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盼盼碰出來,插一句:「哎呀,不走都走了,不可能讓姑姑又丟回來吧?媽咪,如果姑姑搞不定,自然也會回來,你就別瞎操心,你兒子我肚子餓死了。」


盼盼也是醉了,別看他才七歲大,他的智商直逼120,是同齡人的幾倍,看人比大人都厲害,他無奈地搖搖頭,真不知道這樣的母親怎麼會有他這麼聰明的兒子,真是被人賣了還替別人數錢那種。

雛雯雯想想也是,如果習俊漫搞不定,林子欣固然會回來,由她們去吧,搞不好能培養出姐妹感情。她看了看一眼他們,現在等於要照顧兩個兒子,一個習俊梟這個智商殘缺的大兒子,一個習憶初這個瘋瘋癲癲的小兒子,心累呢,迅速跑進廚房忙活。

盼盼看著她的背影,拉過習俊梟,「爸爸,你還不加油,我現在允許你去碰我的女人。」

習俊梟哈哈大笑,誇獎他:「哈哈哈,有慧根有前途。」

重生九零之一程山路 ,不打擾他們兩個,他比誰都希望他們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識相給他們製造空間。

看著在廚房忙碌的小女人,滿滿的幸福感,他從後背摟住她的***,無比感嘆:「我的小廚娘,沒想到你生了寶寶,身材還是這麼好。」

雛雯雯被誇得,整個心都漂浮起來,一點也不害臊地自吹自捧,「那是啊,天生麗質。」

她也越來越放得開,自然而然地貼近他,習俊梟把手伸到洗菜盆那,水中握住她玲瓏剔透的手,絲滑的感覺,愛不釋手,雛雯雯笑得無比燦爛,撇過半邊臉望著他,「別鬧了,影響我發揮。」

習俊梟感性地說:「雯雯,多想永遠都停留在這一刻,我們心連心,做很多想完成的事情,永遠這麼貼近,不單單是身體的距離,還要有心的距離。」

她想了想,坦然很多,其實一直以來煩惱都是自尋,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迫不得已,她也慢慢諒解,雛雯雯蜻蜓點水地親了下他的臉頰,「好。」

他像個小孩子般歡快,「我幫你。」

剛從盆里伸出雙手,水花四濺,噴洒在她的身上,她不由得尖叫了一下:「啊~」

清水絲毫不留情地噴洒,胸前的衣服都濕透了,春光乍泄,習俊梟非常抱歉地擰起一塊乾淨的毛巾,一點點替她擦拭水漬,雪紡衫下隱隱若現,習俊梟都沒有信心擦下去了,飽滿的身體讓他眼冒紅星,手掌不由自主地加深擦拭的力度,天,太瘋狂了,如果他自控力不夠,肯定就會擦槍走火,控制好自己心裡的小火苗。


雛雯雯半推半就,她也覺得自己怪怪的,想又不想,腦子裡肯定長草了,這麼混雜,她也是個正常的女性,幾年了,彼此沒有嘗過歡愛,多多少少會有點意亂情迷,雛雯雯乾脆推開他,「好了,我去換一件衣服得了,你給我把菜洗好。」

她匆忙逃脫,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再不離開這個地方,難保習俊梟會不會亂來,而且還是光天化日之下,自己的臉蛋都快蒸熟了,最近的臉皮顯然薄了很多。習俊梟不亦樂乎,他在等待,等待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看著自己的凸起物,無奈地搖搖頭,罵道:「忍耐力那麼差。」

習俊梟對雛雯雯的話言聽計從,琢磨著洗菜,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自言自語:「那麼,豈不是樂尊不用來了,哈哈哈,雯雯徹底屬於我了。」

雛雯雯慢慢靠近,沒有發出一點響聲,聽到他提到樂尊,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或許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他,她感嘆了一聲,「唉!」

習俊梟馬上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捨不得?」

她抿嘴,不出聲,樂尊兩個字,讓她只有內疚,從來沒想過他對自己的感情可以那麼深,深到一發不可收拾。

他似乎看透了她的內心,「沒事啦,你想怎麼決定,隨你,我不再和他作對,有一點是不會變的,你是我的。」

鏗鏘有力的說出這些話,霸道的宣言,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雛雯雯這才開口,慢慢說出他的英雄事迹:「我知道,我只想將對他的傷害降到最低,他是真心對我好的人,從來都是踏實善良的人,為了我們母子,沒有找尋自己喜歡的女孩,那時盼盼剛出生,他就像父親一樣捧在手心裡,眼神里流露的愛意不會假,盼盼深夜一生病,他滿大街找退燒貼,我一有什麼委屈,他都會無微不至地呵護我,替我打抱不平,他…」

習俊梟捂住她的嘴,他能理解那是一種什麼心情,可是他不想聽他人的豐功偉績,將來的一切都有他,他馬上說:「雯雯,別說了,以後有我在,這些事情我都會做,大不了我讓他做孩子的乾爸,頂多這樣了。」

習俊梟醋意橫生,說得酸不溜湫,一個女人總是在自己面前誇耀別的男人,還越說越起勁,他不吃醋才怪。

雛雯雯看著他搞笑的模樣,有點吃癟,她也是闡述事實呀,只是眼底有一點失落,該怎麼對樂尊坦言,讓他放棄?她天生耳根子軟,心腸也軟,總是不忍心傷害別人,越想越頭疼,雛雯雯擺擺手,繼續前往廚房擺弄自己的東西,看著眼前的東西,大喝一聲:「長官!你看你乾的好事,哪有人將菜都拔沒了,你告訴我吃什麼?」

她也是服了他,真不知道他從前怎麼做的一手好菜,他的告白都靠了做飯,現在倒好,從零開始,習俊梟才發現自己的傑作,他壓根心思不在菜上,似乎將菜當做了樂尊,一點點地拔下來,那時候的心情倍爽,無法解釋自己怪異的行為,尷尬一笑,賣萌地說:「別生氣嘛,我下次會注意的。」

雛雯雯連聲拒絕:「別別別,你去陪盼盼寫作業,這裡交給我,你在這裡我不安心,慎得慌。」

習俊梟識相地走開,嘴角一抹淺笑,這種感覺真好,一家三口,吃喝玩樂兩不誤,大搖大擺地走到盼盼的房間,輔導功課,做個稱職的老爸。

雛雯雯深深呼了口氣,感嘆一下:「哎,大爺似的,什麼都不會,真想不到這幾年是怎麼過來,如何叱吒風雲,如何自理的,真傷腦筋。」

她在內心深深地鄙視習俊梟的智商。另一邊則沒那麼順利,習俊漫開著她的小跑車,越來越遠,林子欣掙扎要下車,在荒無人煙的道上,習俊漫直飆到120,林子欣嚇得直抖腳,她害怕刺激的東西,文弱的她不會用武力,嘴上一直「啊~」的尖叫,習俊漫笑笑,一直開離蜀樂居,免得林子欣還想再回去。

很快到了大街道,習俊漫降速,緩緩停下,林子欣依然回不了神,像只受驚的老鼠。 第九百五十一章一無所知

胡云峰跟胡云翼照面之後,胡云翼遲遲不離開倪峰城,跟雲雨菲在倪峰城到處閑逛,

這讓拓跋野很不踏實,小心翼翼暗中保護胡云峰,

他就怕敵人在倪峰城就動手,不得不防,

胡云峰也知道危險,深居簡出,盡量不外出,不給敵人下手的機會,

這天,胡云翼和雲雨菲又早早離開了客棧,去外面逛街了,

胡云峰在房間裡面修鍊,拓跋野也在自己的房間修鍊,

他不可能一直用神念之力盯著胡云峰,他停止監視的期間,衝殺進來幾名玄仙境強者,直奔胡云峰的房間,

玄仙境強者的氣勢爆發出來,驚動了胡云峰和拓跋野,

胡云峰很冷靜,當即把手下都放了出來,布下大陣,把自己保護起來,

不管來人是不是為了對付他,他都必須全神戒備,

拓跋野也動了起來,悄然靠近了胡云峰住的獨院,

這次來的人還真不少,總共八名玄仙境強者,還有兩百多名天仙境強者,

那些天仙境強者都是隱藏在仙府之中的,進入客棧之後才被放了出來,

這麼大批強者在白天行兇,膽子還真是夠大的,也說明倪峰城很混亂,沒有人管這些事情,要不然這些人沒有如此囂張,

「圍起來,不要放跑一個人,」那些強者把胡云峰的獨院圍住了,

胡云峰他們沒有動,就在獨院布陣對敵,

要是他們自亂陣腳,會更加危險,

看到來了八名玄仙境強者,胡云峰冷笑道:「也不知道是誰想殺我,還真是看得起我,竟然出動了八名玄仙境強者,你們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可是飛狐幫的核心弟子胡云峰,你們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動手,難道不怕被飛狐幫追殺,」

客棧裡外都有不少強者圍觀,他們聽到被圍的人竟然是胡云峰,都非常驚訝,

「胡云峰是飛狐幫三大核心弟子之一,肯定是聖城參加年輕強者交流會的,想不到有人竟然敢對他出手,膽子太大了,」

「連飛狐幫的核心弟子都敢明目張胆的圍殺,這世道也太混亂了,」


「到底是誰要殺胡云峰,難道是其他宗派的年輕強者,又或者是飛狐幫的核心弟子,」

……

各種議論聲響起,說什麼都有,

反正大家都很驚訝,因為那些人太肆無忌憚了,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那些想殺胡云峰的人沉不住氣了,

「動手,殺光他們,」八名玄仙境強者帶著兩百多名天仙境強者同時出手,威勢驚人,

「防禦,」胡云峰手下全部布陣防禦,

敵人的攻擊被擋了下來,胡云峰鬆了口氣,

只是,他還沒有來得及高興,敵人竟然知道大陣的破綻,知道如何破綻,

大陣被破,胡云峰的手下傷亡慘重,

「為了殺我,竟然把大陣的破綻都告訴了外人,真是處心積慮啊,」胡云峰怒極,

他更加肯定,想要除掉他的人就是飛狐幫內部的人,不然誰知道飛狐幫獨門大陣的破綻,

想到這些,他的心情糟糕之極,

不能依賴陣法了,胡云峰只能分派強者,阻擊敵人,

關鍵是敵人有八名玄仙境強者,胡云峰身邊只有四名玄仙境強者,

他們攔下四名玄仙境強者,剩下那四名玄仙境強者沒有人能夠攔住,給胡云峰的手下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胡云峰親自出手,擋住了一名玄仙境強者,

這胡云峰不愧為飛狐幫的強者,戰鬥力很強,竟然跟玄仙境強者斗得旗鼓相當,

拓跋野見胡云峰他們情況不妙,顧不得隱藏了,他把手下一百名天仙境強者全部派了出來,讓他們結陣衝殺了過去,

這一百名天仙境強者所布大陣是拓跋野自己改變了大陣,敵人想要破綻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他一直以來,對飛狐幫都有防備,所以仔細研究了一番,在飛狐幫那些大陣的基礎上做出了一些改變,免得以後跟飛狐幫為敵,大陣不起作用,

他沒有想到,今天卻派上了用場,

一百名天仙境結陣衝殺,他們橫掃為敵,直接滅殺了一批敵人,

同為天仙境修為,一百名天仙境強者聯手,幾乎是無敵的,

就算是玄仙境強者,也擋不住一百名天仙境強者聯手之威,

拓跋野他們的出現,立馬扭轉了局面,給敵人造成了重大傷亡,

那些敵人想要破陣,結果無功而返,看上去差不多的大陣,其實本質上已經有所區別了,至少破綻完全不同了,

那些人破陣不成,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甚至有一名玄仙境強者遭到了重創,被拓跋野鎮壓了,

說實在的,玄仙境強者修鍊不易,要是殺掉實在是可惜,

反正戰局很混亂,誰也沒有注意到他悄然鎮壓了一名強者,他手下倒是看到了,他們不會說出去,片刻之後,胡云峰他們已經佔據了優勢,開始反撲,

他們人數本來就多不少,只是玄仙境強者不如對方,

如今,拓跋野他們加入戰局,纏住了多出來的幾名玄仙境強者,還滅殺了大批天仙境強者,使得敵人實力薄弱,無力對抗了,

胡云峰指揮手下瘋狂反撲,殺得那些天仙境強者四處亂竄,

這些人顯然都是經過了嚴格的訓練,有嚴明的紀律,就算傷亡慘重,沒有命令,他們誰都沒有逃走,

「殺,殺光他們,」胡云峰大吼出來,

他已經抽身出來,專門指揮手下戰鬥,


他是飛狐幫精心培養出來的年輕強者,指揮能力毋庸置疑,

在他的指揮下,敵人被分割包圍,想逃跑都困難,

拓跋野同樣沒有出手,他留意四周的情況,擔心還有其他敵人殺出來,

勝券在握,更加不能大意,否則會後悔莫及的,

一陣猛攻,拓跋野又鎮壓了一名受傷的玄仙境強者,

敵人八名玄仙境強者,只剩下六人了,

為首的是一名玄仙境後期強者,他見勢不對,大吼出來:「撤,」

情況危機萬分,要是還不撤離,恐怕他們都難以活命,

這些殺手顯然知道這一點,無奈放棄了任務,

六名玄仙境強者有五人衝殺了出去,他們還順手救走了一些天仙境強者,

拓跋野暗中出手,用神念之力留下了一名玄仙境強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