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現在還在欺負媽咪,捂著媽咪的嘴不讓媽咪說話,實在是太過份了!


木小寶怒氣沖沖爬起身,「負心紀,你再敢欺負我媽咪,我就咔嚓你。」

木小寶怒氣沖沖的聲音響起,直接將沉醉在男人溫柔寵溺中的木兮嚇醒回到現實中,在木兮眼眸微睜的時候,腦子裡回想著,剛剛自己是不是舒服到沒有推開他,而且還有些享受?

很是難堪的木兮乾脆裝睡。

感覺到木兮被嚇到顫抖一下,紀澌鈞眉心微微皺起很是不滿。

這個臭小子!

很是不情願離開她被自己吻腫的唇瓣,拉起被子蓋在她身上。

紀澌鈞還沒起身,身後的人就迫不及待爬上床,拉著他的胳膊算賬,「老紀,你又欺負我媽咪是不是!」

紀澌鈞從床上起身,說話的語氣特別平靜,「我合法行使丈夫權力,你告遍全球,我也是合法的。」

「你你你你……」木小寶氣到結巴,上下牙齒來回碰撞咯咯響。

「噓,別吵到你媽咪,一邊睡覺去。」

紀澌鈞此時的樣子在木小寶面前就是特別拽,氣的木小寶差點暴走,看樣子媽咪是真的睡著了,如果不是媽咪睡著了,不想吵醒媽咪,他絕對會用拳頭狠狠重擊老紀這張臭臉。

木小寶對著紀澌鈞豎起胳膊,左手搭在右胳膊內肘,「算你好運,下回小心你的臉!」,用力冷哼一聲就爬下床。

「嗯,回自己的床上睡覺去。」

通過撂狠話,覺得自己扳回一層勝算的木小寶,聽到紀澌鈞這話,直接氣炸了。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爬回床上后,木小寶揪過床上那個比自己大很多很多的小鹿兩個小拳頭來回出擊,「你這個負心漢,一把年紀還敢學人家泡妞,不要臉……」

這個臭小子,罵不要臉的時候眼神還飄到他這邊來,這不是明目張胆是什麼?紀澌鈞看了眼木兮后,提步走向木小寶,還沒坐下,原本背對著他狂扁數拳出氣的木小寶突然回頭看著他,「坐哪么過來幹什麼,二叔!」

紀澌鈞遞了眼木小寶跟前的小鹿,還沒說完,就看到木小寶抱著那隻小鹿,一臉傲嬌特別炫耀來了句:「看什麼看,沒看過限量版小鹿嗎?這可是我深爸爸特地買給我的。」

「噢,是嗎?」紀澌鈞唇瓣微微撅起,輕輕點了點頭,很照顧木小寶的自尊完全沒有揭穿。

「當然是咯。」木小寶伸手摸著小鹿的五官開始介紹道:「你摸摸這手感,這裁剪,這設計,OMG簡直就是用心製作,限量版你知道嗎,就是限量發售,我深爸爸可愛我了,知道我喜歡,馬上就讓人買給我,他對我的疼愛,是一般人無法比的。」

紀澌鈞快忍不住要笑了,強忍笑意,繼續誇,「是嗎,原來你還有和植物人通話的本事,看來是科技太發達,我沒跟上步伐。」

瞬間尷尬的木小寶,嘟起的嘴巴微微張開,已經能看到兩排小牙齒,唇瓣顫抖幾下,重新編了一個借口,「你懂什麼,這是李叔叔給我買的,李叔叔說,他會替深爸爸照顧我,所以李叔叔的照顧就是深爸爸的照顧,你懂不啦。」冷哼一聲:「剖通發辣么爛,就唔謀同我說話,還敢黑腹我媽咪!」當著紀澌鈞的面一臉寶貝擦拭眼前的小鹿。

這小子,說話速度一塊,就帶著一口「景式普通話」實在是讓人聽到都笑到肚子疼,紀澌鈞實在是不忍心打擊這小子,可他也不想讓這小子誤會什麼,咳嗽一聲:「我是不懂那些,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這個小鹿,是你媽咪的。」

「什麼,是我媽咪的,這是深爸爸買給我……」話沒說完,木小寶就反應過來,老紀這話該不會是指……

紀澌鈞一隻手抓過那隻大的,單手拿過後,另外一隻手拿起床上那隻小的可憐的小鹿塞進木小寶懷裡,「這才是你的,我大哥是小氣了點,沒關係,我跟你媽咪結婚了,以後我就是你爹地,下回想要什麼樣的玩偶,爹地都給你買最大的限量版款。」

滿臉尷尬的木小寶看到紀澌鈞唇角帶笑的樣子,氣到臉都僵了,想起自己剛剛一本正經在說那些話,老紀還那麼配合的樣子,木小寶就恨不得挖個小洞洞把自己埋起來。

老紀肯定是在背後笑話他了。

嗚嗚嗚……

想要替媽咪討回公道不成,還被老紀看笑話了。

惱羞成怒的木小寶把自己丟在床上,裹著被子裝睡,「我要睡覺了,你別打擾我們。」

此時閉著眼裝睡的木兮,聽到紀澌鈞和木小寶的對話,得知那個小鹿居然是買給自己的,發麻的唇瓣麻痹了她那顆傷痕纍纍的心,讓她不自覺泛起了一絲絲的甜蜜。 路南有點納悶。

方平衍什麼時候,對給蘇北整容,變得這麼積極了。

路南看了方平衍一眼,他敢肯定,這個貨,肯定沒安好心!

只不過,蘇北的術后恢復,趨於穩定,這的確值得高興。

"這件事,我一會問,你可以走了!"路南說完,就下了逐客令。

蘇北在病床上,微微笑了笑。

她臉上的傷口比較深,所以,臉上現在還纏著紗布。

看著方平衍離開,蘇北看著路南。

"方醫生也就是關心的問一問,你幹嘛態度這麼差呢!"蘇北沒好氣的笑著說。

路南溫柔的看著她。

"這傢伙以前都是不管這些事的,哪怕跟我有關,我總覺得,他目的不純!"路南笑著說道。

蘇北無奈的搖搖頭。

"是你的好哥們,能有什麼目的!"蘇北說。

"那可就說不準了,算了,北北,你別多想了,好好休息,讓傷口趕緊恢復才是!"路南笑著說道。

蘇北點點頭。

"對了,北北,臉上的傷,你是怎麼打算的?"路南問。

蘇北看了路南一眼。

"方醫生不是都跟你說了好多遍了嗎?他請醫生幫我看看,我相信他介紹的醫生,順便看看,能不能微調一下,現在這個樣子,我總覺得怪怪的!"蘇北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

婚然心動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路南剛說完,蘇寒和蘇凜兩個小傢伙,就跑過來了。

他們生怕媽咪在醫院孤單,所以每天都過來,陪蘇北說話。

路南每次,都幽怨的在一旁看著。

看見兩個小傢伙又來了。

路南的額頭,忍不住跳了跳。

兒子沒眼色,不給自家爹地爭取福利,還一味的搞破壞,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這次的相認,實屬不易。

兩個小傢伙,是越來越粘著蘇北了。

蘇北只要看到他們兩個,就能想到顧紫蘇。

可是,她又不敢告訴路南。

讓路南去要孩子,顧念城肯定不會給,到時候,兩個人之間會鬧成什麼樣子,還不知道呢!

所以,蘇北只能在醫院裡干著急。

顧念城能讓自己和蘇暖交換身份,那他現在,肯定不是自己剛認識的那個顧念城了。

蘇北真的不敢讓孩子,繼續留在顧家。

她和兩個寶貝,聊了一會天。

路南有點看不下去了。

"寶貝,你們趕緊出去玩,你媽咪累了,記得讓你姑姑帶著你們,千萬別亂走亂跑,讓你媽咪睡一會!"路南說道。

路西西從那邊,跟著路南來醫院后,就一直住在路南市中心公寓那邊,照顧兩個孩子。

路南也清楚,一年多沒回家,她一個人回家,怕是沒有勇氣。

等蘇北好了之後,他便陪著路西西一起回去。

現在,她剛好也能幫著照看孩子。

經過這次的事情,他再也不敢掉以輕心了。

兩個寶貝雖然是天才兒童,可是,他們的力量,畢竟是個小孩子。

自己絕對不能跟以前一樣了。

兩個小傢伙看著蘇北,好像真的累了。

他們馬上不敢胡鬧了。

"那媽咪,你好好休息,我跟哥哥先走了!"蘇凜乖巧的說道。

看著兒子一板一眼的書獃子模樣,蘇北笑眯眯的點點頭。

等到兩個兒子離開。

蘇北這才看著路南。

"剛才我是故意支走寶貝們的!"蘇北說。

路南皺眉。

"為什麼?是不是他們太吵了?"路南說。

蘇北搖搖頭。

"不是,我想問你一件事!"蘇北看著路南說道。

路南一聽蘇北的話,心馬上就提起來了。

"你說!"他木木的說道,他心裡很清楚,有些事情,是躲不過的。

"路南,給我捐贈心臟的那個人,究竟是誰啊,你不是說,以後會告訴我的嗎?"蘇北皺著眉頭問道。

路南的臉色,瞬間變得有點陰沉。

他本來以為,自己能說出來。

可是,他慢慢的才發現,或許,蘇北不知道,自己身體里的心臟,是誰的,這樣更好。

"你別亂想了,我的確這樣說過,但是,我也不太清楚對方的信息,我以為,自己問問醫院,他們就能告訴我,結果,醫院說,對方不願意見你,因為見到你,他們會想起自己失去的親人,所以……北北,你懂得,不是我不願意,這件事情,就此打住吧,畢竟,你如果出現的話,就等於在他們傷口上撒鹽,你懂嗎?"路南看著蘇北,認真的在說謊。

他希望蘇北能因為他的話,放棄去找那個,為她捐獻心臟的人。

蘇北做完手術那晚,他跟蘇雲天說過了,這件事情,要對蘇北保密。

他愛蘇北,不願意讓她難過,自責。

雖然蘇暖作惡多端,可是,最終,她也算是拿一顆心臟,抵了!

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吧!

蘇北看著路南的臉,最終,她只能點點頭。

"那好吧,我不問了!但是路南,你得告訴我,我現在還有多久,能出院?"蘇北問。

軍婚也有愛 路南皺眉。

"你才做完手術多久啊,方平衍說了,你這樣的情況,至少也得一個月,多則兩個月,就算出院,以後也要回來不定期檢查,一年後,發現心臟和身體,沒有相互排斥,那就算是真的好了!"路南說道。

蘇北的小臉,有點苦巴巴的。

"可是路南,我想出去一趟!"蘇北說。

"出去幹什麼,有什麼事情,你告訴我,我幫你去辦!"路南說。

蘇北猶豫的看著路南。

到底要不要告訴他,他還有一個女兒,在顧念城手裡呢。

他怕路南知道,會發瘋。

畢竟,在他的心裡,顧念城怕早就是一個瘋子了吧。

可是,她心裡何嘗不是這樣想呢!

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更加覺得,小丫頭危險。

蘇北想了半天。

自己出院時間,還要這麼久,路南肯定不會讓自己出去的。

既然這樣,那就索性告訴路南,讓他去解決吧!

想到這裡,蘇北直直的看向路南。

"路南,我現在要是告訴你,我們還有一個孩子……你會生氣,我沒有早早告訴你嗎?"蘇北說。

路南聽到蘇北的話,瞬間僵硬的站在原地。

他獃獃的看著蘇北,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倒流。

"北北,你在說什麼?你的意思是……那個小丫頭!"路南幾乎是瞬間,就想到在飛機上,那個尿了他一褲子,對著他笑的小丫頭。

那麼小,抱在懷裡,有一種心要融化的感覺。

蘇北看著路南反應這麼大,她有點害怕。

萬一路南去跟顧念城拚命,那可怎麼辦!

只不過,既然已經說了,索性就說完吧!

讓他趕緊把小丫頭找回來,不然的話,自己真的會憂心死的!

"路南,你可能不知道吧,我當年掉水的時候,其實已經懷孕兩個月了,紫蘇是我八個月後生下的,顧念城說,紫蘇是我們的孩子,我信了,因為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他當時對我又那麼無微不至,直到我想起所有的事情,我才明白,原來,那個小丫頭,她本不該姓顧的!"蘇北緩緩的說道。

路南看著蘇北,一句話都說不上來。

那麼小,那麼可愛的孩子,竟然是他們的親生骨肉。

是他混蛋,如果他當時不跟蘇北鬧彆扭,沒有不相信蘇北。

孩子肯定會在他們兩個人的呵護下出生的。

"北北,是我對不起你,不是我,你跟孩子,也不會跟顧念城相處這麼久,是我不好!"路南又開心,又自責。

蘇北沒好氣的看著他。

"好了,你也別這樣說了,當年顧念城心思縝密,設了局中局,離間我們,最後徹底拆散我們,就算我們能套的了一次,也未必能逃得過第二次,也怪我,當時太相信他,現在,我只想讓孩子,趕緊回到我身邊,紫蘇在顧念城身邊,我心裡七上八下的,很不安心!"蘇北說。

路南看著蘇北。

"北北,你放心,我現在就去接我們的女兒,我不會讓顧念城得逞的,我會用最快的時間,將女兒接回來,你好好在這裡等我!"路南堅定說道。

蘇北點點頭。

"路南,無論如何,千萬不要跟顧念城起正面衝突,先帶紫蘇出來要緊,不然我怕顧念城,會對紫蘇不利!"蘇北說。

路南走過去,輕輕抱了抱她。

"北北,你放心,等我回來!女兒一定會安然無恙。"路南附身,在蘇北耳邊,跌還是能說道。

路南一走,蘇北的心,就開始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路南究竟會用什麼辦法。

她的確害怕路南的辦法,過於激烈,會激怒顧念城。

可是,她卻是真的等不及了。

路南離開醫院之後,他給雲帆打了一通電話。

隨後,他便開車,向著顧念城的別墅而去。

路南剛到,就看見雲帆也到了。

雲帆下車,笑著向路南跑過來。

"總裁,都準備妥當了!"雲帆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