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皮大仙,快去叫狐仙小妞。大牙,你去找梅七前輩、王修、陰語兒、張墓童和寒涵。青丘城我不能待了,得走!”


大牙怔怔地看着我,又去瞅皮大仙,見皮大仙點頭,這才離開。 眼看要天亮,衆人重新聚在議事廳。

皮大仙去叫的狐仙小妞,估計在路上就已經把情況交代了。

所以屁股剛佔椅子,狐仙小妞就先開口。

“燕趙,你真要走?”

我點頭,說道:“江充想叫我充當他的徒隸頭子,我勢必不能答應,它要是惱羞成怒,跟殺姜小兔崽子一樣,殺人倒也罷了,若是再放火,這一城九尾,恐怕難逃一死!”

我並不是危言聳聽,那曾經監管大漢天下巫蠱,本身更是大頭子的江充,心眼兒小的跟個針鼻兒似的,報復心忒重。遠的不說,近點兒的,從火燒城隍廟就可見一斑。

狐仙小妞聞言微蹙娥眉,旋而說道:“可聽說塗山俊我已經給江充做了從事郎,他恨我們青丘城,我瞭解他,這一回有了靠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九尾一族的!”

我明白狐仙小妞的好意,但既然搖頭,說道:“那江充的心思全在我這兒,若是我把他引走,光一個塗山俊我,翻不出浪花來,若他真敢返回青丘城,指不定被口水淹死。”

我頓了頓,接着說道:“若是塗山俊我蠱惑那江充先對付青丘城,我再折回來也不晚。”

梅七聞言,搖頭道:“我不同意。那江充能把塗山武和姜小兔崽子嚇成那樣,可見實力高出太多,你這點兒實力——不是老夫看不上,不夠給人塞牙縫的。若是江充先對付你,不等我們到,恐怕就瞭解了,不是你認慫,就是丟了性命。若是江充先來對付青丘城,你回來,也不見得偷襲的成。所以,不如所有力量整合在一起,跟那狗東西拼了!”

狐仙小妞插嘴,道:“梅前輩說得在理,燕趙,你的好心來煙明白,但確實不如擰成一股,與那江充和塗山俊我魚死網破!”

話落,這小妞彷彿生出一股霸氣。

我嘎巴嘴,剛要說些自己的想法,那狐仙小妞直接打斷我,說道:“燕趙,我九尾一族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況且,咱們有共同的敵人,不管江充抓不抓你,有那塗山俊我在一旁攛掇,定會叫那江充知道,我青丘城本來攥着放他逃生的祕匙,如此一來,我青丘城早晚難逃這一劫,不如干脆一些!”

相比青丘城如何,王修顯然還是在意我的安危,所以低聲道:“少仲公,我也覺得,梅前輩和塗山城主說得在理,要不我們就留下吧!”

“少仲公,留下吧!”陰語兒也勸。

我掃了眼衆人,大牙和寒涵沒表示,但從眼神裏看得出,他們同樣希望我留下來,只有那眼神遊離的張墓童不吱聲,八成還在想他的老師馮島主,所以六神無主。

——

天亮。

城外外面九尾一族的斥候一路奔襲報信,說十里之外發現了塗山俊我和塗山若白的蹤跡,他們旁邊,還有一個呆滯的木頭人。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新招募而來的九尾,紛紛摩拳擦掌,想要在新城主面前好好表現。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那個看似無害的木頭人,沒準兒會成爲他們心中的夢魘。

皮大仙收到消息,叫九尾族斥候再去探。

回身,跟我一起重進大廳。

經過之前的商量,我留在了青丘城。大家之後也沒在休息,尤其是瞭解塗山俊我的狐仙小妞,直接斷定,塗山俊我不久就會來到。

這不,料想不差。

撲棱棱,一隻小山雀飛進大廳,落在皮大仙手上,皮大仙把它遞到耳邊,接連點頭幾下,放走小鳥。

“來煙,剛纔斥候報,塗山俊我帶着江充到了十里外。山雀來信,塗山俊我果然攛掇江充,說青丘城如何保護祕匙,偏不放江充出來,心腸如何歹毒等等。甚至鼓動江充,說什麼打下青丘城,便是大把的徒隸所在,還有——”說到這兒,皮大仙兩眼迸出殺氣,咬牙道,“還有美人!”

“無恥!”

狐仙小妞身旁的小白罵道,小臉透紅。

“你個死丫頭,塗山俊我本來就是卑鄙小人。何苦那麼氣?”狐仙小妞瞪一眼小白,一副恨鐵不成鋼。轉而看向皮大仙,大有深意地笑道:“好像有人比我更生氣哦!”

大牙聞言瞥一眼皮大仙,終於忍不住嘎嘎大笑。結果遭到皮大仙倆大白眼。

短暫插曲過後,衆人靜下來聚在一塊兒,合計如何對付這個敢追到城隍廟殺人放火的江充。

梅七作爲衆人實力最高的,沒有之一,先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燕小子,你之前說瞧不出江充的實力對吧?”

我點頭,說是。

梅七接着說道:“據我分析,那江充實力恐怕還不到大鬼級別,要知道,惡鬼與大鬼雖然只差一線,卻雲泥之別。大鬼者,寥寥。”

皮大仙舉一反三,問道:“梅前輩,若不是大鬼,難道是頂尖惡鬼?”

梅七嗯了聲,算是認可這個猜測。

就在這時,小山雀再進,撲騰幾下翅膀,湊皮大仙耳邊說兩聲,然後飛走。

“不足三裏。”皮大仙知道衆人想知道啥,乾脆說道。

不多時,九尾族的斥候稟報,塗山俊我已經行至三裏。

一個不足,一個剛好。

這就說明,山雀的更加及時,明顯是後發先至。

揮退斥候。狐仙小妞衝衆人說道:“承蒙諸位不棄,與我族一同對抗塗山俊我這個叛徒,還有那巫蠱頭子、大奸之人江充!”

“哪裏話!”梅七說道,“你不是也說了,咱兩家,本來共同擔着鎮壓之責,如今這老鬼東西好不容易出來,怎麼可能放過咱們?許是先來屠你青丘城,後殺上我蓬萊島。前後,早晚不同而已!”

梅七末了,說了句,既然都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別瞎客氣。

就這兒,倒叫狐仙小妞再次感慨,說梅七前輩有高德長者風範。

梅七哈哈大笑,背過身,卻顯露他那彷彿能啖人的眼神,不錯眼珠地盯着外頭,獨自嘀咕道:“老了,老了,還他孃的掛上了長者風範?這不是臭了名聲嗎?老子可從來都不是好人!”

————————————

ps:繼續求票哈!訂閱就更好了!書的成績決定了作者的生死,務必支持一二! “報——”帶着顫音兒,一九尾族的小個子風風火火跑進來,停下後氣喘如牛。

嗯?瞄到此景,衆人皆是一驚。他孃的,這小個子可是妖啊,跑幾步不至於這麼喘。但他偏偏喘得誇張,不由讓我們聯想到不好的事情,比如,有讓他恐慌的事情發生了!

小白作爲狐仙小妞的貼身丫頭,這會兒也算擢升了幾級,當即呵斥那小個子,倒口氣,好好說!

那小個子自知失態,趕緊惶恐地捂住嘴巴,稍緩,指着外面哭喪臉,說道:“城頭兒,守城門的幾個兵卒,突然渾身氣脹,好像要炸開似的——”

不等他說完,那狐仙小妞騰地站起,瞬間掠出大廳。

衆人心有擔憂,紛紛離席,也追上去。

青丘城頭。

身體變異的守兵已經被控制下來,大約有四五個。已經面目全非,皮膚黑紫,如同被吹氣催肥一樣,五官扭曲擰巴地醜陋。嘴裏哼哧着怪聲,拉哈子已經垂到了腳面上。

這幾個變異的傢伙力氣大的很,差不多三四個普通九尾才能勉強壓住。見到我們到來,瘋狂掙扎。

狐仙小妞緊蹙娥眉,端的是焦急萬分,卻又沒有頭緒。不由自主地望向皮大仙。

感受到求助的目光,皮大仙站出來,圍着那幾個被暫時控制下來的守城兵卒轉了兩轉。猛地擡眼,說道:“是巫蠱之術!”

“江充!”狐仙小妞顯然想到了什麼,咬碎了銀牙一般,吐出兩個字。

“不錯,的確是中了蠱毒的症狀。”梅七最終確認,叫衆人心一涼。

之前來報,塗山俊我帶着江充猶在三裏附近。這巫蠱又是如何下的?

就在衆人疑惑時,突然,那幾個中了蠱毒的守兵猛地長大嘴巴,下頜以一種誇張的程度張開,身子強烈地抽搐,並且後仰,隨後身子一弓,哇地一口,噴出許多黑色的蟲子。緊跟着,那些黑色的爬蟲迅速鑽入那些正常九尾的手心。

見此,梅七扯嗓子大呼一聲,他麼的閃開!

可惜爲時晚矣,那黑色的蠱蟲甫一鑽入,周圍二十幾個兵卒紛紛抽風。幾個眨眼,便如同之前的四五人一般,渾身氣脹,變得醜陋無比,並且嘴裏發出怪聲。

“該死!”狐仙小妞急得跺腳。

梅七咋舌,說道:“他孃的,這江充老兒果然歹毒,看來你那個同族,已經把咱倆家的祕辛告知於它了。”

“估摸着,它想用你這一城九尾狐,當他的徒隸!”

梅七補充完,望着城外那蒼翠之間。

“梅前輩,我們該怎麼辦?”狐仙小妞不理會梅七的埋怨和唏噓,躬身鄭重請教。

“還能咋辦?全殺了!”梅七嘴一咧,乾脆道。

“這——”

見到狐仙小妞猶豫不決,梅七道:“如果你想叫一城族類都成爲巫蠱之屍,那就不殺!”

“啊!”有幾個扛不住的兵卒已經喊得聲嘶力竭,開始紛紛張牙舞爪地抓向衆人。

“小姐!”小白焦急地呼喚狐仙小妞,一時也未察覺稱呼上出了差錯。

同樣,狐仙小妞也沒在意這些,她更在意的是,如何鎮壓這場蠱毒,並且,最好不傷害同族。

可惜,哪有那麼多美事?

“來煙,做決定吧!”皮大仙靠近狐仙小妞,說道。

狐仙小妞閉上眼睛,一咬牙,說道:“殺!”

衆人聞言,紛紛出手。就這幾根蔥,梅七壓根沒出手,王修和大牙殺得最多。

陰語兒其次。

張墓童依舊沒魂一樣,被梅七逮着機會一頓數落,罵着罵着,見張墓童屁也不放一個,他自己似乎也覺得沒勁兒,乾脆不再言語。

寒涵因爲身份原因,也沒有動手。

仨就夠了,七八個彈指的工夫,面前盡是爆裂的屍體,以及那滿地髒乎乎血肉模糊的黑色蠱蟲。

這些蠱蟲都是從屍體裏爬出來的,這回兒,又開始找新的目標。

王修和陰語兒拳頭裹挾岩漿,直接轟在那密密麻麻,噁心的蠱蟲身上。

一時間,畢畢剝剝作響,蠱蟲化爲灰燼。

“那邊兒也被放蠱了!”大牙遙指遠處,大喊大叫。

沒等衆人歇一口氣,就在另一處城頭,發出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嚎,和吭哧吭哧地喘氣聲。

大牙雖然提醒,可根本來不及過去。

就算說話的工夫過去了,也未必來得及。

但亡羊補牢,本着彌補心態,我還是喊了王修和大牙,過去補殺。

於此同時,皮大仙代替有些心力憔悴的狐仙小妞發號施令,衝城頭上的其他惶恐的兵卒揮手,喊道:“全部撤離城頭!”

菜刀通天 驚愕的守兵,連忙緩過神兒,急匆匆跳下城牆。

噗噗——

王修與大牙,就彷彿兩把鐮刀,瘋狂收割被蠱蟲上身的九尾。這一刻,什麼生命如同草芥,我算是體會到了。

狐仙小妞看得心疼,急得發抖。

皮大仙緊張地四處環顧,眉頭緊鎖。

“小姐,城裏也有呼號聲!”小白突然扯了下狐仙小妞的衣袖,顫着音說道。

擦,是了,城裏也出現了蠱蟲。

我衝陰語兒一點頭,這小妞後背霍地生出兩條石羽翅膀,小腳一蹬,嗖地一聲,消失不見。

再看時,已經落進了城裏。

這個時候,白狐寒涵再也站不住了,身子一躍,跳下城牆。

因爲在擂臺比鬥中,不要命地消耗內丹之力,導致實力降到兇鬼一級,但所幸他自己並不是蠻幹,有滋養內丹的草藥,再加上被九尾一族救治及時,修行上沒有落下病根兒。

若非如此,就算皮大仙邀請寒涵加入青丘城,恐怕狐仙小妞也不會同意給他一個長老當。

畢竟,要做青丘城的長老,得先有保護族羣的實力。這無關自私與否。

陰語兒和寒涵一走。那被梅七罵得不敢出氣的張墓童突然眼前一亮,匆匆知會一聲,便跟着跳下去。

梅七罵道:“他孃的,這就對了!”

“小白,趕緊召集大家躲進極海冰窟,那兒極寒,蠱蟲怕不能活!”

皮大仙突然道。

小白聞言看一眼狐仙小妞,見她點頭,連忙應答一聲,火速返回城裏。 梅七突然一拍城頭磚,咬牙道:“來了!”

我走過去,遠眺。

三道身影,影影焯焯靠近。

塗山俊我和塗山若白一左一右擁簇着一個木頭人,那木頭人正是從石槨中逃出的桐木人,江充!

或許是感受到我們的注視,那塗山俊我擡頭,耀武揚威地喊道:“校尉大人的蠱蟲滋味如何?哈哈哈,他孃的,我才知道,原來塗山老妖婦和你們蓬萊島,竟是東方朔的走狗,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敢當幫兇,鎮壓校尉大人兩千年!”

“你纔是狗!”梅七大罵,道,“他麼的,亂吠吠。”

“你個老狗!老瘋子!你不是念念不忘那死鬼師妹嗎?一會兒,叫你解脫!”

“你,小崽子!”梅七眼圈血紅。

我按住梅七粗糙的大手,低聲道:“梅前輩,千萬忍住了,別中了這畜生的蠱心之言。”

我擔憂梅七再被刺激瘋,一旁勸。

呼!

梅七狠狠吐出一口濁氣,眼神復歸清明,轉而看向我,說了聲:“燕小子,我沒事。”

“我師兄已死,張墓童那小兔崽子還嫩,我不能再瘋了。”梅七眼神開始狠厲。渾身一股氣勢升騰。

我暗暗點頭,放開手。

那城頭下的塗山俊我見梅七冷靜下來,不爽快地呸了一口,罵道:“他麼的,真沒意思,竟然不受刺激了。”

梅七盯凝着塗山俊我,語氣冰冷,道:“小畜生討人厭,尤其那破嘴,多次對小師妹不敬,老子非要活撕了你,拿你的腦殼祭海!”

“哼,老東西,你有那本事?”說完,塗山俊我往桐木人身後躲了躲。

意思明顯,想要弄死他,先幹挺這江充再說。

我忍不住罵道:“塗山俊我,你我第一次見面,雖然倨傲,但一心維護青丘城。可如今,你竟爲了貪心,引來江充老巫蠱,來殘害你的族人?”

塗山俊我聞言,大罵起來,“老子維護青丘城?那不過是把它當成了我的囊中之物,如今青丘城被你們掌控,我還維護個屁!”

“擦,小人!”我皺起眉毛。

這時,平復好心情的狐仙小妞,在皮大仙的陪伴下,走到牆頭。

“哎呦喂,塗山來煙,你怎麼才捨得出來?難道你也跟我一樣,是他們嘴裏那個虛僞的小人?”

“塗山俊我,你混蛋!”狐仙小妞咬碎了銀牙。

“哈哈,多謝誇獎,”塗山俊我轉頭,對桐木人說道,“校尉大人,這小妞,你看如何?可入得了眼?”

那久未出聲的桐木人突然發出江充的聲音,“桀桀桀,真水靈,不錯!本校尉喜歡!俊我啊,你有功了。”

“嘿嘿,只要校尉大人滿意,小的便知足了。”

倆無恥貨,在城下笑得浪蕩。

本來狐仙小妞是有東西罩面的,因爲嫁爲人婦,便露出真容。儘管中間出了差頭兒暫時沒嫁出去,但也不再以物罩面。

卻不想,叫一個兩千年的老鬼瞧上了眼。

狐仙小妞造一愣,想明白之後,大罵塗山俊我無恥。

那塗山俊我臉皮忒厚,被罵了,還哈哈大笑。

猛地,一道人影跳下城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