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姜辰滿身是血的被拖到神獄牢房的時候看著裡面的最煩龍騎隊長特瑞陰笑著開口道!


「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你們所謂的人族救世主,解救你們人族與苦難之中,妄想當救世主,看看現在依舊被我們像狗一樣的拖著進來了,不好意思你們人族的希望再次破滅了。」

說著便把姜辰丟進了一間牢房之中,而牢房最裡面一個滿頭印發的男子嘴角觸動了一下,銀色的留海遮住了他半邊臉,只若隱若現的流著半張冷峻的面孔,但是被銀髮遮住那半邊臉的角落明顯可以看見刀疤和燒傷的痕迹。

「怎麼了!瑞雯難受了,你們人族的希望破滅了!」

特瑞看著這個銀髮男子笑著開口道!

「他算哪門子人族希望,滑稽之談!」

銀髮男子頭也不抬的說道!

「呵呵!看來你很識相啊!比外面那群無知的螻蟻百姓強多了,好好照顧照顧你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難兄難弟吧!」

說著重重的關閉了牢房門瀟洒離去。

神族的人一走,一下子牢房裡十幾個人都圍了上來。

「瑞雯你認識他嗎?」

這個時候一個穿著紅色麻布衣裝的妙齡少女開口道!

她長得無比乖巧且健康有活力,雖然精緻的臉龐上滿是污垢,但是依舊這擋不住她美麗的容顏,她的眼裡充滿著悲傷,卻任然擁有著如同月光般清雅夢幻的希望之光,雖說她只是一個少女但是從現場的形勢來看她應該有著不可置疑的權威。

「怎麼不認識,他就是我家小姐五年前通過通靈鏡所求組的那個遊俠」

「看來那個寓言是真的,真的有遊俠肯來救我們了!」

這妙齡少女很是激動。

「那有怎麼樣?還是被神族打得像條狗是的。」

「可能他剛來這裡,並不知道天下大陸和神族墓前的狀況吧!」

妙齡少女替姜辰解釋道!

「那又如何,五年前消息就發出去了,他足足害怕躲了5年才晚來,要是他早點來的話,說不定我們人族和神族的那場世紀之戰就不會敗得如此之慘。」

瑞雯很是悲痛的說道!

「是那場戰役嗎?」

紅色髮絲的妙齡少女回憶道!

「怎麼你不記得了嗎?我們美麗迷人,魅力無窮的晚霞公主,要不是當年蒼天雷將軍帶領著大部隊,一心去救自己的女兒,全程不顧大城王國的安危,那我家小姐也就是大城王國的夜鶯公主就不會跳崖而死了。」

「夠了!這事兒過去了就不要在提了,要是你是父親你難道不會去救自己的女兒?」

牢房裡一個五大三粗叫大山的傢伙開口道!

「夠了大山你處處就護著你所謂的晚霞公主,難不成夜鶯公主就不該救!這可是我大城王國僅存的皇室血脈啊,當年蒼天雷將軍在我大城王國的老國王面前許下誓言一定誓死保護夜鶯公主現在為了自己的女兒就背的忘義,我就要罵他,他不得好死!」

瑞雯此刻情緒無比的激動。

一聽瑞雯這麼一罵,牢房裡都是以前蒼天雷將軍手下的心腹跟隨紛紛都忍不住了站了起來。

「夠了!你明知道當時的機會只能救一個,而晚霞公主也是蒼天雷唯一的女兒,你要是蒼天雷你怎麼選。」

「我怎麼選?你們知道嗎?大城王國是人族聯盟裡面當之無愧的領頭人,這一點蒼天雷肯定早就知道了,現在我國公主是了,人族聯盟領袖自然落到了自己女兒晚霞公主身上,這還用得了說嗎?」

「閉嘴!只有你這個卑鄙無恥之徒才會這麼想」

大山再次吼了起來。

「怎麼想打架?」

瑞雯也站了起來。

「夠了!你們都坐下,現在我們人族已經快被神族趕盡殺絕了,生死關頭你們還這麼不團結是讓神族的人看笑話嗎?」

此刻紅色秀髮的妙齡少女忍不住開口說道!

「哼!晚霞別自以為是的教訓人,,反正我瑞雯是不會聽你的。」

「我沒有教訓人,五年前的那一戰,父親也一直心存內疚和悔恨,但是這一切都發生了,已經無法去改變我們活下來的人就一定要齊心合力才能夠逃出生天,我們需要你瑞雯!」

「呵呵!怎麼高高在上的晚霞公主也肯求人了?」

瑞雯滿不在乎的說道!

而就在這時一群神族士兵又來到了牢房門前打開了房門,將還在昏迷的滿身是血的姜辰給拖了出去。

「你們這是要帶他去哪兒?」

晚霞公主立馬開口道!

「還是先管好你們自己吧!愚蠢的人類。」

說著便架住姜辰拖了出去,而剛剛在爭吵的人群也紛紛安靜了下來。

「你說他該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大山忍不住開口道!

「不知道!反正進入了這裡的人,沒一個會有好下場「

旁邊的人隨即附和道!

「能不能想想辦法救救他啊!」

落霞公主很是擔心道!

「能有什麼辦法,你沒聽人家說的先管好自己吧!」

說著滿頭銀髮的瑞雯眼神複雜的看了看外面回到了剛才的位置上。

而姜辰不知道的是,這次被帶過去將會有極其殘酷的酷刑在等待著自己。

蒙休是監獄的拷問官,最擅長用酷刑,也是凡人最恨的人,基本上酷刑會折磨得犯人生不如死,這次讓他親自上陣還是因為來的這個傢伙不簡單。

而被拉在審訊室的姜辰,被潑了一盆冷水之後也緩緩的清醒了過來,茫然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不知道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 見姜辰醒來,蒙休漏出了得意的笑容道!

「別緊張小夥子,來看著我眼前這塊水晶魔法石,放鬆,徹底的放鬆!」

而本來還迷糊的姜辰看見這老頭手裡的魔法石,感覺就跟吃了一千顆安眠藥是的無比想睡,慢慢的就昏睡了過去,而姜辰腦海里的記憶和思想正在被蒙休瘋狂的抽離,他得了解姜辰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還有到底擁有何等的實力。

「地球!地球是什麼地方,我的天這地球上的人居然會這等法術。」

姜辰曾經的一幕幕都出現在了蒙休的水晶石上,水晶裡面姜辰戰無不勝,居然還會魔法這是魔法嗎?風之刃是什麼東西,還有這雷電擊,這眼前這個小子真的有這麼厲害嗎?看來神族的厄運真的要到來了嗎?

而昏睡過去的姜辰開始做起了夢來,夢裡出現了那個奇裝異服女孩兒對自己的呼救,還有謎語森林的人在走的時候對自己那期盼的眼神,還有天都城無數老百姓那充滿希望的眼神,不行!自己堅決不能這樣,這個老東西好像在窺視自己的記憶,如果知道了謎語森林裡還有人族殘軍那他們就危險了。

說著姜辰極力打起精神,想讓自己清醒過來,而看著水晶石上的畫面出現波動,蒙休驚訝了,這到底是誰居然能夠抵抗神族魔石的催眠。

說著蒙休開始念起了催眠咒語,想讓姜辰進入更深的催眠之中,感受到這份催眠之力的加強,姜辰自然不會屈服,他運用自己全身的力氣,大神的吶喊了起來。

「我去你嗎的」

「轟」

水晶石瞬間碎了一地,蒙休頓時也飛了出去。

「這是什麼?人族的人怎麼會有如此之強的意志力?居然可以摧毀魔石!」

而這些東西可不是蒙休所擔心的問題,因為此刻的姜辰根本沒有任何束縛,整個審訊室就只有蒙休一個人,要知道以前是沒有任何人,能夠在魔石的催眠下清醒過來的,而且魔石的催眠要絕對安靜的環境,如果旁邊有其他士兵的話,可能依舊會被催眠,所以這催眠審訊都是蒙休這個刑法官單獨操作的。

只見姜辰混身是乾涸的血跡,直接站了起來。

預感大事不好的蒙休,快速念魔法咒語想制服姜辰,而已經吃了魔法虧的姜辰怎麼還會在給對手念魔法咒語的機會,撿起地上的碎了一地的魔法石,如同水晶玻璃片一樣,朝著正在念咒語的蒙休直接爆發甩了過去。

而正在念咒語的蒙休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聲來,在低頭一看自己脖子瘋狂的噴出血來,不敢相信自己這個嚴刑拷打害死了無數犯人的刑法官居然有一天會被犯人所擊殺。

美麗俏佳人 「呵呵!魔法也就那樣,說實話還沒老子們那裡的槍厲害,你使用魔法還得念咒語,我看你咒語念得快還是老子子彈飛的快。」

說著姜辰走過去,看著地上還沒斷氣的蒙休,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徹底結束了他的性命。

擊殺了蒙休之後,姜辰不敢輕舉妄動,通過房屋的縫隙發現外面還有重兵把守,決定先暫時不出去,然後在一旁發現了自己的遊俠之劍,還好自己的隨身武器沒有丟,然後仔細打量房間四周,發現都是一些懲罰犯人的刑具,一旁還有一個大水缸,應該也是懲罰犯人的,姜辰借著這個水缸洗了一個澡,把渾身的血跡給清洗了,發現自己身上大部分都是皮外傷,背上有幾條傷口,肋骨好像斷了兩三根,但是畢竟姜辰以前可是天生神力的人,雖然現在沒有了神力,但是強大的身體還是有的這點傷應該沒有大礙。

突然發現有一道門還可以進入另外一個房間,姜辰直接打開了門,發現裡面堆滿了東西,好像是一個武器庫,還有一些人類佩戴穿戴的東西。

哦!姜辰懂了,肯定是這裡把來審訊的犯人有的折磨死了就取下了他身上的穿戴武器全部堆放在了這裡,看來這讓姜辰撿漏了,他現在缺的就是這個。

很快姜辰便找到一套白銀鎧甲,這應該是人族的某個大將軍的吧!畢竟後面還有殘缺不齊的披風,應該是戰場上造成的披風沒用了鎧甲還可以,而且還是一套,反正姜辰也沒什麼衣服穿,之前的布衣都已經完全爛得沒法穿了而且到處都是血。

「這是什麼?」

很快姜辰在牆上發現一把無比華麗精湛的弓,感覺這絕非是一把普通的弓,而且上面的雕刻和紋理不像是普通人用得,而且弓旁邊還有一個皮圓筒。

姜辰快速的取了下來,發現這不是普通的弓箭,好像是一根根很長的鐵釘子,釘子後面有兩片無比華麗的羽毛,而且鐵釘也無比的鋒利精美上面還有圖案。

「這是啥啊!該不會是一件工藝品吧!這能射到人嗎?是這樣玩得的嗎?」

說著姜辰彎弓拉月,整個弓箭被姜辰拉成了一個橢圓,然後一放。

「咻」

一下子手裡的羽毛箭劃破空氣,居然形成了一股音浪,直接射穿了前面的鐵門,兩片羽毛則緩緩的從鐵門上緩緩飄落下來,鐵釘射透了過去。

「卧槽!這什麼情況!這TM鐵門都能射穿,」

姜辰不敢相信的趕忙去看鐵門的厚度足足有差不多4根手指那麼寬的厚度,這威力TM都快趕上巴雷特狙擊槍了吧!等等那這麼說這威力那神族被魔法加持的鎧甲也能射穿了,想到這兒姜辰興奮得跳了起來,他早就感覺這弓不是一把普通的弓,沒想到威力會這麼大。

說著姜辰趕忙把弓背在了後面,箭筒放在了腰間,然後去找那枚烏黑髮亮的鐵釘去了,這鐵釘可不能丟啊!畢竟弓箭數量有限,這羽毛搞不好就是為了能夠方便尋找鐵釘用的,隨著被鐵門射穿的位置找去,那鐵釘直接插在了桌子上,都陷了半邊進去,足以說明威力有多大。

然後姜辰繼續回到房間來尋寶, 找了半天又發現了一個精美的盒子,發現是一個暗器,一根白玉雕的管子,一旁則是一盒很細的長針,針的另一頭上面是黑色的感覺是毒針吧!

這個東西好,而且又小巧好帶,然後又翻箱倒櫃的尋找,最後尋找了一把無比鋒利的匕首,匕首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好像一顆獠牙打磨的一樣,上面刻滿了符文,這是一個好東西,畢竟光是大劍的話,比如要搞一下暗殺,可能會不方便,但是這個匕首就不一樣了,又好拿又方便。

拿好了這些東西以後,姜辰在想到底以什麼方式逃出這個審訊室,他已經換上了蒙休的法師長袍,而且後面還有一個帽子,可以很好的把自己隱蔽起來,但是這遊俠之劍和弓箭這些背著出去的話肯定會穿幫的,但是只要解決了門口看門的兩個士兵,那應該後面問題就不大了。而且這兩個士兵,把自己從牢房架出來的時候,還對自己拳打腳踢了,並且嘴裡還叫囂著。

「不是人族英雄嗎?要來替天行道嗎?還專門下達嚴控命令,現在不照樣像狗一樣被我們拖著嗎?你看我不踢死你,踢死你!」

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姜辰都依稀記得,甚至被丟在牢房裡的時候他都能夠聽到牢房裡面那些人的對話,只是他太累了,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回應,而眼下這個兩個傢伙很明顯死了。

說著姜辰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房間的窗戶,遠遠的看見兩個神族的士兵正在那裡聊天打屁呢!其中一個帶著頭盔,另外一個沒帶,他們帶的那種頭盔和中世紀羅馬帶的那種頭盔一樣,整個頭部全部保護了起來,就眼睛有一個縫隙。

姜辰之前就是一個百步穿楊的神箭手,他決定先拿那個帶頭盔的開刀,他在房間裡面找好了角度,尋找著那個人腦袋運動的軌跡,自己現在完全便成了吹管的提莫了,瞄準目標321.

「嗖!"的一下便吹了過去,銀針高速飛馳而且,結果打偏了打在了那個神族士兵的頭盔上,只聽見「叮」的一聲。

「什麼狀況?」

頭盔士兵和沒帶頭盔的士兵都聽見了那聲「叮」快速的四下觀看。

「我覺得剛才有什麼東西打在我頭盔上了!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我說老兄你想多了吧!這裡可是神獄一輩子都不會出現任何危險的!」

說著那個神族士兵掏出了一直雪茄點上。

「卧槽!原來這個世界也有煙啊!看來日子也並不是那麼難過!」

對於姜辰這種老煙槍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可是這無頭盔的士兵剛點上煙,發現旁邊的老兄

「咣當」一聲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著。

「卧槽!老兄!你怎麼了?什麼情況!」

這無頭盔的士兵嚇傻了,趕忙搖晃著這個倒下的士兵以為抽風了呢!

「管管你自己吧!傻逼!」

說著姜辰一腳踹開了門。

「你!」

這無頭盔士兵剛要開口。

「砰」的一聲整個腦袋感覺被狙擊槍爆頭了一樣,變得如同碎西瓜一樣,

「我去!浪費一根箭啊!」

看著滿地的腦花,姜辰無語嘆息一聲,把帽子翻來帶上便悄然離去。

很快來到一個走廊,這裡穿著的神族鎧甲士兵和之前的不一樣,看來這裡應該是之前的監獄要更高級一點了,總共有4個士兵,一時半會兒還不好解決。

說著姜辰便低著頭向著裡面走去。

「你好啊!審判長,你這背著這些東西是要幹嘛啊!」

「帶我去人族少年之前去的那個牢房!」

「犯人不是被帶走了嗎?還有審判長你這聲音怎麼了!」

「混蛋!你難道沒聽到我的命令嗎?」

姜辰用力一吼,這群士兵也愣了一下,神獄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突發情況和事故,所以也稍微解除了他們的一點防備之心。

此刻牢房裡面晚霞公主正在為姜辰欺負,希望姜辰能夠活著回來,很快便聽見一聲神族士兵的傳令。

「審判長到!」

這一下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你個混蛋!你把他怎麼了!」

看見審判長的到來,晚霞公主忍不住率先發怒了起來。

低著頭的姜辰沒有說話只是說道打開監獄的門。

「審判長你這是?」

「我叫你打開!」

姜辰再次一吼這群人只好照辦,而大山他們開始有些害怕這審判長來提人不知道又有誰要面臨嚴刑拷打了。

很快牢房的房門被打開,一旁的士兵立馬開口道!

「審判長這次要提誰?」

結果話還沒說完,姜辰翻身從腰間摸出匕首,抱著一人的騎士頭盔,向上一掰,頭盔和鐵甲之間立馬出現了一道縫隙漏出了神族士兵雪白的脖子,姜辰直接手起刀落,下一秒鮮血直接噴射了出來。

姜辰晃掉頭上的帽子快速吼道!

「還愣著幹嘛!幫忙啊!」

一下子這群人反應了過來,十幾個人快速去圍攻這其餘的三個士兵。

而這三個士兵遠比姜辰想的厲害,首先他們全身鎧甲而且還有武器,在兩個人招架住眾人的時候,另外一個人居然逃之夭夭,大喊大叫去通風報信去了。

「快攔住他!不然我們全部都得死!」

一個年輕的人族青年喊道!

而眼看那個人已經跑到了走廊門口,姜辰彎弓搭箭,只聽見「休」的一聲,羽毛鋼釘撕破空氣,掀起音浪,直接擊穿了正在奔跑神族士兵的胸膛,像一發狙擊槍是的,讓神族士兵的胸膛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不斷噴血。

那神族士兵不敢相信的回過頭,發現站在身後十來米的姜辰做夢都沒想到人族的武器居然能夠擊殺高高在上的神族。

而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姜辰的這一幕所驚呆了。

姜辰再次拉弓對著兩個還在抵抗的神族士兵道!

「如果你不想像他們那個樣子的話,就快快束手就擒!」

高高在上的神族你別看是最怕死的,尤其是死在螻蟻般的人族手上,立馬放下武器投降。

很快瑞雯和大山快速的撿起了他們的武器,並叫他們拖掉鎧甲,很快兩個白白凈凈的西方人面孔出現在大家視線里。 「媽的!砍了他們這群混蛋平時不知道折磨殺害了我們多少人族同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