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着她的背影,姜超吞了吞口水。


言而無信的女人,說好給我錢的。

錢呢?!

也罷,還是先找那孫子算賬去。

姜超拿出手機,準備先叫好一輛滴滴再出去,免得在外面傻等。

選好上車地點後,姜超在目的地那一欄裏輸入了“老狗坡筒子樓。”

剛輸入完畢。

“暫無結果,換個詞試試吧~”

試你大爺!

不會是那個死孩子騙我吧?

不能啊,在我玄空九劍面前,這種級別的小鬼是不敢撒謊的。

於是姜超走到許葉雯的門前,敲了敲門。

“啊!不要進來!我不會答應你的!”許葉雯在房間內尖叫道。

姜超無語道:“你想多了大姐。我問你,你知不知道有個叫老狗坡的地方?”

“不知道!我沒聽過!你趕緊走!”許葉雯躲在被窩裏喊道。

姜超搖了搖頭,不再和她廢話,而是走到廚房,找到一隻盤子和中式勺子,以及一瓶白酒。

將勺子放在盤中,又倒了點酒在裏面,姜超結着劍指豎於胸前,口中念道:“天地無極,日月乾坤,帶路小鬼在何方?天尊押來八方鬼,押來八方帶路鬼,貴亦鬼,神通大無比,威靈顯八方,專管凡間帶路事,弟子來邀必將至,吾奉太上老君敕,神兵火急如律令,疾!”

法咒言畢,姜超將劍指點在了盤子裏,口中說道:“老狗坡,筒子樓,帶路!”

盤中的勺子忽然轉了起來,最終指向了西面。

於是姜超便端着盤子出了門,整體看上去造型還挺別緻。

走了約莫一小時左右,姜超來到了一處比較荒涼的村莊,在村頭時看到了一個殘破的石碑,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老狗坡”三個字。

看向村子裏,稻田早就荒廢了,房屋也破爛不堪,甚至有很多人家的窗戶是用紙糊的。

不過在衆多破房子中,有那麼一棟很是獨特。

五層高,和鎮上的小區差不多款式。

姜超走近後發現有一箇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他身穿西裝,豎着分頭,眼中盡是血絲,看上去已經很久沒睡好覺了。

“叔,拜神呢?”姜超上前問道。

中年男子回頭看了看姜超,沒有言語。

姜超也不去管他,而是走進單元門。

青天白日的,姜超居然感受到了一陣莫名的陰冷。

姜超先是結了三清指,隨後變換成金剛指,緊接着點在了自己的喉結上,口中喊道:“輕塵派三元真人座下大弟子姜超前來!”

自報家門。

樓道內的牆壁上有着大塊的黴斑,樓梯也是髒兮兮的,真不知道這麼個破地方能藏着什麼厲害人物。

很快,樓道內傳出了一陣空靈的聲音。

“不認識,請回!”

嘿。

我這小暴脾氣。

“再不下來我就擺陣燒樓了!” 然而樓道內卻是再也沒有聲音了。

“小夥子,你快走吧,得罪了天行真人,沒有好下場啊。”中年大叔苦着臉說道。

重生之嫡女復仇實錄 “叔,你跪在這裏做什麼?那個什麼天行,是個什麼東西?”

姜超在蘇城這一畝三分地上,從來沒見過誰敢如此狂妄。

中年人立馬驚慌地搖了搖手,激動地小聲道:“小夥子,你不要命了嗎?要是叫他聽見了,那就不得了啊!”

隨後中年人放下了手,垂頭喪氣道:“我的女兒得了邪病,整個蘇城內外,只有天行真人可以救我女兒,所以……”

姜超搖了搖頭,正色說道:“叔,這狗屁天行真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你求他幹什麼?碰上這種事情只能自認倒黴,如果有機緣的話,你女兒肯定會沒事的,如果沒有機緣,你求誰都不管用,好了你跪着吧,我還有事。”

看着姜超離去的背影,張建業的眼眶中泛起了淚花。

在外面,他是蘇城商界內叱吒風雲的大老闆,可此時,他僅僅是一名無能爲力的父親。

十分鐘後。

“叔,你跪邊上去,別擋我道兒。”

張建業一回頭,發現姜超扛着四塊門板,這會兒正和自己說話呢。

“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是讓你趕緊走嗎?你真的不要命了?” 癡心總裁千尋愛 張建業驚訝道。

年少輕狂可以,但至少得有個度吧?

“嘭!”的一聲,姜超把四塊門板扔在了地上。

“我走什麼?你趕緊走,免得等會兒爆炸了傷着你。”

?!

張建業趕緊抓住了姜超的胳膊,說道:“小夥子你不能衝動啊,天行真人的本領大着呢!相傳他只要揮揮手就能殺人! 侯門冷王愛寵妃 誰都找不出證據!”

沒錯,不帶任何誇張成分的。

姜超一愣,問道:“這也叫本領?行了你快點躲開,不然後果自負。”

說完,姜超繼續扛起門板,走向筒子樓的四周,分別在南、北、西、東四個方向擺上了一塊門板。

張建業看不懂了。

這小夥當真要燒樓?

筒子樓內,501室。

天行真人身穿一件黑色的皁衣,此時正趴在陽臺上看着姜超在忙活,眼中盡是不屑。

“小子!你在擺四象朱雀大陣?你的祝融令呢?拿出來我瞧瞧。”

自己這樓坐東朝西,可以抵禦一切祥瑞之氣,西面開門,可納八方陰氣,是個養鬼的風水寶地。

最怕碰上這陣眼在東方的四象朱雀大陣,一旦東面被點燃,四方起火,那麼自己這寶貝樓可就被毀了。

不過看姜超這年紀,天行真人並不認爲他有這本事。

姜超在東面調整着門板的位置,也不擡頭,問道:“你是謝小寶他爹?”

天行真人想起謝小寶,點頭說道:“正是,你把它怎麼樣了?”

“哦,燒死你不冤枉,敢搶我媳婦兒,等死吧你。”

這話說得天行真人心裏七上八下的。

你特麼有這本事嗎?!

一番對話,張建業在西面雖然沒有看到,可聽得卻是清清楚楚。

他立馬就驚呆了。

能讓天行真人主動和這小夥搭腔。

莫非這小夥是個高人?

突然。

姜超的手機響了,是小鑽風發來的消息。

“姜董事長,請立刻停止你現在的行爲,殺活人是要扣功德點的,不值得啊!”

哦。

姜超看過消息後直接關機,然後繼續搗鼓他的門板。

五分鐘後,姜超終於調好了位置。

他脫下一隻鞋,擺在了門板前面充當陣眼。

做完這一切之後,姜超手結劍指豎於胸前,口中念道:“赫赫陰陽,日出東方,火神祝融,助吾成陽,弟子拜請,速速令翔。青龍白虎,隊仗排停,朱雀玄武,入吾陣靈,吾奉太上老君敕,神兵火急如律令,疾!” 惡魔強寵,情人不乖 (ps:一切法咒禁止外傳,感謝各位社會大哥的配合。)

法咒言畢,姜超將豎着的劍指點向那門板。

一道肉眼看不見的陽火激射在了門板之上,也在此時,張建業從門口跑到了東面來,他親眼目睹了那門板燃燒了起來。

他能看到的,僅僅是凡火。而他看不到的陽火,才真叫一個兇猛。

張建業看不見,不代表天行真人看不見。

只見從那門板之上,衝出一個朱雀形狀的陽火團,長約三米左右。

朱雀長唳一聲後,直衝天際,到了屋頂的時候,它分別對着西、南、北三個方向,從口中噴出了巨量的陽火。

好傢伙,這看得天行真人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怎麼可能?!

不用祝融令就能啓動四象朱雀大陣?!

眨眼的工夫,四塊門板都燃燒了起來,並且四個方位紛紛豎起一條沖天的陽火柱,到達屋頂後點點相連,形成一個巨型長方體,將整個筒子樓都籠罩在裏面。

直到現在,這四象朱雀大陣纔算是擺好了。

至於那木屐,屬於陣眼,是爲陣法提供能源的寶貝,木屐上也是金光閃閃,不仔細看還以爲是塊金磚呢。

陣法一成,被天行道人養在樓裏的髒東西慘叫了起來,陽火是它們的終極剋星,如今四個方位遍佈陽火,斷了它們的氣口,這不是要了它們的命嗎?

如今的場面,只能用鬼哭狼嚎來形容。

天行道人急得滿頭大汗,他花了十多年的時間才養成了這麼多小鬼,如果今天被姜超一把火燒光了,那麼自己將損失慘重!

偏偏想要破這個陣法還十分困難。

“小夥子你快收手吧!得罪了天行道人要倒大黴的!”張建業拽着姜超的胳膊說道。

在他眼裏,雖然只是點着了幾塊靠着牆的門板,但這種行爲,可以說是大不敬了!

他這個人算不上多善良,但也不想看着姜超一步步走向深淵。

姜超往後退了幾步,坐在地上等待着,並沒有搭理張建業。

樓上的天行真人可算是火燒眉毛,眼下,他只能驅使自己養的小鬼爲自己開路。

他點起一根清香後,雙手合十,口中念道:“香氣沉沉應乾坤,身騎百鬼出天門,手持亡魂索命劍,百鬼護我命與身,吾奉張天師敕令,神兵火,急急急,律令!” 能不急嗎?!

肯定急啊!

當天行真人法咒言畢後,他抓着清香用力一甩,只見那清香上憑空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將他養在樓裏的鬼物都吸收了起來。

沒多久,一把用百鬼鑄造而成的索命劍就完成了。

天行真人一路從五樓衝到樓下,當他看到姜超正在曬太陽的時候,氣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你個遭了瘟的畜生欺人太甚!”天行真人指着姜超怒罵道。

罵吧。

等會兒有你受的。

姜超將腦袋轉到一邊,根本不理他。

好容易看到了天行真人本尊,張建業立馬想要衝上去求他救自己的女兒。

可沒等張建業開口,天行真人看向他怒道:“你這個同夥給我滾一邊去!你的女兒今晚就會死!”

說完,天行真人便趕緊去滅火了。

這個陣法牛逼到能嚇死人。

先是打着太上老君的旗號,敕令了祝融,再用祝融的力量驅動朱雀。

張建業整個人楞在那裏,四月末的天氣,他猶如掉進了一個冰窟窿裏。

“今晚就會死……”

這五個字在他腦海中不斷迴響着。

他沒有責怪姜超的想法,因爲除了這五個字,他的腦海已經一片空白。

姜超打了個哈欠後,從褲兜裏摸出一把瓜子嗑了起來,不過他沒有亂丟,是把瓜子殼扔在一個廢棄塑料袋裏的。

看着天行真人拿着索命劍瘋狂地砍着火柱,企圖用劍上的陰氣和這陽火消融,姜超不禁大搖其頭。

媽的,這瓜子轉潮了。

不脆。

那柄漆黑的索命劍上,都一直在發出陣陣慘叫哀嚎,刺耳得很。

忙活了半天,天行真人發現原本四尺長的劍,到了現在幾乎只剩下一尺了。

然而這火柱子紋絲未動!

不對。

火勢怎麼還增加了呢?!

目光掃向那正在燃燒的門板,定睛一看。

“混賬!你居然用我的棺材板擺陣!”

姜超趕緊把口中的瓜子殼吐掉,無辜道:“誰讓你養屍了?這村子本來挺好的風水就是被你毀掉的吧?我刨你幾個墳又怎麼了?”

簡直過分,不僅養鬼,還敢養屍。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這種事情。

姜超也生氣啊!

“我殺了你!”

天行真人提着索命劍……不對,索命匕首捅衝向姜超。

姜超立馬大聲喊道:“停!!!”

這一喊,把張建業也喊回了神,他發現姜超和天行真人已經是劍拔弩張。

“幹什麼?!準備賠我錢嗎?”天行真人沒好氣的問道。

賠個板凳給你坐坐。

“你剛纔說我擺的這個是什麼陣來着?”姜超問道。

“四象……”

“行了行了,不對,我擺的這是,冥火·四象朱雀大陣。”姜超提醒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