悶悶不樂的問:"表哥,你幹嘛不讓我問問,那個秦未央,她是不是認識小表哥啊!"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語氣有些不好:"你是蠢嗎?她肯定是認識的,不然,他們怎麼可能一起出現在監控中說說笑笑,可是,就算是認識,你認為人家會告訴你嗎?"

雲夢恬不解:"這麼一件事情,她為什麼不能告訴我,如果她告訴我小表哥的下落,我肯定會好好感謝她的!"

路彥琛皺眉:"雲夢恬,你動動腦子,今天晚上是華人party,為什麼你沒有見到路彥昭,如果秦未央跟路彥昭認識,為什麼沒有邀請他出席,你想過這些原因嗎?還有最重要的是,你認為,秦未央會缺你的感謝嗎?我現在就給你說句實話,你問她,根本問不出結果,所以,我才沒有讓你開口,打草驚蛇,你懂嗎?"

雲夢恬瞪大眼睛:"你說她不會跟我說實話的,為什麼啊?"

路彥琛沒好氣的搖搖頭:"猜測,直覺,判斷,只要你的邏輯思維嚴密一點,你就會知道,她肯定不會說實話的,所以,我們也沒有必要白費功夫!"

"那你說怎麼辦啊?明明知道她就是那個重要的線索,難道我們就不繼續追查了嗎?"雲夢恬狠狠的皺著眉頭,又生氣又著急。 鳳凰山腳下,一頭魚怪突然出現,瞬間引起了凰氏一族高手的注意,大家並不知道這頭水怪的事情,鳳凰山下那座龍巢也是一個密地,知道的人有限。

這頭水怪突然出現,差點被一群修士高手斬殺。

好在,它智慧很高,直接在虛空中用真氣寫字,表達自己的意思,告訴有人入侵龍巢,要稟告林楠,這才終於讓一群人反應過來。

隨即,消息傳遞到林楠手中。

不過終究了晚了不少,當林楠這邊才剛剛動身返回之際,陡然間一聲龍吟聲嘹亮而出,震動天地,傳出上千里之遙。

這一刻,萬獸紛紛帶著驚恐之意看向鳳凰山方向,很多更是直接匍匐在地。

不管是普通妖獸,亦或者是普通家禽等等。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龍,是萬獸之王!

龍威爆發,不容小覷。

哪怕是相隔數百里,林楠聽到了。

「小龍醒了!」林楠聽的真切,這聲音是小龍的聲音。

此前在長白山出世,便直接跟隨林楠趕往西南異境,最終被周老招待,準備了大量的食物,甚至林楠還給了很多靈丹元晶石等等,也全部被這小傢伙吞下。

結果,小傢伙直接陷入沉睡之中,疑似在消化吸收,林楠也不能一直都帶在身邊,索性就放在家中。

一晃幾個月都過去了,小傢伙這終於醒了。

不過這聲音中,小傢伙帶著極大的怒意。

「它出事了!」

這一刻,林楠心中著急,先是真龍巢穴被人找到,疑似很強大,竟然能破真龍巢穴,眼下小龍有傳來這種龍吟之聲,林楠能感覺的到,小傢伙很生氣。

剎那間,林楠身形飈射而出,直奔而去。

與此同時,隨著這一道傳遞千里的龍吟聲響起,這一刻諸多秘境小世界的高手們紛紛也朝雙石村位置看了過去,一個個臉上儘是駭然。

「這是龍吟?」一名年輕宗師境高手看向自家長輩,滿是難以置信。

神龍傳說,不僅僅在此刻的地球,在上古事情,盛名更是響亮,有著很多具體的傳說,但真正見過的,完全沒有!

但這種聲音,很多人都知道。

「是,這絕對不是假的,是真正的神龍吟!」一些老者臉上帶著難以置信之色。

這世界,竟然還有神龍存在?哪怕是在上古時期,也不見蹤影的超然存在。

被尊為天地神獸!

「祖星還有神龍存在?」

很多人不相信,但眼下這聲音不容有假,而且是一道道的傳來,極為嘹亮,想不讓人注意都不行。

「是從那裡傳來的。」所有人這一刻升空,齊齊看向雙石村方向看去。

普通高手,也就是震驚,覺得不可思議,但卻一些曾經的天地霸主們卻知道的更多,也想到的更多,第一時間將消息傳遞迴去。

「快,稟告回去,疑似發現神龍存在,而是還是幼崽的那種!」

很快,古皇朝,九黎族,玄天宗,皇甫一族,以及其他幾個極其低調的秘境小世界內的掌控者得到消息。

「天助我秦氏一族,古皇朝即將重新蒞臨這片祖星,竟然有神龍幼崽出現,這是盛世吉兆!」古皇朝大殿內,中年皇者帶著喜色。

「去,探查清楚,若無成年神龍存在,不惜一切代價收服幼崽神龍!」

頓時,一群尊者境高手領命,快速從秘境小世界內走出。

這一幕,同樣發生在其他各地。

神龍幼崽,並非太強,而且不見得有成年神龍守護,這是機會,是天大的機緣造化,一旦掌握了這頭神龍幼崽,這片天地都將被踩在腳下。

神龍,也代表著氣運,天地的寵兒,它跟著誰,誰就可能得到天地的氣運。

遠古以及上古時期,一旦出現幼小神龍,必然被各大霸主爭奪。

當然,不敢用強,而是儘可能的去交往,建立特殊關係,藉機能夠得到一些這種特殊氣運,這對修士高手而言,同樣極其重要。

尤其是古皇朝這種,自持正統,更是需要神龍的認可。

其他九黎族,玄天宗,皇甫氏族等,但凡有著爭霸之心,都需要這頭幼小神龍。

故而,一隊隊高手出發,這次不是為了找林楠報復,而是直奔這頭幼小神龍而來。

鳳凰山下真龍巢穴內,一頭金色小空渾身散發著金茫,滿是憤怒的看向這群人,渾身帶著不輕的傷勢,皆是這些帶著貪婪之意的高手所為。

一頭真切的神龍幼崽,哪怕只是稍微的和想象中的有些異樣,但絕對是神龍無疑。

龍頭,頭身,龍尾,龍爪!

「封鎖通道,絕對不能讓它逃了!」為首的老者這個時候感覺激動的要瘋了。

原本只是想破開真龍巢穴,進入到內部,得到一些天材地寶而已,內心也奢望著能夠得到神龍的一些精血,哪怕是龍鱗,乾枯的龍蛋等等都可以。

一群人以秘法破開真龍巢穴后,龐大的龍氣瞬間爆發,讓老者等人大喜過望,連忙準備吸收這股純正龍氣,這對他們有大用。

然而就在這時,陡然間一道金黃色身影闖了進來,一頭扎了進去。

當看到這道身影后,便是老頭的這種激動了。

唯一的念頭,就是抓住這頭看起來不過尊者境初期氣息的神龍幼崽。

「所有人拼盡一切,也不能讓它逃了,得到它,我等體內真龍之血將更多,實力必將更強!」其他人一個個都在怒吼,七八位尊者境高手,宗師境的也有七八人,齊齊動手,小傢伙哪裡是對手。

此刻早已被擊傷,金黃色的身軀溢血。

「吼!」小龍怒吼,不斷的嘗試著闖出去。

先前,它在沉睡之中,原本沒有那麼快醒來,但在真龍之氣爆發的瞬間,它察覺到了,瞬間便清醒,而後趕來。

神龍,確切的說也是遠古巨龍的繁衍而已,這種真龍之氣對它同樣有大用。

只可惜,剛一到,就被這些壞人欺負,而且還打不過這些人,小傢伙很生氣,於是開始召喚起來,如同一個受欺負的孩子在喊叫父母。

林楠,在它的意識中,等若是父母。 路彥琛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你這性子,讓我說你什麼好,你急什麼,大半年了,我們都沒有找到路彥昭,你就急這一點時間嗎?我們不能問,但我們可以跟蹤,暗訪啊!"

雲夢恬的眸子眨了眨,嘟著嘴說:"我以為你要來點強硬的呢!"

路彥琛沒好氣的笑了笑:"怎麼個強硬法,把秦未央抓起來,嚴刑逼供?"

雲夢恬癟癟嘴:"實在沒辦法,也不是不可以這樣啊!"

路彥琛無奈的嘆口氣:"你啊,關鍵時刻,也不知道腦子去了哪裡,這樣要是行得通,我今天晚上就抓人了,你也跟我說了,秦未央是李沉風的姐姐,雖然不是親的,但我看的出來,他們關係不錯,就算是看在李沉風今晚幫我們的份上,我們也不能動秦未央,先慢慢調查吧,我已經安排人,守著古堡那邊,既然路彥昭之前跟秦未央一起出現過,那後面,他們應該還會有交集的,別著急,耐心點慢慢等!"

雲夢恬聽了路彥琛的話,這才點了點頭:"好,表哥,我聽你的!今天的確是我太心急了,沒想過要你過來,大張旗鼓的,最後到底要怎麼做,是我考慮不周,只不過,只要你後面有想法就行!"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還好,你今天幸虧讓我過去,不然,朵朵出事,我都不在她身邊,而且,今天晚上,也算是探出了李沉風和秦未央的態度,不算是一無所獲!"

雲夢恬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只要現在知道視頻中的秦未央就好,我也相信,只要讓人跟著她,總會發現點什麼的!"

路彥琛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車子一路向著家裡而去。

被三大校草罩著的日子 快到公寓了,路彥琛開著車,時不時的看一眼後面的葉一朵。

可能是車子太顛了,葉一朵醒了過來。

她揉了揉眼睛,腦海里的記憶,慢慢回攏,她這才想起,她昏迷前,是被柳清清打暈的。

然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就是被在車上顛醒的。

看見副駕駛上的雲夢恬,葉一朵鬆了口氣,好在不是別人。

她還以為,柳清清要綁架自己呢!

她歪著腦袋看了一眼,開車的時候路彥琛。

她這才坐直身體,開口道:"小夢,路彥琛,我暈倒之後,發生了什麼啊?"

葉一朵出聲,路彥琛和雲夢恬這才知道她醒過來了。

路彥琛笑著轉身,看了一眼葉一朵:"你醒了,感覺身體怎麼樣?"

葉一朵動了動肩膀,一臉平靜的開口:"感覺還挺好的,就是……"

"就是怎麼了?"路彥琛擔心的看著葉一朵,神色很是擔憂。

帝少的寶貝 葉一朵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後頸部,皺著眉頭說:"就是後頸部有些疼,對了,我還沒跟你們說呢,打暈我的人是柳清清,你們是從她手裡救的我嗎?"

雲夢恬看著毫不知情的葉一朵,開口道:"你說你啊,上個廁所也能出事,還有那個柳清清,你可別提了!"

路彥琛皺眉看了一眼雲夢恬:"小夢!"

雲夢恬無辜的看著路彥琛,聳了聳肩:"我也沒說錯啊!"

路彥琛開口道:"朵朵,我們的確是從柳清清手裡救的你,你昏迷了,什麼都不知道也好,好在現在都過去了!"

雲夢恬無語的癟癟嘴,表哥這是幹什麼,抹殺人家沉風的功勞啊。

她以前真是沒看出來啊,表哥吃醋吃的這麼厲害。

也好,既然表哥不想讓朵朵知道,是沉風救了她,那她也就裝作不知道吧!

想到這裡,她低頭裝啞巴。

葉一朵聽到路彥琛的話,瞭然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對了,柳清清她抓我幹嘛?她有那麼恨我嗎?我真的是搞不明白,我們之間,有那麼多的深仇大恨嗎?"

路彥琛扥眸子閃了閃,神情有些複雜:"朵朵,這些事情,你就別多想了,可能人跟人之間的想法,不怎麼一樣!"

葉一朵癟癟嘴:"那好吧,對了,她抓我,是想幹什麼啊?你還沒告訴我呢,還有,柳清清人呢,你可得管管,被讓她以後再這樣了,我心臟可受不了啊!"

雲夢恬無語的轉身看了她一眼:"葉一朵,你可真是夠了,心夠大的啊,人家是想要你的命,瞧你傻的,這個樣子什麼時候送了命,都不知道!"

葉一朵愣住了。

她猛地抬頭看著開車的路彥琛:"路彥琛,小夢說的是真的嗎?柳清清,她居然想要我的命?"

路彥琛開著車,悶悶的"嗯"了一聲。

葉一朵的臉色變了又變,她是真的沒有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

再見傾心猶可欺 打死她都沒想到,那個柳清清,居然恨自己到這個地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好半天才開口問:"那她人呢?抓起來了沒有,路彥琛,你可不能因為她幫過你,救過你,就這樣不管了,你好歹給她點教訓,讓她以後別再威脅我的人身安全了!"

雲夢恬無奈的扶額,她怎麼說葉一朵才好呢。

人家想殺她,她倒好,居然只是抓起來,給一點教訓,那一點教訓,哪裡夠啊!

她無語的搖搖頭:"你想的可真簡單,你以為把她抓起來,給點教訓,她就能斷了殺你的念想了?"

葉一朵聽到雲夢恬的話,止不住皺眉:"那她想幹嘛?真的讓我死了,她才罷休吧!"

雲夢恬看了葉一朵一眼:"好了,你放心吧,以後都不用擔心了,柳清清她已經……"

雲夢恬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路彥琛猛地踩剎車,從旁邊的小路上,突然橫衝出一輛車子,直接擋在他們車子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