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白七也沒有去過,也不能解釋。


說是湖心島,倒說它是海中島還差不多,因爲它真的在海上。

副駕駛座的潘曉萱轉過來說:“我覺得道路應該已經通好,再不濟也該會有座橋直通的,不然那些科學家每天上下班都坐船不是很麻煩嗎?”

唐若點頭。

在車上也沒有什麼事情,潘曉萱就與唐若一起聊天扯淡。

白七見兩個姑娘聊得興起,也就沒有打擾,只坐在車內練習異能。

現在大家對異能的理解也歸類在‘特意功能’這塊。

連國家都做不出合理的解釋,畢竟,末世與喪屍這種東西之前或者歷史上真的都沒有接觸過。

大家現在完全的解釋和運用都是在懵懂期,一致認爲用手釋放異能是唯一一個途徑。

但白七當然知道用手釋放異能只是一個主要途徑,不能算作唯一。

就像唐若的精神力異能,根本不需要手就釋放了精神力屏障。

白七在死之前最後一次呆在a市基地時,聽得地基中流傳的說法是:異能其實就是空氣中極微小的量子組合而成的,所以手雖然是釋放異能的主要途徑,但不是唯一途徑。

正是聽過這種說法,再見到基地中高階異能者一些憑空出異能的,纔有之前白七的憑空成劍。

當然以上這些,白七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地中的科學家研究出來的官方說法,因爲,他之前在基地中所呆的地方真的太破落,連消息都是最後才傳達到。

不管怎麼樣,這招憑空出異能,如今的白七也確實能做到,因此現在,他也可以多多的練習和研究一下其他的出異能方法。

總歸在車上也沒有事情做。

潘曉萱繼承潘大偉的能說會道,從早上講到中午也沒有冷場過,把之前學校的事情都給講上了一遍,其中還包括她所知道的一些範雲江的事情。

說到範雲江,潘曉萱倒是記起來了,來了h市之後就沒有看見他們團隊了。

自從蘇纖影死了之後,之前核電廠任務還是見到過範雲江團隊的。

潘曉萱說:“我好像在h市沒有見過雲江團隊呢,這次的實驗室任務也沒有參加。”

唐若說:“大概完成核電廠任務時候,和軍隊的其他人一起回a市了吧。”

潘曉萱說:“我看蘇纖影的死對他打擊也蠻大的,據說他當年也是校草級人物呢……”

唐若聽後笑起來:“你知道的東西好多啊。”

潘曉萱說:“他與你從小一塊長大的,他是校草這些,統統是你之前在學校宣傳的啊!”

唐若:“……”

前主做的這個,有點……囧。

倒是白七聽得這話,停止了異能的練習,若有所思的說:“小若與那個範雲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他在訂婚之前,與之前的那個唐若一點了解都沒有,倒是沒有注意過唐若是與範雲江一起長大的。

唐若看着白七慢慢搖了搖頭。

她是沒有前主記憶的,所以這種事情真的不知道。

潘曉萱也知道唐若忘記了之前所有事情:“嗯,據說是。”

白七點點頭,不再說話了。

如果曹博士真的注意到了唐若的異能,自己回a市基地後,也得先解決了範雲江這個潛在隱患。

就算唐若身份暴露的機會是一萬個萬一,他也不想拿這個概率去做賭注。

中午的時候,車隊停下來休息整頓,讓衆人吃午飯。

之前隨便車隊從碼頭出來到h市基地,開了差不多兩天時間,就算現在的白天特別短暫,車隊衆人也算整整開了十幾個小時纔到達的h市。

所以這次一行人怎麼也要花上更多一點的時間才能到達海邊實驗室。

與之前的核電廠任務時軍方整頓午休不同,這次的午飯時間大家幾乎都是商量好似的統一在路上用餐。

這次出動任務的都是h市高等級團隊,異能者本來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再加上團隊等級,如今這羣人自認都是基地中的佼佼者,對着外頭的喪屍當然不會畏懼。

且,這些團隊由於異能強大,物資也很充足,因此都聚在一起煮熱飯或煮熱面當午餐。

這條路是h市的主幹道,每天來來回回的喪屍很多,打喪屍的異能者也很多,只不過每次白天一打完喪屍,晚上就能再晃盪出一批來。

隨便團隊下車消滅了自己周邊的一些喪屍,也聚在一起煮麪吃。

吃的還是雞蛋麪,加些香腸,滷蛋就很鮮美了。

坐他們後面不遠處的異能者之前看見隨便團隊的車就有想結交的意思,如今再看見他們吃的東西,當下幾步過來與衆人打招呼:“嗨,你們團隊的車哪裏來的呀,很絢麗嘛。”

這個異能者也不算是結交能手,話說完見隨便團隊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再起話題說:“嘿,我跟你們說,我今天早上看見了一個很搞笑的事情,這個任務居然有個s級的團隊來這裏,那羣逗逼菜鳥簡直是過來送死的嘛,真不知道他們腦子是怎麼長的……喔,他們還有個很搞笑的名字,居然叫隨便……哈哈哈,真的是好隨便的團隊啊……隊長估計腦袋被門擠了才取的這個名字吧,你們說他們都取了這個名字了,怎麼還會有人加入他們團隊中來呢……”

胡浩天等人吃麪的手頓了頓,每個人的眼角微不可聞的抽了抽。

劉兵努力看向白七。

小白,他取笑你取的名字,不能忍,放冰刀捅他!

白七淡若天涯的繼續給唐若夾麪條。

外團的的異能者結交技巧不怎麼會,話倒是很多:“相互介紹一下吧,我是c級團光芒團隊的副隊長韓亮,你們是什麼團隊,看你們的車那麼炫酷,等級肯定是b級了吧。”

如今h市b級團隊有幾個,a級團隊暫時還沒有。

胡浩天站起來,與他對視,笑容依舊這麼鎮定:“噢,大概會讓你失望了,很不巧,我們就是你口中的那個過來送死的逗逼菜鳥隨便團隊……既然我們遲早要死的,韓大隊長還是不要過來與我們結識了,不然到時候,我們一命嗚呼了,你還得給份子錢,多讓你破費不是。”

韓亮一臉扭曲表情的看着胡浩天:“你……你們就是隨便團隊?”他看完胡浩天又去看他們的團隊衆人,只見那些吃麪的人各個顏值出衆,衣着乾淨,而且即便自己當着他們的面這麼說了,這個團隊中的人居然還都慢條斯理的在吃麪?

再看那些車……那些車也是高檔車!

韓亮吸了口氣,平復了心情,笑道:“胡隊長真是幽默,隨便團隊是最低級的s級呢,怎麼可能擁有你們這樣的配置,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嘛。”

胡浩天說:“我們就喜歡以本傷人,用頂級配置賣最低價,以此來回饋廣大基地衆人與軍方,韓隊長有意見嗎?”

韓亮:“……”

這個隊長真是……好能掰。

韓亮連連擺手:“沒有,沒有意見……那麼既然認識過對方了,我先走了,你們,你們有空可以我們那裏坐坐……”

韓亮一走,劉兵朝胡浩天豎起大拇指。

真是要誇一遍“好裝”,才能表達出他內心的讚賞之情啊。

吃了午飯,離啓程時間還有多,大家就散開打了會兒喪屍。

如今晃盪到公路上的喪屍還是一級,異能者們一個異能就能直接搞定。

隨便團隊這次也沒有讓劉兵再去喪屍堆裏衝,如今他們已經二級,真看不上這些一級晶核了。

坐在凳子上休息時,看見不遠處曹博士對着一些昆蟲在採集樣本。

衆人也沒有什麼事情,就盯着曹博士與助手交頭接耳的樣子。

這次唐若不使用精神力去竊聽了。

然而,她不使用精神力去旁邊了,曹敏還是轉過頭來注意到了唐若。

她穿着白色板鞋走過來,看着唐若搖了搖自己拿在手中的玻璃瓶子說:“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玻璃瓶子中裝的是一隻螞蟻,體積已經比末世前大了二十倍不止的螞蟻。

唐若想到白七那天的不要與曹敏走的太近的話,搖了搖頭:“不了,我不懂生物學,打擾你做事就不好了。”

曹敏把玻璃瓶擡的再高了點,笑了:“看見它的體積變大了嗎?”

唐若點頭。

曹敏說:“我們發現它的基因已經發生變異了,它在進化,它的細胞以每天0.2立方厘米的速度在複製增長。”

唐若說:“它們還能繼續長下去?”

曹敏也沒有隱瞞:“目前看來它們似乎還會繼續增長,到底長到哪一步我們也還不清楚。”

唐若自然問:“可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它們進化,我們出現異能的?”

曹敏搖頭:“我能力有限,這個原因還沒有找到,但是之前去核電廠任務時,才發現如今的空氣中的核輻射是末世前的二十倍左右。”

“是核電廠泄漏的核輻射嗎?”

“不是,檢查了一圈,發現原核電廠的設施都是完好的,不是它泄漏導致的。”

這些專業知識研究的東西,唐若也只能這樣聽聽而已,幫不上什麼忙,只是聽得曹敏這麼說,再見她研究精神這麼敬業,於是她從包裏拿出了一小袋的藍晶遞給她。

曹敏接過袋子倒出藍晶在手上看了看:“這個是……”

“二級的晶核。”唐若說,“我們之前在h市裏的章橋上殺了幾隻喪屍,不像你之前說的,一級喪屍要過100天才能晉級到二級,那裏已經有許多二級的喪屍了,估計市區裏面會更多。”

“你們在通往市區的大橋上見過很多二級喪屍?你可有覺得它們與一級比起來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唐若點頭回想說:“是的,當時我們只是覺得這些喪屍比較難打,其他地方好像也沒有不一樣的地方。”

“原來我們的研究方向出錯了。”曹敏仔細再把二級晶核觀看了一下,一把手握住了它,擡頭對唐若說,“謝謝你的晶核,改天再請你喝咖啡,若有事情,可以直接找我,我先回去了。”說着,握着二級晶核急匆匆回到自己的車上。

曹敏的車不是其他異能者一樣的越野車。

她的車是貨車直接改良的,裏面有她的一些簡單實驗儀器。她這麼衝忙的離開,自然就是想越早進行這個二級晶核的研究。

潘曉萱看着曹敏走路都帶小跑的樣子,感嘆了一下:“科學家的研究精神真的值得敬佩。”

“嗯。”唐若說,“她大概也很熱愛她的職業吧。”

沒有興趣支撐着,科學家也受不了沒日沒夜的研究吧。

唐若把二級晶核交給她,也就是想讓曹博士研究出更多能用的東西而已。

畢竟一個基地,靠的的不是他們一個團隊的力量就可以的。

如果只顧自己的活着,那麼他們其實也能只能說比別人活的更久一點而已,等待他們的結果最終應該還是死亡。

只有基地強大了,國家強大了,整個人類都強大了,纔能有更大的可能性讓大家都活下,甚至把生活變的更好。

曹敏回了車中不久,前面的喇叭就放出繼續啓程的通知了。

一行人繼續上路。

望着車外的喪屍,隨便團隊都有些想那個在a市的家。

畢竟出來真的好久了。

下午時候,潘曉萱沒有再像早上一樣的喋喋不休。她整理了一遍自己的空間,又用意念想着練習自己的空間異能。

她也是初學者,大家都不知道空間異能該如何練習異能。

直到白七告訴她,她可以用意念練習空間異能。

所謂的意念就是即意識,包含顯意識,潛意識而成信念的精神狀態。

她的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只有自己的腦中才能看見,於是這種用意念在腦中練習的方法她也去嘗試了一下。

在她的練習下,她現在閉上眼睛想着自己的空間,就能在腦海中看見一個圓點,若用意識去控制那個圓點,圓點就會聽話活躍的想她靠近,還能隨她的意念變大一點……

每當變大一點之後,她感受自己的空間時,就真的感覺到自己的空間有變大一些。 同樣的,唐若也在練習自己的異能。

精神力屏障這個算作bug存在的異能,她也該更加精進它,使自己與團隊衆人的安全更有保障。

晚上h市車隊落腳的地方是一家博物館。

博物館坐落在h市一座山腳的不遠處,是陳列h市一切文物古董的地方。

不過現在已經末世,除了國家需要記錄下歷史上曾經的文明,誰還會管這些文物呢。連末世獵手都沒有來這裏收集物資過。

把車子停在博物館門口的臺階下,一行人進入博物館。

這個龐大的建築共分爲四層。

站在廣闊的大廳裏,各人都神情戒備,以防止喪屍突然躥出來。

外頭公路上視野開闊一覽無遺,直接就能看見那些晃盪過來的喪屍,但如今是太陽快要落山,博物館這種全是拐角能藏匿的地方,要是不清理乾淨,難保等下睡覺時候會有個意外。

第一層爲書畫展示廳,收集這歷朝歷代的書畫作品。

不過看着一些玻璃的完好程度,再看裏面字畫的空缺程度,大家也都能猜到是國家過來把文物轉移過了。

這次出來的包括隨便團隊在內一共9個團隊,人數是208個人。

除開隨便團隊,衛嵐自己的軍方人員,還剩下8個團。

這些團隊出來的人數也都維持在20個人以下。

各個都認爲自己是精英的異能者當然不會像之前a市出來做任務的軍官與異能者一樣,願意幾十個人擠在一個小地方入睡。

每個小隊都自成一個陣營對準一個方向的去掃蕩博物館裏的喪屍。

若磕碰到一些國家還未搬走的文物,異能者們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也是,如今社會,誰還會在乎這些東西的保存度呢。

清掃完這裏的喪屍之後,幾乎所有的團隊都去了二樓過夜。

末世後,大家也都形成了高處比低處安全的意識來。

當然,也不能說越高的地方就越好,畢竟如果真的有喪屍發現人類,從樓梯口圍堵時,能力不夠的情況下,打下樓去也是件很危險的事情。

所以大家選擇的都是二樓,一來不會被喪屍隨便發現,二來若真的有喪屍羣圍堵樓梯而打不動時,亦可以從二樓窗戶口跳下去。

二樓是青銅器展示廳。這裏陳列着許多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器,有大有小。估計東西太多,大型的那些青銅器卻都沒有運走。

選好自己睡覺的地方,大家都拿出工具來煮晚飯吃。

隨便團隊煮飯時候,曹敏捧着一大包東西走了過來。

她沒顧別人的目光,徑自走過來,坐到唐若身邊:“中午你給我的那些二級晶核還有嗎?”

唐若點頭說:“有,但是不多呢。”說着,從包裏又拿了一小袋給她。

其實二級晶核他們還有不少,只不過如果都暴露出來,也太引人注目,畢竟真的不是所有團隊都能衝進h市中心地方,再完好無損的收集一批東西出來的。

小心駛得萬年船。

曹敏接過,說:“能把它們全都給我嗎?”

唐若說:“你在裏面研究出什麼來了嗎?”

曹敏搖頭:“暫時只能說這個二級晶核裏蘊藏的能力比一級的要多少好幾倍,但是一級異能者卻不能吸取它,若吸取會異能暴動。”

“異能還會暴動?”

“嗯,像氣球,當體積只有這麼大時,過多的空氣就會使它承受不住,若再充氣,就會有爆掉的危險,異能與身體也可以這麼理解。”

唐若點頭,這些事情她也已經從白七口中瞭解到了的:“你若需要,這些二級晶核都給你吧。”

曹敏聽完之後,露出牙齒一笑,燦爛至極。

這一笑讓唐若有點眼花。

她之前不是沒有見過曹敏的笑的模樣,但是,之前的笑都不能稱之爲真正意義上的笑容。

那些笑容,不是很輕蔑就是很隨意的一種禮貌。

只有這次,曹敏真正意義上的對唐若露出個開心的笑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