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當下,他馬上找到四靈,讓他們跟在自己的身邊,如果找到石靈,還抓緊時間修鍊五靈大陣,所以必須要帶四靈在身邊。


楊心怡跟幽冥也想跟在他們身邊,但是葉雄害怕段天山到襲擊江南城,讓她們回去那裡守著,以防不測。

接下來,葉雄跟幽冥兵分兩路,雙管齊下,分頭行動,做好準備。

(本章完) 兩人連夜趕路,馬不停蹄,很快就回到了南域皇城。

「天色有些晚,你要不在此住一晚上,明天再見老祖?」愛羅莎問。

葉雄看了下時間,已經差不多凌晨,也不好再打擾南域老祖,當下點了點頭。

「我帶你去廂房。」

愛羅莎親自帶他去廂房,給他準備一間上好的房間。

「看看還有什麼需要不,我再幫你準備一下。」她問。

換在以前,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同處一室,葉雄肯定會起什麼歪念頭,畢竟愛羅莎是他幻想之中,非常想推倒的一個女人。但是,他現在一生起這種念頭,楊小喬的身影就跳出來,讓他覺得特別對不起她。

有些傷,是需要時間去恢復的。

「不用了,這樣挺好,明天見。」葉雄淡淡地說道。

愛羅莎並沒有馬上離開,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說道:「人死不用復生,節哀順變。你也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對付段天山是整個正道的事情,又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就算你不將白虎始祖放出來,以段天山的能力,他遲早會使用各種各樣的手段,將白虎始祖釋放出來的,你不須自責。」

「謝謝你,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葉雄道。

愛羅莎這才點了點頭,離開房間。

愛羅莎離開之後,葉雄躺在床上,整夜都無法入睡,滿腦海都是楊小喬的身影。

楊小喬的死,就像導火線一樣,讓他整個觀念都產生了變化。

他不由得想起這一輩子,辜負了多少的女人。

有多少的承諾,沒有去兌現?

親過火衛,要付責不?

答應過紫妍,如果她進入金丹期,就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還記得嗎?

多久沒有見過慕容如音了?

還有孤月與水月。

多久沒有見不凡了,他現在怎麼樣了?

平安以後怎麼辦,要怎麼搞好跟她的關係?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怎麼樣,一夜時間就過去了。

第二一早,葉雄早早就起床修鍊,但是怎麼都沒辦法平靜下來。

他開始有些擔心了。

進入元嬰期,飛升仙界的時候是要渡天劫的,到時候心魔肯定比進入金丹期強很多,如果自己沒辦法處理這一大段子,亂七八糟的事情,到時候肯定會形成心魔,說不定就毀在心魔一關之下。

他現在有些佩服燕北書了,他生命之中只有一個女人,這是極好的。

「江南王,你醒了沒有?」外面傳來愛羅莎的聲音。

葉雄睜開眼睛,站了起來,走過去開門。

一陣紛芳的女人香氣襲來,也不知道是體香還是香草的味道,非常好聞。

愛羅莎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長裙,身形苗條,長發披肩,肌膚勝雪,嬌美無比,容艷妍麗,這一身漂亮的打扮,讓她冷艷的氣,平添幾分平易近人的味道。

不愧是南域無數修士心目之中的女神,單單是這一身打扮,讓多少男人甘願拜倒在石榴裙下。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愛羅莎這種風格的打扮。

「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啊?」愛羅莎分明有些局促,但還是裝成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沒想到南帝打扮起來,也這麼漂亮。」葉雄笑道。

「你身邊漂亮女人多得是,我這算得了什麼?」愛羅莎道。

葉雄沒有回話,也沒有繼續評價,問道:「老祖有空沒有?」

愛羅莎本來還想聽聽他對自己的評價,哪知道他惜墨如金,半個字都不再說了,頓時有些失望。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就這麼在乎他的看法,她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

這是沉淪的傾向啊!

「老祖已經在等你了,你可以去見他了。」愛羅莎道。

在愛羅莎的帶領之下,葉雄再一次進入她的辦公室。

只見她在牆上操作一陣之後,面前牆上出現一個傳送陣入口。

「進去吧!」

葉雄大步而入。

「等等……」愛羅莎突然喊住了他:「如果一會老祖有什麼要求,按照你自己的想法,不要勉強自己。」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大步走了進去。

一陣五彩光華生起,等他的身形,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又已經被傳送到地底。

面前是一個密室,一束光從天而降,照在一名老者身上。

老者緊閉著的眼睛張開,露出深深的眼洞,看起來十分森寒。

換在以前,葉雄見到南域老祖的時候,還有些戰戰兢兢,畢竟對方可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半步元嬰修士,整個五行星域,僅有的三名半步元嬰之一。

但是現在,他已經金丹巔峰,距離半步元嬰也只差一步之遙。

甚至,如果真要跟南域老祖打起來,他未必會輸,畢竟連劍南山那樣的半步元嬰,他都能幹掉。

「晚輩見過南域老祖。」葉雄上前,恭敬地喊道。

對方畢竟是前輩,該有的禮物還是要有的。

「江南王,好久不見。」南域老祖聲音粗蒼地說道。

「是啊,二十多年沒見了。」

「二十多年對我等來說,不過是彈指即過,但是對於你來說,已經成長飛快了。」

「前輩過獎了,我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葉雄道。

「運氣只是一部份,更多的是你的努力,當初我見你的時候,已經知道你非池中之物,只是我沒有想到,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已經進入金丹巔峰。」南域老祖感慨。

聲音之中,甚至含有一絲嫉妒。

這是正常的心理,換任何人都有這種想法。

自己苦苦修鍊幾百年才得到的境界,對方在二三十年時間就達到了,這種打擊,確是夠大的。

「前輩過獎了,對了,我聽南帝說,你知道石靈的下落?」葉雄轉入正題。

「這石靈就在我們南域的秘境裡面,老夫兩百年前曾經追捕過它,但是根本沒辦法收服。石靈是土靈一種,土靈的神通他都有,而且會硬化術,當初我花很多時間,都沒辦法收服他。」南域老祖說道。

「不知道這石靈,現在是什麼境界?」葉雄繼續問。

「當初我想收服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分身期,現在很可能已經達到了真靈境,到了這一界之中,最強的實力了。」南域老祖說道。

(本章完) 五行神靈劃分八大境界:啟靈境,修羅境,神通境,幻化境,分身境,真靈境,仙靈境,神靈境。

真靈境是這一界之中最強的境界,相當於人類修士的半步元嬰。

仙靈境跟神靈境,是仙界的境界,在這一界不可能達到。

如果想要達到,就必須要像人類一樣,飛升之後,才能達到。

「前輩,想必南帝已經跟你說過,我現在迫切需要土靈組成五靈陣對抗段天山,還請前輩告訴我土靈的下落。」葉雄道。

「羅莎應該已經跟你說過,石靈在南山秘境了吧?」

「說過了,他說南山秘境是南域的傳承之地。」葉雄點了點頭。

「那你可知道,想要進入南山秘境,必須要是南域的人?」

葉雄:「……」

這不會像當初娶木婉靈那樣,要娶愛羅莎才能進去吧?

「你想進入秘境,必須要是南域的人,想成為南域的人,目前只有一個辦法,娶了羅莎。」南域老祖繼續道。

果然,難怪今天看起來愛羅莎怪怪的,能不能別這麼狗血?

「老祖,南帝漂亮,『溫柔』,『可愛』,我娶她自然是一萬個願意,但是南帝也得願意啊,我都是個有婦之夫了,而且身邊的女人又不少,我怕擔誤了她……」葉雄說道。

這邊楊小喬剛死,讓他又娶第二個女人,他真是做不到。

「這個你放心,羅莎那邊沒問題,我看得出來,她對你挺有意思的。」

葉雄:「……」

「我就算娶了她,也不可能一直跟她在一起……」

「這個你可以放心,現在修士結婚,有幾個是一直在一起的,還不是自煉各的,有些夫妻幾百年沒見一面,還不是一樣。」南域老祖死心要將愛羅莎嫁給他了。

換在當初,葉雄肯定會不顧一切答應。

女帝啊,又漂亮,實力又強,那個男人不想征服。

非你莫屬:愛再相遇後 但是現在,不說幽冥還沒追到,現在他也沒心情。

「老祖,這樣吧,你還收不收乾兒子,我當你兒子算了,孫子也行,曾孫也行,這樣我也是南域的人了,到時候進入秘境,也不算違規,你覺得怎麼樣?」葉雄提議。

「要是我收你當孫子,羅莎豈不是跟你成姐弟子,那可不行。」南域老祖搖頭。

「老祖,你也知道,我這剛死了個愛人,心情一直都沒辦法恢復,現在這種時候你讓我娶南帝,我豈不是成了無情無義的人。」葉雄急道。

「好你的江南王,我曾孫女怎麼說也是堂堂的南帝,金丹後期修士,要實力有實力,要權力有權力,要相貌有相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爭著想成為她的丈夫,你倒好,我現在送她上門,你還不收,這是什麼意思?」

南域老祖三番四次將曾孫女推出去,都被擋回來,也是怒了。

這傢伙分明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又不是讓他跟妻子離婚,說得不好聽,這是送上門給你小子當小妾了。

「行,娶就娶,我答應你便是,不過須要一年之後我才能娶她;而且,不能被別人知道了。」葉雄說道。

回到北宋當大佬 幽冥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他不會為了愛羅莎,把她給得罪了。

那怕是娶,也萬萬不能讓幽冥知道。

「江南王,你別太過份了。」南域老祖霍地站了起來。

「我算過份嗎?」葉雄也火了,反駁道:「你把南帝託付給我,還不是因為你快要飛升,到時候整個南域沒有後台,拿我當後台,咱們這可是雙贏。再說,對付段天山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如果讓段天山解開封印,收服四神獸,你覺得到時候南域會有好下場嗎?我猜測他第一個就是滅了你。」

南域老祖被他激得說不出話來。

但他不得不承認,葉雄說得對,如果段天山真的實力大增,肯定第一時間對付他跟金山上人,消除兩個最大的隱患,到時候他就能五界無敵了。

……

辦公室裡面,愛羅莎看著面前一道水幕,胸口不停地起伏著。

密室之中有一個隱形的水鏡,是南域老祖布的,便於平時兩人溝通。

兩人對話,她清清楚楚地聽到。

此刻,她心裡除了憤怒,還是憤怒。

堂堂南帝,居然有一天主動送貨上門,別人還不要,這打擊真是夠大的。

但是,除了憤怒之外,她心裡更多的是希望。

畢竟像他這樣優秀的男人,整個五行星域,找不出第二個。

跟在他身邊的人,每一個都突飛猛進,就像四靈,當初她根本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現在他們已經能輾壓自己了。他肯定是有什麼手段讓他們進階,如果跟了他,說不定也能讓自己境界有所飛躍。

打心裡,她很希望他能答應,哪怕不帶著政治目的。

水鏡之中,兩人在對峙著,誰都沒有說話,誰也沒有讓步。

愛羅莎知道這樣下去,肯定不會有好結果。

作為女人,如果讓江南王勉強答應自己,也沒有幸福。

強扭的瓜不甜。

沉思片刻之後,她從傳送陣之中走了進去。

很快,她就被傳送到暗室,來到兩人身邊,就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問:「老祖,商量得怎麼樣了,咱們要抓緊時間,刻不容緩,段天山隨時都有可能破開封印。」

葉雄跟南域老祖都沒有說話,臉都黑著。

「老祖,我知道秘境是咱們南域的傳承之地,但是凡事都有例外,你也知道江南王的人品,他不會打秘境主意的。對付段天山咱們也有責任,現在只有石靈的相助,才能打敗段天山了。」愛羅莎繼續說道。

南域老祖知道愛羅莎這時候走出來,肯定是無論如何也要進秘境了,當下嘆了口氣。

他知道自己這個曾孫女的脾性,強迫江南王娶她,她也是不願意的。

她還沒低賤到,要脅一個男人來娶自己的地位。

「事關五界生死存亡,也只能破例了,你們去吧,記住,只能智取,不可力敵,石靈不是好收服的。」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跟愛羅莎走了出去。

(本章完) 兩人走出傳送陣,回到辦公室裡面。

儘管愛羅莎一直都裝作鎮定,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但是精明的葉雄還是看出來了。

他跟南域老祖在裡面的對話,她肯定聽到了。

站在一個女人的立場,而且是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聽到這樣的話確定挺傷自尊的。

但是傷自尊,總好過以後陷進去。

在幽冥沒答應之前,他不會再娶任何女人。

如果愛羅莎甘願當他的地下情人,或者來一次浪漫一夜,他不會拒絕,畢竟是個男人都不會拒絕。

但是,可能嗎?

愛羅莎是什麼女人,怎麼可能會這樣做!

所以,還是好好把自己的歪念頭拋掉吧!

葉雄發現自己對愛羅莎的感覺,還僅僅停留在感官上,並沒有上升到喜歡的地步。

遠達不到幽冥,楊心怡,慕容如音,楊小喬這種地步。

說得不好聽一點,都是荷爾蒙在作怪。

「南帝,咱們什麼時候啟程?」葉雄問。

「馬上起程吧,事不宜遲。」

當下兩人化成兩道流光,迅速前進,朝南山秘境入口飛去。

……

魔界,某座無人的山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