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白奇一看唐玉有些慫了,生怕唐玉跑掉,趕緊說道:「你要如何才覺得不浪費時間!難道要帶個彩頭?」


「是又如何?」唐玉大聲喊道,可是是個人都能聽出來,唐玉這一聲明顯的底氣不足。

「你儘管開口,凡是你開的出口能拿出來的東西,我必然也能拿得出來!」白奇家底豐厚,自然敢跟唐玉說這種話。

「那,那你若是輸了,就要給我隕星鐵半斤、秘銀三兩、羅生鋼三斤、青武鋼……敢嗎?」唐玉一口氣說了十幾種冶鍊材料,一看就有故意為難,讓后藉機拒絕白奇的挑戰的意思。

「哼哼!不過是些凡鐵而已!只要江州城裡有賣的!我若是輸了,必然一樣不差的雙手奉上!」

「可若是你輸了,也不能缺少一分!」白奇聲音狠辣而嚴厲。

「好,誰怕誰啊!」唐玉儼然像個不太大的孩子一樣,賭氣式的答應道。

「小玉,別衝動啊!」龐箭在那大喊著,已然是有些遲了!

白奇見有人提醒唐玉,生怕出現什麼意外,連忙說道:「好,唐玉那麼就按照你剛剛說的彩頭!眾位老師同學作證!」

「來出手吧!」白奇前跨一步,擺開了戰鬥的陣勢!

「小玉,別……」侯輕語拉了一下唐玉,可唐玉卻像是個賭氣的孩子一樣,一把甩開侯輕語的手!站到了白奇的對面!

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區區武徒,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武士的實力!」白奇知道八門會武的時候,知道參加八門會武的人實力不得超過武徒九重。

因此他覺得自己是武士一重,非常的穩。

綠色的靈氣開始出現在白奇的四周,尤其是一雙拳頭,上面的靈氣顏色要更加的濃重一些。

「喝!」

白奇搶先發動了進攻,平日里,白奇性格乖張,像一條毒蛇。輕易不會露出毒牙,而一旦認定了對手,發起狠來,就狠的厲害。

唐玉自然不慌不忙的同樣運起靈氣,淡淡金色的靈氣布滿雙手。

由於結合了黑色的妖王之力,唐玉的靈氣在陽光下,顯得暗淡了一些。

從外觀來看,唐玉的靈氣又弱又淡。

完全不是對手的樣子。

白奇看著唐玉居然真的是黃色的靈氣,嘴上直接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

「破!」白奇看著唐玉一拳擋了過來,可是並沒有變招,而是想用絕對的力量碾壓唐玉。

可一拳接觸之後,白奇臉色變了。

因為在剛剛的交鋒中,白奇他敗了,不僅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而且手震的生疼,手骨隱隱有骨裂的感覺。

白奇後撤三步,謹慎的看著唐玉。

「來啊,你不是要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實力嘛?是不是男人啊?說話算不算啊?」唐玉咧著嘴,大聲的說著。

「找死!」白奇低吼一聲!

「青龍追日!」

白奇雙臂擺動,右臂上凝聚起一團青綠色的靈氣,再度一拳襲來。

唐玉淡淡一笑,瞬間從戒指中,掏出了「聖冶金尺」灌入靈氣,擋了上去。

這青龍追日,不過是黃級的武技,特點就是成型快,運氣時間短。

威力並不多高,可對上了黃金聖骨加上最頂級的二品靈器,依然不是單靠青龍追日能夠撼動的。

在白奇眼裡,只見唐玉拿出了個金閃閃的長條。自己的一拳轟上去,好像打到了一團熔岩之上。

拳鋒上有些燒灼感,而且靈氣消散的奇快!覺勢不對,白奇立刻撤回了拳頭。

舉到眼前一看,發現拳頭上的絨毛已經被燒的乾乾淨淨,皮膚都有些發紅髮燙。

「要不是撤的快,可能要受重傷!難道情報有問題?唐玉的實力明顯是武士一重的實力!」

白奇猶豫了,如果是一開始單純的身體失利,他還有理由解釋,可是對手單憑一把靈器,就能抵擋自己的武技!

「好漢不吃眼前虧!不能再打下去了!」

白奇想到此,還沒有來得及做出決定!

唐玉就攻了上來。

「尺鋒!」

唐玉握著「聖冶金尺」猶如握著一把長刀一般揮了上來,距離白奇還有一步之遙。

按照「聖冶金尺」的長度,是怎麼也夠不著的。

可就在「聖冶金尺」快要接觸到白奇的時候,它突然變長了。在最頂端的地方,憑空多出三寸來,薄薄的金光有如實質。就好像是「聖冶金尺」延長了一樣。

白奇閃避不及,被那延展出來的金光劃破了胸口!

「嘶!」白奇吃痛,倒吸一口涼氣。

白奇自認還算堅韌,也不是沒有受過傷,可是那道金光割破的地方,有種炮烙的刺痛!

再次退開數步低頭看了一眼傷口,連衣服的表面都有黑色的燒灼痕迹!

「這是什麼詭異的靈器!」白奇心裡大驚,抬頭再看唐玉,唐玉閑庭信步的走了過來。

白奇是白山府主之子,從小也算是見多識廣,靈器也見過不少。

「難道自帶燃燒屬性!」感受著胸口的燒灼感,白奇心裡一橫,從胸口掏出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翡翠石頭。

「白雲青天!」

一道翠綠的靈氣從那石頭噴涌而出,直逼唐玉!

唐玉不慌不忙,靈尺作長劍斬下。

兩股靈氣接觸的一瞬間,那翠綠的靈氣就如同紙張一般分開。沒有一點點費力的感覺!

白奇甚至來不及驚慌,「聖冶金尺」的尺鋒已經割到了那塊翡翠石頭上。隨後,白奇只覺得手裡一輕,低頭一看,就發現那翡翠石頭已經被一分為二!

上面的那半塊,跌落到了地上。

「我的青白玉!」白奇剛打算低頭去撿,可唐玉的尺鋒已經橫在了他的脖子前。

「難道他還敢殺我?」白奇心裡想道。

不過臉色依舊滿是戾氣,略帶一絲惶恐。

「記得你輸的東西。」唐玉收了尺子,淡淡一笑。

「還有誰?」

大喝之後,一片寂靜! 來圍觀的可多數都是唐玉白奇的同學。

而來圍觀的目的,就是為了看看這個子易到底能夠有多大的能量,能把這個藍宇府主送來的人給怎麼樣了。

前半段子易可謂囂張至極,的的確確是有要把唐玉趕走的行為。

可是從侯輕語出場開始,一切都變了。

先是子易話變得毫無價值,被侯輕語輕易的就把威信給毀掉了。

而白奇突然跳出來,想要給唐玉一個厲害瞧瞧!

卻被連敗三招,連靈器也被斬斷損壞!

尤其是看白奇那心疼的樣子,估計是損壞的極為嚴重,甚至沒有修復的可能。

「還有誰!」

唐玉的聲音再次響徹全場,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沒有人敢出頭,沒有人敢說話。

白奇的實力不算最強,可也不算弱,沒有人有信心一定能夠擊敗唐玉。更何況,有白奇靈器被斬斷的前車之鑒,他們也要考慮考慮自己的靈器安危。

「沒人出來,我可就走了!」唐玉微笑著,環顧了一圈,除了白奇和子易之外,其餘的人都很平靜。

龐箭在一邊看的有些高興,唐玉跟他最好,如今唐玉不用被趕走,而且展現出無人能敵的實力。他是打心底里高興。

「小玉,沒想到啊,你居然深藏不露!」龐箭走到唐玉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隨後又看了看侯輕語,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兄弟,我知道你要忙去,嘿嘿,注意身體!」

唐玉簡單的笑了笑,帶著侯輕語離開了人圈。

雖然他們二人走了,可是人們的目光還都集中在他們身上。

今天唐玉和侯輕語的出現,暴露出一個很嚴峻的問題!

之前不管是誰,跟侯輕語發生什麼,都是那個看似風/騷的侯輕語。而今天唐玉帶出來的,居然是那個冷冰冰的侯輕語!

做過一定調查的人知道,那個冷冰冰的侯輕語,沒有男人能走近半步之內。

就連傳說中,追求了侯輕語十幾年的子易也不行!

不遠處的羅川和馬東,詫異的看著唐玉,相互看了看。

從彼此臉上的震驚之色,能看的出,他們對唐玉實力的震驚。以及對當時發生的事情的疑惑。

「難道,當時他知道林天會出面救人,故意受傷?」

「有可能,不然從那個被我隨手擊傷的人,到現在我都沒有把握能夠戰勝,這才幾天!決計不可能!」

這個場面之中,有一個人臉色很是奇怪,不同於其他人的震驚,她臉上居然掛滿了得意和喜悅。

李燕看著遠去的唐玉,又看了看孫正浩,眼神里流露出一絲嫉妒和憎惡!

心裡暗道:「姜蓮兒,我要讓你後悔!」

而陪著李燕的尚娟,則是有些說不出的情緒,總之就是難受!

………………

唐玉和侯輕語走到竹林里,四下終於沒有了人。

重生之盛世醫女 侯輕語冷冰冰繃緊的臉,突然鬆弛了下來。

「呼喲!裝這個整天擺著臭臉的女人真是不容易。怎麼樣,我演的還行吧?」侯輕語說著,還在唐玉身上拍了一下。

「絕對沒問題,堪稱完美!」唐玉笑著回應道。

「我幫你這麼大的忙,你怎麼報答我啊!」

侯輕語聲音甜甜的,軟軟的,讓人很難拒絕。

「你想要我怎麼報答你啊!侯老師!」唐玉立馬挪開步子,不想跟侯輕語挨得太近!

「怎麼報答都行嗎?」 重生之凰謀天下 侯輕語突然神色一變,臉上出現了濃濃的曖昧氣息。

「只能做老師和學生能做的!男女之事,我拒絕!」唐玉義正言辭的說道。

「哦……原來你想和老師做那個啊!挺會玩的嘛?好呀,馬上老師就滿足你的冤枉!」侯輕語說罷,還媚眼如絲的看著唐玉。

尤其是那上牙齒輕咬下嘴唇的樣子,看唐玉就像是看著一隻美味的獵物一般。

唐玉裝作沒有看到的樣子,直接朝著侯輕語的住處走去!

在今天之前,唐玉就找到侯輕語商量好了今天的事情。

那個冷冰冰的侯輕語,對子易態度還算是比較好的,拿子易來當相識多年的同窗來看。而這個熱情似火的侯輕語,對於任何男人都能夠笑嘻嘻的談笑,未讀對於子易,她的態度非常堅決。

用仇恨來形容也沒什麼問題。

這樣才有了今天精彩的一場表演!

雖然沒有完全按照劇本來,可是效果卻是超出預期的好!

尤其是「聖冶金尺」的發揮,簡直顛覆了唐玉對於靈器的想象!

很快的,二人到了侯輕語的屋子裡。

唐玉來了不少次了,也很習慣,一點也不怕生,自己找了個地方就坐下了!

「到底要我報答你什麼!不嫩說我辦不到的,也不能太久,不然過期可就作廢了哦!」

現在是唐玉就像是欠了錢的大爺一樣,二郎腿一翹,滿不在乎的看著侯輕語。

「你,分明就是個無賴!」

唐玉攤了攤手,用著一種欠打的語氣淡淡的說道:「就是了,又能怎麼樣?」

這種態度是唐玉這幾天來學到克制侯輕語的辦法,她各種不要臉,要想剋制她,唯獨比她更加不要臉!

侯輕語無可奈何的看著唐玉,恨的牙根痒痒,可是她也知道事情的輕重,在她們兩個人格沒有打清楚之間,他與絕對走不了!

「好,唐玉,我要你幫我搓背!就現在!馬上!」侯輕語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裡擠出來。

「樂意為你效勞!」唐玉一笑過後,直接上了二樓!

背後的侯輕語看在眼裡,暗罵道,「這個混蛋!」

說完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柔媚的陰狠,「老娘就要光明正大的勾你!就不信你是木頭做的!」

「先說好,只是搓背,沒有多餘的服務!」唐玉一口就拒絕了一切額為的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