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到面前的‘伊湛庭’一句話都不說,諾熙只感覺心裏氣血翻涌,氣憤異常。


不說話!

又是不說話!

氣憤!

無比氣憤!

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裏幾個月不聞不問,好不容易回來也是冷言冷語的對着她,現在呢,他竟然又是沉默!

沉默!

又是沉默!

這算是漠不關心?還是他已經打算放棄她了?

想到這裏,諾熙更是感覺心裏一陣委屈。

很久了!

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他了!

忙!

她知道他忙,一直都很忙!

只是,真的能忙到幾個月都不見她一面的嗎?

醫院裏的那段日子,她每天都在期待着他的到來,可是呢,二十幾天的時間裏,他不僅沒有出現,甚至於連電話都沒有一個!

工作再怎麼重要,也能重的過親生女兒嗎?

爲什麼要這麼對她?

爲什麼?

爲什麼?

……^_^ 只是,真的能忙到幾個月都不見她一面的嗎?

醫院裏的那段日子,她每天都在期待着他的到來,可是呢,二十幾天的時間裏,他不僅沒有出現,甚至於連電話都沒有一個!

工作再怎麼重要,也能重的過親生‘女’兒嗎?

爲什麼要這麼對她?

爲什麼?

爲什麼?

……

“咳!咳!諾熙,你看清楚,我是季唯澤,唯澤學長,不是你爸爸!不是你爸爸!”

唉……

本來他也想任由她發泄的,畢竟那種生活,他曾經也有過,他能理解她心中的痛,他能理解她的無奈。

但是,他理解她並不代表他能夠將自己跟伊湛庭等同。

或許,她只是需要將內心的情緒發泄出來,只要發泄夠了,她的心裏也就好受了,也就不哭不鬧了。

可是他真的不能任由自己被人當成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雖然,那老頭來頭很大,當然,對他們家也有不小的影響!

“唯澤學長?”

從悲憤中回過神來,諾熙使勁‘揉’了‘揉’‘迷’‘蒙’的雙眼,面前的景象一點點清晰起來。

真的是唯澤學長!

我在古代有片海 呃……

他什麼時候來的?

想想,好好想想!

想起來了!

“唯澤學長,對不起!”

一想到自己剛剛對季唯澤又哭又鬧的,諾熙只感覺羞愧難當,使勁將頭深深埋下,再埋低一點兒,再低一點兒……

“想不想出去走走?”

對於她的道歉,季唯澤絲毫不以爲意。

因爲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剛剛諾熙不是在對自己發脾氣!

她的心裏難受,需要發泄,而他,正好成了這個發泄的契機!

他不怪她!

能夠成爲她的發泄對象,他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只是爲什麼高興,他卻不知道!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奇怪到就連他也不知道怎麼來形容。

“出去走走?去哪裏?”

將臉上的眼淚擦掉,諾熙擡起頭,一臉疑‘惑’的看着季唯澤。

出去走走?

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上哪兒?

呃……

貌似有點點想多了!

好吧!

言歸正傳,他們能走出艾爾頓嗎?

而且,就算走出去了,上哪走?艾爾頓校區?楓香山?

要真那樣子走,一定會被人當成幽魂的!

她纔不要被人當成幽魂!

據說,被當成幽魂很晦氣很晦氣的!

最最重要的是,幽魂都好醜!

“去了你就知道了!”

季唯澤優雅一笑,一臉神祕的對諾熙說。

“哦!”

唯唯諾諾的應了一聲,聲音剛一落下,季唯澤就將她拉了起來,然後朝着‘門’外走去。

“唉……唯澤學長,等等!”

這樣子被人拖着走,真的很不舒服!

“怎麼了?”

季唯澤轉過臉來,一臉的疑‘惑’。

這丫頭,不會又要哭來騙他了吧!

喔!

小祖宗,你可千萬不要再哭了!

季唯澤擡起望天,在心裏默默祈禱。

“唯澤學長,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自己走!”

尷尬的笑笑,諾熙‘抽’出一個手指頭輕輕指了指被季唯澤拉着的手。

“呃……天黑了,我怕你摔着嘛!”

季唯澤尷尬的笑笑,連忙放開諾熙的手。

好吧!他承認他是有點小人心度君子腹了!

怕你摔着!

季唯澤暗自替自己惡寒了一把!

這藉口還真是有夠爛的!

“請唯澤學長放心,諾熙我一定會走得很穩的!”

扯出一個冰冷的笑容,諾熙咬牙道!

幹嘛都把她當小孩子!

她不是小孩子!

不是小孩子!

“呃……那你小心點兒,別走丟了!”

呆愣了一瞬,季唯澤乾笑一聲之後轉身向着宿舍外走去,絲毫不把身後已經氣炸了‘毛’的某人放在眼裏。

“唯澤學長!”

諾熙朝着季唯澤頎秀的背影怒吼出聲。

走丟了?

你纔會走丟了!

你全家都是路癡!你全家都能走丟! “到宿舍‘門’口等着我,我去開車!”

大老遠的,清幽幽的飄來季唯澤的聲音,諾熙擡起眼向前望去,卻只是看到了一片漆黑。

唉……

她開始有點點懷疑了,季唯澤是不是屬兔子的!

跑的真快!

堪比短跑冠軍!

唉……

他不去參加短跑比賽還真是‘浪’費!

嘆息一聲,諾熙邁步向着宿舍大‘門’的方向走去。

深夜的艾爾頓,很安靜,真的很安靜!

可是,她討厭這種安靜!

靜謐的夜看似安然平和,只是這中間有多少的‘波’濤洶涌,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一如商場之上,看似風平‘浪’靜,其實早已經暗‘潮’洶涌,殺機重重……

一步踏錯,萬劫不復!

她害怕那種生活,害怕她的親人在那刀口之上謀生,她擔心,她害怕……

她害怕孤獨,害怕空‘蕩’‘蕩’的房子,害怕安靜漆黑的夜,害怕他幾個月對她漠不關心,可是,這些都不比不上他的安全重要!

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哪怕每天早九晚五爲生活疲於奔‘波’,也好過這看似安然的‘波’濤洶涌……

“叭”

正當諾熙沉浸在思緒之中的時候,一聲尖銳的喇叭聲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猛的擡起頭,一輛銀‘色’的保時捷已經停在了她的身邊。

諾熙只感覺腦子有一瞬間的停滯。

“諾熙!”

車窗緩緩落下,季唯澤如櫻‘花’般的俊顏出現在諾熙的視線裏。

“唯澤學長? 逗嫁豪戀,萌妻有點呆 你……”

諾熙指着面前的季唯澤,驚訝的好半天話都說不上來。

爲什麼他們都可以開車?

果然,還是權利最大!

“傻丫頭,發夠呆了沒?”

看到她震驚了好半天話都說不清楚,季唯澤打開車‘門’下車,一把將正處於呆愣之中的諾熙拉起塞進副駕駛座上。

“嘭!”

車‘門’關上,車子無聲的發動,飛快的駛出艾爾頓校區……

“唯澤學長,不是說學生在校期間不可以駕車嗎?”

回過神來之後,諾熙側過臉,一臉考量的看着季唯澤。

校規!

那個每天把校規掛在嘴上的傢伙開着跑車做教官!

教導!

身爲教導部長,同時也是艾爾頓學生會會長的季唯澤深夜駕車下山!

這個樣子,應該給個解釋的是吧!

“諾熙是不是覺得不公平?”

季唯澤的眼睛依舊看着前方,專心的開着車,好聽的聲音如泉水一般劃過這靜謐的深夜。

“不是我覺得不覺得的問題,是本來就不公平!”

既然被他猜中了心思,那就實話實說吧!

跟季唯澤這種人,她感覺沒必要那麼拐彎抹角的!

虛僞的表象,那隻能用來對付低智商的季唯亞,這一套,在季唯澤這裏行不通!

“我們已經畢業了!”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車裏才響起季唯澤好聽的聲音。

畢業了?

這下子諾熙是真的驚訝了!

我們!

誰們?

四部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