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男人轉身快速打掉了林暮的手,林暮也快速反擊,可糾纏沒過多久,林暮又拿起另一支發簪抵在了他的胸口。


「說,我可以饒你一命。」林暮想知道幕後主使。

男人冷笑幾聲:「你這輩子,都別想知道。」

「你——」

話還未說出口,男人向前一步,發簪狠狠插入了男人的胸口,而男人也當場斃命,死在了那裏。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擦了擦匕首,冷冷地看了眼屍體,滿不在意地說:「大不了試試,看看誰的命硬。」

但,男人已死,林暮沒有辦法,只能在屍體上搜尋了下線索,卻發現了男人脖子後面有一個彎月的形狀,除此之外,什麼都沒了。

將屍體拋入後院的池塘后,林暮平復了下心情,回來之時,她卻撞見了……林蕊。

「小姐,你跑去何處了?」

林蕊臉色有些尷尬,拉着林暮跑進了屋內,「小姐,你沒受傷吧。這院大,你還是別亂跑,要是遇上什麼壞人就不好了。」

林暮迷惑得皺了下眉,他不懂眼前自稱是她貼身侍女的人,為什麼每次都會那麼巧就在出事附近呢?

「聽府內的僕人說,方才紅湘回來了,小姐,您是否要見一下紅湘?」林蕊將剛得到消息的林蕊,就順便來的食物擺好。

「好的,我知道了。」林暮收拾了下屋內的血跡,接而躺在了床上,她有些不解,為何紅湘之前從未出現過,偏偏這個時候出來了呢?

不過,若是算下日子,原主此時應該死了。沒關係。

既然林暮來了,那便幫原主這個忙,畢竟佔了人家的身子,肯定要報答下。

晚間紅湘剛回到自己的小廂房,來不及回神就被林暮拉到內室。「紅湘?以神醫的名義引着我去城外,然後染上時疫,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我?連大哥身邊的小郎君也被你算計進去了。你說這要是被我兄長知道了,你是怎麼個死法?還有那小郎君,對你是多麼失望?」林暮滿不在心的玩弄著頭髮。

紅湘本想強裝鎮定,死活不認。無奈林暮一番話入拉到了低谷,她喜歡那小郎君所以她才回來了,可萬萬沒有想到林暮竟然沒有死,還發現自己是…噗通一聲在她面前跪下:「大小姐,你想怎麼處置我都行,求你不要告訴他。」

見魚兒已經上鈎,只要靜等收網便可。林暮會心一笑在紅湘耳邊說了些。就留下還沒反應過來的紅湘跪着,去見她的兄長。

算算時候他已經離家三四個月了,如若不是我這一次染病,只怕他這會還在淮南監督治療時疫。夕陽西下,日暮西山,一對車列緩緩的向尚書府走來。來人一身文人打扮,氣質非凡,氣宇軒昂。利落的下了馬,朝着尚書府,大跨步的走去,行色匆匆,像是去見什麼重要的人物,來人正是林暮的大哥林夜。林夜年僅二十六,雖說歲紀小,但位極人臣,重權在握,說一句權傾朝野也不為過,重要的是,他深得王上的信任與重用,王上的信任才是封建王朝最重要的。

晚膳過後,林夜在與林暮的閑聊中提到三日後王室的圍獵會,大臣及家眷均要參加。

這次圍獵會在木蘭獵場,離都城可有着三十里遠。

次日

林暮坐着顛簸的馬車,神情懨懨,好像隨時要睡過去了一樣,事實上她也確實睡著了。當林暮醒來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馬車內了,而是在帳篷內。「太無聊了,出去透個氣。」想到著。林暮便起身向外走去,門外沒有看守,一路上走來也沒見到幾個人。突然她看見一個黑色的東西閃過眼前鑽進草叢。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林暮前往一探究竟。

走入深林處直到找不到那東西留下的痕迹,這才作罷,但他絲毫沒注意到身後不知道啥時候站了一個拿劍的人。

「你是誰?在這裏幹什麼?」脖子旁邊襲來了一陣刀劍的涼意,林暮的耳邊突然響起這低沉冷冽的男音。 似乎因為對阿波羅和王玥的不滿,所以一路上阿耳忒彌斯的臉色都不算太好。

再加上歐里本身就不愛說話,後排的氣氛就更加沉悶了。

以至於,那些偷偷又聞著味找過來的雇傭者都遭了殃。

正常來說碰到這種傢伙們時,王玥會根據對方的能力強度來決定要不要讓宗瀅和智代上去做點什麼積累一下實戰經驗。

但是由於阿耳忒彌斯的心情問題,這些傢伙幾乎是一冒頭擺出攻擊的架勢或者攻擊的路上,就已經被阿耳忒彌斯給直接打成灰了。

物理意義上變成灰那種。

甚至王玥看了好幾遍都沒搞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

雖然其中也有這些倒霉蛋能力參差不齊並且都沒到達妖王的關係。

但就算是王玥自己來了也就只能用貪食之口才能做到吃干抹凈的情況,而阿耳忒彌斯這個女人只是在車裡動動手指就行了,甚至大部分時候車都不用停下來。

甚至還特別華麗,畢竟相比王玥那毫無觀感只是實用的水線水刀水刺而言,對方上方突然冒出一道白光然後對方就變成一撮灰簡直是不要太美。

就連本身對殺戮有些抵觸的宗瀅和智代看著這一幕都有點星星眼,時不時回頭看著王玥彷彿在表達著「師傅,我想學這個。」

而王玥卻殘忍的把她們都丟進了入夢球里,開玩笑,我還想學呢,怎麼教你們?

況且要那麼華麗幹什麼?你當你們是阿耳忒彌斯?

人家有那個實力玩花活,你們有什麼。

趕緊滾去加練!

而王玥自己嘛。。。也拉不下臉來問阿耳忒彌斯這手段怎麼做到的。

這和當著人家女生面問人家多少罩杯一樣,那叫騷擾,阿耳忒彌斯不動手估計阿波羅都會動手的。

所以在自己暗搓搓的研究了一下發現沒什麼可能學會後,王玥理智的選擇搞一些自己能做的。

比如自己的多核聚靈加速,自己的靈傀現在也就只能到製造一些老鼠兔子一類的小玩意,距離可以完全捏成人形還差了很長一段距離。

倒不是說這個版本的靈傀不能給自己聚靈加速,實際上哪怕是老鼠兔子這種小玩意實際上在吸收靈力這一點上是幾乎持平的。

也就是說哪怕自己製作的事一個蟲子其實也可以打倒王玥想要的加速修鍊效果,這倒是一開始王玥也沒想到的。

但是除了這以外靈傀還是脆弱的不行,想要達到可以當分身用的程度估計還要點時間。

等自己把這個玩意研究通透了,遇到敵人就是一個「多重靈力分身術」然後衝上去就是一頓暴揍。

正常情況下這樣就已經可以把別人揍死了,但是如果碰到那種賊強的,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

等對方把自己的分身都處理完了真打算對付自己的時候,自己這個加成了所有靈力分身buff的「完全體」再上去暴揍人家一頓。

就這樣的騷操作,王玥稍微模擬了一下,每個靈傀的力量只有自己的七成,只要有個十個八個靈傀一起上,估計到時候自己都可以血虐無限。

前提是自己把這該死的人形靈傀課題給研究通透了。

所以王玥也進入了快樂的學習海洋,抱著一本書瘋狂的反覆翻看起來。

反正現在有工具人願意處理問題,不需要他來專門盯著了,多好~

但是看著王玥這個樣子阿耳忒彌斯的心情就更不好了,對外界的下手也越來越狠,甚至有一道光柱就擦著汽車的邊緣過去。

看著那地上的焦黑,開車的福賈斯看都不敢看後視鏡一眼,只是瘋狂流著冷汗開足馬力向下一個目的地飛馳。

太嚇人了,歐里這個不怎麼愛說話的女人對自己人動起手來就挺毫不猶豫的,這個女。。。女神發起瘋來也是這個德行。

就剛剛那個光柱,要不是自己反應快稍微偏了一點,自己這個位置的後視鏡是別想要了。

自己得趕緊才行,誰知道這個女神再這樣下去會不會真的因為生氣就對著車來一發。

再加上自己那個喜怒無常的老闆,已經雖然一直保持微笑但是戰鬥力也同樣不俗的阿波羅,這一車子危險人物到時候會演變成什麼樣子福賈斯想都不敢想。

這種時候福賈斯不得不佩服一下迪沃特,這個男人明明離得阿耳忒彌斯那麼近,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一直保持著那個坐姿坐在那,彷彿外界發生的事情都和他無關一樣。

天知道他是怎麼做到那麼冷靜的,反正他福賈斯做不到。

看了一眼碼盤上已經超過100碼的車速,福賈斯咬咬牙又是一腳油門踩下去。

雖然再快容易翻車,但留在車上久了再這樣下去估計也是離翻車不遠了啊!

他福賈斯才幾百歲,還年輕!不想死!

。。。。。。。。。。。。。。。。。。。。。。。。。。。。。。。。。

羅馬尼亞,據說是所有血族的源頭,故鄉。

但是實際上到底是不是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而就在羅馬尼亞一座主要城市布加特附近,一對父子正站在那裡,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良久,父親才看了看手錶對著自己的兒子說,

「我想他要是要來的話估計還要個半個小時,你確定要陪我等?」

「嗯。」

這個父親的孩子悶悶的點了點頭,那已經退去了不少童稚的臉上滿是堅定,

「我要讓他看看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

看著自己兒子這幅樣子,作為父親的他沒有再多說什麼,畢竟自己的孩子有主見並且有目標這是好事。

只不過他一直沒告訴自己的兒子,他的那個目標現在不但有了弟子,還有了兩個。

想著馬上就要見面,也許這個時候應該給他打個預防針以防自己的兒子有什麼激烈反應,但剛要開口,他就見到一亮黑色的越野車用一種完全不正常的速度飛馳而過。

隱約見自己還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停車!停車你個傻逼!太快了!要進入城市了!你托馬想去趕著投胎別帶上我!」

「踩剎車!趕緊給我踩剎車!失靈?我失靈了你托馬也給我踩住!我告訴你這車要是撞了你就給我打一輩子工吧!」

隨著車子一閃而過,父子兩人愣了愣,然後兒子看著自己的父親詢問到,

「父親,剛剛那個,是玥吧?」

7017k 刷!

就在龍王的拳頭快要落在莫大師咽喉上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出現。

瞬間,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撲面而來。

龍王沒有絲毫猶豫,極速後退。

只等退到三米之外,龍王這才看清,剛才那道黑影是一隻七星瓢蟲。

這隻七星瓢蟲只有拇指頭大,全身漆黑,兩隻眼睛散發着幽幽的藍光,身上還有不少墨綠色的液體,看起來十分噁心。

「這是什麼東西?」

龍王神色凝重,他從這隻小蟲子身上感受到了威脅。

「這是母蠱。」葉秋回答說。

「蠱蟲?」

龍王眼裏閃過一絲殺機,他被陰陽蛇蠱折磨多年,從骨子裏就特別厭恨蠱蟲。

轟!

龍王直接出拳,想打死母蠱,可沒想到,母蠱的速度更快,「嗖」的一下,避開龍王的拳頭,撲向龍王的咽喉。

「龍千秋,我告訴你,這隻母蠱被我養了幾十年,每天都吸我的血,跟我心意相通,有它在,我死不了——」

咻!

莫大師的話還沒說完,眼前陡然閃過一道金光,接着臉色獃滯。

只見原本撲向龍王的那隻母蠱,被一根金針穿透身體,釘死在了牆壁上。

過了好一會兒,莫大師才回過神,雙眼落在葉秋的身上,充滿了怨毒。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殺小紅?為什麼要殺我養的蠱蟲?到底是為什麼啊啊啊啊……」

莫大師憤怒的大叫,恨不得將葉秋大卸八塊。

小紅和母蠱陪他多年,是他最親密的夥伴,可今天都死在了葉秋的手裏。

「畜生而已,死就死了,有什麼好心疼的。」葉秋不屑道。

「你——」

噗!

莫大師的嘴裏突然狂噴鮮血,原本紅潤的臉色在幾秒之間變得蒼白無比。

不僅如此,精氣神也彷彿被抽空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臉上的皺紋交錯縱橫,如同溝壑一般,整個人似乎老了幾十歲。

頭髮也變得花白,給人一種暮氣沉沉的感覺。

「小葉,他怎麼了?」龍王驚問。

葉秋回答道:「母蠱是他的本命蠱,他們生命綁定在一起,蠱死人亡,人死蠱亡。」

「這麼說,他要死了?」趙雲跟着問。

「嗯。」葉秋點頭。

龍王走到莫大師的面前,問道:「莫問心,還有遺言嗎?」

「我,我……」

莫大師口中不停地噴血,很快身子就倒在了地上,不斷的抽搐。

顯然,是快要死了。

龍王道:「莫問心,雖然你不仁不義,但看在曾經做過兄弟的份上,我會找個風水寶地把你葬了。」

莫問心看着龍王,即便是在死亡之際,他的眼神中依然充滿了仇恨。

漸漸地,呼吸停止。

死不瞑目!

龍王長嘆一聲,感慨的說道:「如果他不是巫神教的人,也許結局不是這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