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畢竟,在他們心中,「國王」二字就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本傑明可以利用這一點。

而且,國王出逃,對於教會來說反而是一項巨大的困擾。之前他們都是利用國王來控制局勢,「挾天子以令諸侯」。而現在,國王已經不在他們手中,教會也失去了手中的令箭,沒辦法繼續控制卡瑞特斯的形勢。

也就是說……情況對他們很有利!

「我們應該立刻公告全國,揭露教會的陰謀,讓所有人都知道國王已經離開了王宮。到時候,教會也只能夾著尾巴逃走。」

會議之上,本傑明一拍桌子,這麼說道。

其他法師聞言,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國王都已經站到了他們這邊,那他們還有什麼好怕的?

然而,正當法師們一片歡欣鼓舞的時候,邁爾斯卻舉了舉手,有些遲疑地說:「我不想掃了你們的興,但是……我得提醒一下,教會暗中籌備過替身的事情。」

法師們聞言,都是一愣。

替身……

本傑明心中忽然浮現出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你的意思是……教會已經找到了一個和國王很相像的人,完全可以代替真正的國王坐上去?」

邁爾斯聳了聳肩,說:「我也不肯確定。他們有些事情進行得很小心,很難探查到。我之前發現過一些跡象,所以得提醒你們一下。」

本傑明聞言,也不由得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高興得太早了……

想想也是,如何篡奪王權,教會在這方面的經驗格外豐富——他們怎麼可能會想不到替身這種基本操作?

「麻煩了。」本傑明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想了想,說,「我需要你出去打探一下情況。格羅瑞什麼動向,國王的出逃有沒有引起變故,你盡量把這些事情調查清楚。」

邁爾斯聞言,也沒說什麼,點點頭,便轉身離開了這個簡陋的會議帳篷。

可算是有個能幹脆利落干實事的。

本傑明見狀,沉重的心情也緩和不少。

不過……有替身的可能,那麼整個局勢就要推翻重來了。

替身一出,教會那邊一個國王,本傑明這裡一個國王。真假國王的戲碼演起來,王權的號召力起碼減半,甚至還有可能更多。畢竟對面的國王坐在王宮裡,戴著王冠坐著寶座,而他們的國王……算了,還是別提了。

形勢一下子又變得很不樂觀。

「本傑明老師,我們該怎麼辦?」弗蘭克見他久久不說話,也只能開口道,「如果我們強攻格羅瑞,勝算能有多少。」

「基本為零。」本傑明立刻搖頭,否決了這個提議,「況且,就算打得過,我們也不能這麼做。現在教會能否控制格羅瑞都是個未知數,我們要是打過去,城裡的人不清楚情況,一下子眾志成城起來,反而是幫了教會的忙。」

「那還是按原來的計劃,把國王出逃的消息傳出去。起碼我們有一個國王在這裡,總能說服一些人的。」瓦利斯則這麼建議道。

本傑明沒有搖頭,但也沒有作出決定。

思索片刻,他才開口:「還是等邁爾斯把消息打探回來再說吧。教會的眼線眾多,我們不能像以前一樣肆無忌憚地行動了。」

法師們聞言,也點了點頭,沒有異議。這場會議算是到此結束,他們紛紛從帳篷走了出去。

只留本傑明一個人,撐著桌子沉思不語。

「……本傑明法師?你的會議已經結束了?」

忽然,一個聲音從帳篷口傳來。本傑明抬起頭。只見國王換了一個普通的衣服,就像個普通人似的,帶著些許不安的神情走了進來。

本傑明見狀,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說:「暫時結束了。」

「那……你們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本傑明無奈地攤手,說,「教會那邊可能準備了你的替身,你前腳逃出去,他們後腳把替身捧上王位。格羅瑞風和日麗,一切無事發生。」

國王聞言,一下子呆住了。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本傑明點頭,有些奇怪地道:「邁爾斯沒和你說過嗎?我還以為你知道這件事。」

國王卻沒有再回答。

那一刻,他的表情就像是天塌了一樣,絕望得有些懵。替身的存在就像是一道閃電,剝除了他僅剩的榮光,打下地獄,永世不能超生。如果在教會的扶持下,替身真的把王位坐穩,,那麼眼前的國王也不再是國王。

他就是一個普通人。

對於從小到大被作為國王培養的人來說,這個事實確實過於殘酷,殘酷到可以摧毀他的整個世界。

可是……這麼大的年紀,也該體會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殘酷了。

本傑明冷著臉,走過去,按住了國王的肩膀。

「自己的身份被另一個人篡取,這種滋味不好受吧。」他把國王從那種絕望中搖醒,盯著對方的眼睛,緩緩道,「可是……身份、名字,這些都是外物。告訴我,剝去王位給你帶來的光環,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才接著道:「你是誰?卡瑞特斯的國王?還是一個虛胖半禿一無所長的中年男子?」

「你……」國王似乎有點被嚇到了,愕然過後,有些慌亂地說,「你怎麼敢這麼對我說話?我可是……我可是……」

本傑明卻搖搖頭,露出一絲憐憫的笑。

「說吧,你是誰?」

「我……我……」

國王像是石頭卡住嗓子,愣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本傑明見狀,搖了搖頭:「陛下,您真讓我失望。」說完,他也不理會國王有什麼反應,轉過身,便要從帳篷的門口離開。

幸而,他走到門口處,國王終於還是叫住了他。

「……對不起。」

本傑明聞言,轉過頭,看著國王。國王卻只是低著頭,用背對著本傑明,像一座喪氣的雕塑,不敢與他對視。

「毫無意義的話,我不接受。」本傑明說。

「那你想怎麼樣?」國王轉過身,用一雙萬念俱灰的眼睛瞪著他。

「去干點實事。」本傑明面無表情地挑了挑眉毛,說,「口頭上的道歉和立志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在成為國王之前,你需要先想想,如何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說完,他把頭轉回去,自顧自地離開了帳篷。 ?邁爾斯的效率不錯。當天下午,他就返回坎德拉山脈的臨時據點,把外面打探來的消息告訴了本傑明。

「替身的事情十有八九已經被實行了。」他走進帳篷,搖了搖頭,露出一臉無能為力的表情,說,「格羅瑞很平靜。王宮那裡我不能深入,但大致看過去,也一樣很平靜,就跟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本傑明聞言,也只是點了點頭,沒露出太過失望的樣子。

畢竟有了心裡準備。

「除了這個,你還打聽到了什麼?不管看上去有用沒用,盡量說說吧。我需要一些啟發。」本傑明這麼問道。

邁爾斯也點頭,說:「還有一個消息,我本來就打算告訴你——教會在格羅瑞的人手變少了,以及……他們在這一帶附近的人手變多了。」

……人手?

本傑明心中一沉。

「教會要來圍剿我們了?」他立刻問了出來。

「不排除別的可能。不過,你們躲進坎德拉山脈的事情,教會也是很清楚的。」邁爾斯攤手道,「他們應該是不熟悉山裡的環境,所以才沒有貿然行動。但……他們總有一天會行動起來的。」

本傑明聞言,長嘆一口氣,點了點頭。

確實,坎德拉山脈從來都不是什麼久留之地。

且不說這裡的魔獸眾多,他們必須分人在周圍,二十四小時的看哨,不然很可能會被襲擊。而現在,教會的人也馬上就要圍過來了。

——那幫人要過來「剿匪」。

本傑明也很清楚,他們不能再在這山裡待下去,不然,就真的跟山賊沒什麼區別了。

「幫我把人召集一下,我們得換一個根據地。」因此,他馬上開口,這麼說道。

邁爾斯皺眉:「你想去哪?」

本傑明深吸一口氣,緩緩道:「去北面的大草原。」

邁爾斯愣了愣,不過他也沒什麼,點點頭,轉身出了帳篷。

就這樣,外面的情況得到確認,本傑明也作出了新的決定。窮山惡水,並非良所,他們得趁著教會的人還沒有包圍上來,趕緊轉移到草原里去。

回到草原——這並不是什麼幾分鐘拍板就想出來的魯莽決定,本傑明已經考慮了很久。

轉移到草原,他們要割捨非常多的東西,但他有自己的理由。

首先,草原上的生活習俗和城鎮完全不同,教會對那裡的滲透為零,所以不用擔心會被眼線發現什麼的。他們要是躲進草原,至少在半年內,教會是拿他們毫無辦法。

其次……就是草原上那些人了。

再經過草原的時候,本傑明他們還順手解決了草原上的獸潮,給牧民傳授了魔法的知識。換句話說,他們在草原上是非常受歡迎的,可以得到當地民眾的支持。

現在教會這麼猖獗,他們想謀求發展,也只能往草原那邊跑。

而本傑明手下的那些法師,他們都從草原走過來,了解情況,對於這個決定也沒有任何異議,馬上開始收拾東西,準備轉移。

如果要說有異議的人……大概只有國王。

「……要去草原上,意思是準備把我放棄嗎?」

本傑明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看了他一眼。國王的神情十分緊張,彷彿法院上等待宣判的嫌疑人,忐忑不安。

見狀,本傑明搖了搖頭。

「我們並沒有和教會對抗的能力,只能避其鋒芒。」他解釋道,「替身已經被擺上王位,我們如果還不躲,在證明你的身份之前,就會被教會給抓住,誰也說服不了。」

國王聞言,愣了愣,又道:「那……我該怎麼辦?」

「你如果有具備影響力的親信,可以試著去投奔他們。」本傑明平靜地說,「如果沒有……你也可以跟著我們去草原。等到時機成熟,你不是復國無望。」

聽到這裡,國王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他低著頭,雙手捏成拳,似乎內心有一番糾結爭鬥在進行。

本傑明沒管他,而是繼續整理東西。直到他把行李都整理完成,國王才深吸一口氣,開口道:

「我跟你們一起去草原。」

本傑明挑了挑眉,轉過頭,說:「你想好了?」

國王點頭道:「再留在城鎮,我最後肯定只會被教會抓回去。至於國內有能力保護我的人……我就這樣走到他們面前,他們可能都認不出我來。」

本傑明聞言,笑了笑,用魔法托起行李,一邊往外走,一邊道:「那就走吧。」

國王做了一個很呼吸,點點頭,跟了上去。

就這樣,本傑明一行人大概用了一個多小時收拾東西,便迅速地拆掉營地,飛在空中,朝著西北面飛去。

——教會的人可能已經布滿了坎德拉山脈的周邊。因此,他們不能走正常的路線過去,只能在這片山裡繞一繞,繞過敵人的眼線,悄悄進入北面的草原。

路上也會遇到更多魔獸,這是肯定的,但是魔獸再兇殘,也比不過教會的人啊!

幸好,這一路上,他們也沒再遇到什麼意外了。

教會的人應該還在外圍試探,小心地探查本傑明一行人的位置。而路上遇到的那些魔獸……可能是運氣比較好,他們沒有再遇到上次巨熊那樣級別的魔獸。一百多個法師又在這擺著,普通的魔獸對他們也不是問題。

大概有了一個禮拜的時間,他們小心繞過敵人的視野,進入了卡瑞特斯北面的大草原。

「沒想到吧,我又回來了!」

趁夜飛入草原,系統忽然在本傑明腦中大喊一聲,差點嚇了他一跳。

「……你正常點。」

系統卻當沒聽到一樣,馬上轉過頭來,對著本傑明問道:「急匆匆趕到這裡,你想好接下來要怎麼辦了嗎?」

本傑明點了點頭。

進入草原,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會一下之前的那些熟人部落。

當時,魔法教下去,有不少人都藉此成為了學徒。而現在,過去了不少時間,他們埋下的種子也該發芽了吧?

因此,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但他們還是沒有停下,朝著草原內部就是一路直飛。法師們一邊飛,一邊四處張望,尋找著牧民的身影。

「等等……那是什麼?」

然而,沒想到的是,他們飛了大概一個小時,竟忽然在前方感到了一陣陣的魔力波動,感覺還挺激烈的。

前面……有法師在交戰? ?本傑明一行人都有些吃驚。

這片草原之中,法師不都是基本不存在的人群嗎?怎麼隔一段時間不見,隨便飛飛都能遇上法師對戰了?

他們朝著魔法波動的來源飛去。

很快,他們也看見了源頭的景象。

清亮的月光下,他們可以看見兩群牧民,總共大約百人,就在前方草原對峙而立。而在這兩群牧民中間,則是兩個看上去都很年輕的法師……或者說法師學徒,口中念念有詞,釋放出火苗碎冰一類的入門魔法,朝著對手扔去。

——他們的魔法看上去實在是弱小,莫名有種雪球大戰的既視感,甚至沒辦法用「對轟」這個詞來形容。

本傑明見狀,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些人在幹嘛?

他與身後的法師們面面相覷,想了想,還是朝著那邊飛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