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現在的天氣總是變化無常的,一場大雨下來,山中已恢復了往日的生機,整個軒轅家也顯得勃勃生機。


至於那軒轅家的親人們,原來軒轅劍根本就沒傷害任何一個親人,反而都是伺候地很好。

軒轅劍的葬禮也很是隆重,軒轅劍上上下下都參加了軒轅劍的葬禮,至於其餘幾大家,軒轅明則是告訴軒轅峯不讓他們來,因爲軒轅明想盡量低調地完成。

他不想讓軒轅峯的母親知道軒轅劍死亡的消息,所以,到後來整個葬禮進行地很低調,沒有外來人,只有軒轅家的人。

靈堂中只有軒轅峯和軒轅明還有木楊靜萍……


暴政也在同一天下葬了,他的墓和軒轅劍的墓是挨着的,軒轅峯將暴政也視爲自己的親人。

終於,一切步入正軌,軒轅峯經過這次的教訓也加強了對手下的管理。

包括之前軒轅家族在外面的企業,也都恢復了運營。

整個軒轅家的元氣正在逐漸地恢復,之間其他幾大家的人都沒有趁機進攻軒轅家。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天。

老天派我收人頭 ,四大院的正中間。

這裏現在坐滿了人。

都是軒轅家的親戚們。

有軒轅峯的姑姑……姑父……大伯……反正就是坐滿了人。

正中間的兩把椅子上,一個坐着軒轅峯,一個坐着軒轅明。

“老爸,你真的現在就要走嗎?你走這麼早幹什麼?這纔不到十天啊。”

軒轅峯看着軒轅明說道,一臉的失落。

“呵呵”軒轅明笑了一下,看着軒轅峯,“是時候了,本來我覺得這一切步入正軌最少也得十幾天,沒想到你不到十天就把這一切給解決完了,那麼我也是時候該走了。”

“老爸!你……我…我們才相見多少天啊,這一轉眼您就走了。”

軒轅峯一臉的不捨得。

“而且,而且老爸,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其他幾大家就是忌憚您的力量,所以他們纔不敢來的啊!這您要是走了,他們來進攻怎麼辦!”

“峯兒,你就不必勸我了,難道你以爲我是那麼好騙的嘛,那幾大家也就申家張家安家,他們這三家都是不可能來進攻你的,原因是什麼,你還不知道嗎?”

軒轅明笑着說道。

軒轅峯也是臉色一尷尬,他還以爲自己老爸不知道申大龍他們的事呢,“可是,可是還有歐陽家啊!”

提起這個,軒轅明倒是臉色一凝,“歐陽家的話,據我估計,他這段時間應該是不會輕易來了,之前他不是被鄒忌打成重傷了嘛,而且他也知道其餘四大家都是我們的盟友纔對,我想他不會做傻事的。”

軒轅峯還是皺着眉頭,一臉希望地看着軒轅明,“就算,就算是這樣,那您就不能在多留幾天嗎?”

軒轅明也看着軒轅峯,這時,軒轅明嘆了口氣,“峯兒,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母親她自己還等着我呢,雖然我不擔心她有什麼危險,但是我怕她一個人孤單啊,而且,她現在也在等着我告訴她你的這件事情。”

軒轅峯臉色一沉,他知道自己父親又想到了軒轅劍,他還要見到自己母親後騙她軒轅劍沒死。

軒轅峯一想到自己的母親,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好!那老爸你趕快回去吧!一定要好好地照顧我老媽!另外,你們也得注意身體啊!”

“你小子,一提你老媽你就讓我走了。”

軒轅明笑着說道。

“嘿嘿”軒轅峯也笑了笑。

“好了!那我現在就走了!各位,我在這裏拜託你們照顧好峯兒了,他是你們的小輩,請照顧好他了!我就先一步離開了!大家都不要送我了!”


說完,軒轅明一揮手,雙手背後,不等衆人說話,朝着門外邊走了過去………… 看着軒轅明離開了,衆人都沒有追上去,只是注視這軒轅明的身影……

良久……軒轅明早已離開很長時間了,可是軒轅峯依舊是雙眼眯着,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想着什麼。

一會,軒轅峯說話了,“在鄒忌他們養傷的這段期間中,嗯……應該就是一個月的時間吧,準備一場面向全國的武術大賽,由我們軒轅家來主持。”

這話一出,衆人都迷惑了。

軒轅峯旁邊的劉叔也一一臉的迷惑。

劉叔的傷還是比較輕的,所以也好得很快。

而且軒轅峯還任命劉叔爲新一任的劉管家了。

“家主,這是什麼用意呢?現在我們家族這種情況,抽出一大筆資金來辦這個事,有點力不從心啊。”

軒轅峯看着劉管家,“我們現在就是要這樣才行,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們現在的武者太少了,也就幾千人而已,我這次舉辦這個比武大賽,就是想要招攬全天下愛好武術的人來進入我們軒轅家,這樣,我們家才能添加新的血液。”

“可是……可是錢……”

“劉叔,錢不是問題,現在我相信這筆錢我們家還是拿得出啦,只要這次武術大賽舉辦得成功,那麼我們家族肯定恢復如初!不要在乎現在的這點小錢,捨不得現在的錢,就沒有軒轅家的前途,我已經決定了!就這麼辦了!”

看着軒轅峯堅定的神色,劉管家還是一臉的糾結,“家主,你真的想好了嗎?這樣的話,那我們現在的企業就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啊!”

軒轅峯眉頭一皺,緊跟着站起身來,“就這麼決定了,一個月!比武大賽就一個月的時間,我相信一個月之內絕對可以回本!這次比賽就採取全天下的習武者來挑戰我們軒轅家的弟子!挑戰一個就有獎金!挑戰兩個有更多的獎金!這樣,我才能向世人展現我軒轅家的大度!”

說完,軒轅峯也是雙手一背,毅然決然地朝着門外走去。

劉管家依舊是一臉的糾結,可是家主的命令他又不得不聽。

這時,軒轅峯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轉過頭來,“從現在開始就着手準備這件事吧,而且,我還會去找申家和張家的家主聊聊天的,我軒轅峯是從不做沒把握的事情的,對了,我現在要出去一趟,去醫院看看鄒忌他們,劉叔,你們開始準備吧。”

說完,軒轅峯大步流星地朝着大門就走了過去。

整個人一股子王霸之氣!

聽見軒轅峯說申家和張家,衆人都梳了口氣,他們都知道申家和張家的公子都是軒轅峯的徒弟。

對於這件事申家和張家能夠參與進來的話,那這件事情估計就事半功倍了。

畢竟一個軒轅家要擔起這個大擔子還是很累的,更何況還有一個歐陽家虎視眈眈?

—————-

一個小時後,軒轅峯出現在了大原市醫院最高級的一個病房中。

裏面躺着五個人,可能有人覺得奇怪了,高級病房不是都是一個人的嗎?

但是鄒忌他們這個和別的不一樣,這個是醫院臨時設置的高級病房,其原因就是鄒忌他們表示要住在一起,這樣才顯得不孤單,醫生也表示這樣病情可能會好的快一點。

而且又是軒轅峯掏的錢,院方當然樂意掙錢了,至於高級病房,派些高級護士和高級冰牀,在來一個電視和洗手間不就是高級病房了嗎?很隨意的嘛。

軒轅峯還不知道自己被醫院給坑了,反正鄒忌他們喜歡就好了嘛。

不過,軒轅峯現在是黑着臉站在病房中的。

因爲剛剛他進門的時候,正看見鄒忌他們幾個圍在一起打撲克呢。

一個個的都包的跟木乃伊似的,竟然還在打牌!而且每個人手邊還有零散的零錢!一毛的,五毛的都有!

不過,這還不是軒轅峯最氣憤的地方,最讓軒轅峯氣的地方就是,他們五個看到軒轅峯來了,竟然一個個把牌一藏,錢一揣,一個個的都跑自己牀上哼哼寧寧去了。

一個個的都跟非常的痛苦似的。

軒轅峯就這麼黑着臉站在門口看着他們收拾。

後來收拾完了,那離門最近的鄒忌竟然還裝作是剛剛看見軒轅峯的一樣,驚訝地看着軒轅峯,“咦,師父,你來了啊!真,真是太好了!咳咳……”

說着,那鄒忌還像模像樣地咳嗽了兩聲。

軒轅峯臉色陰沉這,索性也就不拆穿鄒忌他們了,他們心裏也清楚,反正他們閒着也是沒事。

走到鄒忌的病牀前,“怎麼樣?好點了把?”

鄒忌咬着嘴脣,“好,好多了……”

鄒忌那有氣無力的樣子,真是像極了病號啊!

不對,他就是病號。

“哦,既然好了,那就起來我教你武功吧。”

軒轅峯笑着說道。

病牀上的鄒忌臉色大變,立馬裝作很難受的樣子,“咳咳!咳咳咳!啊!看來是這內傷又犯了……師父,師父,幫我叫醫生……”


其他的申大龍張小兵他們幾個也都是幸災樂禍地看着鄒忌。

“行了你!你再給我裝,我就真把你給拉下來練練!”

說着,軒轅峯直接伸手拽過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

聽見這話,鄒忌笑了笑, 明星也修仙

拿起枕頭靠在了牀上,看着軒轅峯,“師父啊,您今天來有什麼事呢?不會是隻看看我們幾個這麼簡單吧?我可是看出來了,您好像很累的樣子。”


軒轅峯楞了一下,看着鄒忌,然後一點頭,“沒錯,我今天來確實是還有事的,不過和你們是無關的,你們現在就只需要好好地養傷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們來操心。”

其他的幾個人一聽軒轅峯這麼講也都來了興趣。

一個個的都將身體坐的筆直,如果不是他們身上的繃帶,軒轅峯真的以爲他們什麼傷都沒受。

“到底是什麼事情?師父,你現在就告訴我們吧,你看把他們一個個都急的。”

鄒忌笑着 看了看申大龍他們,然會對這軒轅峯說道。 軒轅峯看着鄒忌,“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我準備舉辦個比武比賽什麼的,這個跟你們也沒什麼關係,我今天來主要還是想看看你們的身體狀況怎麼樣了,而且,我還有個事情要問鄒忌。”

軒轅峯說到最後看了一眼鄒忌。

鄒忌笑了笑,他心裏已經知道軒轅峯要問什麼了,無非就是李二狗的事情。

“師父,幹嘛要舉辦比武比賽啊,你是不是閒着沒事了看打架玩啊。”

鄒忌笑着說道。

軒轅峯臉色一沉,瞪了眼鄒忌,然後開口道,“我辦這個的目的就是想要把我們軒轅家把大衆推廣一下,近幾年這大多數的人都沉迷在都市生活當中了,至於武術什麼的,現在練得沒幾個人,所以,我想借着這個機會向廣大國人介紹一下我們神州的古武術!而且,我設置的比賽獎金就是打敗我們軒轅家的弟子!然後會得到一筆很大的現金獎勵!這樣,就能勾起很多人的慾望了。”

軒轅峯笑着說道。

鄒忌五個人都楞了一下,然後鄒忌率先開口,“好好好!師父果然高智慧!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鄒忌對這軒轅峯伸出了大拇指。

申大龍和戈子浩他們也都是一臉笑意地看着軒轅峯。

“師父啊,那個比武大賽什麼時候開始?”

鄒忌一臉好奇地看着軒轅峯。

“你問這個幹什麼?明天就開始了啊!”

“啊?”鄒忌明顯地失落了一下。

軒轅峯一看鄒忌這表情就笑了,“你小子又想什麼呢?我告訴你,你還是什麼都別想了,這次的事情沒你們的份,你們給我安心養傷就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