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王浩撿了個石頭扔了下去,那些黑影直接就把石頭咀嚼成了碎粉。


這要是人下去,肯定就沒了。

但是王浩看了旁邊的汪鷹,這個狗漢奸身上溼漉漉的,明顯是下去過。

按照常理,這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完完整整的坐在這裏,肯定有點啥蹊蹺。

擡頭朝着對面的王座看了過去。

距離有點遠,光線還有點暗淡。看不清具體的樣子。

整個石室之中,只有角落裏有一盞銅雀燈亮着。

除此之外,就是水底的一個老年機的手電筒。

不得不說,老年機就是強,還他娘防水。

那些黑不溜秋的東西都圍繞着掉入水中的老年機,轉來轉去。

看起來很詭異。

王浩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來什麼門道。

拿着手機,王浩看着對面的王座。

打開了照相機,王浩一點一點的拉近,王浩的手機可是當即世上科技之大成。

有夜視儀的功效。

果不其然。

王座有點蹊蹺。

就看到王座其實是兩個,背對背的造型。

隱約還能看到另外一邊的王座之上還有一個人影。

王浩愣了一下。

“操!”

手電筒往四周看了看,還是沒有能夠過去的方法。

王浩把注意力放在了汪鷹的身上。

想要從汪鷹的身上找出來一點有用的價值。

但是找了半天啥也沒有。

王浩心裏面嘀咕。


自己從這邊游過去得十秒鐘左右。

但是水底的那些玩意兒王浩看着還是有點心虛。

有點像是食人魚,但是比食人魚還噁心。

王浩對這種毛茸茸的節支類動物都噁心。

點了根菸,蹲在水池子邊上。


王浩想來想去,忽然靈機一動,拿着手機看,想要打個電話出去呼救。手裏面拿着手機半天了,愣是忘了手機還能打電話了。

但是點開一看,竟然沒有信號,最上面顯是有強磁影響。提示再走走。

走個雞兒。

大叔好凶勐

看着水池子。

盯着看了半天。

王浩忽然靈機一動,目光重新轉移到了汪鷹這裏。

心裏面已經開始打主意。

要是把這個狗漢奸扔進去,這樣一來,肯定就能吸引下面這些不知名的噁心玩意兒了。

到時候趁着這些不知名的玩意兒撕咬汪鷹的時候,王浩再用最快的速度游過去。

心裏面已經有了這個想法,王浩就下定決心。

“鷹啊,你放心走,等我出去之後,每年清明給你燒一個娘們兒下去陪你,算是給你的補償,別怪我啊,你要是想怪就怪火攻道人那個老逼登的給我推下來了。”

王浩雙手抓着汪鷹肩膀就要往下扔。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

汪鷹睜開了眼睛。 王浩當時直接愣住了。

怎麼都沒有想到一個死了的人竟然忽然活了。

剛纔王浩可是親自檢查過了,這個狗漢奸明明斷了氣,怎麼就突然活了過來。l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王浩咧嘴一笑,輕輕拍了拍汪鷹的肩膀,“我看前輩的衣服皺了,就想着給前輩捋平。”

說完話,王浩連忙往後跳了出去,兩個人保持着安全距離。

汪鷹活動了一下脖頸。

動脖子的時候,王浩瞳孔縮小。

不爲其他。

王浩親眼看到就在汪鷹的脖子上面有兩個小孔,就像是用什麼大型號注射器扎過一樣。

但是王浩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就是,汪鷹被吸血鬼給咬了。

現在一想,一下子就想通了,怪不得給吸血鬼鞍前馬後的跑,原來是被咬了。

也難怪剛纔王浩摸着沒有任何反應,合着已經成了吸血鬼。

汪鷹的這個情況還不象是普通人被吸血鬼咬了。

這個牆頭草也是有功夫的,如果他要是被吸血鬼的那個親王咬了的話,他也算是吸血鬼裏面比較尊貴的哪一種了。

吸血鬼也分三六九等。

一般來說,親王的血脈都比較正統,所以被他們咬了的話,血脈也算是相對而言比較正統。

而且吸血鬼裏面的身份地位和自己實力也是掛鉤的。


像是汪鷹這個情況,在吸血鬼之中還能算是一個貴族了。

起碼都是一個伯爵了。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你剛纔說,你是火攻道人推下來的?& 明末之範進種田 "是。"、

現在這個階段,沒有必要和這個牆頭草交惡,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先出去再說。

“那也就說,你和那幫人不是一夥的?”汪鷹接着問道。

王浩點點頭。

“那正好,我們可以合作,你先扶我起來。”

汪鷹擡起手。

王浩想了想,還是走上前去,伸手扶着汪鷹起來。

但是沒想到汪鷹剛剛一站起來,忽然使勁就開始推王浩。

但是一使勁,汪鷹愣住了。

壓根兒沒推動。

王浩也是愣住了,當即咧開嘴開心的笑了。

這個牆頭草是的實力竟然只是個大師境,比了王浩的宗師境還差了不少。

王浩剛纔還以爲這個牆頭草是個宗師境沒有敢輕舉妄動。

現在看來,怕個der,幹就完了。

王浩一把抓住汪鷹的肩膀,就要把汪鷹往水池子裏面扔。

汪鷹連忙大吼一聲。

‘"我有出去的辦法,你要是殺了我,一輩子就別想出去了!"

王浩抓着汪鷹,汪鷹的兩隻腳懸空在水池子上空。

水池子裏面的那些東西全部都在下方聚集,似乎是在等着汪鷹掉下去他們大吃一頓。

“知道就說啊。”

王浩催促道。

“你先放我下來。”汪鷹連忙開口道。

"你在跟我談條件嗎?"王浩的手稍微往下壓了壓。

汪鷹連忙大吼一聲。

"上面!出路在上面!上面有機關!"

汪鷹大吼一聲。

王浩也跟着擡頭去看。

就看到上方掛着很多鐵環。

汪鷹接着道。


"只要按特定的順序把那些鐵環拉下來,就能過去了。"

王浩這才把汪鷹拉了回來。

汪鷹坐在地上喘着氣。

"怎麼拉?"

王浩手中的長刀頂着汪鷹的脖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