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初是皇室嫌棄曦月痴傻,毅然退婚,使炎府成為笑柄,現在要求退婚的人卻深夜來訪?


炎衡語氣依舊不徐不疾

「原來太子殿下此番前來是找曦月。」

頓了一下

「不過…太子殿下實在來的不是時候,曦月應當已經歇下了。還請太子殿下改日再來吧。」

拋開退婚一事不談

就憑他在青岩林不分青紅皂白的便誣賴曦月

也讓炎家人對他絲毫沒有好感。

此次前來也定無好事。

他們又怎會讓他見到炎曦月?

軒轅朗逸卻是面色不變

「無礙,炎曦月的房間在哪裏?本太子親自去找她。」

反正這炎曦月遲早也是他的女人

有什麼不方便見的?

炎衡兩人頗有些無語

話都說到了這份上

這太子還主意不改

也着實不要臉了些

其實軒轅朗逸之所以如此的肆無忌憚

也是因為現在的炎家實在太弱

稱不住讓他忌憚。

見軒轅朗逸主意已定

炎衡也只好開口

朝着守在一旁的僕人說道

「將太子殿下到訪的事去告訴曦月小姐。」

他怎麼能任由軒轅朗逸接近一個女子的閨房?

那僕人點點頭。

「若是曦月不便前來,還請太子殿下改日再來,畢竟男女授受不親,若是傳出去,太子殿下的聲譽也會受損。」

這話是目前最合適的借口,畢竟經過前幾次與軒轅朗逸之間並不算愉快的經歷,他只是擔心這軒轅朗逸對炎曦月不懷好意。

炎衡說完便淡淡站在了一旁。

若他想要使用太子的身份不顧別人意願…那他也得掂量掂量太子這個身份是否承受的起流言蜚語。

畢竟只要棋差一著,便可能與皇位失之交臂。

軒轅朗逸聽此掃了炎衡一眼

這是在威脅他么?

他沒想到一個即將沒落的家族竟也有人有底氣朝他說出這種話。

嗤笑一聲

「上位者總避免不了一些流言蜚語,但若想着這些便能打倒本太子,未免太搞笑了些。」

說罷袖子一揮

轉頭面向了方才那僕人消失的方向。

他還巴不得傳出些什麼,這樣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將那炎曦月納為自己的所有物。

自己就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接着眸子一眯

竟是對接下來見到炎曦月有了些期待。

炎衡與炎磊兩人對視一眼

面色算不上輕鬆

這軒轅朗逸雖是太子,也着實太囂張了些。

但不可否認的是

他說的才是常態

身為一國太子

後盾豈會少?

區區流言

不過是他動動手指便能輕易解決的事。

……

此刻正在暗處等待着的影看到那個匆匆跑來的僕人

眉頭一皺

「這麼晚了還有何事?」

他現身至那僕人不遠處。

突然出現的聲音害得那僕人腳步一個踉蹌。

驚嚇之餘竟也快速反應了過來

能出現在這裏的定是曦月大小姐的侍衛

當即低頭開口

「太子殿下來訪,求見曦月大小姐。」

影眸光冷冽

果然

不過…沒想到軒轅朗逸竟這般大張旗鼓的夜闖炎府。

身為一國太子,做出這般行徑

也是夠讓人無語的。

想至此

卻是忽然靈光乍現

好啊!軒轅朗逸一定是想藉此傳出流言好逼迫炎姑娘!

不得不說

影真相了…

但現在該如何是好?

炎姑娘是定不能出去見那個心懷不軌的軒轅朗逸的。

本以為那個軒轅朗逸會不驚動別人而來找炎姑娘,這樣自己正好教訓他一頓

沒想到軒轅朗逸卻是沒有按常理出牌。

自己卻是不能輕易暴露,若是牽扯出什麼事

只怕會給軒轅阡陌帶來麻煩

難不成就這麼點小事竟就將英明神武的他給難住了?

那僕人卻是有些奇怪的抬頭看了影一眼

這位大人在幹什麼呢

怎的半晌沒動靜?

正在此時

「吱呀」

一道門開了

影和那僕人同時扭頭看去。

……

前廳

軒轅朗逸正等的有些不耐

先前那僕人便小跑着回來。

炎曦月來了?

他收斂表情

側目朝着那個方向看去

一個女子緩緩朝着前廳走來。

一襲紫色勁裝襯出完美身材

頭上沒有多餘的頭飾

只是用頭繩束起一半

一同披於身後

冷若凌霜的臉上被空中的月光照射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