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光芒消散后,多弗朗明哥瞳孔緊縮。


他看到,那片自己製造的白線海洋,此刻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而還不等他震驚,一個身影已經極速爆射而來。

「盾白線!」

地面上一下冒出數量眾多的巨大白色線條,這是多弗朗明哥的防禦招式。

然而這防禦可不能給他帶來足夠的安全感,多弗朗明哥的身體在爆退。

同時,他腦海在瘋狂思考,思考著怎麼才能在這變態的傢伙手中,逃出生天。 只見那兩枚暗器作勢朝段辰天二人飛快掠去,卻不曾想段辰天二人早有防備,只聽‘叮’的一聲,那兩枚暗器便擊在了二人的劍身之上,隨後落在了地上。

“果然是隻老狐狸,出手這麼狠辣。”段辰天冷笑着嘲諷道。唐君和聽到卻沒有理會,而是沉住氣,穩住局面。

段辰天見自己沒有擾亂唐君和的心神,不由暗道:“這隻老狐狸,竟然這麼沉得住氣,一點反應也沒有。”

而唐君和趁此時機,穩住身形,挽回剛纔的劣勢局面,開始漸漸反擊,以一敵二也沒有落了下風,反而還隱隱佔據優勢。

段辰天二人越打壓力越大,那唐君和一對段辰天猛攻不放,而唐榮文只得一直幫其抵擋攻勢,所以一時間二人壓力驟起。

“榮文,不用管我。”段辰天見打鬥一時間僵持不下,一咬牙,對唐榮文說道。唐榮文領會段辰天話中含義,於是不再管段辰天,轉手對唐君和猛攻不止。

只見唐君和抓到二人弱點,仍是攻打着段成天,卻見唐榮文突然朝自己襲來,當下不由一驚,急忙抽身閃躲,避開唐榮文的一劍,隨即猛地衝到了段辰天的身邊,繼續攻打着段辰天。

段辰天不由一陣氣惱,這唐君和好像黏在自己身上一般,無論自己怎麼避讓,都拉不開二人的距離,而且唐君和貼在段辰天身邊揚長避短,與段辰天貼身肉搏,讓段辰天無法用劍,只能一味的防守。

唐榮文見段辰天苦苦支撐,不由開始焦急起來,急忙閃身來到唐君和身後,猛地便是刺了一劍。

唐君和正在與段辰天激鬥,打的段辰天皮開肉綻,段辰天還不敢與其硬碰硬,唐君和的每一拳每一掌都是含着內力打出,如若與其硬拼,恐怕就不是皮開肉綻這麼簡單得了。

正待唐君和打的段辰天毫無還手之力時,卻沒曾想唐榮文已經來到自己身後,並且朝自己刺出一劍,

‘“哼。”唐君和悶哼一聲,扭頭望去,這才發現唐榮文正手持插在自己體內的寶劍冷眼注視着自己,隨即回手便是一拳,打向唐榮文。而段辰天見唐君和沒有在繼續攻打自己,便趁此時間,急忙撤到了一旁。

唐榮文見唐君和轉身打向自己,急忙將刺入唐君和體內的寶劍拔出,同時身體向後退去。唐君和頓時又是悶哼一聲,沒有繼續追趕唐榮文,而是一陣頭暈目眩,‘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待唐君和昏迷過去後,唐榮文才反應過來,一臉呆滯的望着地上的唐君和不言不語。不遠處的段辰天見狀,走到唐君和的身邊,俯身探了探鼻息,隨後起身對唐榮文沉聲說道:“還活着,趕緊叫人來將他擡出去醫治,否則再拖一會就真的危在旦夕了。”

唐榮文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從懷中掏出那個類似哨子的東西,扯出細繩,便見那東西又是‘嗖’的一聲,竄了出去。

段辰天又見到唐榮文用出這東西,忍不住開口問道:“榮文兄弟,你剛纔用的是什麼?”唐榮文此時沒有心情回答段辰天,於是簡單的答道:“這是我唐門獨有的傳喚信號之物。”

段辰天聞聲點了點頭,見唐榮文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由開口說道:“榮文兄弟,三長老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段兄弟爲何這麼肯定?”唐榮文擡頭不解的望着段辰天,出聲問道。只見段辰天嘿嘿一笑,開口解釋道:“其實三長老只是失血過多,所以才昏過去,剛纔榮文兄弟的那一劍並未傷到要害,根本沒有什麼大事。”

經段辰天這麼一說,唐榮文懸着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唐榮文這還是第一次出手傷人,而傷的還是唐門長老,免不得會胡思亂想。

只聽段辰天開口問道:“榮文兄弟還沒有下山歷練過?”唐榮文苦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段辰天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唐榮文剛纔竟然那副模樣。

唐榮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這一輩弟子當中,唯有五長老唐榮軒與幾名弟子下山歷練過。”

“哦?還有別人?”段辰天沒想到竟然還有弟子下山歷練過,不由輕咦出聲。



“嗯,是的,那幾位在我們這一輩弟子當中,也屬於頂尖之列,但由於出身旁系,所以並未能予以重任。”唐榮文解釋道。

段辰天聞聲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唐榮文見此,不知段辰天此時在想些什麼,剛想張嘴問,便見遠處人影竄動,正朝自己這邊的方位奔來。

“有人來救三長老了,我們走吧。”唐榮文輕聲說道。段辰天聞聲望去,發現通向三層的樓梯口那裏,正有幾名弟子趕來,於是點了點頭,同意唐榮文的提議。

唐榮文見段辰天點頭,便先前一步繼續朝四層深處快速走去,而段辰天自然也是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期間自然也是觸碰了許多機關暗器,等二人來到通往五層的樓梯口時,二人早已筋疲力盡,再加上段辰天先前被唐君和一頓亂打,此刻已是疲憊交加,渾身痠痛不已,於是二人略一商量,便打算在這裏休息片刻,在登上五層。

二人席地而坐後,便見段辰天褪去外衣,**着上身,低頭注視着自己那滿是拳痕掌印的身軀,段辰天苦澀的喃喃自語道:“這隻老狐狸,跟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下這麼重的手。”

唐榮文聽到段辰天的自語,不由轉頭望去,只見一片鐵青通紅之色,不由感嘆道:“三長老這是下了死手啊。”

“嘶,疼死我了,我現在受了很重的內傷,待會到了第五層該如何時候。”段辰天碰了一下自己的身軀,疼的直吸冷氣,隨即擔憂的說道。

唐榮文見此,起身來到段辰天的身後坐下,開口說道:“我先替你調理一下傷勢,待會上了五層也好有個自保之力。”

段辰天聞聲點了點頭,雖說唐榮文的功力不高,但也聊勝於無,於是點頭答應道:“好,那就有勞榮文兄弟了。”

唐榮文聽此沒有迴應,而是提起運功,雙掌輕放在段辰天的後背之上,將自己的功力緩緩注入其體內,一點點運轉起來……

良久之後,二人一齊吐了口濁氣,便見段辰天的身軀明顯有所好轉,唐榮文起身說道:“我的功力有限,暫時也就只能這樣了。”

段辰天也起身穿好衣服,點頭說道:“嗯,既然如此,我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是時候上這第五層了。”說着擡頭順着樓梯口望着上方。

唐榮文聞聲點了點頭,隨即與段辰天相視一眼後,便縱身一躍,登上了試練塔的第五層……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龍天罡和魯劍腦子自然沒有抽風,龍天罡委託唐曉璇帶給武浩的不是完整的天罡三劍,只是海之劍,天罡三劍的第一劍,也是相對來說最容易學習的一劍。

天罡三劍歷來默認只傳給掌門人和掌門人繼承人,武浩現在只學習了『天罡一劍』所以嚴格算起來的話,龍天罡也不算是違反門規。

書寫海之劍的是一頁古樸的羊皮卷,上面沒有任何字跡,武浩一打開羊皮卷,一股大海的潮濕氣息就撲面而來。

羊皮紙上沒有任何的字跡,只有一柄古樸的湛藍色巨劍懸浮在大海之上,似乎在無聲地訴說著大海的遼闊。

「天罡三劍最重悟性,海之劍雖然相對簡單,但是也從來沒有人武者兩重境界弟子學會的記錄,要知道龍掌門可謂驚才艷艷,可也是在晉級地級武者之後才開始參悟海之劍的,你能學到多少,就要看你的資質和運氣了。」唐曉璇對武浩說道。

武浩點了點頭,天罡三劍這種劍派壓箱底的絕技自然是不能讓任何阿狗阿貓都學會,只是這種沒有字跡,只有圖畫的劍譜太還是第一次遇見。

武浩閉上眼,感覺自己身處無盡的大海之上,海面之上有一湛藍色的巨劍懸浮,威壓四方!

這一刻的武浩彷彿感同身受,居然感到一道道劍氣自海面之上升騰而起,在巨劍之上盤繞,每一道劍氣都蘊含著足以要了武浩小命的實力。

現實之中的武浩伸出手去撫摸面前的羊皮紙,居然感覺像是摸到了巨大的劍身,一股冰冷、狂躁的氣息通過巨劍傳遞到武浩的身上。

汗珠在武浩的臉上出現,他的身軀一陣顫抖,雙手緊握,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唐曉璇蹙眉微皺,最後從自己懷裡拿出一方手帕,輕輕地擦去了武浩額頭的汗珠,像是一個細心的小媳婦在照顧病重的丈夫。

撲哧~

武浩直接一口鮮血吐到地上,臉色煞白,像是金紙一樣,身上更是出現了無數道細小的血線,染紅了衣衫。

這是海之劍反噬的結果,一個人武者二重天的武者去參悟海之劍,難度係數無異於一個幼兒園的小朋友學著怎麼製造原子彈。

「實在不行就不要勉強,你的天罡步、極光九劍再加上獸魂賜予你的功法戰技,只要練習足夠熟練,對上納蘭沖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唐曉璇心疼地說道。

「我知道。」武浩點了點頭。

要說對朱雀火、耀天神目以及白虎吼的自信,武浩比唐曉璇要自信的多,畢竟只有他明白來自神獸朱雀、白虎的功法是多麼的罕見。

武浩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他始終堅定地認為,華夏的,才是最好的。

但是無論朱雀火還是白虎耀天神目,亦或是白虎吼,都有太大的成長空間,現階段的武浩不足以發揮其萬一的威力,所以在三天後的戰鬥之中很難說能起多大作用。

相對來說海之劍就太合適了,短時間還是可以速成一下的,況且這一戰武浩是代表天罡劍派出戰的,海之劍的代表意義就更大了。

「還要再試嗎?」唐曉璇心疼的問道。

「只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我就可以參悟出這一劍的真意了。」武浩懊惱地說道:「可惜,這裡不是海面,要是吹著海風,聽著波濤,我想我剛才已經成功了。」

「吹海風?聽海濤?」唐曉璇美眸閃爍,「我盡量試試吧。」


一把湛藍色的古琴出現在唐曉璇的手中,古琴七根琴弦長短不一,都是由某種妖獸的勁組成的,鏡面則是湛藍色一片,像是一汪大海。

纖纖玉手揮動,琴弦抖動,一股類似大海波濤的聲音忽然響徹在武浩耳邊,武浩閉上眼,甚至感到鹹鹹的海風吹拂到他的臉頰之上。

琴聲悠揚,美人如玉,武浩徹底醉了,醉了琴音,醉了玉人,醉了眼前波瀾壯闊的大海。

音樂是沒有國界的,甚至沒有位面之分,這首聖武大陸的琴音讓武浩感覺自己正面對波瀾壯闊的大海,眼前就是飛翔的海鷗,腳下的海水沒過了自己的腳丫,一直美人魚端坐在海面之上,應和著潮汐,唱著魅惑的曲調……

此時的大海是安靜的!

海面之上出現一點藍光,初始時如同指甲干大小,難道這是一個藍色的珍珠?須臾之間,藍光變大,成為了一柄匕首,再然後變成了一柄三尺青峰劍,須臾時間,又變成了一柄巨劍,像是一座懸浮的巨島懸浮在海面之上。

大海一瞬間沸騰了,電閃雷鳴!

粗壯的閃電從低矮的雲層之中劈下來,劈向大海,引起颶風大浪,轟鳴的雷聲像是遠古雷神駕馭戰車在海面之上駛過!

忽然,巨劍動了,在巨劍動的那一刻,海面平靜下來,沒有了颶風,沒有了大浪,沒有了閃電,沒有了雷聲,只有詭異的一劍懸浮,彷彿這柄劍才是大海的唯一。

這就是海之劍,孕育大海精神的一劍,一劍出,四海平!

唐曉璇琴聲悠悠,勾勒出一副大海巨劍圖,很快琴聲就超出了她的掌控,因為她也醉了,醉人的音樂不僅僅是醉了武浩,也醉了她這個演奏者。

琴聲並沒有因為唐曉璇停止演奏而停下來,十指像是被某種力量牽制著,她的碧海濤聲曲和武浩的海之劍形成了某種共鳴,發生了不為人知的蛻變。

很快武浩的眉心閃過,一尺長的朱雀和白虎顯現而出,兩隻獸魂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動靜,白虎輕輕地趴到了武浩的肩頭,而朱雀則依偎在唐曉璇的胸口位置,兩隻獸魂都極為享受的傾聽唐曉璇的琴聲,一道道看不到的能量從四面八方開始往兩隻獸魂的身體裡面匯聚,他們的身體越發的凝實起來。

一個消瘦的身影身背古劍靜悄悄地站在唐曉璇和武浩不遠處,看著被一片湛藍包圍的兩人,來人滿是羨慕。

「在這種情況下居然悟道了,年輕真好。」來人一聲嘆息,而後揮動衣袖,一個看不到的靈氣罩將兩人罩在裡面,隔絕了外面的一切,從外面再也看不到兩人。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期間天罡山上發生的事情武浩並不知情。

比如說納蘭沖和武藤嵐是否在一起研究過詩詞歌賦?究竟研究的是十七孔橋明月夜還是商女不知亡國恨?

比如說納蘭沖曾經和執法長老孟不凡躲在一個密室之中一待就是半天,不知道商討什麼軍國大事,倒是有無聊人士一直在猜測他們在這期間是否發生過超友誼的關係?

比如說天罡劍派有個弟子聞雞起舞,夜晚到後山練功,結果撞到了一個無形的氣團,他甚至在氣團周圍聽到了海浪聲,以為鬧鬼差點被嚇的半身不遂,後來更是被副門主魯劍找去接受破除封建迷信的再教育。

比如說天罡劍派的地下賭場已經對納蘭沖和武浩的比賽設了賭注,賭注是一千比一,哪怕賭注如此懸殊,但是絕大多數天罡劍派弟子還是賭納蘭沖贏,好像並沒有因為武浩是天罡劍派弟子而增加半點自信。


更是謠傳說孟沖長老把自己的棺材本都賭上了,要是納蘭沖這次陰溝裡翻船,那他孟長老只能是生不起,死不起的長生不能死了。

期間不管發生了多少事情,第三天的太陽還是在東方照常升起。

三天的時間到了,比武台下面人山人海,看來這愛看熱鬧的毛病和國籍無關,和位面無關,屬於所有智慧生命的共同點。

「快看,快看,納蘭衝來了。」在千呼萬喚之中,納蘭沖終於粉墨登場了,他身穿一身白衣,整個人顯得幹練無比,強悍的實力導致神光內斂,更是給他增加了三分英俊帥氣。

也許是最近幾天生活比較和諧的原因,納蘭沖整個人從內到外都透著洒脫和帥氣。

身後羽翼展開,納蘭沖背後浮現出血鷹的翅膀,而後雙翼一展,納蘭沖扶搖直上,瀟洒利落地站到了生死台之上,贏得了無數天罡劍派花痴少女的尖叫。

魯劍眉頭緊皺,從納蘭沖的受歡迎程度來看,好像他納蘭沖才是天罡劍派弟子一樣。

納蘭沖站到比武台上,一等武浩不來,再等武浩依舊未來,一直等了一個時辰,依舊沒有看到武浩的影子。

「武浩這個膽小鬼不會是不敢來吧?這三天一直沒有見到他的影子,他不會是害怕了吧?」有一天罡劍派弟子猜測道。

「武浩這個縮頭烏龜,丟盡了我們天罡劍派的臉面。」又是一個天罡劍派弟子說道。

「武浩自不量力,根本就不可能贏,他當時就該直接磕頭認輸!」還是一個天罡劍派弟子說道。

魯劍的肺都快被氣炸了,要是不認識這幾個人,他都要懷疑這是地煞宗派來的卧底了。

「魯門主,武浩的膽子好像是有點小,他不會是逃跑了吧?」納蘭沖挪揄道。

「我們定的時間是今天中午,現在還沒到呢,找什麼急?」魯劍貌似鎮定地反駁道。

「來人,馬上去找武浩,他要是想逃走,格殺勿論。」孟沖臉色陰霾地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