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甚至希望很大。


是,沒錯!

他是殺了華山弟子,按理說不會輕饒的。

但有操縱毒蟲的法門在,就有底氣。

一些小小的華山弟子,和自己掌握法門,孰輕孰重,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

一些弟子,死了就死了,不幫他們報仇,也沒有什麼。

他們日月教就是如此,想必華山也不例外。

別說什麼名門正道和和自家門派不同。

在他看來,其實都一個樣子。

余滄海不也是為了小小劍譜,滅了人家福威鏢局滿門,那些嵩山弟子,不也是險些挾持了整個劉府的人。

各大門派外圍弟子,所做惡事難道少了。

更不用說,他面前這個人。

會對自己的法門心動,定然不是什麼好人……在大家看來,自己這御使毒蟲的法門,可是邪門歪道呢。

「哦?寧願一死?」

蘇衍冷笑,也不說話,只是冷冷盯着他。

就在剛才一瞬間,自己是有些心動的。

先答應下來,不殺他,到時候等東西到手,玩文字遊戲反悔就是了。

這些古代人,這些武林中人,對發誓什麼的無比看重,自己可不一樣,才不信這世上有什麼老天爺。

不過這念頭升起的瞬間,又被他否定,穿越重生這種事情,都能發生,發誓會應驗,好像也很正常。

在原著里,發下毒誓,結果實現的例子,可不少。

現在這個混亂的世界,會不會有這種冥冥中的規則,還說不準。

只能想其他辦法威逼。

思忖間,卻是聽到耳畔一聲慘叫,他目光望過去,只見賈布面色扭曲倒在地上,口中止不住痛苦哀嚎。

我擦,這是怎麼了,我特么也沒下暗手啊。

蘇衍邁步過去,正要探查,卻看見賈布已經滿地打起滾來,又過片刻,徹底咽氣,連半句清晰的話,也沒傳出了。

怎麼回事?

蘇衍一驚,汗毛立起,也覺得莫名奇妙。

就在這時,又是痛苦的一道聲音傳來:「啊,救……救……」

回過頭,那魔教長老,也倒在了地面。

他望着蘇衍,臉上滿是不甘,痛苦,驚惶,懇求……

諸多情緒混雜在一起,搞得蘇衍一時都有些不知所措。

「救……救……三屍……」

一邊說着,那長老也打起滾,沒過多久,也是咽氣…………

「三屍?!」

聽着蘇衍的敘述,封不平忽然驚叫起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對,就是三屍。」蘇衍點點頭,「師兄……你知道么,魔教當中,有個叫三屍腦神丹的葯,是魔教教主用來控制教徒的手段。

只要教徒不聽話,到每年端午,若是沒有葯來壓制,便會有三屍蟲鑽入腦中,吸食腦髓。」

「端午?

可這……」

封不平發現盲點,蘇衍也猜到他想說什麼,點點頭,「對,當時還沒有到端午,三屍蟲理論上還在沉睡,並不會行動。

可若說是意外的話,總不可能兩個一起死了,只能說……有人在後面操縱,確認兩人被俘后,不知用什麼辦法,引動了他們的蠱蟲。」

「確定是三屍腦神丹么。」

封不平問。

「師弟我當時也懷疑,去探查過,劈開這兩個人腦袋,確實發現了其中藏着的三屍蟲。」

蘇衍回道,往懷裏一掏,幾個小蟲子出現在手心,他將其遞給封不平。

。 喬欣連續三天,都沒能按時到公司上班,因為她女兒上小學了,她要先把女兒送到學校去,才能往公司趕。

好在慕氏集團的規章制服並不是那麼死,雖然要求是八點半上班,但是時間上並不會卡得那麼死,只要員工能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就行。

但是喬欣畢竟是一個新人,剛開始上班就遲到,人事部這邊自然會多關注一點,當然,這點小事,也不會傳到慕雪那裡去。

人事部部長覺得,有必要好好敲打敲打這個新人了,剛來公司就天天遲到,這樣的新人,也太過目無紀律了些。

喬欣看到人事部部長找她,心裡直打鼓,她小心翼翼道:「羅部長,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羅部長看著喬欣,問:「喬小姐連續幾天都沒能按時到公司,是有什麼難處嗎?還是說,你壓根就不把這份工作當一回事?」

喬欣聽了這話,連忙搖頭:「對不起對不起,我下次一定準時到。」

喬欣的丈夫,不滿意喬欣出來工作,這幾天一直在跟喬欣鬧矛盾,他還收走了她的小車鑰匙,讓她沒辦法開車來上班。

她想打車來上班,可是她丈夫說,既然她已經出來上班了,就不需要給她生活費了,所以,她現在手頭上也很拮据,為了省錢,她只能去擠公交,擠公交車自然不能跟開車比,所以她到公司就比較晚了。

她是可以早點起床,可是女兒送早了學校還不開門,等到她送了女兒后,再出發來公司,總是會晚上十來分鐘。

她一連幾天打卡,顯示的都是遲到,就引起了人事部部長的關注了。

「喬小姐啊,雖然慕總並不把大家上下班的時間限制得很死,但是作為員工,也應該有自己的自覺,有些員工,他們早上晚到了,下午會主動加班補回來,可是你呢,早上遲到了,下午也從來不加班,你這樣……」羅部長倒也不是刻薄的人,但是他覺得,該管的事情,還是要管一管。

作為人事部部長,他有約束員工的責任,喬欣一來就遲到,不知道的,還以為公司的規章制度只是擺個樣子呢。

「對不起,從明天開始,我一定準時。」

羅部長見她態度好,也沒再多說什麼,只得點頭:「那你自己下次注意。」

「知道了,謝謝部長提醒。」

只是,喬欣雖然前一天保證過了,但是第二天的時候,還是遲到了,而且,她不是和前幾天一樣遲到了十幾分鐘,而是過了上班時間一個小時候,都還不見她來。

羅部長最近一直盯著她,所以,在她沒來上班的時候,他就發現了。

不只是人事部部長,徐紫蝶也發現了,她給喬欣打電話,可是電話怎麼都打不通。

徐紫蝶急了,生怕喬欣出了什麼事,無奈,她只得找了慕雪。

其實,她是不該為這點小事驚動慕雪的,可是她對慕雪有莫名的依賴感,所以,再找不到喬欣的第一時間,她就撥通了慕雪的電話:「慕總,喬姐不見了,電話也打不通,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不見了?」慕雪驚訝。我們兩個男的假裝不斷的反抗,結果他們直接對我們拳打腳踢,他的體格不行,但我不怕,所以基本都是我在護著他,拳頭全部招呼在我的身上。

至於熙熙跟她媽媽則不斷的哀嚎。

看到這一幕,司馬懿猖狂的大笑,「二叔,你這又是何必呢?將東西交出來不好么?非要反抗!……

《我的三個姐姐》第三十九章:配合成功「傅辭淵!你做什麼?!」溫杳險些跳起來,惱的臉紅脖子粗。

男人慢悠悠,極度恬不知恥:「我手冷。」

小姑娘在他懷裡像團小火苗,他的手不冷嗎?

也不體貼體貼他?

溫杳氣急敗壞地:「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麼冷?就不會多穿些衣裳,手放哪兒了?」

「杳杳身上暖和。」尤其是小肚子,若是能揉一揉……

王八蛋!

溫杳就差跳起來把人踹下樹去。

大約是悉悉索索的聲音太響,驚動了雅間里的人,周慕航臨風一撇,自然是瞧見樹影里的溫杳和傅辭淵。

《世子爺的白月光太彪了》第57章杳杳身上暖和,想…… 早晨醒來時,阿蘭已經不在身邊。

張凡一夜沒睡好,中間醒了幾次,對身邊一堆火似的阿蘭是躲也躲不及。

但此刻發現她已經離開了,他心裏反而有些悵然。

看着她睡過的地方,被子和枕頭都留下了她身體的壓痕,把臉湊近,可以聞見她留下的淡淡體香。

不過,悵然是悵然,更多的是自豪,他不得不「感激」自己夜裏沒有做錯事。若是一時激動把阿蘭做點什麼出格的事,這會兒,肯定又是心裏無限的負罪感。

真時忍一時海闊天空啊。

一邊想一邊穿好衣服,這時,陳琛悄聲地走進來了。

她臉上的微笑很神秘,略帶得意,又略帶不解,「小凡,你昨天晚上對阿蘭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啊?什麼都沒做。」張凡一聳肩。

「沒做什麼?為什麼她起床后一直在哭。」

在哭?

肯定是因為我沒有對她做什麼!

「噢,我去看看她。」

「不用了。她一早就去早市買菜了。」

張凡吃過早飯,見阿蘭仍然沒有回家,便告辭離開去林木基地。

春花正在大棚里蒔弄花卉,見張凡來了,便帶他來到一個小暖棚里。

這裏的溫度和濕度控制更嚴格,是專門培養種花繁殖花籽的地方。

裏面放着十幾盆花卉,都是精心挑選過的,個個枝葉繁茂。

「這些,都是我挑出來的好花,是準備拿去參加投標的樣本,你看行不行。」春花問。

張凡伸手撫摸花瓣,不斷地點頭:以這種標本參加投標,再加上局長和林處的照應,應該是能夠中標的。

不過,這花說來說去,除了比別人家的家更水靈更鮮艷,卻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要是能培養出一種別人家沒有的品種,那才能在市場上佔領先機呢。

想着想着,忽然想起了在張家埠摸紅蘋果的神功。

既然小妙手摸蘋果,蘋果能變紅,摸花能不能有點效果?

蘋果和花可都是屬於植物啊!

一邊想一邊用手在花瓣上摸來摸去,摸完花瓣摸花蕊,摸完花蕊摸花莖……上下左右全都摸遍了。

「你在幹啥呀?」春花笑問,「摸什麼摸呀,像個花痴!」

張凡心中泄氣,一聳肩,苦笑道:「春花姐,你說,要是能用手摸一摸,花朵就大、就好看,那有多好。」

春花冷笑一聲,「小凡,你是不是煉功煉走火入魔了?產生幻覺了?聽沒聽見宇宙語呀?」

「不是幻覺,是……」張凡話到嘴邊,把紅蘋果的事給咽回去了。

摸紅蘋果的事,只有張凡和涵花兩人知道,從來沒有向外人泄秘的。

這幾天,張凡東跑西跑,一趟B國一趟濱海市,春花苦苦在這裏等他,弄得她心中頗不是滋味,聯想到張凡在外面肯定有女人陪伴,便有幾分醋意,藉機嘲諷道:「你的手是小神手,摸哪個女的,哪個女的就死心塌地跟你;要麼,你把摸女人的勁頭拿出來,說不準把花兒給摸開了呢。」

「話糙理不糙,」張凡微微笑道。

春花的話,乍聽是賭氣,細細琢磨起來,倒是挺有道理的。

要是真用摸女人的那種心情來摸花,說不上小妙手上的古元真氣真能把花的細胞或基因改變,從而產生奇迹呢!

試試吧!

想到這,張凡閉上眼睛,把手裏的花朵想像成春花,很「深情」地上下左右撫摸了一遍。

花朵沒有發生什麼改變,反倒是被他手上的太「深情」,給揉搓得蔫了。

春花本是說着玩的,沒想到張凡這麼認真,逗得她反而樂了起來:「小凡,省點情意吧,留着給你的那些女人,好讓她們高興高興。」

張凡沒理會她,仍然低頭研究花朵。

研究了一會,忽然腦海中靈光一現,俗話說擒賊先擒王,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攻花先攻芯,花芯嬌嫩,最有靈性。

想到這,以中指慢慢指向牡丹花芯,輕輕一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