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畢竟他們之間的血緣關係斬不斷理還亂,哪怕自己來到這裡是有目的性的,現在也不忍心告訴他實情。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爸,煉丹爐我收下了,至於儲物袋我不能收,我要靠著自己的實力得到儲物袋。至於煉丹爐,就當我借您的吧!等從秘境回來就還給你! 殿下強吻小丫頭 還有這個。」

夏初雪說著就將自己身上的幾張二品符篆交給了蘇長河,並告訴他這是租金。

只見蘇長河的臉色立馬變的頹然起來。

他早就猜到小雪沒有那麼容易接受自己,也能夠猜到她答應回家的目的是什麼?可心中仍抱有一絲希望,雖然現在她這個舉動讓自己更加堅信了之前的想法,可還想要儘力的彌補。

畢竟是他…對不起她。

「你拿著吧,我不求你的回報,也不期待你原諒我,就當我對你的補償吧!」

「謝謝!」

夏初雪果斷將東西都收起來,既然蘇長河都這麼說了,那麼自己也不再矯情。

此時對於他的感情很複雜,夏初雪知道自己從小特別恨這個名義上的父親,可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和無微不至的關心,她卻無法恨起來,但也不愛,現在就是特別糾結的狀態,思維混亂。

「爸,你知道我媽去了哪裡嗎?」

腹黑少爺吻上我 古井無波的眼睛定定的望著蘇長河,那明亮的眼神似是能捕捉到對方每一個表情。

蘇長河苦笑一聲。

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果然小雪回家就是為了他媽媽的事情。

臉上透露著苦澀無奈和失望。

「知道你不相信我,就是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分手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你媽媽…」

「你沒見到,不代表那老太太沒有見到,說不定我媽媽就是被他給…」夏初雪繼續往下說,之後的意思就要靠蘇長河自己領悟了。

「我是你奶奶,你知道你媽媽失蹤之後,我第一時間就懷疑你奶奶,是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卻發現她也毫不知情,你奶奶說…說你媽媽當初是來找過我,但是只是遠遠的望了一下就離開了,那便是最後一次見到她!」

夏初雪緊緊的皺著眉頭,看蘇長河這表情和聲情並茂的訴說,一點也不像是在說謊,可好好的一個大活人,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這也太不符合正常邏輯了。

又抬起頭靜靜的望著蘇長河半晌,這才信了六分。剩下的四分還要保留起來繼續觀察。

「我暫且相信你,不過要是讓我查到媽媽的失蹤或者…有什麼意外和你們有關係的話,別怪我夏初雪不客氣!」

「我以修士的名義對天道起誓,你媽媽失蹤之事若與我蘇家有半點關係,就讓我受五雷轟頂之苦灰飛煙滅!」

這誓言一出,就連夏初雪都被驚到了,心中保留的那四分懷疑也煙消雲散。

要知道一個修士對天道起誓和凡人可不一樣,一個不好就會被天道抹殺,從此身死道消,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發的不是毒誓,那麼在今後修為的進階上也會出現層層蔽障,乃至於結嬰的時候,會死於心魔之下。

「這下你信了吧?」

夏初雪微微點點頭,思緒又開始飄遠了。

既然這件事情與蘇家無關,那就好辦了。

先不談從小到大的成長經歷,但是在這些時日,蘇長河卻是對自己掏心掏肺,並且還將家族的至寶交給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以身試愛:總裁一抱雙喜 她對他和整個蘇家幾乎沒有感情,本可以得到真相后一走了之,但得到如此好處之後是沒有辦法心無旁騖的離開。

再加上蘇長河讓他原本冰冷的心慢慢有些暖意。

「爸,我是你的女兒這點不會變,但是我有我的事情要做,可能不會一直住在家裡,請你見諒!雖然我不會改姓,但是蘇家有難,我也不會袖手旁觀!」

她決定尋求自己的大道,也不會和家裡的其他人過多接觸,但是家族若是有什麼危難之際,也絕對會第一個挺身相互。

蘇長河一聽到那聲「我是你的女兒」就已老淚縱橫,他知道夏初雪對於家族的感情不像其他孩子一樣深厚,但能夠做到這點就足夠了。

「好好好,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你是我們蘇家這一支脈的驕傲,我這就用傳訊玉簡通知修仙界家族,將你給推薦過去!」

抹了一把淚轉身欲走,卻被身後的夏初雪一把拽住了手腕。

「爸,此事不急,這件事情還是要等我從秘境回來再說吧!」

「不行,你知道秘境那是什麼地方嗎?裡面的妖獸肆意橫行,危險到處都是,如果不和家族弟子在一起的話,你如何保得住性命?不行,這件事情不能聽你的!」

蘇長河語氣堅定。

笑話,他們世俗界蘇家的這一支脈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天才,如果就那麼隕落了,自己還不得哭死?

不僅是他,就連平時對於夏初雪看不上眼的老太太也會痛心疾首。

「爸,其實你也知道,既然修仙界家族將我們扔到世俗界這麼多年,那就說明已經將我們這一支脈給拋棄了,而且家族是圓的是扁的我都不知道,這樣貿然進去怕是不妥!」

「可是你的安全…」

「這件事我自有主張,您就別擔心了!我知道這是怕我出事,可溫室里養出來的嬌花是不堪一擊的,只有經過風吹日晒依然挺立的話,才會更加嬌艷出眾!」

說著,夏初雪便挺直了脊樑,她就是想要做那經過風吹日晒依然挺立嬌艷盛開的花朵。

「好!」

蘇長河強制壓下擔心,心中大慰的同時,一股驕傲從心底油然而生。

網游之九轉輪回 這就是他的女兒,他世俗界獨家出現了一個天才女兒。

哈哈哈哈……

心中不停的仰天長笑,將天上地下,各路神仙都感謝了過來。

「那什麼,我就不打擾你修鍊了!」

蘇長河起身就要離去。

他一個後天的修士只知道修鍊是需要靈氣的,也看過百年前書籍上的記載世俗界靈氣稀薄,卻不知道已經稀薄到幾乎沒有的程度。 他們這些沒有進入鍊氣期的後天修士,根本不算是一個修士,只有能感受到天地靈氣,達到靈氣入體鍊氣期第一層的時候,才算在修仙界入了門。

而後天弟子修鍊的功法,全部都是普通的強身健體,內力和速度等。

也是在為達到鍊氣期后做準備,因為經過後天修鍊后達到鍊氣期的修士,他們對於那些打架時的技巧幾乎也都懂得,只待能夠施展法術就可以提升自己的威力。

而這一項正好是夏初雪的短板,她修鍊速度是逆天,可卻沒有什麼實戰經驗,心境夠了,修為夠了,功法也是極品的,現在萬事俱備只差見識和戰鬥經驗了。

夏初雪看見蘇長河起身就要走,趕緊開口攔住了他「爸你等等!」

蘇長河剛要打開門的手一頓,緩緩轉過身來面露疑惑的看著夏初雪。

「怎麼了?」

「那個…家裡有沒有符紙?或者靈藥?」

蘇長河苦笑一聲,您要那種東西,在修仙界都是比較珍貴的,他們這種家庭怎麼會有?

突然有種對不起女兒的感覺。

「符紙有一點,是百年前那個老祖從修仙界帶來的,他帶來的東西全部都放在剛才送給你的那個儲物袋裡了,至於靈藥…那種珍貴的東西不是我們這種家庭能夠接觸得到的!」

眼神充滿歉意的望著她,心中酸澀不已。

「小雪…加入家族可是有很多好處的,不僅每個月都有固定的丹藥和符篆靈珠的發放,還有專門的導師叫道那些家族子弟,給他們排疑解惑,讓修仙的道路上更加順暢,如果資質好的話,就會得到重點培養,靈藥丹藥什麼的應該都有!」

夏初雪眼珠子一翻,得,話又說回來了。

「哦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慎重考慮的!」

她不加入家族,第一是因為世俗界的家族幾乎被修仙界拋棄,第二就是因為自己的性子比較寡淡,為什麼攀炎附勢之類,除了在外婆死後的那幾日六神無主悲傷過度有些低聲下氣之外,其他時候基本上都是比較強勢的。

而自己的出生就註定了在家族中的地位,拒沈見肖說家族裡的一個低層人物活的還不如一個散修。

那自己還折騰個什麼勁?

當然,到時候也可以將修為展示出來讓家族重視。可槍打出頭鳥,做人還是低調點的好,仙途漫漫,這麼早就暴露自己的實力,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接下來的幾天,夏初雪除了偶爾下樓吃飯和上廁所之外,幾乎都是閉門不出。

將門從裡面反鎖,然後進入空間,將早已領悟好的煉丹手法開始運用起來。

空間裡面的草藥畢竟不齊全,經過時間和靈氣的洗禮,變異成靈藥的藥材還真不多,其他的只是漲勢比較好年份和藥力看起來很高而已,本體也只散發著微弱的靈氣,根本連靈藥的程度都達不到。

沒辦法,除了空間裡面的靈藥,外面又購買不到。

她只能這樣將就著用了。

第一爐煉丹開始了。

夏初雪小心翼翼的將好不容易湊齊的一份藥材放在左手邊的桌子上,第一次練,每一次應該加入藥材的重量都拿捏也不太好,只能買來一桿專門稱藥材用的小秤。

將每一種藥材都放在小秤上稱好重量,並按照書中要求的配置比例放好,最後驚喜的發現,竟然配製出三份藥材。

又拿出幾張一品火符放在桌子一角,充當煉丹時供應的火。

沒辦法,誰讓凡火不能煉丹呢!

閉著眼睛將心中想要煉製那顆丹藥的過程,全部回顧一遍,那過程和手法以前已經在心中回顧千萬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深吸一口氣,眼睛再次睜開時裡面古井無波心無旁騖。

點火,開爐,將那些半步靈藥的草藥按照順序依次放進了煉丹爐內,並且分出一絲精神力,在煉丹爐里不停的觀察著草藥的運行軌跡,身體圍著煉丹爐,手上不停的打著繁奧的手訣,拉起一道道殘影印在煉丹爐上。

經過時間的流逝,夏初雪的腦門上漸漸分泌出了細汗,細汗越來越多,到最後大汗淋漓。

她不管已經被汗水浸透的全身,仍然聚精會神的將所有精神力都集中在煉丹爐上,臉越來越蒼白,手中打著煩奧手訣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終於在三個小時之後,夏初雪的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煉丹爐內就飄出了一陣陣葯香。

她終於收回了快速翻飛的手掌,閉著眼睛在原地一動不動。

心裡則是在默念時間。

她知道煉丹的成功與否,與藥材成分時間溫度等等都有著很大的關係,失之毫里,就會謬之千里。

現在到緊要關頭,容不得一絲閃失。

終於,煉丹爐內飄出了一絲絲葯香充斥著整個空間,讓夏初雪聞之一震。

開爐!

隨著手掌的真元力打到煉丹爐鼎,頂蓋直接被掀開,更加濃郁的葯香便隨之而來,光是聞著就感覺渾身舒爽。

她迫不及待的講煉製好的丹藥拿了出來。

裡面只有一顆小拇指大小的丹藥,通體烏黑透亮散發著誘人的光芒,陣陣葯香瀰漫,讓人忍不住品嘗。

「哈哈哈…」

夏初雪大笑著,興奮著。

她成功了,竟然成功了!雖然只有一顆丹藥被煉製了出來,而丹藥本身也只不過是一階下品的蘊靈丹,但是對她來說卻是實力的晉陞。

而且草藥也沒有全部都用靈藥,很多都是半步靈藥,下初雪相信只要用真正的靈藥來煉製的話,肯定能夠煉製出中品甚至上品的蘊靈丹。

興奮過後,便是一陣眩暈,洗遍全身,她知道是自己體力透支的緣故,連那顆玉靈丹都不顧了,直接倒頭就睡。

其實按照現在練氣期第五層的境界煉製一品玉靈丹,根本不算什麼,主要原因是他是第一次煉製,為了怕煉丹失敗,所用的精神力耗費比較多,期間又浪費了多少靈力,都不得而知,這些都要在之後煉丹時慢慢領會出來。 這一覺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醒來,幸好是在空間裡面睡的,要不然外界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醒來之後的夏初雪坐在原地愣愣的看著空間,果然是個很好的作弊器,似乎都能看到自己的未來一片光明。

心念一轉便出了空間,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周六還沒有過去,這才放下心來,手中一招,一根青翠欲滴的黃瓜就出現在手中,嘎嘣咬下一口,汁水四溢。

很快,一根黃瓜就迅速的下了肚,這才讓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肚子沒有那麼難受了。

「砰砰砰!」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小雪,該吃飯了,今天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這聲音是家裡的保姆。

「知道了劉阿姨,這就過去!」

夏初雪迅速的穿上了鞋子走到吃飯廳,她確實是餓壞了。

此時的飯桌上只有華麗和老太太,家裡其他的人都還沒有到場。

吐了吐舌頭,暗道奇怪。

每天都是全家人在在等老太太,只有她坐下拿起筷子,大家才能開始吃飯,結果現在竟然來得這麼早?

額!那意思是不是就說不用再等了,可以直接開吃了?

老太太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笑眯眯的拿起公筷開始夾菜。

「家裡的那些小崽子們也太磨蹭了吧,難道還要老太太我等他們一起吃?我們先吃,不管他們了!」

夏初雪本來就已經很餓了,一聽到這話,哪裡還會再猶豫?直接左手端著米飯,右手拿著筷子,不停的朝碗里夾菜。

她面前盤子里的糖醋排骨很快就被風捲殘雲般洗劫一空,之後夾著筷子又伸向了另一盤的清炒蘑菇。

劉阿姨的手藝真的挺不錯,每樣菜吃在嘴裡的感覺都非常香,只可惜原料的品質不怎麼樣,如果用空間裡面種出來的菜做的話,那味道肯定絕了。

「劉阿姨,你做的飯菜真好吃,有空的話教教我行嗎?」

夏初雪本人當然是會做菜的,但從小到大的生存環境致使她會做的東西非常單一,外婆的手藝也是一絕,常常非常普通的食材到了她的手裡就會做的非常香,當然,就算那個時候是一碗白米飯,夏初雪也會感覺到很香。

「當然好啦!」劉阿姨欣然答應。

旁邊的老太太手指一頓,他都想要說些什麼,可嘴巴蠕動了幾下又閉上了。

在她看來夏初雪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修鍊,至於其他的,家裡會為她做到最好,根本不用自己去學那些沒用的東西。

可儘管心裡很多的想法,但卻不能說出來。他們祖孫倆本來感情就到了頻臨崩潰的邊緣,這要是再給點意見,恐怕關係會更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