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着研究團隊送來的滿滿幾十罐晶瑩的綠色晶瑩液體,還有些眩暈的空幻,坐在能量化實驗室大院的長椅上,向隨同這些液體一起過來的兩名研究員詢問到。


“使得,空幻長老。”

研究員的眼中帶着尊敬,壓抑着內心的激動,其中一人語氣和緩地回答:“第二階段,初步具備了實用性、短期有效性和批量生產能力的營養液已經成功。”

“下一步,我們將進入第三階段,分兩個方向研究:一方面,進一步深入研究現在這種營養液,完善理論、確保安全、思考儲運、提升利用率、討論商用價值;另一方面,則研究幻界中的團隊新提出的六種理論方向,已獲得更多有效的營養液分類。”

“那好,快帶過去吧,楚霞她們忙了這麼多天,恐怕也累了。”

“是。”

當三名已經開始最後的皮膚能量化的志願者,在浸入營養液並確保沒有不良反應之後,在場長老們的工作,終於鬆了口氣。

他們現在的工作,也只剩下監督收集實驗數據了。

由長老用念力特別製作的寬敞病房中,三個玻璃器械場緊急特製的三個圓形玻璃罐子內部,三具翼人身體漂浮在晶瑩的綠色液體之中,發出淡淡的能量光芒。

看着這一幕,空幻不由地生處一種即視感。

“這難道就是營養液?”

首豪王妃:相公有妖氣 “這本來就是啊?”

一旁大致恢復過來的靈雪,疑惑地看着空幻。

而空幻愣了一下,笑着搖了搖頭:“我說的是前世人類時期,那些人類所幻想的一種,能夠保證人不吃不喝,卻能長時間存活下去,用於太空飛行時使用的營養液。”

“如果單論你說的這種效果,應該就是吧。”

通過空幻幾人無聊時模擬的幻界,而對空幻前世的東西也有一定了解的楚霞,在一旁搭話到。

“不過現在的營養液,如果沒有長老輔助,一個小時就需要更換一次,而且速度還要快,論實用性實在太低,而且消耗太大了。”

“是啊,不過這畢竟只是個開始,如果能完全成功,也不失爲一條能量化的輔助道路不是嗎?”

說到這兒,空幻不由地微笑起來。 不知道是否是冰河期的影響,導致各地氣候異常,記憶中,8051似乎說過,南北極開始出現冰蓋什麼的。

但空幻對這方面的氣象資料毫無頭緒,只能拋開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而按照幾十年前,偉大的白農(現在還活着)所制定的歷法,此時此刻已經是6月中旬,標準情況來說,也該進入炎炎夏季,也就是沙灘+妹子+泳裝(如果有的話)的時間了。

可是,如今籠罩在整個朋城,或者說朋族北部的,居然還是一片春日的涼意,甚至還夾帶着幾絲冬寒,這讓一羣停留在水藍平原海灘上,期待着美景的人們情何以堪啊。

幸好,朋城周邊的農田種植還算順利,加上幽神們忙來忙去進行的小範圍天氣控制,豆藤也終於如願以償地收割入庫,穀米依舊順順利利地播種入地,穩定了一下衆人躁動的內心。

‘至少今年,還是能夠順利收割一年的吧。’這是朋族上下的共同想法,只是掌握的信息量不同,可能人們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就不同了。

然而,並非所有地方都是好消息。

北方几個省市的豆藤收割,從彙報上的情況看來都不怎麼順利。

相比起往年,豆子的產量甚至比往年少了近一半,這讓北方部分省市的民衆都陷入一片惶恐之中。

畢竟,每一年朋族的人們首先種植豆藤,然後看着這豐富的大豆存糧入庫之後,再滿懷希望地種下穀米,隨後便帶來一年的好心情,開始調製一年的新生活。

但是現在,大豆產量居然少了這麼多。

於是在種植穀米時,這幾省的人們就顯得有些迷惘了,他們很擔心穀米也會如同豆藤一樣低產。

幸好,管理層掌控着輿論,這種情況沒有引起整個朋族的恐慌。

實際上了,這還是在於,北方几省民間與政府的存糧,特別是民衆單戶存糧數量極高,加之北方甚少戰亂,糧食消耗也不大,所以每戶存糧支撐一家人不勞作,過上個三四年似乎都不是問題。

何況還有朋城糧食倉庫做後盾,所以在普通民衆看來,他們還沒到危險的時候,這樣,人們纔沒有因此而惶惶不可終日,但這也只是朋族中原地區北方的情況而已。

朋族遠西地區,定遠省定遠城,地區長老院。

不大卻富麗堂皇的長老院中,此時正瀰漫着一股沉重的氣息,兩名身着長老服飾的翼人對視着,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只是一邊稍顯火熱,另一邊一片清冷。

朋族因爲空幻編輯的原因,除非基因突變,都基本上不會出現在空幻審美觀(類似人類)中的‘醜’這一情況,所以在坐兩位翼人都不是難以入眼。

當然,醜也是相對的,在大量被評價爲‘美麗’甚至‘絕色’的個體之中,即便你本來只是‘普通’或者‘小帥’,可能也只能屈居‘難看’之列。

不過,這與現在的情況無關。

兩位長老顯然都是幽神級,因爲遠西執行的是朋族法令規則,所以爲了保證遠西安全,朋族並不要求遠西的幽神必須前往朋族長老院。

如此情況之下,遠西新出現的幽神級,便全部進入了朋族特許的地區長老院,可惜這麼多年的,也只有兩人。

於是,這兩位,一位剛正平和,一位凹凸有致的男女幽神,就和另一位遠西正神提亞,成爲了遠西此時的最高權力組成部分,正好三人。

但此時,這兩人卻偷偷……或者說潛意識裏面避開了遠西正神提亞,私下裏討論起當前遠西的情況。

而實際上,這個情況的根源還是一個:糧食、或者說天氣。

“拉米亞,爲什麼不讓提亞正神一起商討,她畢竟可以聯絡朋城,提供……”

“雷恩,你真的相信有朋城嗎?”

出乎這位名爲雷恩的、面目剛正的長老意料,眼前這位一直以來都是自己所信任的夥伴,居然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他有些奇怪地看了對方一眼,淡淡地說道:

“怎麼可能不相信,這些年來,我們遠西不就是靠着朋城,才一步步發展起來的嗎?如果沒有朋城,又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

雷恩是遠西地區第一位幽神,也是緊跟代表朋城的提亞,而拉米亞則是第二位,兩人認識快六年了,相互之間也算了解。

但此時,看着眼前女性友人的話,雷恩卻詫異地發現一臉嚴肅的對方,並不是在撒謊或者開玩笑。

然後,雷恩的神情更加迷惑了。

“你怎麼會這麼想? 錯愛:冷情總裁無心妻 拉米亞。”

面對好友的質問,拉米亞長老坐在椅子上,輕輕撫摸着上面因爲自己的興趣而製作的花紋,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雷恩,今年產量又降了,而且是很多,這你知道吧。”

雖然對於拉米亞爲何突然轉移話題感到奇怪,但雷恩也不喜歡之前的話題,那會勾起他深藏心底不遠觸及的懷疑,所以只是停頓了一下,他便點了點頭。

“知道,前天才得到農業局通知。”

“那你知道,因爲嚴寒,極光省與定遠省,這次都豆藤絕收吧。”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拉米亞渾身散發着一種沉重的氣息。

“這……也知道。”

嘆息了一聲,雷恩卻只是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彷彿一臉輕鬆地說着。

“這幾年大家的存糧也不少,今年的情況不過是暫時的自然災害而已,我們只需要挺過去,那麼以後還可以繼續美好的生活不是嗎?”

“是嗎?”

雙眼閃過一絲擔憂,拉米亞放下手中的冊子,雙眼直視着對面的雷恩,語氣少有的嚴厲地說道:“雷恩,這些公式般的話語,我不建議用來安撫民衆的情緒,但請不要把我當傻子!你到底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從這幾十年來的氣候發展趨勢中,你難道沒發現點什麼嗎!”

重重地敲擊聲迴盪在定遠城長老院,每一次敲擊的產生,坐在那裏的雷恩臉色似乎都要白上一分……

“每年天氣都在變壞、變冷、變更冷、變得非常冷,到現在,時間已經是夏天,可外面居然還在下雪!”

“這鬼天氣!”重重地直着身子,拉米亞身處手臂指向門外。

但雷恩沒有順着拉米亞的手指看向門外,而是默默地閉上雙眼,因爲他知道,此時此刻,門外的世界,正飄着紛紛揚揚的雪花。

若是換一個不知情的人到來,恐怕還會認爲這裏正值寒冬臘月,但誰能想到,這裏已經是6月夏日了呢?

至於讓在座這兩位長老去調整天氣,很可惜,他們都不過晉升幽神級沒多久,自身的實力都還沒有調整好,更別說至少也要幽神級中期以上,才能進行的氣象控制了。

何況,外面可是整體性質的天氣,即便陰神級的楚霞楚潔來了也只能作用一時。

而前方,激動的女長老還在咆哮着。

“現在豆藤已經絕收,馬上就要到日曆中安排的種穀米時間,但你認爲那硬的像岩石般,還鋪着一層白雪的地方能夠種植嬌嫩的穀米?”

“拉米亞,提亞女神不是說過,正在等待朋城長老院的討論嗎?這些年來,不都是朋城帶着我們一步步走到這裏的嗎?若是沒有提亞女神帶來的朋城知識,我們倆可能發展到現在整個遠西的最高地位嗎?”

“你需要對朋族有信心!”

面對雷恩的質問,拉米亞卻只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對我們朋族,我是有信心,但對於朋城,我沒有!”

譏諷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拉米亞用可愛的聲線吐出毒舌般的話語。

“雷恩,你太讓我失望了。長久以來的依賴,已經讓你失去了自主。現在的你,不過是一個跟着那位,頂着朋城名號的提亞女神裙下,搖尾巴亂走的可憐寵物而已!”

“拉米亞!”

脾氣再好,此時的雷恩也無法忍受。

他一巴掌拍在了桌面,本就只是普通岩石的桌子,頓時碎爲幾塊,跌落建起的微塵沒有對兩人的氣氛造成任何影響。

而看到這些的拉米亞,非但沒有害怕或者住嘴,反而充滿嘲諷地說着:“呵呵,惱羞成怒嗎?被說中痛楚了嗎?你其實內心深處也已經認同那些嗎?”

“在這種緊急時刻,你沒有聽從我的建議,與我一起前往各地解決問題,反而在這個如同牢籠般的長老院,等着那個待在牢籠中的所謂提亞女神,向連存在與否都不知道朋城提交申請。

然後讓我們就這樣等啊等啊……

等待那個即便是存在,也位於幾千公里外的朋城,所謂的解決辦法。

哼哼,這麼多年了,除了提亞女神和前段時間出現的一個,所謂的來自朋城的亡魂,以及那些所謂朋城總結的知識之外,你有親眼見過朋城嗎?”

“沒有!但是,我只知道,我們一直承受着朋城的恩惠,這就是事實。”

“但是事實就能夠讓你無視下面民衆的情況,坐在這裏悠然自得地等待朋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的救援?你到底在想些什麼!雷恩!”

拉米亞語氣嚴厲地對着眼前的雷恩長老,眼角飄動着淚花:“你知道,我這些天在下面看到了什麼嗎?大家有吃的,有壁爐,但是冷、懷疑、恐懼!”

“我不知道!”

默然地閉上雙眼,雷恩一字一句地說道:“也不想知道!就算知道又怎麼樣?能做的我們都做了。”

“朋城有遁甲人,有附屬種族可以提供更多的糧食;而我們,卻只有翼人和原人。我沒有多少能力,只能以此身爲遠西盡最大的幫助,但我不願意浪費這些能力。”

“在這種情況下,等待朋城的結論,在他們提供的最好方法下將我們的能力發揮出最高,纔是我們應該做的。”

“而在此之前,知道不知道那些情況,與現實又有何干,難道知道了我就能有辦法?”

說到這兒,雷恩微微睜開雙眼,看向拉米亞,然後語氣平靜的說道:“反倒是你,拉米亞,你看了,你知道了,可你現在呢?”

“除了對着我,陪伴你數年的人發牢騷外,你還能做什麼?”

“你!”

憤恨地看着眼前的雷恩,拉米亞在爆發邊緣深吸口氣,搖了搖頭,起身向門口走去。

“拉米亞!”

雷恩並沒有任何動作,但語氣卻少有的嚴厲:“你想幹什麼?”

然而,此時雷恩背後那位,站在大門處迎着寒風的拉米亞,卻已經恢復平靜,用冰冷的語氣作答。

“你就在這裏,等待那個虛無縹緲的朋城吧。”

“而我,只是要盡我所能地,去做我認爲應該做的事?”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幾十年前大家那種毫無希望的表情了。” 遠西領導層的爭吵乃至於可能的分裂,身爲遠西正神的提亞並不知道,因爲她此時正帶着存在腦海中的《遠西現狀報告》,前往朋族彙報求援之中。

雖然提亞自己也認爲,現在這種實體的糧食問題,在沒能全面開通朋遠公路的情況之下,向朋城求援也無法得到多少實質性的幫助。

但或許是長久以來的依賴,導致提亞有些盲目。

在提亞看來,這方面的情況,即便朋城無法提供實質性幫助,但由朋城中經驗豐富、實力強大的管理者們來處理,也比現在才6萬人口的遠西地區民衆中,提取出的少量領導者處理,更值地採用一些。

而這種情況,無論是正神的問題,還是糧食的問題,實際上在西陸也存在。

只是因爲西陸位於幾乎和黑骨族同緯度的熱帶,又沒有如同可悲的黑骨族領地一樣出現大面積旱災,所以暫時還算是一片和諧。

這種情況,也不知道是該埋怨提亞她們,還是該說朋城對正神,特別是外域正神的管理偏離了道路。

但現在衆人首先還是要面對,遠西的糧食問題。

而就在空幻等人剛剛結束第二階段的營養液研究,終於鬆懈了片刻之時,神庭中,作爲遠西正神的提亞,也正急急忙忙地衝出神庭,趕往朋城臨時設置的【農業問題應急處理小組】。

※※※

“這麼快就調(嘎)教好了?”

略顯詫異地看着面前,貌似溫順無比的雷擊雲獸能量化個體,誰能想到,這小獅子般可愛的傢伙,就是之前造成朋城十人受傷,三座建築損毀的罪魁禍首。

有鑑於此,空幻轉頭看向一旁的幻界製造者,造成現在這種狀況的始作俑者。

“你是怎麼做到的,也才二十幾天吧?”

回憶了一下,空幻確定自己打暈這頭僞·麒麟到現在,的確只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

而聽到空幻的話,對面的幻界製造者只是笑了笑,然後不卑不亢地回答到:“空幻長老,在幻界中,可是過去了半年了。”

“原來如此。”

作爲朋族中原地區不超過20人的幻界製造者,眼前的人,有資格與長老等人平等相待,只是長久的道德教育讓他還帶着後輩的尊敬。

“這頭身爲靈魂級初期的雷擊雲獸能量化個體,它畢竟只有大腦三級,算是稍稍聰明點的野獸而已,而我以前正好作過馴獸師,在這方面有經驗。”

“是嗎,那還真是幸運。”

“對了,你以前訓練過什麼動物呢?”

“紅白蝴蝶。”

“……”

周圍的人們頓時一臉尊敬。

而空幻也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注視着溫順的僞·麒麟,伸出右手打算撫摸一下對方,不過,他卻在半路停下動作。

不得不說,之前那一場大戰,算得上空幻少有的盡興的戰鬥。

而在那之前,空幻的戰鬥,不是面對的敵人相對空幻而言佔據絕對優勢;就是面對的敵人與空幻一方是打羣戰。

所以仔細回想起來,空幻悲哀地,自從進入陸地之後,正常的戰鬥中,自己似乎從沒經歷過單獨的對抗戰,全是團戰、多對單的羣毆什麼的……

(難道我已經變成打羣架的典範了?)

苦笑着搖了搖頭,空幻最終還是將手覆在了對方頭上。

因爲只是調(嘎)教,而非記憶抹除,眼前的僞·麒麟顯然沒有忘掉空幻這個將其擊暈的人。

不過對於動物而言,強者爲尊纔是世界的主調,因此現在面對空幻時,它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兇悍,完全像只溫順的小動物般蹭着空幻的手掌,讓之前還小心翼翼的空幻頓時開心地笑了起來。

這時,空幻眼前一亮,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組長。

“空幻長老如果想要的話,請隨意,現在實驗已經進入到人體試驗階段,雖然出了點小意外,但有了營養液之後,無論是從四翼還是從循環系統的能量化途徑都得到進一步完善。”

“至於這些動物,我們的實驗目的,主要是觀察他們的能量化過程。至於完成能量化後的他們,只要定期讓我們查看一下收集數據即可。”

“何況,能夠與空幻大人打上那麼一場還沒出什麼大問題,已經表明這隻雷擊雲獸的能量化完全穩定了。”

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空幻卻也沒有推遲,而直接將這隻雷擊雲獸拉到了身旁。

但出乎空幻預料,那位幻界製造者反到有些不捨。

仔細想想,空幻也瞭然,人家訓練了這麼久,你說帶走就帶走,是人都會有些不合適。

“嗯,我記得有三頭雷擊雲獸開始了能量化,另外兩頭情況如何?”

擡頭看向前方的組長,空幻看着對方臉上微微抽搐的表情,也想到在見識了僞·麒麟與空幻的大戰後,這些研究者們,顯然也對這種超出預計,又能馴化的強大生物產生了很大興趣。

不過,在空幻的詢問之下,這位組長也不敢隱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