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王爺重傷,與北羽世家有關。”


慕傾雪小聲說道。

“搶了!”

江沉眉頭一皺,“不過咱們先去一次南宮世家,壞了那兩家的好事再說。”

表面結親,實則聯盟,這樣的事情,江沉怎麼會看不透。

“好!”

慕傾雪對江沉百依百順,當即拉着他的手,蹦蹦跳跳的就出了院門。

慕傾雪的小院之外,橫七豎八的躺着不知道多少武功府弟子,他們見到慕傾雪出來,都掙扎着想要起身,但是無奈身上的傷勢雖然不重,但恰好能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

只能趴在地上直哼哼。

都是這半月來,江沉的傑作。

江沉的武技,也都是在這些人的喂招中逐漸掌控的。

若淼在這裏杵着,除了氣海境的弟子之外,禁止其他人靠近此地五里。所以被江沉打了的氣海境弟子,只能老老實實的躺在原地,等傷勢好了才能自己爬着離開。

這裏的事情,自然無法隱瞞,加上江沉住在慕傾雪的院子裏,於是這武功府的外門,就掀起了一陣‘反江狂潮’。

江沉的惡名,更是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此時,江沉牽着慕傾雪的小手,背後跟着招焱,若淼,初琴,聆刖四個如花似玉的妖奴侍女,在武功府中橫行而過。


瞬間,就引起了不少動靜。

“江沉,你終於敢出來了!”

“你縱狗行兇,欺辱武功府女弟子,簡直罪無可赦!”

“還有,你欺負氣海境的弟子算什麼本事,有能耐和我打!”

許多弟子見到江沉出現,雙目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當然,所謂縱狗行兇,欺負氣海境不過是藉口罷了,真正讓他們憤怒的是,江沉竟然挽着慕傾雪的手!

雖傳慕傾雪被江沉追到手,但依舊有人不信。

畢竟慕傾雪衆人的眼中,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女神,現在卻被一個紈絝惡少牽着小手施施然而過,幾乎讓這些自詡爲天驕的武功府弟子吐血。

不是說,南宮情都看不上江沉,選擇對付玉堂投懷送抱嗎?爲什麼從來都對男子不假辭色的慕傾雪,就這樣被江沉牽着小手。


於是,打倒江沉,搶回慕傾雪這樣的口號就出現了。

“你是元海境七重修爲,我憑什麼和你打?”

江沉攬過慕傾雪的腰肢,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笑道:“有本事和我老婆打。”

慕傾雪臉上流露出一個嬌羞的神色,她知道江沉愛出風頭,當下也十分配合。

“蒼天無眼!”

“江沉,我要和你決鬥!!!”

這一下,武功府中的男弟子們,包括內門弟子,徹底炸了。

他們聚到一起,將這裏團團圍住。

……

“府主,這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雲湖山巔之上,幾人正看着武功府中發生的這一幕。

其中,一個黑鬚老者面色鐵青。

“過分?哪裏過分了?”

慕白羽玄功化境,雖然已經年過花甲,但看上去卻是一個少年人的模樣,他詫然的看向那黑鬚老者。


“傾雪身爲武功府小公主,爲何會傾心於一個紈絝?”

黑鬚老者乃是武功府的神海境強者,名爲徐獻峯。

“傾雪正值年少,情竇初開的年紀,喜歡上誰都是正常的。這和過不過分有何干系?”

慕白羽面帶微笑着說道。

徐獻峯語塞。

徐獻峯的孫子徐馳,乃是大御武功府中排行前五的絕頂天才,對慕傾雪情有獨鍾,但慕傾雪卻始終沒有拿正眼看過他。

但在徐獻峯的眼中,慕傾雪已經是他的孫媳婦了。

現在眼見孫媳婦被另外一個男子挽着腰肢招搖過市,他如何不怒。

若非慕白羽就在這裏,此時他已經衝下山去,掌斃江沉了。

在場其他幾人也都或多或少的有些不舒服,他們是看着慕傾雪長大的,早已將她當成自己的孫女,現在眼見着慕傾雪落到江沉這樣一個紈絝廢柴手裏,也是難以釋懷。

“年輕人的事情,由他們自己決定,咱們這些老傢伙就不用幹預了吧。”

慕白羽呵呵一笑,他當然能看出衆人的心思。

“不過, 嬌妻本無心 ,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驀地, 慕白羽冷森森道。

慕白羽的兒子兒媳在慕傾雪剛剛出生的時候,就死於敵國大玄之手,慕白羽對這個孫女自然寵溺到了極點。

徐獻峯的眉頭微微皺起。

……

大黑狗不知道從哪裏鑽出來,跑到了江沉和慕傾雪前方,雄赳赳,氣昂昂。

“大黑,你怎麼圓了?”

江沉的眼睛瞪大了。

大黑本就壯如牛犢,現在更是圓了一大圈,不仔細看,還以爲這是一頭大黑豬。

“汪汪汪!”

大黑狗叫了幾聲,江沉也聽不懂。

慕傾雪笑道:“它修煉龍族的饕餮法,只要有的吃,它的實力就會增長。我估計它大約去禍害武功府的藥園了。”

大黑狗吐着舌頭,得意洋洋。

“我與傾雪郎才女貌,珠聯璧合,天生一對,身邊跟隨的招焱她們四個也都是人間絕色,自成一道風景線。”

“但你這頭大黑豬跟着我們算什麼?趕緊給老子減肥,不然燉了你!”

江沉怒斥道。

不過對大黑禍害武功府藥園子這件事,他倒是挺滿意的,看管藥園子的那老頭,可是親手將他丟出去七次。

大黑狗慘兮兮的叫了一聲,將腦袋耷拉下來。

“看你年幼,黑帝大人不和你計較。”

“這饕餮法本就是你爲了我專程洗劫龍族,從龍族寶庫裏搜刮出來的祕典,若是沒有這饕餮法,黑帝大人到死也只是大黑。”

“你果然還是那個你,不准我吃人,威脅我減肥……”

想到這裏,大黑狗覺得自己前途無亮,便哀嚎起來。 第十四章

“去,一邊去,別給我丟人現眼。”

江沉隨意踹了一腳大黑。

武功府弟子雖然把江沉圍住,卻又不敢怎樣,只能咬牙切齒,怒聲叱罵。

忽的,人羣安靜下來,漸漸的分開。

一道淡青色的身影,一步一步走上前來。

這是一個大約十八九歲,身穿青衣的少年,脣紅齒白,面目俊朗,他的身材高瘦,雙臂修長有力,全身上下真氣外放,隱隱間凝成一條龍形。

“徐馳師兄出關了!”

見到這青衣少年,有人小聲的說道。

徐馳是大御武功府中當之無愧的絕世天才,年僅十八歲就已經達到靈海境巔峯,僅次於慕傾雪。

“傾雪,我出關了。”

徐馳的臉上帶着溫和的笑意,來到近前,伸手就要拉慕傾雪的收。

慕傾雪的面色冷淡,她的手輕輕一揮,便將徐馳震退開去。

“滾。”


在其他人面前,慕傾雪化作冰霜美人,拒人於千里之外。

徐馳的臉色一白,過去慕傾雪雖然拒絕他,但至少還會給他留幾分面子,從未如今天這般對他說過‘滾’字。

徐馳平復了一下心境,這纔看向江沉。

“堂堂逍遙王世子,難道要一輩子躲在女人的身後吃軟飯嗎?”

徐馳的語氣中充滿了嘲弄。

江沉把腦袋輕輕的靠在慕傾雪的香肩,一臉陶醉的說道:“真軟。”

徐馳眼睛裏幾乎要噴出火來。

“江沉,你有什麼資格站在傾雪的身旁?”

徐馳沉着一張臉,他追求慕傾雪足有一年,卻連她的指尖都沒有碰到,現在江沉竟然靠在慕傾雪的香肩上?

徐馳身體之外的龍形真氣瞬間化作實質,如同一條真正的九霄神龍。

“丹海境!”

“徐馳的真氣已經化虛爲實,凝結氣丹……是丹海境的強者了!”

“武功府第四位丹海境弟子!”

一時間,在場一片譁然。

武者一旦凝結氣丹,達到丹海境,就有資格被稱爲強者。大御武功府中,在此之前一共有三位丹海境弟子,成三足鼎立的狀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