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到沒人注意,秦偉這才放心不小,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肝,道:“媽的,真不是個事兒!管我鳥事兒啊?我說什麼事兒瞞着我呢,搞了半天,媽的竟然想給老子找這麼個挫事兒?老子要是知道了還不走,咳咳咳,不是沒事兒找抽嗎?”


聽完李虎的提議之後,房間裏所有人都沉默了,畢竟這事兒說大真大,弄不好可是要死人的。

“大哥,你真這麼想嗎?”思索了許久,丁山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李虎,想從裏面看到一絲留戀,只是李虎有這想法已經有很長時間了,而且隨着年齡的增加,李虎覺得自己已經不再適合這個職業了,還不如賣個人情出去,說不定到了他的手裏,呵呵,最不濟兄弟們不怕沒活路了!

韓越和褲衩也是一樣,對於李虎突然提出的想法很詫異,他們都以爲李虎在開玩笑,要知道孤虎門可是李虎親手所創,老大就真的能甘心放手?

李虎也知道自己說的有些突然,但有些事情自己現在不做,以後真的發生了什麼情況,那時候可就晚了。

原來我很愛你 ,只是還有些想不明白,道:“大哥,你怎麼會突然做出這個決定啊?”

“是啊是啊,咱們孤虎門現在正是發展的最佳時機,你這時撒手不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嗎?”

“就是就是!難道大哥你擔心這次的打黑嗎?那怕個球啊!以前又不是沒有搞過的!”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勸着,李虎知道他們不願意,但這事必須自己首先做出表率,說道:“你們要還當我是大哥的話,那就聽我一句,什麼也別問,以後你們會漸漸明白的!”

“可是….”

李虎看了看褲衩,道:“你小子也別可是了!我意已決,你們就別勸我了!而且我又不是歸隱,以後大家還是在一起不是嗎?別搞得這麼傷感好不?”

話都說道這個份兒上,丁山知道李虎既然做了決定就不會再更改分毫,到現在他已經基本能想到李虎的心思,只是這樣一來可是真的苦了李虎,但想想李虎說的,秦偉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

雖然他現在才22歲,但英雄年少正是建功立業的時候,以秦偉的實力和魄力接手孤虎門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可是當他們出來找尋秦偉的時候,哪裏還有秦偉的影子?

麪條很無辜的被踢了一腳,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看到大哥大帶着幾個老大一起衝了出去,頓時嚇得腿都伸不直了。

當李虎他們正到處找些秦偉的時候,秦偉卻是關掉了電話優哉遊哉的走到了泉城市中心。


和別的城市不一樣,泉城市中心沒有那些高大雄偉的建築,泉城自是以泉聞名天下。

趵突泉位於濟南市中心區,趵突泉南路和濼源大街中段,南靠千佛山,東臨泉城廣場,北望大明湖,面積158畝,是以泉爲主的特色園林。該泉位居泉城七十二名泉之首,被譽爲“天下第一泉”,也是最早見於古代文獻的東山省名泉。趵突泉是泉城的象徵與標誌,與千佛山、大明湖並稱爲泉城三大名勝。

秦偉雖然在山大上大學,但是很少出來走動,要不是今天隨便走,他還真不知道這裏就是泉城名泉趵突泉的所在地了。

只是讓秦偉沒想到的是竟然會在這裏遇到一個熟人,雷猛——紫光集團的一個堂主。

對於雷猛秦偉沒有太多的印象,也就是那天晚上高昊天伏擊自己的時候和他有過一面之緣而已。

但是貌似雷猛現在的心情不太好,也是,被自己的老大給拋棄了,任誰都不會有好心情的!

雷猛站在趵突泉邊上,看着水裏面的倒影,一時間覺得自己的人生就這樣沒有了價值。

自己十八歲就開始跟着大姐大,現在自己是28歲,十年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爲了自己的夢想,雷猛一直沒有娶妻。

不是他不願意,一是夢想,二是實在不想再受傷了,當年要不是女友跟別人跑了,他也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

秦偉站在雷猛的後面,淡淡的嘲諷道:“想不開那就別活在世上,不僅浪費空氣還惹人眼難受!”

PS:更是送到,老酒求支持!文文成績很慘淡,大大們給點鼓勵啊!女友需要大家共同保護啊!寫到這裏大家也該知道故事要告一段落了,但是這並不是意味着失去精彩的東西了啊!精彩的東西馬上就會給大家呈現的哦! 突然聽到背後的人聲,雷猛還是嚇了一跳,但是想想他說的話後,雷猛什麼都沒說,是啊,自己還能說什麼?被大姐逐出集團自己沒有什麼怨言,畢竟錯在自己!

而且想到自己被擒,雷猛更是不敢見人了。

在紫光集團,上有瘋子張峯再有神祕軍師肖皇,自己在紫光集團也是能排在第三位的,可是就是這樣自己還是敗了,再想到當晚秦偉展現出來的實力,是自己無法追趕上的,雷猛覺得自己以前的日子都算白過了。

秦偉看着雷猛覺得也是一條漢子,本來還想逗逗他,可是見到雷猛眼裏的一抹無助,秦偉知道自己做壞事了!

雷猛眼中的決然一閃而逝,然後秦偉就看到雷猛縱身一躍,跳入了趵突泉裏邊,頓時激起了一陣“嘩啦”的水聲,再細看水面已經沒了雷猛的身影。

要是雷猛真的因爲自己的話而死去,秦偉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周圍的遊客還在喊叫的時候,秦偉不做思慮就跟着一起縱身跳進了泉水裏面,顧不得冬季泉水的冰冷,秦偉猛的一頭扎到了水底,那裏雷猛鼓着氣抱在石頭上一心求死…

當雷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間房間裏面,看着潔淨無瑕的房間,舒服的牀被,雷猛才發現原來活着還不錯,至少可以看到陽光看到牀!

我就是死不了

“不想死的話就去燕京。”

看着連標點一共九個字的紙,雷猛不知道秦偉是什麼意思,他唯一知道的是曾經的敵人,餓,不,現在已經不是敵人了!救下了自己!

雷猛頗有些絕境重生的意味,自語道:“大姐,我已經死了一次也算是報了你的知遇之恩了,以後的路我想過的平靜一點。”

紀民廉一直在辦公室坐了半天,看着送進來的資料,他的臉陰沉了半天,叫道:“進來吧!”

突然聽到紀省長的召喚,郝啓鵬的心一驚,暗道:“又有人要倒黴了啊!”


當下也不敢懈怠連忙推開了裏間的門,走到紀民廉的面前道:“紀省長!”


“給鄭書記打電話吧!”

郝啓鵬一驚,驚訝的叫道“鄭書記?”

紀民廉心裏本就有火,見祕書一點都體會不到自己的心思,心裏就來氣,板着臉道:“紀委鄭書記你不知道啊!”

“哦哦,我馬上就打!”郝啓鵬可是不敢再問了,紀省長的脾氣他可是知道的,自己雖然是他的祕書而且都已經三年了,但紀省長一直沒有把重要的事情交給自己,那是自己做的不夠好啊!

紀民廉重重的將資料砸在了辦公桌上,罵道:“都是什麼東西?還人民公僕?一羣披着合法外衣的豺狼!”

聽着紀省長的咆哮聲,郝啓鵬心驚膽戰的撥通了省紀委鄭書記的電話,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郝啓鵬就聽到了電話那頭鄭書記的憤怒,趕緊掛掉了電話。

省委幾大領導的脾氣整個東山省沒有幾個祕書不知道,惹不起咱還躲不起嘛?

辦公室裏面紀民廉撥通了省長陳震源的電話,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秦天也拿到了回燕京的兩張機票。

看着手裏的機票上面的時間,秦偉有些無奈,最快的一班也是早上五點的,秦偉是真想罵娘了,道“擦,坑爹嘛這是,五點?誰起的來啊?要不要這樣啊?”

本來計劃是30號從泉城出發的,秦偉給雪兒說了回京的事兒後,秦偉不知道雪兒怎麼想的,竟然說想回原來住的地方看看。

這不是一件大事兒,秦偉當然不會拒絕,只是秦偉心裏一直有種預感,這次的燕京之行不會太順利,帶着雪兒回京本來就冒着很大的風險,再回原來居住的地方,呵呵,萬一遇到了那些追捕的人那可就真的是麻煩了!

當秦偉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五點多了,看着從大門口走出來的學生,秦偉眉頭都不皺就走了進去。

食堂裏面秦偉和張鵬他們坐到了一起,看着室友們一個個的奸笑,秦偉頓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因爲要去燕京,雪兒就沒有跟來,四個男人坐在一起吃飯,氣氛有些詭異。

秦偉發現自己貌似被堵在了牆角,看着三人,張鵬笑的最賤,接下來是老畢,那丫的天天看動作片,心裏都壞透了,反而大海看着還有些正常。

看到大海,秦偉想起了被自己廢掉雙腿的嚴鳴嚴大少,道“大海啊,我給你報仇了哦,嘿嘿,咋樣,準備怎麼犒賞一下咱啊?”

張鵬頓時不幹了,嚷道:“別別別,老三又想繞開話題了是不?老實交代你和萬羽的事兒。要不然,嘿嘿,大刑伺候哦!”

秦偉一拍張鵬的腦袋,罵道:“靠,大鵬,就你個八婆,吃飯都堵不住你嘴巴嗎?”

“我….”張鵬張着嘴巴,說不出來話,秦偉的話實在是太犀利了,頓時讓張鵬有種想死的感覺。

“就是就是,老三,你還藏着掖着啊?嘿嘿,沒想到咱們班花被你給弄到手了哦,哈哈哈!”

秦偉一陣無語,欲哭無淚道:“哥啊!我能說我都不知道你們說誰不啊?”

三人頓時一片鄙夷,齊齊望着秦偉翻白眼,一邊罵道:“你能別噁心哥們了成不?”

“瓦擦,真沒事兒!我是真心不知道你們說誰嘛?”

這下輪到張鵬報仇了,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往秦偉的腦袋上敲,一邊道:“老三你丫的不老實哇?不知不覺就把萬羽那個冷美人給泡了,哥們這是佩服啊!嘿嘿,你說要是咱把這說給雪兒弟妹聽聽,哈哈,哥們覺得這想法咋樣捏?”

於是呢,在三人的狂魂亂炸加威脅勒索的情況下,秦偉將萬羽求自己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說了出來,聽得幾人是一愣一愣的,齊齊佩服秦偉好手段。要知道大一的時候山大就很多人想泡萬羽的,結果呢一個都沒得手,可是秦偉到好,沒有動手就將人家給弄的心癢了。

秦偉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反正當他出去的時候,幾人還在熟睡着。秦偉叫來了一輛的士,等到了雪兒之後兩人就往機場開去。

坐在飛往燕京的火車上,雪兒由於實在太困而倒在了秦偉的懷裏睡着了。

秦偉靜靜的摟着雪兒的腰肢,開始想象着和爺爺見面的場景。十幾年沒見面,秦偉都可以想象的到爺爺臉上的花白鬍須,想着想着秦偉又想到了自己的爸媽,當時自己七歲已經能記起很多事情了!

當飛機降落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了,雪兒挽着秦偉的胳膊走出了候機大廳。

看着熟悉的地方,雪兒莫名的多了一絲興奮,只見秦偉輕輕的道“燕京我來了!”

PS:到這裏爲止,第一卷【嶄露頭角】已經完了,接下來秦偉會在燕京遭遇什麼呢?生化機構,雪兒的異常,爺爺生日,世家之爭…..精彩即將展開,歡迎各位大大關注哦!你們的支持是老酒繼續創作的動力,老酒求支持求推薦收藏哦! 燕京,華夏國的首都,沿襲前朝的叫法就是京城。同時還是亞洲的經濟中心,第三世界的代表國家!

華夏國在國際上的地位歷來是存在很大爭議的,這到不是說外國不承認華夏國的國際地位,但是他們對華夏國的態度實在是讓人覺得蛋疼,什麼華夏滅世論,東亞病夫,黃皮猴…然而即便如此,也沒有一個國家敢公開和華夏國對抗。

先不說經歷了那場戰爭之後,華夏國強勢在站立在了亞洲的東方。各方面的發展尤其是經濟的迅猛發展,讓以美國爲首的西方發達國家都感到不可思議,但事實勝於雄辯,華夏國用實力告訴西方宵小,老子站起來了!


在這個世界上總是不乏一些特殊人的出現,在華夏他們被稱爲修煉者。

修煉者依靠自身法門,吸收天地靈氣爲自己所用,降低新陳代謝積蓄能量,按照特殊的運氣法門催發無上真氣達到禦敵傷人之效。

秦偉看着這個曾經走過的城市,臉上多了一抹興奮之色。當年離開這裏的時候自己還是一個六歲的孩子,轉眼間十五年過去了,再次回到燕京,彷彿回到了自己的故鄉自己的家。

自從下了飛機,雪兒的臉一直都是灰白的。握着秦偉的手掌,可以很清晰的感觸到女孩兒心裏很擔心,或者說是害怕。

“雪兒,你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啊?”

秦偉放下了行李箱,看着柔弱的女人,心中也不是滋味。

雪兒看了看秦偉,道:“呵呵,我沒事兒啊秦大哥。咱們先去哪裏啊?”

“那就好,難得來一次京城,我就陪你一起轉轉吧!嘿嘿,聽說燕京有很多好玩的哦!”

“哦!”

秦偉也不知道怎麼辦了,衰哥作爲一個初哥,以前從來麼有哄過一個女孩兒,遇到這樣的事情他是真心不知道怎麼辦好,雖然知道雪兒心裏不好受,可是秦偉也沒辦法,這一刻他覺得自己虧欠了雪兒好多。

當把行李搬到旅館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看着雪兒臉上的疲憊之色,秦偉關心的說道:“雪兒,你先在房間裏面睡會兒覺吧!我出去買點東西去,記得聽話哦!”

雪兒興致不高,淡淡的道“哦”,然後就躺了下去,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早上五點鐘上的飛機到現在已經五個多小時過去了,秦偉的肚子早就開始抗議了起來,作爲一個男人是不能讓自己的女人餓着的,秉承着這個原則,秦偉童鞋出了旅館之後就盡往吃飯的地兒鑽去。

燕京城有多大,秦偉真心不知道。

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記憶還停留在十五年前。現在的京城早已被現代化所包裹,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層建築,一條條十多米寬的柏油馬路無一沒在昭示着燕京的發展之快,能成爲華夏的經濟政治中心確實需要很多因素,而這些先決條件決定了燕京能而且必須成爲華夏國的首府。

突然,一陣呼嘯而過的車團讓秦偉的眉頭蹙成了一團兒,跑車的速度很快即使以秦偉的眼力也只能看到打頭的那輛是跑車皇后紅色的法拉利,緊隨其後的是一輛比較低調的邁巴赫S520,。

六米長的街道瞬間被佔領了,差不多齊頭並進的轎車擋住了街道了行駛的所有車輛,然而更可惡的是車團呼嘯而過帶起的狂風捲起了街道上的灰塵贓物一下子彌散成了一大片,然後就聽到一陣霹靂啪啦的響聲傳來。

秦偉看着由於車團的飆車而使得後來的車輛發生的追尾事件,臉色陰沉的可怕。早就聽說了京城一羣***富三代們閒的蛋疼,經常在街道上飆車西郊賽車,原來沒有見過,這才真正看到了之後,秦偉才知道傳言是真的。

“一羣無賴!”

“流氓!”


“惡棍!”

“沒教養的東西!”

……..

聽着從道路兩邊傳出的叫罵聲,秦偉的心像是被撕痛了一般,靜靜的看着車團消失的無影無蹤,街道上發生事故的沒有一個敢報警全都默默的下了車聯繫起了保險公司。

對於此秦偉雖然很憤恨,但是人家車主都不想惹事兒,自己又何必閒操心?

“老闆,來一份蛋炒飯。”秦偉走進了路邊的小吃店,找了個凳子坐下之後對着老闆叫道。

王喜今天的心情很糟糕,看着自己店裏來了客人,他丟掉了手裏的一張紙,淡淡的應道:“稍等一會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