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了看張小邪身後的林頓伊麗與奇諾,聖女微微一笑:“不過在冰雪女神的神諭之中有一點有意思的東西,還希望大祭祀指教,但是女神的神諭只有神之代言者纔可以觀看,所以…”


“那我們就在門外等候使者大人”林頓拉了拉伊麗,跟着美女祭祀朝外走去,奇諾自然也只得離開。

看着林頓幾人消失在了門外,聖女輕輕揮了揮手,頓時整個神殿一暗,只有冰雪女神的神像在微微發光。

“聖女,這是?”一路上張小邪可是被那些女子給騷擾怕了,現在看到自己與聖女共處一室而且還搞出了這麼曖昧的一個環境,張小邪自然心底打鼓。

雖然聖女是張小邪所見過的女子中僅有的絕色,恐怕只有小龍女能與之相比,但是在據說神蹟顯現的冰雪女神像面前幹出些什麼張小邪還是沒有那個膽量,而且聖女恐怕也不會有那個意思,只是多日來被女人給騷擾慣了,張小邪下意識的叫出了聲。

“咯咯”聖女看到張小邪臉上的神情,不由得笑出了聲。

本就無時無刻不散發這魅惑之力的銀瞳此刻更是光芒大盛,讓張小邪一直靈氣涌動的心裏仍然一動。

“放心吧,雖然冰雪之國的風俗是女子爲尊,但是在冰雪女神教的教義之中卻沒有這種風俗,所以冰雪女神教會之中倒是男子居多”聖女收起了笑容:“而且在女神之前,一切褻瀆都將清理,所以大祭祀不用擔心在我們冰雪女生教會中會遇到騷擾。”

“至於爲什麼將神殿的光線吸取”聖女白皙的小手上一團潔白的光芒亮起:“大祭祀看看就知道了。”

冰雪女神神像上的微光流轉,在張小邪凝神注視之下,在冰雪女神的神像之上這些微光竟然是斑駁一體,再仔細看看,赫然是上次在符籙之神降下的神蹟中知識印記所記錄下的那些神祕字跡。

“我成爲聖女以來冰雪女神一共降下了六次神蹟,在這六次神蹟之中每次都有神語的出現,我想大祭祀肯定也知道這種神祇之間使用的神語吧”聖女望着冰雪女神神像上的斑駁字跡,喃喃道:“可惜我實在是愚鈍,對於神語,掌握不到一層。”

天才啊!

張小邪自然知道那些奧祕的字符的複雜,即使是用知識印記強記下來,張小邪想要辨認出字跡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這個聖女只是在六次的機會中就強記下了十分之一之多,看來這個聖女記憶力十分驚人。

“不知道大祭祀對神語又掌握多少?”聖女唏噓完,銀眸之中滿含着期待。

魅惑之力讓聖女此刻就像一個飽含着求知慾的女子,張小邪心神也不由得一動,差點脫口而出自己對着神語是不在話下。

還好靈氣本來就有着凝神之用,在張小邪刻意的防禦之下,心神微微一動之下又很快的被穩住。

“我成爲大祭祀後也只是見過一次神蹟,對於神語也是知之甚少”張小邪故意皺着眉頭辨認着神像上的字跡,搖頭道。

不過在張小邪調用知識印記之中的神語之後,對於冰雪女神神像上的斑駁字跡卻是大吃一驚。

看到張小邪神色有異,聖女急問道:“大祭祀是否看出了什麼?”

“這神像之上的神語是我在得曉神諭後使用祕法印在神像之上,絕對沒有偏差”聖女自然將張小邪的異色看作看出了神語:“我也猜出了一點,不知道與大祭祀的想法是否相同。”

“這神語之中似乎是想要讓我們對付某個勢力?”張小邪自然知道神語的全部意思,但是肯定也不能讓聖女知道自己知曉甚清,只是挑了大意說道。

“看到大祭祀果然不愧是符籙之神親自挑選的祭祀,果然是天賦奇高,能夠在一次神諭之中就辨識如此多的神語”聖女訝然望着張小邪。

一直以來聖女都是自視甚高,沒想到這個闢珀帝國的大祭祀竟然比自己還要厲害。 看來這三人在刑獄之中很是吃了些苦頭,看到了張小邪,簡直就像看到了最後的希望。

“這次我出使冰雪之國,只是使者身份,想要救你們也沒有把握”看到符籙師又準備哀叫,張小邪揮手打斷了符籙師:“不過我會盡力想辦法,你們先在這裏呆上一陣,等我的消息。”

不管符籙師在自己身後的哀叫,張小邪與麗絲兒走出了這件監房。

“現在是叫伯邪你正使大人呢,還是大祭祀閣下?”麗絲兒出了刑獄,似笑非笑的望着張小邪,眼中的一絲驚異卻是沒有掩飾。

的確,以張小邪大祭祀的身份,根本不會被當作使者派到冰雪之國。


從斗破開始做咸魚 ”張小邪一臉聖潔:“但是對外我仍然只是一位使者,麗絲兒,你明白嗎?”

“知道了,大祭祀閣下”麗絲兒咯咯一笑,眼中的驚疑盡去:“我也聽說了半月之前冰雪女神降下了神蹟,想不到是與你有關。”

“不過你真的想救這個符籙師嗎?他與他的侍衛殺了兩個城衛,其中一個城衛正是與我同時來冰龍城實習的學院學生,他的父親可是我們冰雪之國女王的寵夫,就算是聖女想要救他也難”麗絲兒望着張小邪,一臉的勸張小邪不要插手之意。

“我沒有想過救他出來”張小邪的回答還是讓麗絲兒大出意外。

“身爲符籙會的大祭祀,難道你不想救這個符籙師嗎?”麗絲兒瞪大了眼睛。

符籙會的大祭祀就相當於冰雪女神教會的聖女,如果冰雪女神教會的祭祀出了事,聖女是肯定會插手的。

“這個傢伙私自得到了藏寶圖卻對符籙會隱瞞”張小邪嘿嘿一笑:“符籙之石對於符籙會來說算是重要之物,隱瞞之罪就足以讓這個傢伙治死罪,所以我不會費神來救他。”

“那伯邪你何不乾脆的對他說明?”麗絲兒好奇的問道。

“給他點希望”張小邪眨了眨眼睛,哈哈一笑:“怎麼說他也是我們符籙會的符籙師,我這位大祭祀怎麼也不能讓他在絕望中死去吧。”

“伯邪,看不出你的心腸還真壞”麗絲兒咯咯一笑,白了張小邪一眼。

雖然一晚大戰,但是經過這麼一走,再加上女人本來就在身體上有優勢,麗絲兒此刻竟然又有了再戰之意。

看到麗絲兒那雙要媚出水來的藍眸,張小邪的小腹也慢慢的騰起了一股熱流。

這巫妖之王的身體素質就是好啊!

。。。。。。。。。。。。。。。

在伊麗的叫門聲中,張小邪在牀上揉了揉有些痠疼的腰,跳下了牀。

“聖女讓人來叫我們,大懶蟲,快點起來吧”伊麗在門外叫了一聲,腳步漸去。

。。。。。。。。。。。。。。。

“大祭祀,女王已經同意了貴國的聯盟之意,下午將會接見大祭祀,大祭祀的身份我已經告知了女王,女王對大祭祀倒是十分感興趣”聖女雙眼之上一對紫色的晶片遮住了那雙銀眸,使得魅惑之力被遮蓋而住,倒是讓張小邪不須再做防禦:“下午我會陪同大祭祀一起去皇宮。”

“從神諭看來,闢珀帝國與冰雪之國的聯盟倒是不僅僅在對於銀月草原之上的虎族了,恐怕還要一起對付神諭上所說的那個勢力”張小邪不用在意聖女的魅惑之眼,也是自在的多。

“神諭不明,看來只有繼續向冰雪女神請示神諭了”聖女搖搖頭,對於自己作爲聖女這麼久還無法完全解讀神諭十分的氣惱。

“神語本就不是我等俗人所能掌握的”張小邪倒是安慰了聖女幾句。

“我想請大祭祀在冰雪女神教會之中多呆上一段時間,好讓我來討教一下神語,不知道大祭祀可否應允?”聖女一對紫色晶片後的銀眸緊緊的盯住了張小邪。

一生都侍奉冰雪女神的聖女對於神語可以說是竭盡全力的想要通曉,只可惜耗盡了無數代的聖女精力,通過祕法傳承下來也不過解開神語不到一半。

原先聖女所說的不到一層自然是對張小邪的欺瞞,卻沒想到張小邪一眼之下也分辨出了神諭的一些意思,還以爲符籙會的大祭祀們也有祕法傳承,可以得知許多神語,自然起了與張小邪探討之意。

藏寶之圖張小邪已經與林頓等人仔細的看過,卻有些地方不明,正好要找那個倒黴的符籙師問問,張小邪笑笑:“我也需要向聖女討教一番,不過我也不能離開符籙會太久,就以五天爲期如何。”

“好!”聖女自然欣喜。

。。。。。。。。。。。。。。。

щшш●T Tκan●¢Ο

皇宮。

這冰雪之國的皇宮外面看來有着與冰雪之國一貫的冰凌覆蓋,但是走入了內宮之後,因爲地底的溫泉緣故,整個內宮溫暖如春。

“等你完成了使命,我帶你去泡溫泉”麗絲兒在張小邪的耳邊輕聲說道。

與聖女進入了皇宮,麗絲兒早就在皇宮之內等着了,說是女王也要召見她,正好湊到了一起。


在兩名金甲女武士的帶領下,張小邪與聖女、麗絲兒和林頓奇諾一起走入了皇宮正殿。

至於伊麗,是沒有資格進入皇宮面見女王的。

整齊的冰晶地磚,銀白色的長長地毯盡頭正是一座巨大的冰晶王座。

冰雪之國的女王,正端坐在冰晶王座之上,兩隻紫眸正一動不動的盯住張小邪。

“拜見女王陛下”按照那些隨同的禮儀官一直在耳邊嘮叨的禮儀,張小邪對着王座之上的女王躬身叫道。

“正使爲了兩國的聯盟遠道而來,辛苦了”女王有着冰雪之國特有的銀色長髮,純銀的王冠之下,一張精美的臉龐雙兩隻紫眸大眼好奇的盯住了這個可以搬動冰龍城主與聖女的使者。

“銀月草原上的虎族向來有野心,這次我們闢珀帝國的密探在葛斯特城外的黃金草原之上發現了虎族與若爾夫族的聯盟,正是想聯合兩族對付葛斯特城,有了大型的傳送陣,我想那些虎族必然也會對冰雪之國有所圖謀,所以我們兩國結爲聯盟,對雙方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張小邪在一羣女官的包圍之下侃侃而談。

麗絲兒正在一名白衣女子的身後偷眼望着張小邪。

看到這名站在冰晶王座下方最靠近女王的女官,眉目之間隱約可以看出麗絲兒的模樣,應該就是麗絲兒的母親,冰雪之國的外相了。

同樣是一頭銀白的長髮,但是幾縷金色的髮絲穿過,格外醒目,與麗絲兒站在一起卻彷彿一朵姐妹花,那裏像是母女。

天降萌寶:總裁的九世妻 ”麗絲兒的母親,冰雪之國的外相首先進言。

“這次冰雪女神神諭之中也有與闢珀帝國符籙會合作之意”聖女也開口道:“我已經與正使談過,冰雪女神教會將會與符籙會共同參詳神諭。”

外相與聖女一起開口,其餘的女官自然也是開口附和。

“好,既然闢珀帝國有如此誠意,我們冰雪之國自然不會拒絕”女王微笑着點頭道:“正使的交碟我會盡快的交付,正使回國後也要向貴國的國王表達我們冰雪之國的誠意。”

以張小邪使者的身份,女王同意了締結盟約也就沒了繼續呆在正殿的理由了。在兩位男侍的帶領下,張小邪與林頓奇諾兩個副使者退出了皇宮的正殿。

女王已經安排張小邪在皇宮旁的驛站之中,倒也不用再回到冰雪女神教會的教堂中了。

“伯邪,聖女所說的與符籙會合作就是這次符籙之神的神諭?”在安排的驛館之中住下,林頓與奇諾就把張小邪拉到了房間之內,奇諾開口問道。

“是”張小邪點頭。

奇諾與林頓對視一眼,林頓哈哈一笑:“合作?帝國符籙會與冰雪女神教信仰的可是不同的神祇,合作從何談起?”

“我們只是神的僕人,神諭就是我們所有行動的準則”張小邪揚了揚眉:“這次我會聖女一起研究神諭,五日之後返回帝國。”

“這裏的冰酒還不錯”林頓無所謂在這裏停留多久,反正這趟也是陪着張小邪。

倒是奇諾皺了皺眉頭:“與冰雪女神教會合作,恐怕要與幾位長老商議。”

“我已經用傳信之符通知左麟右李與維多利亞導師和巴塞克因長老”張小邪笑笑:“不過合作之事肯定是要等回到帝國與長老們商議後纔會定下,但是我感覺這次符籙之神的神諭與冰雪女神的神諭恐怕是同一個意思,看來我們符籙會與冰雪女神教會的合作恐怕是不可避免。”

“冰雪之國不過是個小國”奇諾搖搖頭:“整個冰雪女神教的信徒不過數十萬,根本無法與我們符籙會相比,與其說是合作,不如說是依附我們符籙會,冰雪女神教會聖女的天然魅惑實在是厲害,伯邪你可要小心。”

雖然沒有直說張小邪不要被聖女所迷惑了,張小邪也聽得出來奇諾的話中意思,微微眯起了眼睛,張小邪對着奇諾這個老狐狸的干涉雖然心底裏有些不爽,但是也知道對於擁有幾百萬信徒的符籙會來說,只有數十萬信徒的冰雪女神教的確不是一個檔次上的,想要讓左麟右李長老同意與冰雪女神教平等的合作,恐怕也是比較困難。

“這幾天我只是與聖女交流神諭,不會具體談論合作之事,聖女會繼續的請求冰雪女神的神諭,在沒有得到具體神諭之前,合作之事只是一種預想”張小邪對着奇諾與林頓說道。

“還要呆幾天嗎?太好了!”倒是伊麗在一邊高興的叫了起來:“我還以爲沒辦法泡到溫泉了呢!”

麗絲兒早就告訴過伊麗,如果有時間會邀請伊麗到他們家裏泡溫泉,而且極力的鼓吹着溫泉的美容與健體效果,讓伊麗羨慕不已。

現在有機會可以去泡一泡從來沒有見識過的溫泉,伊麗自然是欣喜不已。

“那就好”奇諾也知道自己無論是身份與實力都在張小邪之下,只不過這次是揹負這兩位長老的嚴令,不得不對張小邪提醒。

“這幾天我會每天去冰雪女神教會,伊麗你就跟着林頓與奇諾青火師,可別亂跑”張小邪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林頓大叔,這幾天我也無法幫助你實驗符籙之術了,但是有一件事情還要林頓大叔幫忙”張小邪對着林頓嘿嘿一笑,臉上卻沒有一絲相求之意。

林頓一直以來無妻無子,看着張小邪對了脾氣,早就把張小邪看作了自己的晚輩,聞言笑道:“正好這幾天也沒事,說吧,有什麼事讓我做的。”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張小邪臉上邪笑顯露:“這個符籙師私藏着記載符籙之石的藏寶圖不報符籙會,已經背離了符籙之神,萬死也不足以免他的罪責,但是現在還要讓他說出地圖上的一切,讓符籙之石迴歸符籙會,所以請林頓大叔假意的與那個符籙師,哦,應該說已經沒有資格稱之爲符籙師傢伙假意的周旋一下,從他口中得到藏寶地圖的詳解。”

“必要的時候還可以騙騙他說可以救他出來”張小邪對着林頓眨了眨眼睛。

“哈哈,好,這個事情有意思”林頓大笑道:“我倒要看看這個膽敢自己偷偷的拿着藏寶圖跑到冰雪王國來的傢伙是那個神廟的,是那個導師帶出來的學徒。”

“麗絲兒的母親是冰雪之國的外相,我向她要塊腰牌,林頓大叔就可以隨意的進出刑獄,好好的從那傢伙口中掏出東西來了”張小邪與林頓互視一眼,哈哈大笑。

“梁山伯邪!你昨晚什麼時候和麗絲兒一起去了刑獄的?!”反應過來的伊麗的尖叫聲在張小邪的耳邊響起……

聖女全名雷依美。

“大祭祀以後不用再聖女相稱了,我們共討神語,以本名相稱即可”聖女眼上是張小邪所贈的紫金眼鏡,比之以前聖女自制的要精緻了許多,讓聖女頗爲高興。

“好吧,以後依美也直呼我伯邪好了”張小邪正是求之不得,從小在山中養成的性子本就不喜歡繁文縟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