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相對而言,在場的人,宋天書和唐帝受到的影響是最小的。


宋天書剛剛奮力一戰,處在唐帝的德里克巨人爆體中心,所受傷害不言而喻。此時的他完全被異象震驚。

唐帝連忙醒了過來,如今不跑更待何時。

德里克巨人已經消散,先鋒,老樹精和那個漂浮的怪異女人都不是好惹的。

不說別人,但說先鋒的速度和神出鬼沒的身法,唐帝就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撲朔迷離。

絕不吭聲,溜腿就跑,黑綾的速度發揮到最大,唐帝完全化身爲夜叉,以便承受黑綾更快的速度。

“會是什麼呢?”西柚望着北方,她已經發現唐帝逃了,不過於她而言好像希望唐帝逃走,反正落到先鋒手裏,她也沒什麼好處。

“不知道,不過我倒是想起了一個傳說。”先鋒說道。

“說來聽聽。”西柚繼續問道。

此時的先鋒已經發現唐帝的逃竄了,不過絲毫不以爲意。“傳說從前有三個魔神被教廷的英雄封印在了北方,簡單的說就是這樣。”

“教廷的英雄麼…爲什麼這個英雄的名字沒有流傳下來。”西柚問道。

百花谷是血玲一手創建立的,血玲來此以前的很多事情,百花谷裏的人們都不知道。而且百花谷的人隱居不出,更是不問世事。

“三大魔神不是也沒有流傳下來麼,關於這些事情的記載少之又少。”先鋒說着。

“實際上你們年輕人所知道的很多歷史,都是錯的。”這時候先鋒肩上的小樹苗說話了,它是教廷早期的產物,知道很多往事。

“那麼前輩,真相是什麼呢?”西柚問道。

“真相是,不能隨意說出來的。”老樹苗選擇不說。

“好了,我有事先離開了。我會來這找你們商議的。”先鋒匆忙離去,當然是爲了去追唐帝。

“不送。”西柚微笑道“你可以在這個地方跟我們取得聯繫。”

…………….

唐帝瘋狂逃竄,同時也牢牢記住了位置,那個地方有青衣人類似據點的地方,因爲青衣人是那個奇怪女人的小師弟。

唐帝多麼想現在就衝過去問青衣人莎莉的事,可是如今青衣人並沒認出自己,況且自己是好不容易從那裏逃出來的。

這些都不說,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先鋒。先鋒這個逼,自己可是徹底擾亂過他的心境。

先行逃離吧,或許過兩天深夜回來偷偷查看?

說起先鋒都來氣,把自己弄得這麼慘,還關進了監獄。

可是唐帝就是恨不起先鋒來。

託福於先鋒,唐帝在銀色大殿內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吸收了諸多高手的全部生命能量,收穫了數十強大的怨魂,還有了追隨者,以及結實了老趙。

想到自己帶領越獄將先鋒的銀芒殿搞得一團糟還殺光了所有守衛,唐帝心中一陣平衡。

“先鋒小子,最偉大的唐帝就讓你繼續活下去。往後不再記你的仇了。”唐帝自言自語,跑了這麼久不見有人追大概是安全了吧。

想了想還挺激動,莎莉終於有下落了。不過還是高興不起來,因爲他害怕從青衣人那裏得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自己的追隨者們也全全被抓,還有老趙和恩人穆琴。

總的來說,情況不容樂觀,自己怎樣才能將莎莉找到,將老趙他們全部安然救出。

“那個地方就特麼完全一個虎穴啊,虎穴。黑綾啊黑綾,你說怎麼辦。”唐帝很無奈,現在已經沒有拼命趕路了,他覺得自己已經跑了足夠遠。

自己乘着黑綾披風逃跑的距離,如果換作騎馬的話起碼需要十天吧。唐帝在想是不是需要十來天。


總而言之,一定安全就是了。理了理思路,唐帝決定先找一個地方安靜衝關,自己這段時間以來自己已經獲取了巨量的生命能量,只是一直沒有時間靜下來消化掉。

衝關的絕佳之地,目前來說那不就是蒼穹大殿內的煉殿麼。

唐帝估計此處也安全,開始靜心準備進入蒼穹。說起來也是許久許久沒有進入過了….

唐帝停下了黑綾的前行步伐,從半空中落地,身體直立,兩眼平視前方。

這時候離唐帝不遠的半空一道光芒閃爍,先鋒的身影出現了。

“你!”唐帝大驚,

“你好啊,小子。”先鋒笑着打了個招呼。自從唐帝開始逃離他就仔細注意了唐帝的飛行速度,加上對時間的計算,先鋒竟然沒差多少的出現在了唐帝的位置。

確實,爲了逃跑起來最遠最快,唐帝是走的直線,連方向都沒變。

“你是傳送過來的麼?”唐帝仔細想了一下,傳送這種手段以前他也見過。當時的大敵,蒼白眼楊撼。

已經完全感應到蒼穹了,雖然有一絲緊張,但是唐帝還是放肆大笑起來“先鋒大人啊,你還是真令我感到意外。”

先鋒也曾經見識過唐帝消失的場景,這次來他也猜到唐帝還會如法炮製,也早就等着了。“不過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啊。”

唐帝看着先鋒掌握一切的眼神不禁有些心慌,但是自己都回蒼穹了,有什麼好慌的。

金光一閃,唐帝進入了通往蒼穹的傳送門,一道銀光也是一竄而入。

唐帝完全進入的時候,通往蒼穹大殿的傳送門也是立刻就消失了,如同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一樣。

再次回到蒼穹,唐帝大感安心。

由於長時間在異度空間的隔絕,唐帝和蒼穹的聯繫都有了阻礙,這次回來才重新感受到蒼穹以及蒼穹內分身的一切訊息。

“去煉殿。”唐帝意念一動,身形來到了煉殿。只是在身形移動之前,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不過唐帝暫時沒管這麼多。

在煉殿內盤坐而下,就感到體內澎湃的能量如同翻滾的岩漿一般,唐帝的整個身體都沸騰了。

體內存儲的生命能量龐大如數不清的被堤壩隔絕起來的水庫,而此時唐帝要做的就是崩掉每一處的堤壩,任由體內的洪水全部破堤而出。

隨着一聲痛苦和興奮的大喊,唐帝崩碎了體內的衆多“堤壩”,自身也因此受到了不輕的傷害,只是唐帝全然不會在意。

大噴了一口鮮血,因爲來得太急躁,太野蠻,身體都有些吃不消了。 萊特北部荒山的邊緣,這裏曾是改變唐帝人生軌跡的地方。


在這個地方,唐帝獲得了黑綾和蒼穹戒指,與前世的部下們重聚;但是他一定不知道就是這個地方,自己當初跌入的無底深淵,那真是一個深淵。

只是從前的深淵地底廣袤的世界都是空空如也罷了。

如今的深淵已經徹底淪爲猩紅的深淵。

天空高大的傳送門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噴吐出爲數衆多的邪惡生物。這些生物全都死氣沉沉,仿若從棺材中出來的一般。

深淵之底有三口棺材,兩口紋絲不動,其中一口懸浮了起來,棺門被推開了一小半,可以看到裏面的混沌黑暗。

一隻不太粗壯的手臂費力的推動着這看似薄薄的棺材板。

無數邪惡的生物環繞着棺材,但凡想要靠近棺材的,無論體型多麼龐大,都在頃刻間融爲一灘爛泥。

“時機已經成熟了,我稚嫩的孩兒們。”棺材之中傳出了沉悶的聲音,每一個音調似乎都有千萬人在同時重複着。

聲音的主人何止抹殺了千萬人的靈魂,雖然他只是三大魔神中最爲弱小的一個。

當初妖王封印三大不死魔神,按照三魔神的實力高低,封印之棺的強度也是從高到低。

血河之主厄爾卡多,九重星辰棺封印;腐肉大王巴德,六重星辰棺封印;死地不朽者佩希特,八重玄棺封印。

不料這最弱的第三魔神佩希特.廓勒,還是最先從封印中掙脫的魔神。

“去,死地的王者們,去掠奪生靈,我需要,所有的生靈!”佩希特.廓勒的聲音傳遍整個地下世界。

地下世界的第一批邪物們傾巢而出。

高空巨大的傳送門依舊在不斷傳送出更多的邪獸,他們都有序的趕到深淵集合,等待來自不朽者的命令。

……………………….

教廷總壇,教皇城宮殿羣的重要部位已經千瘡百孔。

很多聖殿騎士的屍體歪歪斜斜的躺在各處。

神態有些凝重的紅衣主教和麪無表情的聖殿法衛們圍繞着兩具屍體。

這兩具屍體毫無疑問就是聖光守護者和聖翼的

周圍是朱利安娜,西莉亞和行刑者,暗處潛藏着行刑者的屬下高手以及神祕的九名紅袍法師。

此時行刑者也收到了來自月煞的傳音“西莉亞宮殿已經肅清。”

行刑者面不改色“朱利安娜大人,現在叛賊已除,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今夜之事爲絕密,以後誰也不可提及。事關四大騎士威嚴,事關教會威嚴。教皇密令,我們會派人掉包聖翼和聖光守護者。”朱利安娜說道。

“行刑者立下教誓,絕不說出隻言片語關於今晚的事情,今晚之事如若未見。”行刑者帶頭下跪立誓。立完誓後,身上出現了一道金紅色的光環,慢慢變淡消失不見了。

在場的幾名聖殿法衛和接近十名紅衣主教也都下跪立教誓。

在場的聖殿騎士大都在剛纔對聖翼和聖光守護者絞殺中,被聖光守護者的爆體反撲給奪走了生命。殘餘幾名聖殿騎士在朱利安娜示意下被滅口了。

聖光教教誓是很殘酷的,但凡立下教誓的人,一旦違反教誓,一身功力隨着融入體內的誓言光環會一同消散。

“都散了吧。”朱利安娜一說,衆人都退散了。這裏是教皇宮殿的重要部位,有衆多實力高深的聖殿法衛,還有很多紅衣主教和更多的聖殿騎士。

“受教皇之命,我和西莉亞有事情要做,期間你們務必堅守自己的崗位,不能有任何人打擾!”朱利安娜又借教皇名義下了命令。

“姐姐,是什麼事啊。”衆人都離去,只剩下了朱利安娜和西莉亞。

“回你的宮殿去說吧,妹妹。”朱利安娜一躍落地,巨大的白蛇憑空消失了蹤影。

西莉亞一看朱利安娜收起了白蛇,也將自己的黑蛇叫了回去。一躍落地,和朱利安娜並肩行走。

二人步伐看似雖慢,卻似流光,數步之間已經到了西莉亞的宮殿。

“姐姐,是謂何事?”西莉亞問道

“妹妹,我看你今晚來的時候,似乎有話要說啊。”朱利安娜笑顏如花。

“還是逃不過姐姐眼睛。”西莉亞笑道“姐姐,聖翼和聖光守護者都祕密換人了,行刑者也該換了吧。”

“他做了什麼事情得罪了你麼”朱利安娜有些奇怪地說道“行刑者不是一向做事謹慎麼。”

“他在我面前囂張至極。”西莉亞說了出來,又感覺這個理由不至於除掉四大騎士之首的行刑者。

“那他確實過分,雖然這個理由不足以換掉他,但是我們可以編造理由。”朱利安娜繼續說。

“謝謝你,姐姐。”西莉亞笑道。

“妹妹,讓我感受一下你衝關的情況如何。”朱利安娜將手放在西莉亞脖子上,西莉亞也沒有反抗,閉上眼睛調整狀態,任由朱利安娜感受。

“妹妹啊,看來是衝關成功了。”朱利安娜輕輕說道“一會我們就去安排將行刑者喊過來。”

“好的,姐姐。”西莉亞說道,但是她的瞳孔已經圓睜,因爲她的頭顱已經離體,這一刻她不敢相信朱利安娜抹了她的脖子。


朱利安娜化手爲刃切掉了西莉亞的脖子,而後即刻將一團紅黑相間的光芒拍進了西莉亞脖子的斷口處。

與朱利安娜之間經歷的一般無二,不多時,一個西莉亞的新頭顱“長”了出來,西莉亞失控的身子又回覆了原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