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聽聞魔尊和斬龍道人要打開封印釋放出燭九陽的肉身時,太乙道人的神色頓然大變。


「九陽師祖雖然被封印了,但是他的實力卻是深不可測,若是讓他重見天日,要再將他封印回去,可就幾乎不可能了。」

太乙道人並不同意魔尊和斬龍道人的這種做法,即便到時候可以打敗沐龍妖王,也是滅了一頭老虎,卻放出來了一頭狼。

而且燭九陽被封印了數千萬年肯定充滿了怨念,對於天下蒼生來說,絕對是一場無法避免的劫難。

「我可以聯繫其他四大聖地的道友,那四人也俱是天仙境修為,再加上兩位天仙巔峰級的實力,或許可以與那沐龍妖王一爭高下。」太乙道人提議道。

「你太小看那妖王的實力了,尋常天仙在他面前毫無反抗之力。」魔尊搖頭,道:「你們五個天仙去了,只能送死而已,起不到什麼作用。」

五大聖地的天仙乃是荒古時代的人物,來歷雖然古老,但實力卻不如魔尊和斬龍道人。

最終迫於無奈,太乙道人同意讓魔尊等人進入祖師禁地。

祖師禁地是一座山谷,金色的光幕將整座山谷籠罩,隔絕了一切的氣息,也無法看清楚山谷中的事物。

鎮壓封印燭九陽所用的仙陣,乃是太玄祖師等人在秘境中得到的完整陣圖,葉楓觀摩推衍后,發現這竟是一座三級仙陣!

三級仙陣對應仙王境,以此來鎮壓封印天仙級的燭九陽,難怪歷經數千萬年,都始終未能破封而出。

而且葉楓發現,這是一座無缺的三級仙陣,並非是以人力布設,而是有完整的陣圖,只需以道力催動陣圖,便可陣法布設出來。

陣圖類似於陣台,都是陣法師專門祭煉出來的寶物,陣圖中刻印有現成的陣紋,一經激發即可瞬間布陣。

葉楓估計,這三級仙陣圖,應該是九界混戰時,某一座大世界的仙王強者遺失的寶物,被太玄祖師等人得到,用來鎮壓封印燭九陽。

「能破解嗎?」魔尊問道。

「應該沒問題,但是我需要時間,也需要材料。」葉楓說道。

魔尊二話不說,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隨後葉楓列出了一個所需材料的清單,多是一些八級和九級的材料。

太乙道人有些詫異的望向葉楓,讓天仙都束手無策的陣法,一個不過武帝境的年輕後生能夠破解?

那神色木訥,喜怒不形於色的斬龍道人也將目光投來,顯然也對葉楓能夠破解仙陣很是好奇和懷疑。

唯有上古魔尊對他信心十足,先是橫穿火陽絕地,後來又登上葬仙崖,葉楓在陣法之道上的水準,他嘴上不說,心裏面其實是無比佩服的。

葉楓所列出來的材料算不得珍貴,只是其中有一些材料比較罕見,不過玄門數千萬年的底蘊也不是擺設,很快便將所有的材料都備齊了。

他將諸多材料一次煉化,煉製出一百多個陣旗,然後遵循他以造化之眸看到的陣紋排列規則,以逆反的規律,將陣旗一一插在山谷的附近。

「前輩,我只能在一瞬間定格住這座大陣的陣紋運轉,到時候我會指出位置,兩位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將陣圖拿到。」

布置好這一切后,葉楓向魔尊和斬龍道人說明自己的計劃和想法。

三級仙陣圖以他的修為無法破解,只能夠在一瞬間定住陣紋的運轉,憑藉魔尊和斬龍道人天仙級的修為將陣圖收走。

若是在他定住陣紋的時候,魔尊和斬龍道人未能將陣圖拿到手,陣圖的陣紋便會重新排列,想要再次找到契機,便會更難。 在陣法之道中,破解陣法的方式,最常見的無外乎有三種。

一種是以力破陣,便是武者憑藉自身強橫的修為,將陣法強行轟開,其二是以陣破陣,便是根據陣法的類型,布設出對應的陣法,用陣法來破解對方的陣法。

在破陣方法中,最高明的,則是直接定住陣紋,讓對方的陣法無從運轉,陣法便失去了作用。

三級仙陣對應仙王境,以魔尊,斬龍道人,太乙道人的實力,以力破陣並不現實。

至於以陣破陣,葉楓因為修為的限制,無法布設出三級仙陣,所以便只能選擇定住這座三級仙陣的陣紋。

但是三級仙陣的檔次太高,葉楓也僅僅只是能夠將陣紋定住一瞬,屆時以造化之眸,便可看出隱藏的陣圖,只要趁機將陣圖取出,這座仙陣也就不攻自破。

眼前這座鎮壓封印燭九陽肉身的三級仙陣,屬於困陣之中封禁一類,如果在第一次破解時無法將陣圖取出,陣紋就會自行改變規則,再想破解,就會麻煩的多。

「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玄門的諸位仙境老祖紛紛趕來,當聽說一個不過是武帝境的年輕小輩竟是揚言要破解祖師禁地的仙陣時,有些脾氣暴躁的老傢伙當然便動怒了起來。

「祖師禁地豈容一個小輩在這裡胡鬧?」

一個看起來如青年模樣的男子冷哼一聲,袖袍一抖,滿臉皆是怒容。

此人是玄門的仙境老祖之一,雖然看起來年輕,是因為他在四十多歲證道成仙,所以容貌仍舊保持著當年的形象,不會因為歲月而變老。


能夠在四十多歲成仙的人,無一不是一等一的頂尖天才,他斷然不會相信一個武帝境的年輕小輩能夠破解仙陣。

葉楓沒有理會此人的叫囂,陣旗擺放的位置都經過周密的計算推衍數次,他必須確保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儘管玄門的諸位仙境都充滿了質疑,但是有魔尊和斬龍道人在,葉楓並不用擔心這些人敢把自己怎樣。

然而葉楓卻是小看了這幫玄門老祖的傲氣。

古今數千萬年,能夠在數之不盡的武者中脫穎而出成為玄門聖地的仙境老祖,擁有享用無盡的壽元生命,這幫傢伙一個個可以說是傲氣到了極點。

平日里玄門聖主見到他們都要畢恭畢敬,作為當今之世身份最尊貴的仙境老祖,一個不過初入武帝境的年輕後生,何時敢對他們不假以顏色?

葉楓對他們的無視,被這幫仙境老祖們視為大不敬!

當今之世,太乙道人絕對稱得上是資歷最古老的人之一,年輕的天才有些傲氣是很正常的,但葉楓卻對仙境強者不理不睬,卻是太過於輕狂的不知分寸。

看在魔尊和斬龍道人面子上,玄門的諸位仙境都忍著怒氣沒有發作。

成仙后擁有了永生的壽元,葉楓並不清楚這幫仙境的老傢伙們,將面子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這些仙境強者常年在秘境閉關,對於外界年輕一代中發生的事情,一般都很少關注。

很快一則關於葉楓的情報信息便遞交到了這些諸位仙境老祖的手上。

「難怪敢無視我等,原來是仗著自己有些天分,又有魔尊撐腰啊。」幾個仙境老祖面露冷笑。

「一個個都是活了萬年以上的人了,在這裡跟二十歲的年輕人較勁,也不嫌害臊?」太乙道人皺了皺眉,掃了門下諸位仙境一眼。

就在這時,葉楓將一切都準備就緒。

只見他手捏陣訣,一道道陣旗依次綻放出絢爛的光華,所有的光華最終在半空匯聚於一處,七彩光芒璀璨,形成粗大的光柱,衝天而起,直入雲霄。


轟!

天地都在這一刻震顫了起來,高天中的雲團被衝散,方圓數萬里地域內的所有人,都能夠看到從玄門聖地衝天而起的這道七彩光柱。

時空都在剎那間被定格,在場的諸位都是仙境強者,本身的修為深厚莫測,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但是卻能夠感受到那種令時空錯亂的神秘氣息。

這便是陣法之道的奧妙,高深的陣紋造詣,可以改天換地,搬鬼弄神,移山填海,無所不能!

以葉楓的能力,想要將整個三級仙陣內的無數陣紋全部定住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是鎖定了其中比較關鍵的一條陣紋,以陣法之力錯亂時空,將之定格在一剎那。

雙眸中青光閃爍,造化之眸看破虛妄,找到了隱匿在仙陣金色光幕中的陣圖。

「在那裡!」葉楓伸手一指,同時用神念做出標記。


魔尊和斬龍道人同時出手,一人以強橫的道力撕裂虛空,另外一人向著葉楓做出的神念標記位置抓去。

突然間,所有的陣旗接二連三的炸裂成了齏粉,衝天而起的七彩光柱崩潰消散。

被定住的陣紋恢復了自由,仙陣重新運轉,魔尊和斬龍道人以道力凝聚的大手瞬間就被陣紋的力量絞碎,兩人同時悶哼一聲,受到仙陣的反震,體內氣血翻滾。

失敗了……

葉楓很清楚之所以會失敗,主要還是因為他自身境界的不足,煉製陣旗所用的材料等級不夠高,定住陣紋的時間過於短暫,來不及將陣圖取出。

若用超越九級以上的仙料,以葉楓的能力,還無法在仙級的材料中刻印陣紋。

「哼,本座就說了,一個年輕後生能破解仙級大陣,說出去誰會相信?」

「正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小小年紀不好好修鍊,卻來我玄門聖地招搖撞騙,該當何罪?」

看到破陣失敗,立時便有玄門的幾個仙境老傢伙跳出來說風涼話。

葉楓皺了皺眉頭,他在這裡辛辛苦苦的破陣,這幫老傢伙在旁邊看熱鬧,也他娘的站著說話不嫌腰疼嗎?

魔尊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頓時便冷眼望去,道:「你們這幫傢伙再唧唧歪歪,這陣大不了老子不破了,到時候沐龍妖王滅了南荒道門,下一個說不定就來滅你中土玄門!」

「魔尊這話說的有些言重了,我玄門的幾位太上長老也是看這位小道友過於年輕,畢竟仙級陣紋不是那麼容易破解的,天下最頂尖的陣法大宗師,也未必敢誇下這個海口。」太乙道人出面說道。

「太乙老道士,你不相信本尊的眼光?」魔尊冷聲道。

這太乙道人的身份來歷雖然古老,但在武道修鍊者的世界,還是以實力說話的,所以魔尊對他說話,也沒有絲毫客氣的意思。

「並非老道不相信魔尊的眼光,這位小道友不是沒能破陣嗎,剛才所用的材料,也是我玄門提供的。」太乙道人淡淡的笑著說道。

說到底,這太乙道人等人,一方面是不相信葉楓能破仙陣,一方面也是不想讓他將仙陣破開放出被鎮壓的九陽祖師。

燭九陽一旦重見天日,五大聖地該如何面對?太乙道人的心裡,說實話還真沒什麼準備。

就在這時,那看起來最年輕的仙境長老以神念傳音與太乙道人說了一些什麼,這些玄門的諸位長老,頓時都眉頭緊皺,面色帶著不善向葉楓,魔尊,斬龍道人望來

「魔尊,難道你們與太古時代的那三個人一樣,釋放出九陽祖師對抗沐龍妖王是假,讓他重現天日,才是真正的目的吧?」太乙道人沉聲說道。

說話間,以太乙道人為首,玄門的十幾位仙境悄然向祖師禁地靠攏,將魔尊,斬龍道人,葉楓三人與仙陣隔開。

「你說什麼?……」魔尊與葉楓面面相覷,臉上儘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老子真他娘的佩服你們的想象力。」

「三位的確過於可疑,煩請離開這裡。」太乙道人下了逐客令。

「魔尊前輩,人家既然不想讓我們破陣,我們何必還厚著臉皮留在這裡?」葉楓搖了搖頭說道。

他這一次被拉來做苦力破陣,結果玄門的這幫老東西不相信他能破陣倒也罷了,反而懷疑他和魔尊是跟燭九陽一夥的間隙,著實令人無語到了極點。

葉楓沒那個心思跟玄門的這幫人據理力爭,九陽世界未來的命運將會如何,他也懶得操那個閑心。

「希望你們別到時候哭著來求我們破陣!」魔尊冷哼一聲道。

「分明就是心懷不軌,還在這裡振振有詞。」玄門最年輕的仙境長老面含冷笑道。

「心懷不軌你大爺!」

魔尊可不是什麼好脾氣,冷喝一聲,周身氣息升騰,擺出一副要動手的架勢。

那斬龍道人的表情始終木訥,似乎身邊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但在這個時候,這位身材魁梧的老人眸子中射出可怕的鋒芒,猶如一頭擇人而噬的太古凶獸。

「諸位請離開吧。」

太乙道人並不想與魔尊一行人動手,只是沒有了一開始的笑臉相迎,變得面無表情。

「離開就離開,本座只是忠告你們一句,以後可別後悔!」

魔尊不再多言,抬手一揮,祭出一座黑龍舟船,三人的身形落在舟船上,轉瞬飛逝向天際。

「那黑龍舟船中分明有黑龍元神的氣息,還說不是燭九陽派來的間隙!」玄門的幾個仙境長老俱是憤慨的說道。

當初九座重疊的古殿驚現南荒天羅山一帶,其中就有一頭黑龍元神,那頭黑龍元神後來被魔尊抓走,用來祭煉成了道兵,玄門的這些仙境一眼便認了出來,所以就更加懷疑他與九陽人主有關。

葉楓也曾親身感受過那頭黑龍元神的氣息,在離開玄門聖地的途中,也是不禁好奇道:「前輩為何突然將這黑龍舟船拿出來?」

「那幫混蛋傢伙既然懷疑老子是燭九陽派來的間隙,那便乾脆讓他們懷疑去好了!」

魔尊的這個回答讓葉楓當場愕然,暗道這些活了無盡歲月的仙境存在,思維的方式還真是與常人與眾不同。 藉助燭九陽的力量來對抗沐龍妖王,這條路子顯然是走不通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