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瘋狂亂竄,火焰凝集,每一寸每一格都有完全相反的力量存在。每一個點與點的接觸,面與面的碰撞,產生急劇威力,就好似一個個磁爆力量的匯聚,火焰壓縮,驚人可怕。


「啊!!!」林風面色猙然。

控制。完全超出預計。

此刻手中力量,已經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範圍。

不斷的攀升,不斷的提高,星源力與血鳳力量的增幅,伴隨著兩道火焰爆裂而起,手中的存在甚至能將自己轟成灰燼。心。狂跳不止,但意識,卻清晰到了極點。

這一刻,整個人莫名平靜。

「去!」林風眼眸綻放光芒,身後血鳳色彩璨亮無比。

一頭鳳凰彷彿凌空嗷嘯,火焰的光芒色彩將整片天穹都是照亮,連身在下方的古笙都是震驚,身體周圍光芒輕燦,卻是深刻感覺到林風這一擊的強大。架起防禦。

轟隆隆!

巨大火球,極致壓縮。

那是真正融合力量,是第一次瘋狂的催谷,面對著從未有過的強敵,林風爆發出了150%的力量!用盡全身力氣的轟出,操控早已超出極限,身體虛脫,面色煞白無比。

然。眼眸卻是璨亮如星辰。

這是自己最強的一擊!

此時此刻的奎屠,縱使有心也無力。剛經受朱雀襲轟擊,靈魂遭遇到重創。意識的迷離,連帶著空間感應都是消失,此刻澎湃的力量出現時,剛是恢復一點感覺的奎屠,眼瞳完全瞪大。

「不!」奎屠一片驚駭恐懼。雙爪用盡全力的往前伸出,想要抵抗。

但,一切都晚了。

「轟!」根本無法躲避。

這一擊的攻擊,甚至超出聖級巔峰力量。

「啊!!!」嘶吼的聲音,如厲鬼喊叫。撕心裂肺好似被五馬分屍般。火焰的恐怖,完全炸裂,讓的整片天地都是摧毀般,火光崩散,失去控制的重生之火與吞噬之火極限的爆裂,瘋狂極致。

轟!轟!

轟隆!轟隆隆!~~

天崩地裂,山搖海枯,磁爆聲在每一處響起,滋滋的聲音震人心肺,整片空間被撕裂。這樣的攻擊,足以摧毀任何一個聖王級強者的肉身,若是正面擊中,難以想像威力如何!

噗!噗!林風鮮血狂吐,整個人如斷線風箏般往後而去。

儘管有真實之盾的守護,但發動唯一的攻擊后,根本沒有力量再施展任何防禦,任由磁爆威力將身體破碎,哪怕是餘波也是相當可怕。原本完好無損的身體,此刻已然支離破碎。

距離,太近!

但只有這樣才有足夠的威力!

拼的,就是這一次。

「滋窿!」「滋窿!」空間碎裂,毀滅,空間之刃早已被引爆,消失無影。

在火芒正中,撕心裂肺的聲音早已消失,彷彿被恐怖的力量撕成碎片般。邊緣地帶,餘波都有這等威力,正中央受到攻擊的奎屠又如何?

「應該死了……」林風身體無法動彈,胸口不斷起伏。

再殺不死他,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已然到達極限。

受傷相當之重,好在聖王級的身體足夠強大,加上自己擁有的鳳凰血脈,恢復力足夠。傷雖重,然距離致命卻仍有一段距離。「嘩!」氣息波動,想要感應那血虎妖族強者的氣息,卻被一片虛無的空間力量隔絕。

無法感應。

奎屠,真的死了么?

「消失了。」古笙緊皺眉頭,面色難看。

林風感應不到氣息,是因為實力未夠,但他卻能清晰感覺到血虎妖族強者氣息的消失。

但,很奇怪。


「就算魂之受創,以肉身硬接這道攻擊, 寡人的王牌 。」古笙不解。

整個戰鬥過程他是最直接的目睹者,更是清晰感應雙方氣息能量波動。若真被林風那一擊所殺,氣息理應是直接消亡,然血虎妖族強者的氣息是漸漸減弱,再減弱,直到減弱快到停止時那一刻——

再消失。

相當的奇怪。

…(未完待續。。) 火焰,依然熾熱的燃燒著。

整片火焰炸裂之地,幾乎化為虛無,並非目光所見的虛無,而是空間層次的虛無。

極致磅礴的力量,甚至將構成世界的四種核心能量都炸的虛無,那是林風真正第一次施展如此震駭而強大的力量,耗盡聖王級所有的星源力,此刻極是勉強才站起身來。

受傷極重!

左手,光芒微閃,真實之盾出現。

儘管再無還手之力,身體瀕臨枯竭,然哪怕只有一分的機會自己都不願放棄。

「他,死了么?」林風目光灼然,面色蒼白。

剛才那一擊威力雖強,但能否擊殺那血虎妖族強者,自己並沒有把握。

說實話,在自己估算僅僅只有兩成機會。

豪門太子俏夫人 但起碼超出三成可能,他應該會身受重傷。」林風心之暗道,信心還是有一點的。倘若這血虎妖族強者實力在正常巔峰狀態,自己重傷他的幾率甚至不足一成,但傷上加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一切,都看天數。

贏了么?

答案,恐怕只有天才知道。

包括清晰目睹整場戰鬥的古笙,面色也是一片凝重,眼中帶著深深疑惑。

「嗞啦!」「滋噠!~」空間一點點被修復,整個斗靈世界同樣是一種力量存在,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破碎的空間一點點被補全,消失的天地核心能量徐徐恢復,而那片猙獰火焰則是一點點黯淡。


力量,總有逝去之時。

而此刻,林風的雙目卻睜的越來越大。

仔細盯著火焰炸裂之地,戰鬥最激烈爆發之所。卻看不見任何的存在。

是任何!

「死了?」林風腦海中瞬時浮現出這個念頭,連帶著左手真實之盾的色彩亦微微顫了一下。

不止氣息,便連屍體都沒有,就彷彿蒸發一樣。彷彿被那火焰炸的粉身碎骨,魂飛魄散,又彷彿被這片異次元的空間亂流吞沒。早已不知去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血虎妖族強者——

消失了。


若有屍體,反而好辨別一些。

但此刻別說屍體,就連碎肢皮肉都沒有,甚至連血液都在那極致大火焚燒中化為灰燼。


沒有剩下一點點痕迹。

林風完全怔住。

而古笙,雙眸卻閃動著晶亮色彩。

巫族境,凶地大陣外。

那是一個身材巨大,足有百米高的強悍存在。在巫族境,任何一名巫族強者只要身高達到百米。不高一分也不矮一分,便意味著成為真正的聖王級強者。眼下這一個,人面獸身,雙耳似犬,往下聳拉著,掛著如青蛇模樣的飾品,閃爍著青色妖異光芒,正是奢比屍巫族。

與其它奢比屍巫族不同的。這個奢比屍巫族強者的額頭上印有清晰的星印,上方更有如王冠的存在。

高高在上。氣場極為強大。

他,是巫族十二巫王之一,奢比屍巫王!

同樣也是之前,被奎屠和林烮地聯合擊殺的那個,身受重傷的巫族強者!


但如今……

「嘩!~」原本昏暗的雙眸卻綻放出一片精光,雖仍是黯淡無澤。但與之前的黯淡卻完全不同。這種黯淡是『魂』之虛弱,受創,是真正擁有意識的表現,而非死屍。

「啪!」「啪!」身體顫動,星源力止不住的發泄而出。

奢比屍巫王緊握雙拳。仰天怒吼,狀若瘋狂,那歇斯底里的情緒宛如將心中所有抑鬱全部發泄了出來。吼聲如雷貫耳,仿將天都是震下來,帶著凜亮氣息,將周圍其它妖獸,巫族強者等全部嚇跑。

這,是極端憤怒的發泄。

「天殺的人類!」

「老子好不容易混入妖族,將肉身修鍊同化,竟是讓我一世道行一朝喪!」

「可惡啊!!!」

……

身體劇烈顫動,那受創不久的傷口再是崩開,鮮血流出。

然,奢比屍巫王根本不在乎,甚至恨不得疼痛來的再強烈一點,再清晰一點。那雙眼瞳雖是昏暗,卻充斥著無比怨恨和暴怒,驚人的殺意伴隨著星源力狂然發泄而出。

不,眼下的他再非奢比屍巫王,而是——

惡魔奎屠。

既能佔據血虎一族『奎昆』的身體,奎屠自然能佔據其它的身體。

只不過,對『魂』之消耗相當之巨大,尤其是他的魂剛剛才被林風重創,此刻更是焉落無比,如失去水份的植物般奄奄一息。但,耗費大量的魂力,總比在戰場上喪命要好。

「終日打雁,沒想到卻被雁啄瞎了眼!」

「天殺的人類!」

……

奎屠面色鐵青,氣急敗壞。

若被那古族強者殺死,他或許還沒那麼氣氛,但偏偏輸給一個人類武者,卻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以他的實力,對付那人類小子只是分秒間的事,哪曾想到會被他暗算。

遇到你是一個意外 ,身體就算硬接那一擊攻擊,大不了受點傷。

但碰巧與古族強者大戰三百回合,身體受傷極為嚴重,傷上加傷那一擊雖非致命,卻足以讓他失去戰鬥力。他完全能肯定,以重傷無法還擊的身體,面對古族強者一招都接不下!

屆時,想要再換身體就來不及。

唯有狠下心來,壯士斷臂,棄車保帥。

「好在我留了手。」奎屠咬咬牙,目光陰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