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男人呼吸的氣息重重地吐在臉上,她回頭,看著正一臉笑意望著自己的秦騁。


心下微微一怔。

秦騁現在經常會這麼看自己,但每一次,她都會不同的微妙感覺。

「我明天要出差了。」

淡淡的,她開口,彷彿在說著無關緊要的事。

「嗯,我知道。」

秦騁告訴她,讓她放心。

「我會好好照顧安之的,睡吧……」

「嗯。」

輕輕的答應一聲,看著秦騁滿意的閉上雙眼。

借著月亮淡淡的光輝,她要將他此刻的模樣深深的刻在心裡。 第二天一大早,宋晴暖是被窗外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吵醒的。

睜開眼,身旁的男人早已不見蹤影。

她眯著眼,向房間內那道獨有的亮光望去。

透過窗帘縫隙照射進來的光線將昏暗的房間劈成兩半,分界的地方,光芒四溢。

她光著腳,輕輕起身,靠近那抹溫暖的陽光。

跟著暖光里飛揚的塵埃,翩翩起舞。

這是她舞的第一曲,也是最後一曲。

「媽咪!」

一聲稚嫩的聲音在空蕩蕩的房間內響起,今天的小傢伙醒得出奇的早。

宋晴暖寵溺的看了一眼床上已經坐起來的小傢伙,伸手拉開那襲泛著星光的窗帘。

原本昏暗的房間瞬間敞亮通透,剛才肆意的塵埃,此刻也無處可逃,盡數隱匿在陽光之下。

她走過去,溫柔地抱起安之。

「媽咪。」

小傢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眨巴著眼睛望著她。

「我剛才看見仙女了。」

宋晴暖輕笑出聲,臉上洋溢著數不清的幸福。

「是媽咪。」

「媽咪?」

小傢伙的眼睛充滿了震驚。

宋晴暖輕輕颳了刮他的鼻尖,寵溺的笑道。

「是呀。」

帶著安之梳洗好后,宋晴暖拉著他,下了樓。

「陳媽,秦騁呢?」

見樓下沒有秦騁的蹤影,宋晴暖不免疑惑。

「宋小姐,我沒有看見少爺下來。」

沒有下來?

宋晴暖皺了皺眉,思付了一下。

「好,我知道了。」

轉身,又拉著安之,朝著樓上走去。

果然,秦騁的房門,半掩著。

裡面似乎有些「滋滋」的水汽聲。

等她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那是掛熨機發出的聲音。

而床上,擺著好幾件她的衣服。

她的心情又開始莫名的微妙。

「你一直都待在這裡嗎?」

宋晴暖有些無可奈何的看著秦騁。

他平常就養尊處優,那裡做得來這些粗活。

「嗯,你醒了。」

回過頭,秦騁一雙黑眸沉沉的看了她一眼。

「安之也醒了。」

「怎麼不叫陳媽去做?」

他笨拙的樣子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我本來以為很簡單。」

秦騁沒有看她,淡淡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

「我來吧。」

放開安之,她拿過熨斗,自己熨了起來。

看著宋晴暖嫻熟的手法,秦騁眼底有一閃而過的心疼。

「多久回來?」秦騁抱起安之。

「一個月吧。」

「媽咪要走嗎?」

安之雖然是個小孩子,但話里的意思他卻聽得明明白白。

「是呀!」

宋晴暖寵溺的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安之的鼻尖。

「我捨不得媽咪。」

說這話時候,安之撅著嘴,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舍的看著她。

「安之乖,媽咪很快就……回來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莫名疼痛了一下。

吃過早飯後,傭人幫宋晴暖把行李提上了車。

「我送你去機場吧。」

為什麼,看著秦騁此刻平靜如初的模樣,她卻想著打破呢?

「不用了,我還要先去趟公司。」

傲嬌總裁何棄療 千億萌寶極品辣媽 沒什麼好想的,不是嗎?

「安之乖,媽咪走了,要聽爸爸的話哦。」

小孩子那懂什麼什麼掩飾,一張哭的委屈的臉惹得她陣陣心疼。

「媽咪要早點回來,安之會想媽咪的。」

吻了吻之嬌嫩的額頭,宋晴暖點了點頭。

「媽咪要早點回來。」

宋晴暖上車時,安之依然不停對著她招手。

「好。」

宋晴暖寵溺的答應著,別過頭,失落的淚光在眼中點點閃爍。

直到宋晴暖的車子駛遠了,秦騁的臉上才終於表現出了落寞。

「爸比,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

安之扯了扯秦騁的衣角,趴到他的耳邊。

「媽咪是仙女,我今天早上發現的。」

安之的聲音小小的,生怕被別人聽到,彷彿這是個天大的秘密。

「爸比,媽咪是不是會飛呀?」

秦騁笑了笑。

「就算媽咪飛走了,爸爸也會把媽咪帶回來的。」

——

越來越多複雜的情緒在宋晴暖腦海里翻滾著。

「喂?顧黎?」

「你先去機場,我可能晚會兒到。」

「嗯,待會見。」

掛完電話后,宋晴暖盯著前方跳動的紅色數字,終於做了一個決定。

方向盤一轉,車子朝著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方向駛去。

「顧總,外面有位姓宋的小姐找您。」

宋?

顧中淮抬起頭,眼中有一抹戲昧之意。

「讓她進來吧。」

「是。」話畢,助理畢恭畢敬地退了出去。

豪門圈寵:失守的緋色遊戲 宋晴暖進來后,隨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你不是應該去機場嗎?怎麼來我這裡了?」

對於宋晴暖突然來找他,顧中淮倒是十分有趣。

宋晴暖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徑直走向那扇大大的落地窗戶。

沉默著,站了好一會兒。

顧中淮倒是饒有興緻地看著她的背影,嘖嘖稱奇:「你來我這裡不會就是為了看風景吧?」

許久,宋晴暖忽然開口:「我想帶走安之。」

「什麼?」

顧中淮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想帶安之走。」宋晴暖重複一遍她的話。

她的真的想帶安之走,那張委屈的小臉,從她出了秦家大門后,就一直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

但是她想起秦騁,原本清涼的眸子不禁又黯淡了三分。

對於他,她也只能說聲對不起了。

「我沒聽錯吧?」

顧中淮有絲不可置信,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

「你想在秦騁眼皮子底下帶走安之?」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我就不會來找你了。」宋晴暖一臉無奈。

至此,顧中淮已經完全明白宋晴暖來找自己的目的了。

只是……

顧中淮臉上漸漸露出為難之色。

秦騁可不好惹。

「顧中淮!」

宋晴暖突然轉身叫住他:「如果你不幫我,我們之後也不會有合作。」

她的聲音輕輕的,準確的落在顧中淮的耳里。

明明是那麼消瘦的身影站在那裡,卻又好像蘊含了巨大的力量,隨時即將爆發。

顧中淮愣了愣,但也只是瞬間,他又把心底的訝異給壓了下去。

其實,以宋晴暖現在的性格和經歷,說出這些話,也並不覺得意外。

「好,我可以幫你,不過你為什麼要找我呢?」

宋晴暖靜靜看著面前的男人,忽然笑了:「因為你的人,秦騁不好查。」 重生之最佳男神 宋晴暖眼中的堅定之色,讓顧中淮彷彿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曾經,他也帶著全部的自尊,去求那個女人,讓那個女人成全自己,可結果又是什麼?

還有他那還沒有出生就夭折的孩子……

「好,我可以幫你。」

良久,顧中淮忽然道,難得的沒有提出利益之外的事情。

這樣的顧中淮讓宋晴暖都愣了下,感嘆:「這次謝謝你了。」

顧中淮不置可否:「那你想什麼時候動手?。」

「一個月後。」

——

秦氏大廈,頂層辦公室。

會議結束,秦騁習慣性的拿起手機。

點開宋晴暖的朋友圈,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

她並不像別的小女生一樣,什麼事都喜歡分享出來。

所以裡面只有廖廖幾張她在那邊的日常生活照和風景照。

但即使這樣,秦騁也依然看了不下百遍。

但他卻彆扭的沒有對她訴說自己的思念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