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監控畫面上沒有任何的異常,我的喉結上下竄動,心情緊張到了極點,因爲時間顯示,已經是午夜十二點。


此時,張曉璐、曾明清兩個人也來到了電腦前,跟着我一起目不轉睛的盯着四個監控畫面。我的心跳得厲害,心跳的頻率在呈幾何倍數提升。如果厲鬼殺人真像我白天分析的那樣話,那麼小鵬無論如何都該出現了。

但眼前的監控畫面仍然沒有任何的異常,別說人影,就連半個鬼影也不曾出現。

“怎麼回事?難道小鵬也像大劉那樣離開公司回家了?”

我這句話並沒有起到任何鎮定的作用,張曉璐、曾明清反而被嚇到了,兩雙眼睛恐懼的向我望來。

該死!我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大劉就是因爲私自逃離公司後死在公司大樓門口的。

不過,按照道理,小鵬應該要出現了啊?

難道?

我正在思索,忽然聽到張曉璐失聲尖叫,“你們快看!小鵬,小鵬出現了,小鵬出現了!”

我一驚,定睛往電腦屏幕看去,就看到死寂的走廊上,在昏黃的聲控燈下下,一個胖胖的身影緩緩的前行。在我的視線裏,小鵬的身影被無限的放大,有些扭曲變形,散發出無比詭異的氣息。

這下子我們都急了,“曾明清,小璐,你們趕緊給林偉、徐培龍他們打電話。”我一邊緊緊的盯着監控畫面一邊吩咐。

小鵬走得很慢,就像一個遊蕩的幽靈,眼看他就要消失在電腦的監控畫面進入電梯,我急聲問道,“怎麼樣,電話打通了嗎?”

“不行,打不通。”張曉璐、曾明清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我。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情。電話,應該是被一種超自然的力量給控制了,而小鵬已經消失在了監控畫面裏。

“草,我豁出去了,你們留在這裏繼續監控,我去追小鵬!”我罵了一句粗口,顧不得害怕,打開辦公室的大門衝了出去。

走廊的聲控燈忽明忽暗,給我一種遊離在生死邊沿的恐懼。但此刻想救小鵬的迫切心理戰勝了來自外界的恐懼,我很快的就衝到了電梯的門口,使勁的按着電梯的按鈕,電梯很快的就從一樓升上來。

我竄進電梯,衣服已經被冷汗溼透。

電梯從一樓升到這裏,說明小鵬已經從電梯走了出去進入了大廳,甚好的是下面還有雙重保險,電梯出口有林偉他們,公司大樓門口有徐培龍他們。

我在心裏不停的祈禱,電梯千萬不要像上次那樣出現什麼故障,保佑我平安着地。或許是我的虔心祈禱起了作用,沒過多久,電梯“哐當”一聲在一樓停住了。

我心急火燎的衝了出去,跟一個人撞了個滿懷,擡頭一看,竟然是林偉。

林偉罵道,“見鬼了啊?你怎麼跑下來了?”

看到他們幾個人都瞪着一雙眼睛望着我,我駭異莫名,“你們沒看到小鵬從電梯裏走出來嗎?”

“沒有啊。”

“我們一直一直守在電梯門口,莫說是一個大活人,就是一隻蒼蠅飛出,也絕對逃不過我們的眼睛。”

“是啊。”

“是啊。”

林偉他們幾個亂七八糟的回答着。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我是明明看到小鵬的身影消失在監控畫面進入電梯的。難道,一個大活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從電梯裏蒸發了?

我呆住了,心底忽然掠過一種強烈的預感。

不好,或許小鵬已經走出了公司的大門!

我呆了一呆,向公司大門口跑了過去。林偉他們見我發瘋似的朝外面跑,也跟了上來。

徐培龍見我們一大羣人突兀的出現在公司門口,詫異的問道,“你們怎麼了?有沒有見到小鵬?”

這麼說來,守在門口的徐培龍他們也沒有看到小鵬從公司大門口走出來。所有的人都沒有出聲,像一羣怪獸似的靜靜站在公司的門口。

我望着柳婷婷和大劉出事的地點,一股寒氣徑直朝我逼了過來,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此刻,馬路上依然有三三兩兩的人羣走過,間或有幾臺車呼嘯而過。

沒什麼啊?我想不明白今晚看到的這一切,難道是幻覺?

莫非我們的行動讓林梅心的鬼魂放棄了今晚的殺人計劃?我正在沉思,忽然感覺到一個人影擠進我們當中,然後像行屍走肉般的超前飄了過去。

那身影正是小鵬!

我失聲大叫,“是小鵬,是小鵬!快攔住他……”

可已經來不及了,小鵬的身影迅捷無比,一眨眼就到了馬路的中間。而此時,一輛小車正從右方飛快的開了過來。

“啊……”小鵬一聲慘叫,身子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倒了下去,倒在了血帕之中,死在了我們的面前。

哪怕我們部署得如此周密,依然阻止不了小鵬的死亡,大家都驚呆了!

我眼睜睜的看着小鵬死在了面前,渾身如掉進了冰窟,冷颼颼的難受得厲害。趁着混亂,我在黑暗中離開了公司大樓。

我不敢回到那棟傳言中的單身宿舍鬼樓,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簡易的小旅館。

躺在牀上,儘管疲倦得厲害,卻依然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只要閉上眼睛,柳婷婷、大劉、小鵬他們幾個慘兮兮的死狀就在我的腦海中閃現。

我索性起了牀,打開了房間裏那臺破舊的電腦。

我呆呆的看着電腦屏幕,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幹什麼。過了好一會兒,纔想起林偉說在網上搜到的有關死亡名單的事情來。三年前發生在這家廣告公司門前連串的車禍案、包括死於車禍案的名單都是出自林偉口中,我並沒有親眼看到。

耳聽爲虛眼見爲實,不親眼看看我心中總有那麼一絲疑惑。陰魂禁忌

——————————————————————————————— 我將公司的名字一百度,就出現了一連串的標題,非常的醒目。我點開其中的一個,看了下去。

果然,我搜索到的內容與林偉說的並無二致,無論死亡的時間、死亡的順序都是一樣。而且,裏面當真沒有我的名字。

這一刻,我卻沒有白天聽到林偉說出來時的那種欣喜感覺,反而覺得疑竇重重。在他們這羣人接二連三死亡的這件事情裏,我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最後又是怎樣逃離了死亡?

爲了制止這場血腥死亡的事件繼續發生,我做出一個重要決定,明天去警局報案。哪怕就是將林梅心死亡的事情牽扯出來,也管不得這麼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來到警局,一名年紀在四十歲左右的警察接待了我。

“你好,我想找一個很年輕、國字臉,眼睛很大的警察”

我沒有立即向這名警察說明來意,而是想證實有沒有柳婷婷死亡後找我做過筆錄的年輕警察。

“你是他的親戚還是朋友?”

“不是。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

“我想想啊!”這位警察想了一會答道,“我們警局沒有你描述的這麼一位年輕同志啊?”

“沒有?不會吧,一個星期以前我還曾與他見過面啊!”

“我們這裏一共就十來個人,如果有這樣一個人我怎麼會不記得?當然,你如果是遇到什麼麻煩的事情也可以和我說說。”

在柳婷婷出車禍死亡的第二天早上,有兩名警察將我帶回警局,並且做了詢問筆錄。但現在一問,竟然沒有這個人,我隱隱覺得有些不妙,冷汗從額頭上滲了出來。如果那兩名警察並不存在,那麼,那天帶我去警局的是什麼東西?而且,我去的地方真的是警局嗎!

這名警察的眼睛緊緊的盯着我,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的腦海裏亂糟糟的,好一會兒才慌亂的答道,“我想知道,你們警察局最近有沒有接到有關出車禍離奇死亡的案件。”

警察的眼睛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沒有啊!怎麼了?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

“那麼?你們警察局裏有沒有關於三年前在一家廣告公司門口發生連串車禍的案卷?”我鼓起勇氣,將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而且將林偉他們一羣人的名字全說了出來。

“你說的是那個車禍案啊?這個我倒是知道,因爲我在這裏已經工作了十來年。三年前,在一家廣告公司的門口的確發生了十多起車禍,而且死亡的人是每隔一天就離奇被車撞死。唉,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們查了很久也沒查出個結果,最後只得不了了之。”警察說着嘆了一口氣。

三年前?果然是在三年前!我驚得呆住了,心裏如驚濤駭浪般害怕。林偉他們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了,但是,現在他們有十個人卻還好好地活着。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這是爲什麼?

這名警察見我臉色慘白,汗珠大顆大顆的滾落,拍了拍我的肩膀,關心的說道,“小夥子,我給你提個建議你不要有想法。或許你是生活、工作的壓力太大了,去看看醫生吧?”

警察的話說得非常的委婉,但我聽出了弦外之音。他是在猜測我是不是一個精神病人,有心理方面的疾病!

從警局出來,我的思維徹底亂了,已經搞不清發生在眼前的一切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

這一段時間的遭遇完全顛覆了我以往的認知觀。自己租住了一年多的單身宿舍竟然是鬼樓,臥室中的鏡子裏有一道鬼門,超自然的力量讓林偉他們十多個人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而現在這名警察又告訴我,我根本就沒去過警局,也沒有什麼年輕警察找我做過筆錄。而且,這座城市最近非常平安,沒有車禍,沒有人死亡。

他們都在說謊嗎?我分不清楚,覺得這就像一場夢,一場很真實的夢。

一整個白天,我都是在小旅館的牀上渾渾噩噩渡過的,整個人陷入了恐懼的深淵。即使所有的人都在說謊,可我的眼睛不可能欺騙我啊?

天黑的時候,我遵守與林偉他們的約定,去了公司的辦公室。

所有的人都在,我推門進去的那一瞬間,看到張曉璐一張成死灰色的臉龐。我很清楚這個搶找柳婷婷男朋友的弱女子此刻的心情。

今晚死的就是她,死神來臨,沒有誰能夠抗拒死亡的恐懼。

林偉陰沉着一張俊臉,又很快的做出了安排。我一個人留在辦公室觀看監控畫面,走廊上電梯的進門口由曾明清把守,林偉繼續蹲守一樓電梯的出口,剩下的所有人都由徐培龍帶領全部站在公司大樓的門口。

這一次,林偉的安排多了一重保險,就是由曾明清阻止張曉璐進入電梯。

十點鐘的時候,大家各就各位。我盯着電腦監控畫面,旁邊坐着瑟瑟發抖的張曉璐。

外面好像起風了,吹得辦公室的窗戶“哐當、哐當”發響,一陣“嗚嗚”的聲音傳進我的耳膜,聽起來有些像嬰兒的哭聲。

我渾身一涼,回過頭向張曉璐看去,但見她的身子抖動得厲害,幾乎就要癱坐在地上。

我安慰道,“小璐,你不要太害怕,或許事情會有轉機。”

張曉璐驚恐的點了點頭,“蘭天,我還是有些害怕!雖然此刻我是和你在一起,可是待一會兒我擔心會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

我想了想答道,“要不這樣吧?一到午夜十二點,你就緊緊拉住我的手,我也抓住你不放。那個力量想把你從我的手中拽走,除非它把我的手給砍了!”

張曉璐的臉上恢復了一絲生氣,感激的說道,“謝謝你,蘭天。”

我話是這麼說,可心中根本沒有任何的底,我能阻止張曉璐的死亡嗎?

因爲張曉璐就坐在我的身邊,我暫時不用觀看電腦屏幕的監控,便和張曉璐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以緩解她焦慮的情緒。

時間很快就接近午夜十二點,也就是說,離張曉璐死亡的時刻已經越來越近。

張曉璐並不是單純的抓住我的手,而是將整個身子撲進了我的懷裏,緊緊的抱着我,嬌軀不停的顫動,聲音已經嚇得走了樣,她哭着叫喊,“蘭天,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我還這麼年輕,還有大把的好日子要過啊……”。

我本就心煩意亂,張曉璐語無倫次的哭喊更加擾亂了我的思緒。而且,在昏黃的燈光下,她的哭喊聲莫名的增加了一種詭異的氣氛。

我忽然感覺到,辦公室裏溫度劇降,一股涼颼颼的陰風迎面撲來!

不好,有情況!慌亂之中我想拉着張曉璐站起來,卻被她死死地抱住了身子,根本無法移動分毫。

辦公室內亮着的燈光隨着那股陰風撲面變得忽明忽暗,一眨眼間“啪”的一聲竟然熄滅了,整個辦公室除了我們面前這臺電腦的屏幕發出幽藍色的微弱光芒後,全部陷入了黑暗,我的心驀地就揪緊了!

張曉璐此刻已經停止了哭泣,將頭伸進我的懷裏,整個身軀顫抖得厲害!

我強忍着心中莫大的恐懼,睜大着眼睛往辦公室的四周查看。天哪,我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從辦公室窗戶上面突然冒了出來,長髮遮面,一身鮮紅的衣服,在黑暗中特別的醒目。

這樣的打扮,這熟悉的身影,不是死去的林梅心還是誰?

是她!是她回來復仇了!這所有已經死去的人都是她害死的!我的念頭未落,那個紅色的身影已經飄忽到了跟前。

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她就那麼直直的飄忽在離我不到三尺的空中,停住了身子。

我此刻不知道是恐懼大過憤怒,還是憤怒超過了恐懼,忍不住大聲的吼道,“林梅心,夠了!我知道是你!你嫌你自己害的人還不夠嗎?就算你的死真的與他們有關,但你已經殺了這麼多的人了,再不收手,難道不怕下地獄嗎?”

紅色的身影陰測測的笑了起來,“下地獄?下地獄算什麼?比之這些人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又算得了什麼?蘭天,你知不知道生無可戀的痛苦?你知不知道被人碎屍萬段的怨恨?你倒是說啊?說啊?”林梅心說着“咯咯”的笑了起來,“蘭天,你這個懦夫,你不是一直暗戀我嗎?你怎麼不敢說出來?你也不是一個什麼好東西,可以說,我的死亡你也有一定的責任!”

她的死亡怎麼會跟我有關係?我被她罵暈了腦袋,怔怔地說不出話來。

林梅心忽的將遮住臉孔的長髮使勁向後一甩,落出一張猙獰恐怖的面孔來,兩隻流着血淚的眼睛緊緊盯着躲在我懷裏的張曉璐,又陰測測的笑了起來,“當初你不是挺能的嗎?跟我搶我的男朋友時你就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將我的胳膊丟進廁所糞坑的時候你怎麼就沒顧後果?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現在怎麼知道怕了?咯咯……咯咯……”

她那摸樣不笑還好,一笑扯動了臉上的肌肉,更爲要命。陰魂禁忌

——————————————————————————————— 張曉璐忽然從我的懷裏擡起一張煞白煞白的臉來,驚恐萬狀的叫道,“不!不!你不要殺我!我不想死,我知道錯了,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

“求我?咯咯……”林梅心怪笑着用手在空中一抓,一股大力頓時隔空傳來,將我推得跌倒在地,而緊緊抱着我身軀的張曉璐頓時就輕飄飄的被抓了過去。

“啪!”林梅心重重的扇了她一個耳光,罵道,“當初在連心橋上你就該死了,讓你活到今天已經是老天無眼,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今晚必須死,而且會死得和他們一樣!”

林梅心罵完,拖着張曉璐就往辦公室門口走,張曉璐在掙扎、哀求,可無濟於事。

我知道林梅心是要將張曉璐抓去公司大樓的門口,製造同樣的車禍慘案。我從地上爬了起來,大聲的叫道,“不要!不要啊!”

林梅心回過頭來,望了我一眼,眼神特別的古怪,“不要?莫非你對她憐香惜玉了?這種女人你也動心?咯咯……”說完拖着兀自在做無謂掙扎的張曉璐飄出了辦公室。

我心急如焚,跌跌撞撞的朝她們追了過去,一邊追一邊叫喊,“你放下她,放下她!”

可林梅心根本不理我的喊叫,拖着張曉璐飄得很快,消失在我的視線裏。等我跑到電梯門口的時候,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我看到曾明琴跪在地上,朝着林梅心站着的地方不住的叩頭,“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求你不要殺我!”

張曉璐在撕心裂肺的叫喊,“阿明,救我!阿明,救我!”

看曾明清那個樣子,哪怕張曉璐即刻被林梅心殺死在眼前,估計他也不敢有任何的行動。

“懦夫!”我在心裏狠狠的罵道,朝林梅心站着的地方衝了過去,怒聲喝道,“林梅心,你趕快放下張曉璐!”

林梅心一腳將曾明清踢到一邊,回頭衝我詭異的一笑,“再見!”然後拖着絕望的張曉璐走進了電梯。

我衝到電梯門邊,電梯的門剛好徐徐關上,我看到張曉璐一張因爲絕望而扭曲變形的臉,瞳孔裏已經沒有任何的生機。

我使勁的按着電梯按鈕,卻沒有任何的作用,電梯依然向下降去。

我的臉上除了汗水、還有淚水。

報信!趕快給樓下的林偉、徐培龍他們報信!我從口袋裏掏出手機,顫抖着撥通了林偉的電話。我本以爲會像前面幾次那樣打不通的,沒想到竟然通了。

提示音“嘟嘟”的響了半天,從手機中才響起林偉茫然的聲音,“有情況嗎?”

“張曉璐已經進了電梯!”

“你和曾明清沒能阻止她嗎?”

“沒有,她已經進去了!”

“進去了?你們兩個怎麼搞的,怎麼還會讓她進去!”

“總之,她已經進了電梯,就快下來了,你們趕緊阻止她啊!”

電話忽然就斷了,再也沒有聽到林偉說話的聲音,或者是這個時候林梅心帶着張曉璐已經走出電梯口了吧?

我將手機塞進口袋,發瘋似的按着電梯的按鈕,電梯徐徐上升“哐當”一聲打開了門,在衝進電梯的那一瞬間,我向依然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曾明清看了一眼,心中對這個怯懦的男人充滿了鄙視。

眼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厲鬼抓走,居然爲了活命不管張曉璐的死活。如果換做我,我想我做不到!

電梯很快就到了一樓,我衝出了電梯,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電梯出口的林偉和公司大樓門口的徐培龍他們就好像被人點了穴道一樣,傻傻的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每個人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的表情恐怖之極。

一個矮小的身影正從徐培龍他們幾個的縫隙中飄過,那身影正是張曉璐,而林梅心已經不見了。

“小璐,站住!小璐,趕快停下來!”我嘶聲力竭的叫喊。

但張曉璐根本就像沒聽到一樣,擠過徐培龍他們的身子,一直向前飄去,前面正是柳婷婷、大劉、小鵬死去的地方!

“不要啊!”我朝前猛地衝了過去,衝到公司辦公大樓門口的時候,張曉璐已經站在了那個死亡地點。而此刻,前方一道強光射了過來,一輛小車飛速的開了過來!

張曉璐的身子被撞飛出兩三丈遠的地方,然後重重的落在地上,我嚇得呆住了,身子移動不得分毫。

我看到那輛小車“咔嚓”一聲停在了張曉璐身子的旁邊,從駕駛室裏走出一個年約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往四處查看了一遍,嘴裏罵道,“怎麼不見人影啊?真他媽的見鬼了!”然後走進駕駛室,開着車子疾駛而去。

我的心涼了半截!張曉璐血肉模糊的屍體明明就在那個司機的眼前,爲什麼他看不到?

張曉璐死了,整個晚上的阻止行動又以失敗而告終,或者說或者說我們的這個行動計劃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林偉他們並沒有看到林梅心的鬼魂,他們看到的只是從電梯裏走出來的張曉璐。但是,我和曾明清都看到了。

不過,我很看不起曾明清這樣的男人,就連瞧他一眼我也覺得是一種恥辱。

我把發生在辦公室裏的情況跟大家詳細的說了一遍,所有的人都毛骨悚然,知道了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都是林梅心一手製造的。

我嘆了口氣說道,“通過小鵬和張曉璐的死亡,我注意到一個細節問題。他們都是被林梅心的鬼魂控制,先進入電梯,然後再從公司大樓門口出去,然後被車撞死的。”

“的確是這樣,但這又能說明什麼問題?”林偉臉色煞白,點了點頭問道。

“這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公司辦公大樓裏或許存在着某種未知的力量,林梅心的鬼魂通過這種未知的力量來達到殺人的目的。你們想想看,如果她只是想單純的殺死我們,在哪裏都可以動手,爲什麼還要這麼大費周折的將人拖進電梯,然後出現在公司大樓門口,再被車撞死?她做這一切難道真的只是爲了嚇唬我們,讓我們恐懼?這很顯然有些說不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