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到李天過來,這位美女嫣然一笑,不管李天說的是什麼話,只要是李天能夠對她說話,這位美女就會感覺到很高興了,在這位美女的心裡,早就把李天認定為自己的老公了,雖然當時李天沒有答應,但是美女自己可以答應,這種心理安慰的方式,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人家就是不喜歡訓練,而且我覺得這樣的訓練也沒有多大的用處,再說你已經好幾天沒給我過招了,你怎麼知道我現在的實力呢?可能我身上有諸多秘密呢,難道我吸引不了你嗎?」這位美女說話的時候就把身體靠過來了,李天只能是往後退了一步,這外國的美女跟國內的不一樣,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矜持,雖然不是西方人,但是傭兵團當中有很多的西方人,孫儷的一些做法也得到了西方人的真傳,所以很多時候都能夠把李天給弄的臉紅。

李天逃也似的離開了孫麗那裡,別說是過招了,就算跟孫麗多聊幾句話,李天都感覺到自己可能以應酬不了。

看著李天逃去的背影,孫麗臉上露出了笑容,就是喜歡這樣的感覺,以後早晚會把李天給拿下的,尤其是在這個時候,都感覺李天是一個年輕的大男孩,根本就不像那天那樣的高人,原本在孫麗的心裡,李天這樣的高人是很難接觸的,但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卻發現李天的情商並不高,有些時候逗逗這個大男孩兒,也變成了一種生活的調味品。

李天這個時候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拿出了工作筆記,上面都記的是每個人每天的層次,今天進步最大的就是剛子了,大約進步了兩段左右,明天剛子就可以結束修鍊了,剛子基本上已經到了他的極限了,修鍊下去也就沒什麼作用。 血狼基地,坐落在東海之上的一座隱蔽的小島上,原本是二戰時期,義大利法西斯頭目墨索里尼派人建造的一座軍事基地,可惜還沒有正式投入使用,法西斯集團就被瓦解,最後這座基地落在了黑手黨手中,最後經過克林克之手,讓到了星曜會手中。

經過一年多的發展,血狼基地如今已經成為了現代化的軍事重地,有著能夠和精銳部隊一戰的戰鬥人員三萬人,如今,這三萬名戰士全部赤裸著上身,聚集在基地最大的廣場之上。

冷風吹過,卻沒有人打一個寒顫,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講台上,那個同樣赤裸著上身,卻滿臉悲憤的男子,王小虎。

王小虎眼角已經裂開,此時還流淌著滴滴血紅的淚水,一頭短髮更是一片雪白,那是聽到葉星辰遇害的消息后,瞬間變成的白色,比起古人一夜白髮還要來的可怖。

他那強壯的身體此時不停的顫抖著,牙齒更是咬得緊緊的,一直到現在,他都難以相信葉星辰真的去了。

很小很小的時候,那時候的自己還跟著紫楓一起在街上廝混,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是葉星辰,是他帶領自己等人走上了黑道這條道路,是他讓自己兄弟們過上了豐衣足食的日子,一起打架,一起吸煙,一起賭博,一起砍人,一起拼搏,一直到今日建立星曜會這個如此龐大的基業,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他的帶領下,創造的,他就是自己人生的啟明燈,可現在,這一盞啟明燈卻滅掉了,以後的日子,自己該怎麼度過?

雙眼冷冷的掃過台下的三萬名精銳大漢,王小虎心中一陣感嘆:辰哥,你不在了,就算將整個世界踩在腳下又有何等意義呢?這些都是你親自選出的兄弟,他們心中都有著執著的念頭,你就是他們心目中的神,他們將自己的希望和一生都交託給了你,你如今走了,你又叫他們怎麼過呢?

「兄弟們,所有星曜會的兄弟們,你們中的很多人來到這裡已經一年了,有得只來了三個月,但是這一切都沒關係,你們都是星曜會兄弟,都是星曜會未來的希望,這些日子以來,不斷的有兄弟被派出去,不斷的有兄弟被送進來,接受殘酷的訓練,接受全新的教育,如今的你們,已經不再是街上那些最底層的混混,你們是星曜會最精銳的戰士,戰士,懂么?懂什麼叫做戰士么?以戰為榮,以戰為生的鬥士……」王小虎緩緩的抬起雙眼,低沉的聲音自他的口中傳出。

「戰士……戰士……戰士……」這三萬人不知道王小虎到底要說些什麼,但他們依舊被王小虎點燃的體內的激情。

王小虎看著瘋狂的人們,緩緩的舉起右手,所有人迅速的安靜下來,他們再一次將目光緊緊的盯著王小虎,他們想要知道,這麼晚將他們召集起來,到底要說些什麼。

「兄弟們,每一個戰士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榮耀,有的是守護自己的國家,有的是守護自己的親人,有的是守護自己的愛人,而我們呢?我們的榮耀是什麼?我們都是星曜會的戰士,你們大聲的告訴我,我們的榮耀是什麼?」王小虎忽然大聲吼了起來,彷彿虎嘯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

「守護星曜會,守護星曜會……」三萬人不約而同的齊聲大呼著,瘋狂的叫囂著,明明只有三萬人,卻發揮出百萬人的強烈氣勢,整個天地都在為之顫抖。

「不錯,我們的榮耀就是守護星曜會,守護這個我們共同的家園,星曜會是辰哥一手創建的幫派,是他帶領著我們打下了如今的基業,你們吃的東西,你們喝的美酒,你們吸的香煙,你們玩得女人,這些都是辰哥給的,沒有他,就沒有我們今日的榮耀,你說,我們該不該永遠守護星曜會,守護辰哥?」王小虎繼續煽動著,他在思量著怎樣告訴這些人葉星辰遇刺的消息后,他們不會信心失落,畢竟,葉星辰是他們心目中的神,神都倒下了,他們會怎麼想?

「守護辰哥,守護星曜會,我們要永遠的守護辰哥……」眾人又是一陣瘋狂叫囂,他們中的很多人加入星曜會,甚至不惜加入血狼基地進行最艱苦的訓練,就是因為有葉星辰這樣的一個人在,那是他們心目中的偶像,那是他們心目中的戰神。

「是的,我們要守護辰哥,可是現在,竟然有人傷到了辰哥,兄弟們,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王小虎提了提自己的語氣,忽然開口說了起來。

「殺殺殺……」所有人的激情都被調動起來,所有人的鮮血都在沸騰,辰哥受傷了,誰這麼大膽,竟然敢讓辰哥受傷?自己要守護的人受傷了,這是戰士的屈辱啊,一個個是熱血男兒,如何能夠忍受這樣的屈辱?

再沒有人去細想葉星辰是怎麼受傷的,再也沒有人去深思葉星辰這樣強大的人也會受傷,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將傷到葉星辰的人撕成碎片。

看著瘋狂叫囂的人群,王小虎笑了,笑得如此凄慘,辰哥,看到了么?這些都是你的兄弟,看看他們對你的熱情,看看他們對你的忠心,他們都是一群如此可愛的人兒,你真的捨得他們么?真的……捨得么?

又是一滴血淚出現在眼角,慢慢的滑落下來,卻被他舌頭一卷,吞進的嘴裡,一股滔天的殺氣更是瞬間彌散開來……

「玄戰,玄狂,你們各自率領五千玄隊成員跟我返回靜海市,其他兩萬人留守血狼基地,我要讓那些傷害辰哥的人碎屍萬段……」看著瘋狂的人群,王小虎心中的殺意更盛,他再也顧不得忽然率領這一萬人進入靜海市,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金三角地區,清邁市,葉星辰曾經來過的城市,如今已經完全的掌控在阿戒的手中,此時,清邁市最豪華的一座別墅內,天元堂堂主阿戒,手下的熊天生,熊天養,曲長江,陳偉煌,李曉濤,李奕喧,萬朝龍,李佳軒,梁立果等人全部靜靜的站在大廳之中,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肅穆,寫滿了悲傷。

不過比起他們來,剛剛趕到的呂培虎幾人更是一臉的悲痛,特別是呂培虎,這個曾經和葉星辰一起共患難的人,在接到葉星辰竟然遇害的消息后,整個人差點陷入瘋狂,二話不說,直接帶著自己手下四大戰將,也就是新一屆的四大殺神就直接奔了過來。

「阿戒,我必須馬上返回靜海市,這裡的一切就交給你了,希望你好好的對待辰哥給你的一切!否則後果是什麼你應該很清楚!」這句明顯的帶著強烈的威脅,可是廳中的眾人卻沒有一個人多說什麼,想想也是,阿戒當初投靠葉星辰也不過是被葉星辰的武力所壓迫,如今葉星辰一死,他一個人又掌控著整個金三角地區的生意,不管武力,還是財力,都完全能夠自立為王,當初葉星辰讓呂培虎控制金三角地區的軍火,就是有著監視阿戒的意思。如今葉星辰出事,呂培虎要返回靜海市,他自然能夠將政權,武裝全部的聚集在手中,若是有什麼異心,還真沒人能夠抵抗。

「你儘管去,我阿戒做事對得起天地,葉星辰當初既然能夠給我這麼大的權力,我自然不會讓他失望,不管如何,我阿戒,也是星曜會的成員……」阿戒也沒有生氣,他知道自己雖然身為天元堂堂主,但感情上還是難以和這些元老像抗衡,而他內心深處也的確感謝葉星辰給予他這個大展拳腳的機會,所以哪怕也星辰真的去了,他心裡也沒有半點反意。

呂培虎冷冷的看著阿戒,而阿戒也是沒有半點退縮之意,過了足足半刻鐘,阿戒的嘴角才擠出一絲笑容,「我多心了,一切有勞戒兄了!」說完,朝阿戒行了一禮,帶著余銳欽,洛建洋,蔡成源,韓亞斌四人就朝外面走去。

「堂主……」看到五人就這麼離開,熊天生正要說些什麼,卻被阿戒打斷。

「如果沒有他,就沒有我們今日的一切,人,當懂得報恩,這一陣子,所有人都給我盯緊點,凡是敢於擾亂者,殺無赦!」說完,不再理會廳中的眾人,轉身就朝裡面走去,只是在他的心裡,還有一個深深的疑惑:「葉星辰,你真的去了嗎?我還想看看你最後會走到什麼地步?怎麼這次你真的去了呢?」

歐洲英國倫敦,接到消息的紫楓和歐陽俊也迅速訂購機票,就這麼返回靜海市,他們的心中都充滿了震驚,難道葉星辰真的出事了么?

東海之上,冰冰祖家所在的山頂之上,冰冰渾身是血,背上,腹部,大腿,都是深可見骨的血痕,可是她的臉上依舊寫滿了堅強,她的眼中更是閃爍著永不服輸的光芒。

她身前已經多了八具屍體,這些單人戰鬥力都和她差不多的男子硬是被她斬殺了八人,所剩下的四人也是個個帶傷,一個個眼中都充滿了驚訝,一個小女孩,一個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小女孩,竟然斬殺了自己八個同伴,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她呢?

「小丫頭,我勸你還是早點休息死心吧,就算你殺了他們,你也不是我們四人的對手,早一點自盡,我們還能留你一個全屍,你要是被我活捉,一定有你好受的!」這個時候,一名黑衣人忽然開口說道,冰冰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雖然知道她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但卻依然不敢上前將其擊殺。

冰冰只是冷冷的望著他,沒有回話,不過握在手中的短刃卻更加的緊,她不能夠死,她絕對不能夠死,她還要活著回去見她的星辰哥哥,她要證實下她心中的那股莫名的傷痛到底來自哪兒?

「小丫頭,莫非你以為你還能夠逃脫我們的手心不成?」那人眼見冰冰不說話,卻沒有放鬆的跡象,不由的冷笑了一聲。

「哈……」冰冰忽然又是一聲嬌喝,幼小的身體再一次竄出,手中短刃朝上揮動,另一隻手卻緊握著一把透亮的飛刀,趁著那人抵擋自己短刃的時候,脫手而出,直朝那人的脖子射去。

那人心中大駭,想要躲避,可那飛刀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剛剛抵擋住冰冰的短刃,飛刀已經插進了自己的脖子,眼中充滿了不甘,就這麼緩緩的倒下,可是另外的三人卻再一次逼近了冰冰的身軀,三把鋒利的戰刀狠狠的砍向冰冰的身體,似乎要將其攪得粉碎一般。

冰冰眼中依舊毫無懼意,腳下步子一動,就朝右邊的一人衝去,手中的短刃輕輕的挽了一個刀花,瞬間劃過了那人脖子,又是一道血箭噴出,那人甚至看不起清楚冰冰是怎麼出刀的?然而,其他兩人的長刀卻又在冰冰的身上留下了兩道刀痕,鮮血不斷的噴洒,冰冰的臉色已經一片蒼白。

「死……」口中再次傳出一聲叫呼聲,冰冰奮力的彈射而起,手中同時出現了兩把飛刀,直朝兩人心臟射去。

「同樣的招式你以為還有用么……」其中的一人口中發出嘲弄的笑聲,身體朝旁一閃,揮手就將手中的戰刀朝冰冰刺去。

而另一人同樣躲開了冰冰的飛刀,也是同時朝冰冰的刺去,冰冰沒有躲避,她已經來不及躲避,她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兩把鋒利的戰刀刺向自己的身體。

兩把刀尖幾乎是同時刺破冰冰的衣服,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又幾乎是同時刺破了冰冰的表皮,就在這個時候,冰冰忽然身體一扭,以一個極其詭異的弧度避開了兩把戰刀,身軀就順著兩把刀之間的縫隙一個扭動,刀身劃破了小腹,劃破了後背,就這麼順著她的身體,分別刺進了兩名黑衣人的身體……

鮮血再次狂噴而出,讓冰冰的衣裳又多了一層鮮血,兩人眼中都充滿了不甘,可是冰冰卻根本不給他們思考的機會,手中的短刃再次劃過兩人的脖子,兩人就這麼朝後方倒去,重重的落在地上,一動不動……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十二具屍體,又看了看最前面的水水,冰冰臉上再沒有半點情感,一把撕開自己的衣裳,簡單的將身上的傷口包紮后,就這麼朝山下走去,每走一步,就彷彿常人跑一千米一般,是如此的沉重,意識逐漸的模糊,迷迷糊糊之中,她又看到了那張俊邪的臉蛋,星辰哥哥,冰冰想你,真的想你,好想好想……

(最近身體太累了,垮掉了,星辰在這裡請假幾天,每天暫時只更新一章,過幾天一定補回來,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這一次三次煉丹都成功了,而且還是超乎尋常的成功,李天還在中領悟了一些火元素的使用方法,可以說是收穫頗豐。

煉丹的成果也很不錯,三次總共出來了51顆丹藥,而且大部分都是七成品質以上的,只有兩個是七成以下的。

外面的那些人為什麼會進步那麼快呢?因為李天給他們吃的全部都是十成品質的,這些人雖然知道丹藥的品質,但是他們卻不清楚該怎麼來劃分,李天扔給他們的時候,他們只是知道是一樣的東西,至於是多少的品質,他們可就不怎麼清楚了。

李天自己是不需要這些東西的,吃下去對李天也沒有什麼有用的地方,每天只要是保持打坐時間,這就可以了,這也是一種逆天的發展,李天最近還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就好像當年獲得主神格的時候,李天的主神格是從別的主神那裡得來的,但是現如今李天卻感覺到有些不一樣,因為李天曾經閱讀過一些書籍,有些逆天的生命可以在自己的體內醞釀出主神格,李天從來不認為自己是那些逆天的生命,就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但是重生之後卻不敢說了,因為做什麼事情都那麼得心應手,沒準自己就是那種逆天的生命呢。

這幾天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李天經過了好幾次的探查,發現自己的體內經脈奇特,這個時候李天斷定自己有可能會醞釀出一顆主神格勒,如果是自己醞釀出來的話,那比多少其他人的要好的多,李天上一輩子的時候就是靠奪舍成為主神的,所以只能是下層主神,以後發展的路也是繼續奪舍多少了,中層主神之後就是上層主神,最後是主宰,最後李天就卡在成為主宰的路上。

可如果是身體自己醞釀出來的,這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跟自己的身體完全契合,所以實力也比奪舍的要多好幾成呢,而且不需要以後多設其他人的神格,靠著修鍊就可以一步一步的升上去,整個人都不需要有什麼樣的變化,當成為主宰之後,就可以成為整個世間最強大的神了,不過這都是以後的事情,這誰也不敢保證,現在李天還只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當然也不算是普通,比其他人稍微強大吧。

李天這邊正要回想一些其他的事情,就看到水星敲門進來了,不用問,肯定是國家安全局那邊得到消息了,要不然的話這個傢伙也不會過來,水星現在的地位有些尷尬,一方面算是李天的人,但另外一方面還是國家安全局的人,所以每次談判的時候,水星都感覺到有些為難,如果讓李天吃了虧呢?自己以後就沒啥好日子過了,畢竟李天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可如果讓國家安全局吃了虧呢,那自己也不好混,畢竟那邊是自己的根本。

「你這個小子消息還很靈通呢,立刻就知道我這邊煉丹成功了吧?」李天笑呵呵的說道,這個傢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老闆,你這就不厚道了,怎麼說我也算是你的人呀,他們這些人都能夠分到一顆,為什麼我就不能夠分到一顆呢?你這是區別對待呀!」水星有些委屈的說道,其實這也就是鬧著玩,水星非常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兒,想要在李天這裡得到丹藥,那必須得對李天中心才行,雖然水星也辦了很多的事情,但水星的身上還卡著別人的標籤呢,李天當然不可能把水星當成是自己人,當然這是水星的想法。

「你自己要到京城去彙報工作,這個鍋我可不背在身上,早就給你準備好了,吃下去能增加你十年的功力,雖然你現在的功力一般,但我估計你吃下去之後能夠達到入門十段左右,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到初級武者,但我估計是不可能的,你這個人平時雜事太多,修鍊的不是很精緻,體內其他力量太多了,能夠到入門十段,就已經是該燒高香了。」李天從手裡扔出一個丹藥,跟上一次的時候是一樣的,慢慢的順著桌子滾到了水星的旁邊,水星又是重複同樣的動作,把這顆丹藥放在自己的手掌心當中,只不過上一次是要給總局那邊送過去,這一次這顆丹藥是屬於自己的,讓水星感覺到有些不敢相信。

「老闆,這是不是真的呀?你有沒有吃錯藥呀?我可是國家安全局的人…」水星自己都不敢信任了,如果李天是為了收買自己的話,隨便送出一兩座房子就可以了,沒有必要拿這種丹藥送人呀,這可是能增加十年功力的丹藥,除非是李天的嫡系,其他的人都沒有資格吃的,但現如今竟然給了自己一顆,國家安全局那邊早上通知水星,如果丹藥屬實的話,可以十個積分購買一個。

這是什麼概念了?國家安全局的積分很值錢,每一個積分都可以迅速的換成兩億人民幣,十個積分就等於20億人民幣了,當然沒有人那麼傻,都會留著換一些好東西的,現如今李天竟然給了水星十個積分,這讓水星感覺到難以置信,在國家安全局半輩子了,水星現在也僅僅有五個積分而已,而且還是拿著生命換來的李天,竟然是隨手送出了十個積分,等於水星混了兩輩子的積分,怎麼能讓他不感動呢?

「我絕對沒有搞錯,我知道你是國家安全局的人,但是你現在是給我辦事的,如果你實力太弱的話,走出門去也會丟我的人的,老老實實的把丹藥吃下去就行了,我這邊是不會給你假藥的,況且你也給我辦成了不少的事情,你的腦子就是最好用的,以後好好的做事,該有的獎勵都不會少了你的。」李天並不會多麼煽情的話,說完這些之後就出了門,留下水星在那裡傻愣著,眼角間貌似是有些濕潤的。 「傻丫頭,星辰他已經走了,你們這又是何苦?」蘇姍輕輕的伸出自己的右手,彷彿慈母一般,撫摸著慕容蓉那張憔悴的面容,無比心痛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傳出。

她的心中何嘗不痛?她的心中何嘗不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可一個人的心臟都停止跳動了這麼多個小時怎麼還會活著?

你沒看那兩名不知道哪兒請來的非洲難民滿頭大汗么?他們鐵定被陳小龍這個傢伙給逼著招魂吧?

「不……蘇姐姐,不是那樣的,星辰他真的沒死,他的身體還是溫熱的,我甚至能夠感受到他抱著我的溫暖……」慕容蓉卻是彷彿吃了什麼興奮劑一般的掙脫開蘇姍的手掌,很是亢奮的解釋道。

「對啊,蘇姐姐,星辰他真的沒死,他到現在的身體都是溫熱的,不信你去摸摸!」陳小龍,羅隱等人也同時開口說道。

蘇姍心中微微嘆了口氣,不過還是來到了葉星辰身邊,緩緩的伸出右手,朝那張經常在自己夢中出現的臉龐摸去,她的動作很柔,很輕,很細,生怕驚醒了夢中的他一樣。

蒼白的臉色,卻有著淡淡的溫存,那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溫暖,不是錯覺,更不是幻覺,蘇姍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驚訝,又伸出自己的左手,可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又撫摸著他的胸脯,他的手腕,所有的地方都是那般的溫暖,就彷彿他摟抱著自己一樣。

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沒有去世嗎?

「不僅如此,蘇姐姐,星辰他身上的傷勢竟然也在慢慢的癒合,不信你看,這些都是那天所受到的刀傷,如今已經結巴,還有他心口上的刀口,醫生通過透視鏡發現裡面竟然也開始慢慢的癒合!」陳小龍看著蘇姍那有些恍惚的神情,再一次開口說道。

蘇姍輕輕的拉開蓋在葉星辰身上的床單,發現他身上的傷口真的有癒合的跡象,特別是那幾道傷口的邊緣,已經開始結巴,不要說一個已死之人,就算是一個大活人,也不可能這麼快的結疤,這……這……這到底怎麼回事?誰能夠解釋?

沒有人能夠解釋,蘇姍獃獃的望著葉星辰,她的腦袋陷入了短暫的停頓,最後又用手探了探葉星辰的鼻息,毫無歡喜,又摸了摸他的心臟,毫無動靜,這……

「能不能讓我和他單獨一會兒?」蘇姍不知道該怎麼解答這樣的疑惑,她似乎也感覺到了葉星辰的存在,感覺到他就在自己身邊,靜靜的看著自己等人,這是一種直覺,一種屬於女人獨特的直覺。

「嗯……」連同慕容蓉在內,所有人同時點了點頭,在他們心中,蘇姍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不僅是他們的班主任,還是他們最親的姐姐。

那兩名非洲難民幾乎是被陳小龍踢出去的,嘴裡唧唧哇哇的不知道說些什麼,直到這些聲音全部消失,蘇姍這才慢慢的坐在葉星辰的床邊,輕輕的握住葉星辰的手心,極其溫和的說道:「星辰,我知道你在這裡,你也一定能夠聽得見我說話?對吧?」蘇姍說到這裡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目光緊緊的盯著葉星辰的嘴唇,她是多麼的希望他能夠動一動。

「我真的在這裡,我的確能夠聽到你說話,姐,我好想抱你,可是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告訴你這些啊!」望著蘇姍那張同樣憔悴的臉龐,葉星辰心中再狂呼,這兩天來,他已經試過了很多次方法,可是依舊毫無進展,依舊和最開始所處的狀態一樣。

蘇姍看著依舊一動不動的葉星辰,眼中沒有半點失望,紅色的雙唇輕輕的動了動:「星辰,你知道嗎?這些日子以來,姐姐好想好想你,姐姐真的好想回到你的身邊,為你做飯,為你縫衣,為了沐浴,為你做一切的一切瑣事,只要你能夠快樂的生活著,姐姐就會很開心,很開心!」

「姐,我也想你,我也很開心!」葉星辰默默的嘆息了一聲。

「呵呵,你一定聽到我的話語了吧?其實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告訴你呢?你要做爸爸了……」

「轟隆……」葉星辰只感覺一道閃電霹靂嘩啦的從天空落下,狠狠的砸在自己的頭上,自己竟然要做爸爸了?自己竟然真的要做爸爸了?再看看蘇姍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一次的激情,那一次,似乎沒有安全措施吧?難道自己真的那麼厲害?一擊即中?天啊,自己都要做爸爸了,媽的,快點醒來啊,我要做爸爸了,我要摸摸我的孩子!葉星辰狂叫著,撕扯著,用力的掙扎著,不斷的想要融入自己的身體,不停的奔騰著……

「呵呵,你一定很開心對吧?其實你有的時候也是一個孩子,真不知道你做爸爸後會不會有什麼改變,想要摸摸我們的孩子么?他很聽話的呢?可不像你一樣調皮噢?」蘇姍臉上浮現出了迷人的笑容,更是將葉星辰的手拉到了自己的小腹前,伸進了自己的衣裳之中。

忽然間,隱約間,剎那間,葉星辰感覺到了蘇姍的體溫,感覺到了她那光滑細嫩的肌膚,感覺到了一個弱小的生命正在她的身體中孕育,他甚至感受到了一股奇異的能量正通過那個小生命慢慢的融入到自己的體內,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一時之間,葉星辰感動的快要哭了,自己真的要做爸爸了。

「星辰,感覺到了嗎?他是不是很乖?其實我已經為他想好了名字,我希望他以後能夠做一個瀟瀟洒灑的男人,所以叫他葉瀟,這個名字,好聽嗎?」蘇姍甜甜的笑著,笑得很美很美……

葉瀟,葉瀟,葉瀟!

「轟隆……」一聲巨響,這是實實在在的一道天雷劈落下來,晴朗的天空忽然劃過一道閃電,讓整個靜海市的人都是一陣驚恐,葉星辰卻感覺自己的靈魂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似乎有一個龐大的記憶即將爆發,可是卻似乎又被什麼東西緊緊的包裹住一般。

葉瀟,瀟兒,葉瀟,瀟兒……若璇……辰逸……

「啊……」忽然間,葉星辰的口中傳出了一陣巨大的吼聲,他那一直飄離身體的靈魂竟然隨著這一記喊聲而徹底的融入到自己的身體內。

「星辰……」看到葉星辰忽然大叫出來,蘇姍的眼中再一次爆發出狂喜的神情……

不僅蘇姍,就連門外的陳小龍,慕容蓉,羅隱,甚至是隔壁的剛剛休息的南宮尚香,李筱婷,黃奕菲,穆曉筠等人也被這個聲音所驚醒,這是多麼熟悉的聲音,這是多麼讓人懷念的聲音。

剎那間,所有人,幾乎是發瘋一般的撲向了房間內,就看到了葉星辰緊緊的摟著蘇姍,而他的右手,正在蘇姍的小腹上輕輕的撫摸著……

殘缺的記憶並沒有出現,不過一切的一切都不在重要,重要的是,自己醒來了,那些不知名的東西,就讓他隨之漠落吧,所以,葉星辰的嘴角,再一次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很邪,很妖,很惑!

「星辰(哥哥)……」慕容蓉,李筱婷,南宮尚香,穆曉筠,黃奕菲幾乎是同時喊出來,五人就這麼一起撲向了葉星辰,眼看就要將葉星辰和蘇珊埋沒。

「停停停……STOP,STOP……姐姐懷孕了,可經不起你們的折騰!」葉星辰連連喊停,可是慕容蓉等人早被狂喜所代替,哪裡聽得進去,不得已,他只能夠說出了這個秘密,他可不想自己的孩子還沒有出世,就被她們給憋死。

「啊……」所有人同時一愣,接著就是唰唰唰的看向了蘇姍的小腹,這才發現她的小腹竟然真的微微隆起,繞是蘇姍心理素質強悍,一時之間竟然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哇哈哈哈……我快做叔叔了,星辰,你這混蛋,嚇了我們兩天兩夜,今天一醒來就給我們這麼大的一個驚喜,你是不是故意玩我們?」陳小龍最先反應過來,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操,你最好跑遠點,這兩天讓那些巫醫給老子吃了什麼?靠,噁心死我了,媽的,等老子身體好了非讓你嘗嘗不可!」一看到陳小龍那張淫蕩的臉龐,葉星辰就是一陣火氣,特別是想到那些比泥巴還要黑的藥丸,他就是一陣反胃。

「嘿嘿,我這不也是擔心你么?你想想,你身體那些都是好的,唯獨沒有意識,我只能夠想著用這些方法刺激你不是?你看,你這不是醒來了么?對了,這兩天你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沒有心跳?」陳小龍哈哈一笑,卻是很自然的退後了三步,他可不想被葉星辰強行塞幾顆藥丸到嘴裡。

「此事說來話長,等我處理好家務之後再慢慢跟你道來!」葉星辰揮了揮手,這事情說起來實在太玄乎,到底他們會不會信呢?

「家務?」眾人卻是同時一愣?

「容蓉,昨天你幹了什麼傻事情?」葉星辰卻是忽然語氣一肅,兇巴巴的望著慕容蓉。

「啊……」慕容蓉一愣,這才想起自己昨天差點自盡,要不是羅隱,可能自己真的和葉星辰天人永別。

「哼哼,知道錯了吧?馬上給我過來,讓我懲罰一下……」葉星辰很是得意的叫囂著,慕容蓉只能夠低著腦袋,就像一個小媳婦一般,乖乖的來到了葉星辰的身邊。

葉星辰一把將其抱在懷中,當著眾人的面,狠狠的親了一口,陳小龍,羅隱,何佳傑,趙虎等人直接將頭偏到了一邊,一副不堪入目的樣子,而李筱婷幾人卻是一陣偷笑,見到葉星辰忽然能夠醒來,她們那種失而復得的心情常人根本難以理解。

「筱婷,你別笑,昨天要不是羅隱,你也做出那樣的傻事,所以我也要狠狠的懲罰你……」李筱婷的笑容一僵,不過卻很快又綻放出笑容,依然很乖的來到葉星辰的身前,仍由葉星辰的大嘴懲罰自己的小嘴。

「這次呢,懲罰完畢,現在是獎賞儀式,這次最需要表揚的尚香同學,要不是她發現我的身體是熱的,估計你們早把我拿去火化了吧?」葉星辰鬆開了李筱婷的小嘴后,又一把拉過南宮尚香,又是一陣狂吻,只不過比起剛才的兩次粗暴的吻來,這一次溫柔了許多,來顯示這是他的獎勵,而不是懲罰,最後,穆曉筠,黃奕菲,一一體驗了一次相吻,這才戀戀不捨的分開,這一刻,她們的眼中同樣掛滿了淚珠,不過卻是幸福的淚水……

這一吻,就是半個小時,看得陳小龍等人是一陣心驚肉跳,女人多了,果然是一個麻煩,連擁吻都要花費這麼多精力,真不知道這個小子晚上怎麼沒有被榨乾?

「我操,你們怎麼都沒有出去?」最後吻過黃奕菲之後,葉星辰這才忽然朝陳小龍幾人抱怨道。

「出去?出哪兒去?這麼精彩的愛情片,怎麼能夠錯過呢?」陳小龍哈哈一笑,接著就看到葉星辰不知道從哪兒抓來一塊雞蛋,就朝自己砸來,趕緊躲到一邊去。

「停停停,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聽到你遇害的消息,楓哥,七哥,還有培虎那個混蛋都已經趕回來了,而且道上也有人傳出你掛掉的消息,現在我們到底該怎麼辦?」陳小龍眼見葉星辰還有繼續報復自己的衝動,趕緊開口說道。

「蒲小芸那幾個賤人你抓到了嗎?」葉星辰沒有直接回答陳小龍的問題,而是開口問道。

這兩天來幾女所受到折磨,他可是全部看在眼中,此仇不好,他還怎麼叫做葉星辰呢?

霸道總裁寵萌妻 「沒,她們彷彿人間蒸發一般,我搜遍了整個靜海市都沒有找到半點消息,我估計她們已經離開了靜海市,你知道她們的身份么?」陳小龍直接答道。

「暗影門,五色絕花!」葉星辰淡淡說道。

「操,暗影門還真他媽的無孔不入啊,竟然那麼早就將五色絕花給派到了靜海大學,怪不得我們一直找不到高手呢!」陳小龍一聽,也不由的破口大罵道。

「嘿嘿,不過這一切都沒關係,他們不是都以為我死了么?那我就滿足一次他們又如何?」葉星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邪笑,笑得如此妖異…… 「這個時候不選擇吃下去嗎?這可是最好的一個時機,一看他們都在拼了命的訓練,就是覺得現在有人給警戒,我這個人呢,還可以指點一下你,現在吃下去,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好的時機,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兒了。」李天看到了水星從屋裡走出來,看到這個傢伙沒有吃丹藥。

「你是他們的老闆,他們隨時都可以有假期,在這裡訓練也沒什麼的,你只是我其中一個老闆,你能夠把我的假期給批下來,但是其他人沒辦法把我的假期給批下來,這個群我記在心裡了,國家安全局方面也提下要求來了,十個積分換一個丹藥,你覺得如何呢?」水星非常無奈的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李天這邊沒事了,但誰能保證國家安全局那邊沒事呢,想要修鍊也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完成的,至少得有半個月的時間才行,水星的時間不屬於自己,在國家安全局那邊還沒有申請下來,所以沒有辦法服藥。

李天在心裡盤算了一下,國家方面給的價格還算是公道,而且水星一下子就把底價給說出來了,這就是自己的那枚丹藥有用處了,如果是一點兒一點兒的砍價的話,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李天知道這個傢伙沒有把話說完,示意這個傢伙繼續說下去。

「國家方面還是原來的意思,第一顆丹藥還是葯拿回去試驗,如果試驗完成之後,希望能夠從你這裡購買更多的丹藥,當然如果你覺得價格不合適的話,可以隨時進行還價,我在國家那邊也聽到了一個傳聞,如果這個丹藥是真的的話,恐怕他們會付出巨大的代價,你也知道,雖然國家名義上是這片土地上最強的勢力,但是各大家族跟各大門派都不怎麼買國家的帳,也僅僅是一個名義上的服從就是了,所以國家急需高手,想要提高一個人的能力,你這裡是唯一的選擇,可以說已經是達到了壟斷了。」水星說話之前關掉了自己身上的竊聽器,如果不把這些東西關掉的話,打死他也不敢說這些話的,這幾乎跟叛國差不多了,所以說李天也是國家安全局內部的人,但是李天自己也清楚,如果說到真正的內部,只有水星這樣的人才是,李天這樣的人僅僅是一個外部人員。

李天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明白這個事情了,看來可以跟國家方面獅子大開口了,其實國家方面早就等這樣一個機會,在他們的手中有很多潛力超群的人,但是這些人都沒有提升自己的能力,最主要的就是投靠國家的高手太少了,在最頂級的宗師行列,那些人都希望靠自己的力量打下一片天地,誰願意自己的頭上有一個太上皇呢?就算國家方面給他們各種各樣的好處,但是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還是願意靠自己的力量來做事。

現在國家面臨的就是這樣的情況,實力高的人不願意聽自己的招呼,實力低的人倒是非常忠心,但是這些人沒有多大的用處,那就得想辦法把他們變成實力高的人,可是這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所以李天手裡的這種丹藥算是來的太及時了,簡直就是及時雨啊。

「那你先把這顆丹藥拿回去吧,就按照國家提出來的價格,我這也算是給國家做貢獻了,但是以後如果批量購買的話,肯定不可能是這個價格的,跟療傷丹藥一樣,每個月只能夠限量供應兩顆,如果更多的話,那我這裡就沒有了。」李天這次表現的也是相當有誠意,主要是因為前一段時間人家幫忙了,魔教大舉壓境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恨不得跟李天劃清界限,但是國家安全局並沒有拋棄李天,雖然給李天的支持有限,但至少也是支持的,李天這個人就是這樣,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國家方面提出的要求還是要盡量滿足的,這一次國家安全局之所以支持李天,就是因為以前的時候給了國家足夠的好處。

因為事情比較緊急,水星也就沒有說什麼了,把丹藥裝起來之後立刻就走了,對於水星來說,現如今最要緊的就是把丹藥交到崔局長的受傷,崔局長親自押送赴京,最近兩個月的時間,崔局長接連接到了兩次a級任務,這兩次a級任務全部都是押送丹藥,如果李天不在魯東省的話,恐怕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去總部的,崔局長可是很感謝李天的,也算是給總部的人打關係了。

李天的手裡的確是有不少的丹藥,但是不能一次性的給國家,還是牽扯到一個數量的原因,如果你把東西直接全部交出去的話,那你這個東西恐怕賣不了那樣的價格的,只有飢餓營銷才能換取最大的利潤。

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飢餓營銷之後,社會上知道消息的人也會越來越多,那個時候大家都會到這裡來購買的,價格自然而然的就上去了,根本就不需要李天自己宣傳了,神水就是這樣來操作的,當初剛剛出來的時候,僅僅是5萬塊錢一份兒,現在已經高達20萬1份了,很多人都讓李天增加數量,他們想要全部吃下去,但李天依然保持原來的數量,不會多加多少的。

魔教總部。

司徒小姐帶著勝利回到了魔教總部,帶魔教總部這邊的鬥爭遠遠沒有結束,雖然跟李天達成了和解,但是在魔教的內部,還有一部分人想要置李天於死地,他們就是魔教的狂熱分子,他們因為上次的損失,被魔教內部降罪,所以他們也是最想跟李天報仇的人,這些人也有一個領導者,那就是大長老了,大長老在魔教內部推行的是老一套,根本不會接受任何的新思想,對於大腦來說,現如今的教主實在是太過分了,什麼樣的事情都想退讓,簡直要把魔教給敗了。 「你到底怎麼想的?快說?」陳小龍看到葉星辰那邪惡的笑容,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他們不是以為我都死了么?那索性就將計就計,你不是說那些小蝦小魚如今也開始活躍了么?那不如就趁此機會讓他們知道星曜會的強大,就算我真的不在了,星曜會也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老七和瘋少不是馬上回來了么?以瘋少和老七的個性,若是知道我遇害后,肯定會瘋狂的屠殺,就讓他們放手去干就行了……」葉星辰依舊邪邪的笑容,可是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他眼中的殺機,這次要不是這枚奇異的戒指,自己早已經死透,又哪裡能夠活得過來?若是自己真的死了,以慕容蓉她們的性格,就算活著也是如同行屍走肉,這是自己絕對不想看到的,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暗影門的原因,自己又怎麼能夠讓他好過呢?

「哇靠,你也太邪惡了吧?瘋狂的屠殺,你就不怕引來國家的注意?」陳小龍很是詫異的說道。

「操,你少來了,你身上的傷勢怎麼來的?不要告訴我說是你找女人的時候被女人的指甲劃破的!」葉星辰翻了陳小龍一個白眼,這混蛋明明就已經搞了一個屠殺,現在要自己不要去,這不是扯談么?

「嘿嘿……」陳小龍有些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

「就這麼決定了,你們也不要馬上散播我死亡的消息,一切的一切,就當成我真的死了一樣,如果我猜得不錯,那些大組織知道我死了之後,也會採取行動吧?」葉星辰嘴角掛起了一絲冷笑。

「嘿嘿,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我們在靜海市盡情的折騰,讓所有人都以為你真的去了,我們要竭力鞏固靜海市的地位,這樣一來,他們就會大意,在他們看來,沒有葉星辰的星曜會就如同沒有牙齒的老虎,是不是?」陳小龍眼睛一亮,瞬間想到了什麼。

「不錯……」葉星辰點了點頭,他心裡還有一句話沒有說,他決定親自解決這件事情。

「媽的,這群混蛋,也太瞧不起人了,難道他們心中的對手就只有你一個嗎?老子要讓他們知道,就算沒有牙齒的老虎,還有鋒利的爪子,奶奶個熊!」陳小龍卻是忽然破口大罵,引得眾人一陣哈哈大笑。

陳小龍,林翱翔,羅隱等人就這麼離開了房間,最後偌大的房間里就剩下葉星辰和蘇姍六女,每一個人的目光都充滿了關切,充滿了愛憐,充滿了感激,感激上蒼的垂憐,能夠讓葉星辰起死回生吧?

「你們不用這樣望著我,其實這次的事情很玄乎,不知道你們相不相信靈魂的存在?」望著幾女那通紅卻又充滿疑惑的神情,葉星辰忽然開口笑道。

「當然相信了……」慕容蓉卻是開口說道,她可是知道葉星辰前世今生的事實,蘇姍,黃奕菲,李筱婷幾個知道這一點的也同時點了點頭,只有南宮尚香和穆曉筠微微有些疑惑,人,真的存在靈魂一說?

「這一次,又是這枚戒指,當我被殺的時候,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我的靈魂就要飄蕩出我的身體,是這枚戒指,是這枚戒指將我的靈魂緊緊的束縛在體內,而當我的手放在姐姐小腹的時候,我更是能夠感受到一股能量湧入我的身體,最後的姐姐說我的第一個孩子的名字叫葉瀟的時候,我整個人就這麼奇迹般的醒來,這是不是很神奇?」葉星辰說到這裡的時候,一直看著蘇姍的小腹,他隱隱覺得葉瀟這個名字是如此的熟悉。

眾女同時一陣詫異,這……這似乎的確太玄幻了一點,可是對於葉星辰的話,她們卻深信不疑,如果不是這樣,如何解釋葉星辰心臟停止跳動幾十個小時,還保持著體溫呢?而且傷口也會自動復原呢?

「罷了,這件事情我們根本沒有頭緒,想那麼多也沒用,總之,人活著就是最好的,這陣子還要辛苦下你們了,為了掩護我真的去世的消息,你們一定要裝出很傷心的樣子,就像你們前幾天一樣,不過該休息的時候可要好好的休息,知道嗎?」葉星辰對於這件事情也是很難理解,若不是親身體會,他根本不會相信。

我再也不要愛你 「知道啦,不就是演戲嘛,很容易的呢!」一旁的南宮尚香呵呵笑道,卻引來眾人的一陣白眼,你當初好歹也是一流明星,雖說很少演電影,但演技卻是一流的,演戲對你來說自然輕而易舉。

不過看到葉星辰那期盼的眼神,眾女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葉星辰到底想要做些什麼?但能夠為葉星辰做點事情,也是他們心中一直想的問題。

葉星辰生死的消息就這麼慢慢的傳開,紫楓,王小虎,呂培虎三位煞星回到靜海市后,果然又進行了一場血腥的屠殺,整個靜海市黑道是風聲鶴唳,這已經是葉星辰醒來的第二天,剛剛經歷一夜血洗的靜海市顯得格外的寧靜,紫楓,王小虎,陳小龍,歐陽俊,林翱翔,羅隱,趙漠,呂培虎除了金三角的阿戒外,星曜會的幾大巨頭全部聚集在閃耀之星,整個閃耀之星被密密麻麻的黑衣人包圍著,就算是一隻蒼鷹都飛不進去,所有人都感覺到,星曜會的確出了很大的問題,很可能,裡面正在為葉星辰準備哀悼大會呢!

然而,閃耀之星第七層的豪華大廳之中,葉星辰正坐在圓桌前,掛著淡淡笑意的眼眸望著身旁還散發著血腥味的紫楓,王小虎,呂培虎三人。

而紫楓,王小虎,呂培虎心中那才叫一個氣啊,昨天他們才剛剛達到靜海市,原本以為葉星辰已經去了,心中憤怒的他們立馬對靜海市的那些小幫小派進行大規模的屠殺,當他們激戰一夜,好不容易才泄去心中憤怒的他們正準備去看看葉星辰,然後大睡一場,忘記這場噩夢,可是卻被陳小龍召集到了這裡,剛剛到達這裡,就看到了葉星辰滿臉笑意的望著他們,這玩笑似乎也開得太大了一點吧?要不是葉星辰解釋迅速,很可能早被紫楓和歐陽俊聯手狠揍一頓。

不過呢?能夠見到葉星辰完好無損的活著,所有人的心裡都很開心,雖說他臉上的笑容實在太可惡了一點,但,他們的心裡,真的很快樂。

「長話短說,這次召集大家來,就是演一場戲,總之呢,葉星辰這個人已經死了,你們就以這個題目盡情的演繹下去就行了!」葉星辰看了看幾人,忽然直接開口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