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到木兮如此自不量力要趕自己走,覺得可笑的塗靜好往前走了兩步,「我塗靜好可不是那種任由人調遣的人,等姜軼洋平安無事歸來,我自然會離開。」說完后,塗靜好就回了身後的沙發坐著繼續等候消息。


坐下的塗靜好,見木兮無可奈何自己,特別提醒一句,「你別想給誰打電話搬救星過來趕我走,那樣只會讓我們彼此的臉面都不好看,我也沒有惡意,我只是想等姜軼洋回來。」

後面的木小寶暗暗咬著牙齒,他才不管塗靜好有沒有惡意,都是這個女人來到家裡以後,讓小洋洋跟小狒狒都吵架了,現在又不顧他媽咪大著肚子說這些難聽的話欺負他媽咪。

氣惱的木小寶轉身跑回房間,進門時把靠在門口打瞌睡的呂鋥凉嚇醒了。

抱著胳膊的呂鋥凉,勾著腦袋看了眼房內。

回到房間,木小寶找出幾個號碼后,準備打過去又收回了小手指,還是給另外一個人打電話。

「小寶,那麼晚了,是有什麼事嗎?」電話那頭的梁帥正在準備著自己過兩天要出席的一場會議的稿子。

「我爹地去出差了,那個塗阿姨因為擔心她喜歡的小洋洋,就不顧我爹地的安排,把我爹地他們出門的事情告訴小狒狒了,現在小狒狒帶著人去找我家老紀了。」

紀澌鈞要留費亦行,自有紀澌鈞的安排,這個塗靜好跟著搗什麼亂,梁帥立即拿出旁邊的手機撥打費亦行的號碼,「我給費助理打電話,你別擔心。」

「那個塗阿姨可壞了,她說如果小洋洋出事了,她要找我媽咪算賬,說的那些話可氣人了。我不要她住在我家裡,我打算找她爸爸,可是我沒她爸爸的電話,我準備給老紀的老師我師公打電話……」

「給他打電話不合適。這樣吧,你去找商太太,請她幫你。」

「小狒狒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不客氣,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這邊電話掛斷,那邊也提示關機。

軍婚難違 過來給梁帥送文件的易定心,見梁帥表情沉重。「梁先生,出什麼事了?」

「費亦行的手機關機了。」

「你找他?我愛人剛才在高鐵站看見他們,他帶著人連夜搭高鐵不知道要去哪兒。」

「高鐵站?」

「是。」

紀澌鈞出國了,費亦行要去找人,怎麼坐高鐵,越想越不對,想打電話叫楊鵬進來,已經來不及了,梁帥提速衝出門外,「楊鵬,楊鵬!」

「梁先生怎麼了?」

塗靜好給錯費亦行地址的事情,太可疑了,這件事看來沒那麼簡單,擔心紀澌鈞安危的梁帥也顧不上什麼了。「你馬上找人聯繫高鐵站那邊,務必聯繫上費助理,把紀總的航班號告訴他,讓他警惕被人調虎離山。」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站在書房裡,聽到梁帥為了紀澌鈞的事情如此著急,易定心笑著搖了搖頭沒有阻撓也沒有說什麼。

楊鵬走後,梁帥回到書房第一件事就是給木兮發信息,提醒木兮一些他剛發現的可疑事情。

而此時帶著人登上高鐵的費亦行,目光焦急望著遲遲沒有關上的門。

在焦慮等待中,艙門終於關上了,費亦行正鬆了一口氣時,一個身穿制服的乘務長快步來到費亦行旁邊,「費先生,有您的電話。」

找他的電話,怎麼打到這裡來了?

拿過手機的費亦行,剛把手機貼在耳邊,聽到那些消息,表情瞬間垮了……

一直在等人來的木兮,靠著沙發就睡著了,帶著人趕回來的許軼衛,將家裡的一切布置妥當后,就收到一條費亦行發來的信息,馬上將姜軼洋留在家裡那幾個人全部都處理掉,趕在天亮之前,把家裡里裡外外都摸查一遍。

給年暮生打完電話,在等梁帥消息的木小寶,趴在枕頭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醒來的第二天,睜開眼的木小寶,看到窗外太陽都出來了,嚇得趕緊爬坐起身,拿過放在旁邊柜子的手機,看見木兮沒在這裡,木小寶喊了句,「媽咪?」

沒有回應,木小寶趕緊刷完牙下樓去找人。

從房間出來,低頭看著網上的新聞,沒有一條是跟老紀現在的消息有關的,就連之前媽咪那些身份的新聞都被一個叫張宇軒的人黑料給掩蓋下去了。 林楠不知道,此刻這裡三個女人正在談論著他這個特殊的男人。

賴美雲也就算了,一開始的誤會,讓她到現在都在不斷和林楠掐,但陳佳影感同身受,很是理解趙小娜。

當初的她,就是被林楠吸引。

在他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安全感,特殊的迷人魅力,讓人慾罷不能。

好在,她陷入的不深,再加上吳俊凱無微不至的照料,她也看到了林楠和周穎之事,果斷放手了,選擇了更適合自己的幸福。

「之前是我對不起他,我願意補償這一切,把我的一切都給他。」趙小娜開口說道。

態度堅決,做好了這個準備。

認定了林楠!

陳佳影賴美雲二人皺眉。

「又要便宜那個傢伙了!」賴美雲不滿的哼了一聲。

「你想辦法說通我姐她們,估計就搞定了!」

不過這話一出,陳佳影趙小娜都在搖頭。

「不,關鍵還是在他身上,真若是他接受了,三位姐姐應該都會接受的。」陳佳影看的更透徹一些。

趙小娜聞言也開口。

「佳影說的對!」

頓時,賴美雲眉頭微皺起來。

「那你搞定一個男人,還那麼難嗎?」

不過下一刻,趙小娜深深點頭,確實很難。

「他不是別人。」

「不過無論如何,哪怕是他不接受,這輩子我都跟定他了。」

趙小娜有了決定,便不會改變,她不會再放手。

否則仙路漫漫,太長久了,她一個人真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

她要陪伴在林楠身邊,不再離去。

哪怕是攆,也不走!

她就不相信林楠真的不在乎自己。

接下來幾日,雙石村這邊的氣氛有些詭異。

趙小娜話不多,但很堅定,就賴在這裡不走,林楠不好說什麼,周穎三女雖然不爽,但趙小娜根本不在意,甚至主動去找她們,想要融入進去。

甚至還在林楠的仙宮內長期逗留。

也不說什麼,但態度擺在這裡。

賴上林楠了!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這讓林楠很無奈,遭到周穎三女的數次體罰。

終於,到最後林楠受不住了,這種很麻煩的。

「小娜,好好的,不好嗎?」仙宮內,林楠坐在沙發上,兩旁三女陪著,宣誓著主權。

對面,趙小娜彷彿遭受審判一般,站在四人之前。

面對林楠的詢問,趙小娜沉默。

「小娜,你就完全認準了他?」周穎也開口,說到底,她才算是林楠真正的妻子,明媒正娶的。

趙小娜依舊沉默。

氣氛顯得有些不怎麼好。

直到良久,趙小娜對著周穎三女躬身行了一禮。

「三位姐姐,我的這種感覺,你們肯定都懂,之前我對不起他,但今後,我願意用餘生彌補!」趙小娜沉聲說道。

此言一出,三女以及林楠都無語了。

「…………」

林楠最是頭疼。

「小娜,過去了就過去了,我現在已經有了她們了,夠了,你若是願意,咱們還是親人,你是我妹妹,多好?」林楠開口。

當個妹妹親人,倒也不錯。

不過趙小娜當場開口。

「不好!」

頂頭boss:最貴男公關 很剛,很直接!

林楠眉頭微皺,三女眉頭也皺了起來,隨即齊齊惡狠狠的看著林楠。

「都怪你!」自然,林楠成了始作俑者。

林楠更顯委屈了,和自己毛關係啊。

真的沒幹什麼!

顯然,三女不管!

趙小娜見狀,再度躬身對著三女。

「三位姐姐,小娜只求跟在他身邊,若是他不要我,我可以等,等到他要我為止!!」

這話,赤裸裸的,再度讓幾人臉色都顯得不自然。

最尷尬的,自然還是林楠。

「咳……人太帥了,也是一種麻煩。」林楠乾咳了一聲,找了個由頭。

也是真實感覺。

人情債,不,這叫情債最難處理!

結果,又被三女鄙視。

趙小娜看著林楠,時候這些話的時候,她也是做好了準備。

甚至,猶豫了一下,還是道出了一件事情。

一直以來都沒有真正提過的內容。

「之前我雖然和那人交往,但我沒有讓人動過我分毫。」趙小娜開口說道。

「嗯?」這句話,林楠聽的真切。

而後懂了,臉色微微有些意外,即便是周穎三女也是一樣。

趙小娜之前的事情,她們都知道。

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以那人的品性,竟然都沒能動過趙小娜?

這話,真讓人有些難以置信。

林楠其實也有些不大相信。

之前很多人對趙小娜其實不喜歡。

一個拋棄貧窮的林楠,而傍上了大款的女人,現在重新歸來,越發的不值得人認同。

趙小娜就給人這種感覺。

說不聽一些,叫破鞋!

林楠是誰,撿破鞋?

哪怕是林楠沒意見,其他人估計也會亂想。

不過沒想到現在竟然是這種。

似乎看出了他們的疑慮,趙小娜再度開口。

「我那時懂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道理,也知道那人不是好東西,所以一直在剋制著一定的距離。」

頓時,幾人都懂了,那時的趙小娜,是乾的出來這個。

很精明的一個女人!

當即,包括趙小娜在內,四個女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楠身上。

這讓林楠更尷尬了,一個女人當場和他討論這種問題,是有些不妥的,尤其是還當著自己女人的面。

「小娜,我不是那個意思,別多想,以前的過去就算了,我現在真的是有主了。」林楠看向趙小娜,充滿了無奈。

「我不介意幾位姐姐。」趙小娜開口。

「我介意啊……」林楠開口。

「你應該找到你的幸福,可能真不在我這。」

趙小娜不說話,但態度表明一切,認準了不撒手的。

「小娜,你就真的不撒手了,這個傢伙真那麼好?」徐曉雯有些不樂意的開口。

趙小娜微微一笑。

「三位姐姐,我也不知道哪裡好,但我就是如此陷進去了,無法自拔了,所以只能厚著臉皮了。」

這話說的,更是讓人無語。

還能說什麼,還能如何說?

林楠很想再勸,但看起來都無用了。

最終,林楠受不住了,身形一閃,主動跑了,將這裡留給四個女人,她們慢慢聊,自己無能為力了。 路過通往喬隱卧室的廊道,木小寶看見穿著便服過來的白一近,「早上好。」

「早。」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的白一近,握住木小寶遞過來的小手。

「我剛剛在網上看了,那個一直欺負你的張宇軒,被人爆料是渣男,好多跟他有關的事情都出來了,大家都說他要完蛋了。」

是嗎,他還真沒有留意這些,「吃早餐了嗎?」

「沒有,我現在要下去找我媽咪跟小狒狒。」

「費助理沒回來吧。」

「沒有?」

「我剛從樓下吃了早餐上來,就我跟你媽咪,還有一個塗小姐。」

擔心的木小寶皺著眉頭給梁帥打電話,那邊沒人接,木小寶就給梁帥發了信息,等著梁帥給自己回信息。

「你要去上班嗎?」

「嗯。」他現在不能浪費一點時間,必須努力工作。

「那你晚上,還回家嗎?」

「家?」

「這裡。」

跟木小寶說話的時候,他總是能有那種來自於陌生人的感動,「嗯。」

下樓的時候,被白一近抱在懷裡的木小寶,找著那個現在負責照顧自己的呂鋥凉時,還問了句,「我叔叔沒吃早餐嗎,他去公司了嗎?」

「他很晚才睡,現在還沒醒。」

「你怎麼知道他很晚睡的,你不是喝醉了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