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現在解釋還來得及嗎?顧安楠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蟑螂一樣。


「你……你不要誤會,我,我就是想要拿鞭子嚇嚇你。」

唐茗從裡面拽出一條鞭子,這個看上去總沒有那麼旖旎吧。

「你這個變態,你倒是抽啊,小爺要是眨眨眼睛就管你叫爸爸。」顧安楠脾氣也上來了。

這威脅比解釋更糟糕,顧安楠肯定恨死他了。

唐茗一個頭兩個大,顧錦這回可真是害死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兩人待在一起的時間久了,顧錦現在的做事風格和司厲霆一模一樣。

她的目的是讓自己霸王硬上弓,可面對顧安楠,他怎麼能下手。

唐茗關上了箱子,「咳咳,這就是個誤會。」

「誤會?我誤會你奶奶,我都看見了,你這色魔,不要臉。」

「女孩子不能說髒話,這樣不太文明。」唐茗一本正經的糾正。

「我就說,爺就這個性格,怎麼的,不服氣你就用你鞭子抽我啊。」顧安楠得理不饒人。

「這個東西不是我的。」唐茗真不想被顧安楠誤會。

「呵呵,不是你難道是我的?我看你這個人不僅是個瞎子,而且還是個臭流氓,想趁人之危啊?」

「我要是想趁人之危,那一晚我就動手了,我至於連碰都沒有碰你?」

顧安楠更加生氣,「看來你不僅流氓,還是個陰險的小人,那天你沒有拿道具就不想動我,今天買了道具,你是不是就打算大顯身手。」

唐茗這下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這個是你姐姐給我的,她想讓我問出你的來歷。」

「呸,臭不要臉,居然想推給那個蠢女人,她幹嘛這麼做?

不要狡辯了,你就承認吧,你就是一個心理骯髒的卑鄙小人,滿腦子都想的齷蹉的事情……」

顧安楠罵人的詞是一套一套的,小嘴叭叭不停。

「說了我不是。」

「你就……唔……」

顧安楠還想要繼續罵,嘴被唐茗給堵住。

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沒想到那溫文儒雅的男人竟然真的會這麼對她。

「現在你該冷靜一點了吧?我說了我不是。」

一般的女人都會變乖了,哪知道顧安楠更加暴躁,「我冷靜你奶奶地腿兒!你居然敢親老子,老子跳起來打死你。」

「為什麼要跳起來?」唐茗的注意點很奇怪。

「廢話,那還不是因為你比我高。」顧安楠還真的解釋了一句,「你鬆開我,你看我不打死你。」

兩人爭吵的言語就像是小學生吵架,要是旁邊有人聽到一定會樂得哈哈大笑。

「好了,別鬧了,你乖乖的告訴我你來自哪裡?你爸爸媽媽呢?」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算老幾?」

唐茗拍了拍她的頭,「我不算老幾,我只是一個工具人,你姐姐想知道。」

「她想知道我就要說么?再說我才沒有姐姐,死流氓快鬆開我。」

「不說是么?那我就吻到你說為止。」

這一招對顧錦是很有用的,顧安楠聽了不但沒有害怕,反倒是擺出一副要和唐茗干架的架勢。

要不是她手腳都被綁著,肯定這會兒就在捲袖子了。

「好啊,那就來啊,我要是怕你就是你孫子,反正我也不吃虧,就當是玩了一隻鴨。」

這樣的顧安楠唐茗實在沒有辦法吻下去。

這世上的人分很多種類,有的人你強她就弱,顯然顧安楠是第二種,你強她比你更強。

「愣著幹嘛,你不是要威脅我嗎?」

唐茗嘆了口氣,送來的不是人質,而是大爺。

「餓了么?」他突然問道。

「我晚飯都沒吃,肯定餓了。」

「想吃什麼?」

「吃你奶奶地腿兒。」

唐茗又拍了拍她的腦袋,「好好說話。」

「那就蛋炒飯吧。」

顧安楠這麼刁鑽古怪的人,本以為她會提出吃其它什麼昂貴的東西,哪知道她要吃的是蛋炒飯。

「不吃其它的了?」

「不要,你有這麼好心?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要在裡面下藥迷暈我?

我警告你不要做這樣下三濫的事情,否則我解開了繩子一定弄死你,我手段很殘忍的,喂喂,你去哪……」

唐茗耳朵都要被她給說炸了,這個小話嘮。

「去給你叫蛋炒飯。」

「你先給我鬆綁啊混蛋。」

「不松。」唐茗頭也不回的離開。

顧安楠嘀嘀咕咕說了一句,「打個電話叫不就行了,還特地跑一趟,真是個傻子。」

她的視線落到旁邊的箱子上,剛剛她掃了一眼,裡面應該是有利刃的。

「哼,想要綁住我,做你的春秋大夢去!」 只是這話一下子說出了口之後,她才猛然發覺氣氛有些古怪。

不,是十分古怪。

這種詭異的感覺,甚至讓她那原本準備好的『苛刻』二字,都給活生生地咽了下去。

花虞小心翼翼地抬起了眼皮,掃了褚凌宸一眼。

卻見他坐在了龍床之上,微眯著眼睛,好整以暇地盯著她瞧著。

那面色……

她皺了皺眉頭,看起來有些奇怪,可又不像是生氣。

反而透著一股極度危險的味道。

她不安地縮了一下身子。

總覺得這樣的褚凌宸,變得更加的可怕了!

「說呀,怎麼不說了?」瞧著她一下子止住了話頭,褚凌宸還無比好性子的問了一句。

當然,要是他的表情沒有那麼的危險就好了!

「奴、奴才……」花虞被他這麼盯著,頗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磕磕巴巴地,也沒吐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起來吧。」沒想到,褚凌宸的態度確實緩和了下來,甚至還無比好說話地,讓她站起來。

花虞怔愣了一瞬,可瞧著褚凌宸也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她想到自己今天已經做了許多十惡不赦的事情了。

眼下再不聽話,那就是真的跟褚凌宸對著干。

便頓了一瞬,聽話地站了身來。

「過來。」這些個小事之上,她一慣都很聽話,他眼中劃過了一抹深意,顯得整個人更加的高深莫測。

抬手對花虞勾了勾,那一張俊臉瞧著邪肆非常。

在宸心殿的燈光交映之下,顯得魅惑非常。

花虞瞧著,腦子都有些發暈。

人人都說美色誤人,眼下看來確實如此,且不僅僅是女子的絕色,這男人太好看了,殺傷力也實在是大!

尤其褚凌宸那鳳眼微勾……

只怕是讓後宮的女人們看了,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花虞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冷靜點!

再好看不也是個變態!

好看的變態就更加變態了知道嗎?!

她回過了神來,一步一挪地,往褚凌宸的身邊走了去。

因著褚凌宸那一張過於好看的臉,她實在是不敢直接對視,便有些眼神遊移,完全沒有發現,男人眼底深處,那恐怖的慾望!

「皇上。」花虞理解的靠近,就是走近一點罷了。

離褚凌宸坐著的地方,差不多還有一丈遠。

褚凌宸眼眸深邃了一下,面上卻不動聲色,只道:

「你不是要替那施若雲說話嗎?湊近些說。」

花虞……

這替別人說話,和說話時站著的位置有什麼關係?

「站那麼遠,朕聽不到!」褚凌宸掃了她一眼,就能夠清楚她心中的想法,他勾了勾唇,輕聲說道。

「也沒有絲毫的誠意!」

這話聽起來倒還像是那麼一回事。

花虞暗暗地撇了撇嘴,總覺得褚凌宸是在刁難她。

畢竟在朝堂之上時,那站得最遠的官員說話,他也是聽得到的。

芸檀傳 到了她這裡,都這麼近了,還聽不到?

「你若是想說些什麼,便來朕跟前說,若是無話可說,便退下吧!」褚凌宸瞧著她沒什麼動作,頓時冷下了面龐,扔出了這麼一番話。

「別呀皇上!」花虞忙抬頭,嬉皮笑臉地沖著他笑著。 當唐茗端著蛋炒飯進來,顧安楠並沒有在房間,旁邊的繩索已經被弄斷了,她已經走了嗎?

剛這麼想著,後腦勺抵著一個硬物,身後傳來顧安楠的聲音,「舉起手來。」

「我端著飯。」唐茗無奈。

顧安楠從他手裡接過蛋炒飯,香味入鼻,「還挺香的。」

傳奇操盤手 「那是當然。」唐茗一臉自豪。

「自豪什麼呢?又不是你炒的。」顧安楠翻了一個白眼。

分期付款限量愛 唐茗則是一臉淡定,「是我親手給你炒的。」

這幾年他的胃不好,醫生吩咐要按時吃飯,蛋炒飯方便又簡單,他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沒事就做蛋炒飯,現在已經炒出了心得。

「你就吹吧,瞧你這小白臉還會做飯?」顧安楠一臉嫌棄。

唐茗只是會做蛋炒飯而已,她這麼一說唐茗立馬道:「當然,除了蛋炒飯你還喜歡吃什麼我給你做。」

「我想吃什麼找廚子就行了,需要你嗎?」

她看那蛋炒飯實在誘人,不由自主往嘴裡塞了一勺,「味道是挺不錯的。」

「喜歡就多吃點,你不是餓了么?」

「給我蹲下,誰讓你起來的!你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顧安楠威脅道。

唐茗只得蹲下身,顧安楠吃著蛋炒飯越吃越上癮,有時候越簡單的東西反而味道越好。

我真的成過仙 「好吃我以後再給你做。」唐茗在一旁道。

顧安楠一臉傲嬌,「哼,誰要再吃了,我就算是從這跳下去也不會再吃你做的蛋炒飯。」

「不吃就不吃,至於說這樣的話?」

顧安楠哼哼了幾聲吃完蛋炒飯美美的伸了個懶腰,「吃飽了,我也該來陪你玩了,這些刑具是打算用在我身上的?」

她一腳踢開了箱子,露出裡面的各種玩具,「你說我們先是小皮鞭還是蠟燭?」

唐茗微微一笑,「你喜歡就好。」

顧安楠一把拽住他的衣領,「不是我喜歡,而是你喜歡,還笑,你信不信我用這針扎死你。」

「你喜歡就好。」唐茗依然這麼回答。

「該死的,不要對我這麼笑。」

「好,我不笑。」唐茗卻一把將她拉回懷中,「這樣的玩具槍也想威脅我?」

「你放開我,不然我咬死你。」

唐茗扯開衣領,「咬吧。」

男神說他很愛你 「你別以為我不敢。」顧安楠對著他的胸口就咬了下去,唐茗連哼都沒哼一聲。

顧安楠眨巴著雙眼,「不疼嗎?」

「你咬的就不疼。」唐茗抱著她躺到床上,「也折騰夠了,睡吧。」

「我幹嘛要跟你睡?」

「你上次不是說抱著我很好睡嗎?」唐茗撫著她的髮絲,「我陪你,放心,我什麼都不會做。」

顧安楠在他懷裡掙扎了幾下就昏昏欲睡,這男人的懷抱當真是有魔力似的,她一抱就困。

唐茗看著懷裡已經睡著的顧安楠,就像是小孩子一樣乾淨無暇。

第二天一早,等他再醒過來的時候顧安楠已經不知所蹤,他一洗臉發現自己滿臉都是顧安楠畫的小烏龜,這女人……

顧錦說他不該白白將顧安楠放走,殊不知唐茗早就在顧安楠的手機殼裡放了定位器。

她的運動軌跡他一目了然,事實上顧安楠的運動軌跡也很簡單,那就是一直跟蹤著顧錦。

正如一開始她跟蹤顧南滄一樣,她偷偷摸摸的跟在顧錦和司厲霆後面。

眼看著她們去了迪斯尼,顧安楠喃喃自語:「都多大的人了還去這種地方,真幼稚。」

嘴上這麼說著,身體倒是很誠實的一起跟了進去。

顧錦假裝沒看到她,任由著她跟著。

她們坐過山車,旁邊的小姑娘說著好可怕,她冷哼一聲,「這有什麼可怕的。」

幾分鐘以後,顧安楠臉色蒼白,捂著心口顫著腿下來。

顧錦和司厲霆精神奕奕,顧安楠都快嚇死了。

那兩人又去了海盜船,顧安楠壓低自己的帽檐,顫著腿又爬上了海盜船。

顧安楠就坐在顧錦背後,她鬼鬼祟祟的期待著顧錦發出恐懼的聲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