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理由是,歷代掌門人選,都是從茅山派現有弟子中篩選出來的,李沖並沒有茅山弟子的身份,所以無法成為掌門。


而聖元子謝乾坤和吳心則表明,既然掌門令已出現,那就要按照茅山派祖師所定規矩,持有掌門令和擁有前代掌門的證明的人,才是名正言順的茅山掌門,否則就是有違祖師之命。

可以說,分出來的兩派各有說辭,誰都不服誰。

不過,說到底聖元子雖為長老,但蔣國志一方,都是擁有實權的存在,一番爭論,他與吳心二人,還是弱了一籌,無奈之下,只能氣的渾身發抖,拂袖而去。

此刻,在茅山的會議大廳內,聚集著支持蔣國志的兩大長老,以及蔣國志本人。

二人的臉色都很憤怒,只有蔣國志嘴角上揚,冷冷的笑著。

刑堂長老馬天明一拍桌子道:「媽的,聖元子就是個混蛋,還不知道那小子的掌門令是真是假,就在這喧賓奪主,真想揍他一頓。」

傳功長老費呂也點頭道:「是啊,掌門令已消失多年,突然出現必有陰謀,可不能聽聖元子瞎說,說不定,是他想當掌門,拿這個當借口罷了。」

「好了,別說這些了。」蔣國志揮了揮手,道:「想要弄清楚掌門令的真假還不容易?天明,你找個時間去市裡查探一下,看看聖元子口中的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如果掌門令是假的,哼,聖元子和吳心,也就別想在茅山待下去了。」

馬天明摸了摸臉,臉上浮現一抹笑意。

他之所以成為刑堂長老,因為他本身的頭腦並不算精明,但修為在整個茅山都是數一數二的,身體防禦極強,加上修鍊了神打之術,更是所向無敵,至少活了四十二年,沒吃過敗仗。

他一聽蔣國志這麼說,頓時來了興趣。

「行啊,我早就想收拾收拾那小子了,看聖元子那老傢伙把他捧的,還說是仙人?我看是狗屁,老子一拳都能將他砸出屎來。」五大三粗的馬天明攥著拳頭道。

蔣國志點頭笑著。

一旁的費呂卻道:「那要查出,掌門令是真的怎麼辦?」

馬天明一愣,也點頭表示疑惑。

蔣國志冷笑道:「如果是真的,有他在,我還能當上掌門么?」

「你的意思是……讓他在這個世界徹底消失?」馬天明驚訝。

蔣國志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呀你,實力強,但腦子卻不如費呂。」

馬天明不解的撓了撓頭,看向身旁的費呂。

費呂笑了笑,道:「只要廢了那小子,讓他無法成為掌門的阻礙即可,我們雖是超然勢力,但在沒必要的情況下,還是不要那麼做。」

馬天明一拍腦門,頓時恍然。

就在這時。

三人同時接到了一條簡訊。

不光如此,幾乎在同一時間,華夏所有勢力,所有宗派、世家、魂組、凡是尋常不為人知的勢力,都收到了這條簡訊。

更甚者,倭國、美利堅國、英國、泰國等,很多強大的勢力組織,也一併收到。

簡訊內容:「李沖,男,華夏人,目前所在城市,新城市,二十二歲,擁有道家至寶,金龍佩,得金龍佩者,可得天下。」

簡單的幾句話,卻讓收到所有信息的勢力組織,瘋狂了。

如果是普通簡訊,他們會將其當成一條騷擾信息處理,但發這條信息的人,卻是有著被稱全世界地下組織尊稱為【教皇】的人。 堡主要羅陽殺十三姨,這事很棘手。

若羅陽做了,並且成功了,那就相當於跟十生宮為敵。

不去做這個任務,堡主又會找麻煩。

結束了通話,只聽莫邪說道:「你還不快去打探使用混沌球的方法?」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給點時間我,不會令你失望的。」

現今堡主已初步相信半皮帶走了水月和鏡花,但還需要半皮親自打個電話給堡主,方為完美。

「半皮先生,你打個電話給堡主,就說你帶走了水月和鏡花。」羅陽吩咐道。

「主人,知道了。」半皮應聲道。

於是半皮取出手機,只見屏幕上顯示果然有堡主打來的來電顯示。

半皮打通了堡主的電話,說道:「我已拿到貨了,很快帶回去給你。」

只聽堡主說道:「明日中午之前帶到我面前!」

只說了兩句,便結束了通話。

羅陽感到十分欣慰。

堡主相信半皮帶走了水月和鏡花,剩下的便是把水月和鏡花安排在哪兒躲一段日子。

骷髏堡的勢力頗大,想要找個安全的地方都不容易。

反正是不能再留水月和鏡花在宏運大隊了。

把她倆送進大山裡面,不知她們能不能熬得住清苦。

在山裡沒有網路,沒有娛樂,可能水月和鏡花會感到很無聊,但那能救她們的命。

這還需要她們談一談才知結果。

半皮又還沒有處理,羅陽只得先抽一支香煙來清醒清醒頭腦。

吐了一口煙氣,羅陽快速轉著腦筋,尋找最合理的辦法來解決眼前的問題。

殺半皮,那不用再考慮半皮會不會報仇。

可是這樣也不見得是最好的做法,畢竟沒有留後路。

骷髏堡若尋仇,羅陽就沒有辦法制止。

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先把半皮捉進《神農經》山水畫里比較好。

即使現今還沒有想好怎樣處理半皮,日後再慢慢收拾他也不遲。

念頭一動,便把半皮弄進了山水畫里。

遲早還得讓半皮清醒過來,羅陽便給他吃了一杯神奇潭水。

半皮怔了好半晌,顯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會來到一個天那麼藍,水那麼清,樹那麼綠的陌生環境。

先前明明跟羅陽是在下半夜的郊外談事情,現今卻成了風和日麗的時刻。

「這是怎麼回事?」半皮驚愕道。

「半皮先生,這是我的空間。」羅陽說道。

皺了皺眉頭,頭皮或許還沒有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不過半皮清楚這一切都是羅陽做的手腳。

「找死!」

話音未了,半皮已揮掌拍向羅陽。

在《神農經》山水畫里,這是羅陽的地盤。

當半皮的右掌拍過來時,羅陽並沒有閃躲。

半皮打中了羅陽的身體,卻跟打在輕煙一樣,手掌從羅陽的身體穿過去。

再看羅陽的表情,卻是微笑著。

半皮大驚道:「你!你!你!……」

此時羅陽打了個響指,魂獸立在他左邊,血煞子立在他右邊。

只是血煞子是被困在混沌球裡面而已。

半皮瞪大了眼睛,雖只有一隻眼,但也可以看出他萬分震驚。

「這是堡主的混沌球,裡面的是血煞子?」半皮顫聲問。

「算你聰明。現在你知道我是什麼來頭了吧?殺你,比踏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只是念你是一條生命,不忍殺你。」羅陽冷道。

結果令羅陽很滿意,半皮兩腳一軟,跪了下去。

「仙人,請收我為徒。」半皮頂禮膜拜。

「起來吧。你根基不錯,但還要觀察一段時間。到時再決定收不收你為徒。想學長生不老,那你得拿出誠心。」羅陽說道。

半皮一迭聲說很有誠心。

靈光一轉,羅陽說道:「我有好生之德,你不要再想著殺水月和鏡花了。」

半皮雙手合十道:「師父,我不敢再有那種念頭了。」

都叫師父了,羅陽只得說道:「你現在算是我的准徒弟。」

半皮又跪下再拜。

「起來說話。」羅陽說道。

待半皮站起了,羅陽才說重點。

「堡主要是問起水月和鏡花的事,你有沒有辦法瞞過去?」羅陽問。

「師父,這事包在我身上。」半皮說道。

見他很老實的樣子,羅陽覺得他不是說謊。

此時算是鎮住了半皮,只是放他出去了,他會不會又表示懷疑,則是個未知數。

羅陽說道:「這塊洞天福地,是我開發出來的。以後你可以經常進來。不過你得先積累一些功德。」

半皮說道:「師父,求指點修鍊。」

一面說,又跪下再拜。

羅陽說道:「跟你同為殺手的雙影與無骨,也是殺孽太重。你嘗試去度化他倆,如果能成功,你就有功德了。如果不成功,可以再去度化別人。你有仙根,這一點很重要。」

聽了羅陽的話,半皮大喜。

「謝謝師父指點。」

「遇到有緣人,則可度化,要看那人還有沒有善心。」

「知道了,師父。」

說到這兒,羅陽已比較放心了。

念頭又一動,便把半皮帶到了郊區。

半皮驚愕道:「師父,剛才那個空間在哪兒?」

羅陽說道:「在我的心間。」

聊了兩句,羅陽讓半皮去幹活。

「第一,你先去處理好水月和鏡花的事。讓堡主不要再為難她倆了。」羅陽叮囑道。

「師父,知道了。」半皮點頭道。

現今做了仁慈的主,日後可能依然要打打殺殺。

羅陽便說道:「半皮,度化人,講究的是緣分。若那人太惡無可度化,也有可能要殺掉,這樣也是造福人間。」

半皮說道:「還請師父多指教。」

一時之間又講不了那麼多。

「第二件,你就找機會度化度化雙影與無骨。能度化就度化,不能就算了。」羅陽說道。

「師父,我會努力度化他倆。」半皮說道。

「去吧。」

羅陽揮了揮手,半皮又跪下拜了九拜,才辭別而去。

事情的結果還不算壞,羅陽心情不錯。

只是聽血煞子又開口要求去找幹將,這讓羅陽腦袋大了一圈。

「你現在去找十三姨!」莫邪要求道。

「莫邪小姐,我知道怎樣做,你不要催我。你一催我,我就感到頭暈。」羅陽說道。

反正現今是不能去向十生宮要血煞子,除非學會了飛劍劍術。

「不行!你明日就得去問十三姨!」

莫邪態度很強硬。 他們只知道教皇是華夏人,極為神秘,沒人知道此人到底是誰,但他們知道,只要是教皇發的信息,必然是準確無誤的。

此時。

美國最強大的雇傭兵團,號稱血手雇傭兵團,聚集在一間別墅內。

他們雖然只有十二名雇傭兵,卻是從世界各地聚集的最高端的人才,理查德.皮特是眾人的首領,美國人,身高兩米,壯如猛牛,曾徒手殺熊,接過的任務,無一失敗,實力強橫。

只見他看完簡訊后,道:「親愛的夥伴們,教皇發出了信息,我們已經好久沒活動了,這一次,就讓那些華夏豬……噢,抱歉,忘記森你也是華夏人了。」

森,也是雇傭兵中的一員,華夏人,曾是華夏一神秘特戰組織的一員,由於一些事情,退出組織,加入了血手雇傭兵團,其暗殺手段,如鬼魅一般,令人防不勝防,即便是理查德.皮特,也對他也很忌憚。

「下個月一號,我們就出發,前往那神秘華夏。」理查德.皮特咧嘴笑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