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現在她住的並不是蘇家小姐的房間而是客房,比較簡單,但要比普通人家要好很多。


等蕭陋坐下之後,她也去弄支鋼筆和紙來,是她的,明明是自己的東西換了張臉她得靠偷。

「模仿蘇心悠的字跡寫一封信給蘇夫人,我要去見她。」

「嗯,當家的想寫什麼內容?」

她想了下說「就寫我染上了一種怪病,要出國去醫,這封信是托一個朋友帶回來。」

蕭陋按照她的意思用蘇心悠的字跡寫了一封比扇情的信,字字透露著太多的無奈和沒有辦法。

她看了下對蕭陋的文筆還是挺欣賞的,對他誇讚道「想不到二爺好文筆,只你這樣寫很快就會被何家大少爺看出來並不是蘇心優的信,你把我的意思寫簡單些,一眼明了,說人話。」

蕭陋對這個當家真是哭笑不得,笑道「我說當家的,你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

蘇心優一臉認真的回道「當然是誇你啊,你有見過我損人嗎?」

於是蕭陋又寫了第種,像蘇心優會寫出來的信給她過目。

「嗯,這個可以了」看到像她性格寫的她才滿意的將信裝信封裡頭。

「我說大爺,你咋不自己寫呢?」

蘇心優白了他一眼道「我能自己寫還請你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不是蘇心悠,我哪寫得了她的字跡,這字跡是給老夫人看的,她認得出來。」

「開玩笑的,當家的我恐怕不能留在蘇家太久,寨子里還有事呢,再說了上回你讓我解救的那些女孩子都在寨子里,兄弟們讓我別放她們走了治好了留給他們。」

這時蘇心優笑了,「真是一入土匪窩還出不來了啊?你們這班臭土匪。」 第二百八十章葛雲軒

薛波五想要做什麼,張遠等都明在心中,此刻看到薛波五的動作。

張遠掙紮起來,可鎖龍山的鎖鏈是專門是針對修鍊者的,一旦掙扎,鎖鏈就會如剛剛燒灼出來的一樣,流轉著火色光芒。

滋滋。

鎖鏈在張遠身上冒著白氣,而張遠身上已經不少被燒著、勒住的痕迹。

「薛波五,你如果敢動我師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張遠卻像是對燙紅的鎖鏈毫不在意,雙眼死死的盯著薛波五,一張臉也有些猙獰。

張遠的眼神宛如能吃人,薛波五不由自主的怯退一步,但隨即大怒起來。

「你現在已經階下囚,你也敢威脅我,來人好好教教他,人要識眼色。」

薛波五一聲令下,就有兩個人獰笑著走來。

「你們兩個,就一點不顧以前的師兄弟情嗎。」方天怒聲道。

原來這兩個人,和方天他們都是外門弟子,而且關係還算不錯。

兩人中一個稍胖的人腳步微頓,但也僅僅如此,而另一人則是直衝張遠一鞭子打下去。

這鞭子也是鎖龍山特別針對罪犯的,抽在人身上不僅皮開肉綻,還會讓體內靈氣暴躁,對經脈和丹田造成損傷。

「啊……」張遠痛叫,但臉上卻無比嘲諷:「來呀,一群叛徒,一群小人,今天你不打死老子,今後老子跟你姓。」

兩個以前張遠的師弟也面露怒色,畢竟誰也不喜歡自己被叫做小人。

一鞭子一鞭子抽下去,下手也不再留情,片刻張遠身上就鮮血橫流,張遠的聲音也嘶啞了。

「住手,住手。」

方天在一旁眼睛早就噴火,然而他自身也被禁錮,也是自身難保。

「想要他活命也可以,第一告訴我莫東藏在什麼地方,第二我要這位師姐陪我一晚上。」

薛波五笑眯眯道。

「呸,噁心。」蒙倩倩俏臉一片寒意,冰冷的看著薛波五:「別說我們不知道莫師弟在什麼地方,就算我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不說。」薛波五眼中射出陰毒的光芒,對正在對付張遠的兩人道:「給我往死里打。」

「好樣的師姐,我們就是死了也不會說出莫師弟的下落,放心薛波五,我會死死盯著你的,就算我死了,也不會忘記你的模樣。」

張遠兩隻手被綁在石柱上,身上已經沒有一點好肉,血液染紅了柱子,使這石柱宛如血紅色。

張遠的生息已經進氣少出氣也少,但他沒有開口說一個屈服字。

「師弟,你先走一步,我們會永遠陪著你的。」蒙倩倩淚水狂流,一臉的悲傷卻很堅定。

忽然,蒙倩倩嬌軀一顫,慘白的嘴唇流出血液,整個人向後倒去。

「啊,你們既然想死,就一起都死吧。」薛波五大怒,咆哮道。

「薛波五,相信我你會死的很慘。」方天盯著薛波五,慢慢的舉起了手對著自己的額頭便要拍下。

「想要自絕,你想的美。」薛波五抬手就抓住了方天的手臂,森冷一笑,一腳狠狠踩在方天的臉上。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讓你知道惹怒我薛波五是什麼下場,並且你以為他們會做鬼嗎,不,我要將他們挫骨揚灰,讓他們連鬼都做不了。」

薛波五一臉獰笑。

「果然,薛家都是一路貨色。」忽然一道聲音響起,薛波五連回頭的機會都沒有,就感覺自己渾身不能動彈。

「混賬,在這裡也敢說我薛家……」然而薛波五卻並不害怕。

府天門已經是他們三族的了,府天門中還沒有人不是薛波五能惹的。

但當一個身影映入他的眼帘后,薛波五先是吃了一驚,隨即便笑了起來。

「莫東啊,莫東沒想到你倒是自投羅網了,來人將他給我拿下。」

可是,那兩個人也和他一樣宛如凝固在原地。

重生之時代先鋒 莫東走來,隨手一彈,薛波五就如遭雷擊飛出十丈外,就像是彈走了一隻蒼蠅。

「莫師弟,真的是你……快救他們,快救他們。」方天看到莫東很驚喜,但隨後就慌張起來。

「放心,他們都會沒事的。」

莫東也看出了張遠和蒙倩倩的情況,隨著斬殺焰揚子等人,莫東手上有不少救命丹藥。

此時給張遠和蒙倩倩服用,兩人的氣息終於是平穩了下來。

「莫師弟……」

「真的是你,莫師弟。」

兩人睜開眼睛看到莫東都一臉驚喜,感到不可相信。

張遠傷勢雖重,不過在莫東的丹藥作用下,很快身上散發著生機的光芒,身上的傷痕在肉眼可見的恢復。

「方師兄。」莫東來到方天這裡,抓住鎖鏈,看著方天有些擔憂的樣子。

莫東笑了笑,輕鬆一握鎖鏈就斷了。

「辛苦你們了。」

將方天救出來,莫東看著三個人,心裡由衷的高興,雖然目睹了三人被欺凌,但總算都活著。

活著就有希望。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莫師弟,你怎麼能回來呢,現在三族和強靈宗滿世界來抓你……」

蒙倩倩雖然對莫東的到來感到高興,可更擔憂莫東的安全。

「師姐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想莫師弟既然敢來,一定有不懼的底氣,我一直都認為莫師弟自己就是奇迹,而他也會創造奇迹。」

張遠一邊療傷一邊笑著道。

他倒是有點沒心沒肺。

「師弟說的對,如今我是徹底看不透莫師弟的修為了,想要捏斷鎖鏈,必須有御靈之上的修為。」

方天點頭道。

「放心這次我前來便是結束這裡的一切,我不會讓他們毀掉我的第二個家。」

莫東抬手一抓,薛波五便飛到了他前方。

「你們想要怎樣處置他。」

「砰。」蒙倩倩過去直接一腳踹在薛波五臉上,然後又狠狠踩了幾下。

「賤人,你敢。」薛波五掙紮起來。

「啪啪啪。」

張遠過去,雙手齊開,薛波五很快就變成了豬頭。

「你們找死,我不僅要殺了你們,還要將你們全家都滅了。」

莫東眼中寒光一閃,抬手薛波五就自己虛空漂浮起來,他的脖子就似被人捏住了一樣。

「放開薛五少。」

「莫東要懂得識時務,你就算再強也敵不過三族的,現在你還不如就地投降,我想對三族來說,你的價值更大,他們會給你榮華富貴。」

兩個薛波五的跟班倒是對薛波五很忠心,莫東卻看的出來,這二人不是對薛波五忠心,而是薛波五一旦出事,他們就要跟著遭殃。

然而,莫東只是掃了他們一眼,就有兩道劍光將二人腦袋削飛。

「你敢殺人……不,你不能殺我。」

薛波五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莫東等面露諷色,就是這樣一個人竟然還指責他們殺人。

「莫師弟,隨你解決他吧,這種人多活一秒,我都覺得噁心。」

張遠厭惡道。

忽然,從遠方湧來幾股強大的氣息。

張遠等三人立刻臉色大變,都看向莫東,來者定然是薛族強者。

莫東淡然一笑:「還都是熟人。」

不錯,這來的人都是他的熟人。

正是葛天象、葛雲軒、薛萬澈三人。

「沒想到,莫東你居然自投羅網了。」看到莫東,葛雲軒有股莫名的激動,因為他想正面的擊敗莫東,而今踏入御靈三重的他,認為自己有足夠的實力暴打莫東。

「快放開我,眼下你積極的向我賠罪,我或許能求著我的幾位族兄放了你。」

薛波五一看到這三人到來,臉色立刻凶厲起來。

「哦,三族怎麼還缺一個人。」莫東略有疑惑。

「師弟,你還不知道吧,李家並不同意和強靈宗合作,因此也被薛族和葛族看管了起來。」

張遠諷刺道:「都說三族同進退,如今看來還是有明白人不願意投降敵人。」

「放肆。」

薛萬澈一聲冷喝,雙眼之中似閃爍著金色光華,一股強大的力量撲面而來。

張遠臉色一變,不過這力量在他身前幾丈的時候就消散的一乾二淨。

「薛萬澈,你是越發神氣了,真把自己當作皇朝太子了嗎。」

莫東淡淡的掃了一眼。

「我就說你又不傻,怎麼可能會自投羅網,原來你實力大進啊。」

薛萬澈目露精光,隨即又冷笑道:「不過,你若以為憑你幾個月提升起來的實力,能橫行無忌的話,那麼你打錯了注意。」

「莫東放下他吧,我給你一戰的機會。」葛雲軒走上前,一臉傲色,彷彿莫東能和他一戰是多麼大的榮耀。

「你說一個人欺凌了他的朋友,並且逼死他的朋友,這個人該殺不該殺。」

莫東抬起手,手中光芒輻射,居然有道道劍芒激射,眨眼之間薛波五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你找死。」薛波五不是薛萬澈的親弟弟,對薛波五並沒有多大的感情。

然而薛波五再如何也是他薛家的人,而幾年前莫東不過是他眼中的螞蟻。

但正是這隻螞蟻如今卻當著他的面殺死了他的族人。

「莫東,如今沒有人再護著你,看來你今天也是帶著必死的心來這裡,也罷,今天我就成全你。」

葛雲軒一掌化作萬千光芒對著莫東轟了過來。 蕭陋也笑了,取笑道「我說大爺您可是我們的土匪頭兒,敢情只有您香咯?」

「我啊挺香的,要不你聞聞?」蘇心優聞了下自己還拿出手臂讓他聞。

蕭陋故意一臉嫌棄道「還是得了吧,我啊,還是回去聞自家媳婦去」

拿起信件準備找蘇夫人去假裝生氣的叫他「滾犢子!」

「不好吧,滾好難看哎!」蕭陋也起身跟她一起出門。

「不難看,我們家蕭帥哥滾起來老帥啦,我想哪你要長胖點滾更好看。」

……

兩人有說有笑的一起出門,到不同路時才分開,卻不知何弘翰在一旁看著,據他所知蕭陋跟誰都不輕易交心,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那麼輕鬆的開玩笑,除非那個人是蘇心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