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王昃直接把勺子塞了進去。


猛地,王昃感覺自己相當的邪惡……

晃了晃腦袋,又把勺子抽了出來。

就看小歌姬剛開始還不敢動,然後……吞嚥了一下,眼睛立時就是一亮,在快速的咀嚼了幾下,然後大口嚥下,整張小臉瞬間紅了起來,洋溢着幸福。

怪不得人說討好一個女生先要討好她的胃,王昃覺得自己曾經的烹飪書果然沒白看。

“還要嗎?”

王昃打趣的問道。

小歌姬小腦袋拼命的點了幾下,然後猛地反應過來,趕忙又低了下去,一臉的惶恐。

王昃笑了笑,繼續喂着小歌姬。

一盤子‘僞’羅宋湯,說來並不算少,起碼半斤多,沒一會就全進了小歌姬的肚皮,顯然她還有些不滿足。

但王昃知道不能再多吃了,多吃反而會對胃不好,首先,需要讓她的胃能漸漸接受溫熱的食物。

看着小歌姬臉紅的樣子,王昃嘿嘿一陣淫笑,嘟囔道:“老子怎麼就是喜歡這個調調~咳咳……”

隨即又問道:“還一直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歌姬愣了愣,然後搖了搖頭。

王昃恍然,摸着下巴說道:“這也好,那些神靈取名的手段當真是極弱的,不講究風水玄學倒也罷了,偏偏還直白難聽的要命……咳咳咳……”

說到這裏,他搖頭晃腦的突然轉頭一看,卻發現本應該躺在牀上的女神大人正冷着一張臉望着他。

當真是……把自己給嗆到了。

“哦?聽你的意思,你是很看不起我們神靈嘍?”

“哪有哪有?誰敢吶?”

“那剛纔我怎麼聽到有人說……”

“誰!那個王八羔子說的?給老子站出來!看老子不打折你腿!女神大人這種高貴完美的人,也是你們能說三道四的?真是豈有此理了!”

“哦?呵呵,那我真的想看看,你是怎麼打折自己的腿的。”

王昃恨不得都給跪了,哀求道:“我再也不敢了,放過我吧,您就當我是個屁,留着有害身體啊~”

“呸!我纔不會放……唔……粗俗!無藥可救!”

女神大人氣鼓鼓的看了看王昃,又看了看小歌姬,說道:“我怎麼覺得……你對這個歌姬,比對我這個主人還要好?”

“女神大人您明顯是錯覺,錯覺啊,我對您的忠心天地可鑑,日月可照啊!”

“哼,就是不知道你說的那個月亮到底是什麼……那你來起一個名字,我倒想看看什麼講究風水玄學有好聽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名字。”

王昃微微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滿眼深邃。

他以掌擊桌,輕輕吟道:“青鳥海上游,鷽斯蒿下飛。浮沉不相宜,羽翼各有歸。飄飄可終年,沆瀁安是非。朝雲乘變化,光耀世所希。精衛銜木石,誰能測幽微。”

聲音說不出好聽,但卻透着一股躍然於天際的滄桑,彷彿浩瀚的海洋,一時間讓人難辨盡頭。

沉吟良久,王昃笑道:“青鳥,是我記憶中的一種很常見的小鳥,很多山裏人由於它好聽的叫聲,把它當作是象徵幸福與快樂的使者,是神靈賜給人間難得寶物,所以只要未到災荒之年,很少有捕食者,它到也能真的活的快樂,活的幸福。

你是歌姬,因爲讓人陶醉的歌喉所以纔不至於夭折,倒是合了這青鳥之說,不過……我希望你可以更快樂一些,就真的如同那長着一雙翅膀的鳥兒,可以隨意的翱翔天際,偶爾累了,停靠在某個樹尖枝頭,休憩一下精神,整理一下羽毛,然後……繼續高飛,尋找終能讓你滿足的樂土。”

女神大人微微有些發愣,在一旁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最開始說的是什麼……但感覺很美,又有些淒涼,看來……你是真的很喜歡她啊。”

王昃感覺到一絲不妙,趕忙擺手道:“不是不是,就是一個名字,咳咳咳……起個名字而已,我不過就是想在女神大人您的面前這個……炫耀一下,讓您更加的重視我愛護我,咳咳……”

“哼!算了!”

女神大人腦袋一揚,也看不出來是高興還是生氣。

王昃又對小歌姬說道:“以後吶,你就叫做青鳥,我便叫你小鳥,呵呵,記得還有一首很好聽的歌便叫做青鳥,哪天想起來交給你,便是隻屬於你自己的歌。”

聽到這話,剛剛有些好轉的女神大人又是暴怒。

小拳頭再次落下,喝道:“什麼?這又有隻屬於她自己的歌了?我吶?我可是你的主人吶!你是不是隻有打過的一瞬間才能記的起來?”

王昃無語道:“我又不是鳥……怎麼會忘吶……”

其實王昃給小歌姬起名爲小鳥,還有一個深意就是她真的可以如同健忘的鳥兒一樣,將曾經……或者說深埋在骨子裏面的那些往事都忘掉。

她應該多看看前方,更加美好的世界而已,即便這個世界並不美好,但王昃自信,他終究可以創造出來一個。

女神大人很嫉妒,發自真心,因爲那個‘青鳥’的名字真的很好聽,尤其……在知道名字背後的意義之後。

所以她聞了聞那個盤子,然後怒道:“我的飯吶?!你個該死的僕人,你想要餓死我嗎?”

王昃趕忙抱着腦袋跑出房間,邊跑邊說道:“有有,還有挺多吶~”

隨後,嗵,一大鍋湯便放在了桌子上。

“你要我怎麼吃?爲什麼她有那麼好看的餐具,而我都沒有!”

又是一頓敲。

“有有有!馬上就好!”

又是一陣忙碌,兩套餐具弄好。

坐在凳子上,喝了一口湯,王昃才感覺自己終於又活了過來。

這照顧兩個女人,還有一個‘女王’,當真是好累好累啊~

不過……‘奴僕’升級爲‘僕人’了,這是好現象,好現象,嘿嘿嘿~

吃飽喝足,王昃搖晃着腦袋唱道:“我身騎白馬呀~走三關~~我改換素衣哦~歸中原~放下西涼呦~無人管~~我一心只想哦~王寶釧~~~”

“嗯?!王寶釧又是誰?!”

正當女神大人橫眉倒立的時候,噹噹噹三聲敲門聲傳了過來。

“光明神大人,對於這屋子可還滿意?”

除了那個越發‘沒霸氣’的鬥神大神還有哪個?

王昃撇着嘴嘟囔道:“屁股還沒坐熱就過來探班了?奶奶滴,這貨也不會也是天朝穿過來的吧?” 袁尚等人剛剛進入漢津港,便見港內船隻如蟻,大部分都是貨船,想必是江東的糧草匯聚在這裡沒來得及卸貨上岸,周瑜尚未退還,只有虞翻站在水寨高處急得直跺腳,派往襄陽的前站探子遲遲未歸,也不知道那邊的情況,若是糧草不能送達入城,也就拿不到荊襄玉印。

見袁尚等人登岸,總算遇到了一個可以商量事的人,他急忙迎上去。

「袁公子,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從他出發到現在才幾天的功夫,對方竟然已經完婚,可憐的新娘。

「這是…」袁尚指著那些泊在岸邊像躺屍一樣的貨船表示不解。

「我估計曹軍已然渡河了,襄陽城說不定被圍得水泄不通,糧草能不能安然送到,難說!」虞翻最怕的就是這個,劉備收不到糧食,可以死不認賬,這一趟就白跑了。

龐統昂著個頭,壓根就沒正眼瞧對方,只是虞翻反倒被他嚇一跳:「這位是…」

「這位是我的謀士鳳雛先生,鳳雛先生,可有妙計?」袁尚正愁沒有考題測評龐統的能力,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

「難道是,傳言得一可安天下的鳳雛先生?」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虞翻只是聽市井之民傳言過,沒想到袁尚出手竟然如此之快,直接把人給收了。

龐統一臉從容,腦子裡卻轉得飛快,曹軍遠來,面對同倍兵力嚴防的襄陽城,不可能四面圍城,想要運糧進城並非難事。

「可派密探知會城中,入夜時分西門分出主力襲擊敵方大營,同時大開東門放運糧隊入城,南門給出一支部隊作為掩護,只要堅持半個時辰便可!」龐統掐算了一下時間,二十萬擔糧草分二批便可以順利運送進城。

孔明面無表情地暗笑,果然是鳳雛,和自己想法一模一樣。

「聲東擊西,妙啊,馬上照辦!」虞翻拍手稱好,急忙派出第二批探子潛往襄陽城。

眾人坐不多時,周瑜引著水軍退回漢津,從周郎的表情看得出來,此番顯然沒有發揮出他該有的實力。

曹軍即然成功登陸至荊州地界,攻打漢江上游的港口便失去意義,水軍屯駐漢津保護襄陽的側翼也不失為穩妥之策,萬一襄陽失利,南門撤離逃不出敵騎的追擊,可由漢津港沿水路繞至江津退守江陵城。

諸葛瑾見到孔明立在袁尚身側大為吃驚,他開始暗自責怪起袁尚自私的舉動,同時也懷疑是因為兄弟的固執才沒有留守江東,非要西進來趟這股渾水。

古訓中早有父子同兵兄弟同伍的勸退辦法,只是眼下兩兄弟效命於不同的君主,諸葛瑾也不好當面訓斥自己的弟弟,只能裝作沒看見一般。

「顯甫,你不在襄陽城中待著,如何會在這裡?」周郎自從上次的談話之後,就已經失去了袁尚的消息,此時見到他,彼為吃驚。

「說來話長,不如讓仲翔兄與你細說!」他們兩人才是自己人,袁尚不想浪費口舌,免得周瑜去猜測事情的真實性,不如讓虞翻娓娓道來。

「仲翔,你怎麼會在這裡?」周瑜順著袁尚的指引望去,把目光轉向虞翻。

虞翻只能把孫權退兵和劉備借糧的事一一道來,其間周瑜分別用眼神和孔明打過招呼,同時彼為詫異地打量著袁尚身邊的另一個人。

「顯甫去江東了?」周瑜聽到這裡露出欣喜之色,以孫權的脾氣,到手的肥肉絕對不會讓他飛了。

「嗯哼!」對方明擺著是算計成功,卻故意裝出很意外的樣子,袁尚露出鄙視的神情。

「這麼說,是有家室的人了,放心吧,只要是在我的掌控範圍內,一定會保證顯甫兄的絕對安全!」周瑜激動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此時他旁邊那個人的整張臉露了出來,又嚇得急速縮回手。

「這是什麼…」東西兩個字沒說出來,周瑜感到有些失言,立馬住了口。

要是讓周瑜知道自己身側立著的是龐統,他會是什麼樣的表情,袁尚頓了頓,一時拿不定主意。

「在下龐統龐士元,見過大都督!」反正已經做出了決定,龐統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將自己的名號報出來,是想故意氣氣周瑜,瞧見了吧,雖然也算是投靠了江東,但就是不投你。

「啊」周瑜一時間竟然說不上話來,他滿臉通紅地望著龐統,不知該慶幸還是後悔。

「對了,主公有書信讓我交給公瑾兄!」袁尚見兩人很尷尬,突然又想起臨行時孫權的囑託,於是從懷裡掏出書信遞向周瑜。

「噢,好好!」趁著這個時間,周瑜拿著信迅速遠離龐統,只裝做專心看信。

或許是孫權的字寫得很難看懂,眾人伸頸半天,周瑜還在反覆查看,最後將那幾頁紙順手丟入通紅的火爐中。

「荊州一定要換,只是這糧草如何進得城去…」周郎背著手在案前來回踱步,似乎在思慮應對之策。

「大都督,方才龐士元所謀之策十分可行!」見他半天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虞翻走上前去在他耳邊細語,生怕對方聽不清楚。

「妙計,妙啊,龐…,鳳雛先生,真是名不虛傳吶!」周瑜聽了個大概,突然拍桌而起,他到現在才開始後悔起來,當時為什麼沒有親自前往石子岡登門求賢,又便宜了袁尚這小子。

龐統對他的誇讚毫無知覺,只是安靜地側立在袁尚身側。

「今夜我要親自押運糧草進城,與玄德公把酒言歡,洽談荊州之事,哈哈!」在周瑜眼裡,他儼然已經將荊州看作是江東的地盤,原本只想側應襄陽守軍就算完成任務,現在看來,江東將士非要誓死守衛襄陽城不可,要不然這二十萬擔糧食就白白糧費了。

看到周瑜這麼積極,眾人這才放心,有江東軍方參與護送,糧草便萬無一失。

「孔明,你來一下!」說完各自的事,都分散到各處等候襄陽城的迴音,諸葛瑾乘著袁尚不在,將弟弟諸葛亮拉到水寨一角,藏在心裡的一肚子話想要吐露出來。

「大哥,找我何事?」 魚婦 孔明明知對方要說什麼,但還是假裝很驚訝,不想讓兄長失望的同時,又不能違背自己的志向,真是左右為難,長兄如父,虛心地聆聽教誨是免不了的。

「孔明啊,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當今亂世,慧眼識人,投明主,你怎麼就聽不進去呢,跟著他混沒前途的!」諸葛瑾真是為這位弟弟著急,不知道該用什麼辦法來規勸他。 第二天早上起牀,女神大人稍微一擡眼,就看到王昃正蹲在小鳥的面前,拿着一盆溫水沾着毛巾在仔細擦拭着她的小臉,還整理頭髮。

認真的好像在打理一件最精美的玉器。

而小鳥則是一臉的無辜,彷彿還有些委屈,忽閃着大大的眼睛呆呆望着王昃。

暴怒!

自己的僕人竟然不管自己,反倒去服侍一個歌姬?這怎麼能讓女神大人忍受?

昨天鬥神親自上門,其實是屁的事情都沒有,無非就是……把一個被王昃遺棄的傢伙給送了過來。

那‘英雄男’彷彿被遺棄的小狗一樣,蹲在牆角那裏不停的眨着眼睛,可憐極了。

王昃趕忙爲女神大人準備了早飯,然後……就又開始圍着小鳥轉悠。

左看看右看看,時不時摸着下巴思索一陣,時不時又撩起裙角看看小鳥的大腿,很不像好人。

最可氣的,是在女神大人舉起小拳頭用力敲着他腦袋的時候,這貨依然在盯着小鳥不停的思考!

良久,彷彿恍然大悟,然後一溜火線的跑到門口,在一個很小的房間中把‘英雄男’拽了出來。

“你去,給我上街買最高級的布料,嗯……還有黃金,如果實在沒有布料的話,就去找最輕最柔最白皙的絲線,越多越好!”

‘英雄男’趕忙跑了出去,然後……又跑了回來,一臉的尷尬,搓着手小聲道:“錢……錢。”

“呃……”

他媽的這倒是個問題。

一見你我就想結婚 王昃都想鍛造一把武器讓英雄男上街去賣,但一想到很容易讓英雄男直接死在外面或者出現什麼‘曲折’……

呃……好像是說,這個斗城裏面除了人類之外,都會很安全的……

“你,先去把那個花花公子給老子找來。”

‘英雄男’一愣,不知道王昃說的是哪一個。

王昃道:“就是那個長了一副白臉皮,看起來就像吃軟飯的傢伙。”

‘英雄男’立即恍然,指着象牙塔旁邊的一個小屋子道:“他一直就住在那裏啊。”

“呃……”

王昃在那個廚房的小爐子裏面,用最破的廚具金屬打造了三把簡單的武器,然後讓‘花花大少’和‘英雄男’一起出門販賣併購物去了。

他自己則是跑回到房間中,盤腿坐在地上,弄一隻小木棍在地面上寫寫畫畫。

女神大人很好奇,就揹着手站在他後面看,只要王昃不去‘騷擾’小歌姬,她彷彿就不會那麼生氣。

至於小鳥……她現在很混亂,這一天的時間裏她吃得好睡的好,而且身子還自由,並不用被困在籠子裏,人家更是不用她時不時唱個歌,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了,人生中第一次脫離了原本那‘固定的路線’走到了分岔口,無所適從。

現在的她,也只能把玩着衣角,看着王昃在那裏不明所以的做這做那。

而超乎王昃想象的,‘英雄男’回來的很快,甚至沒有用到半個小時,他就扛着一大堆的東西走了進來。

“呃……這麼快就賣完了買完了?”

‘英雄男’偷偷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正在裝無辜的‘花花大少’,有些心虛的說道:“完……完了。”

王昃也懶得管那麼多,直接將他手中捧着肩上抗的東西嘩啦啦的往下拿。

有一些布匹,也有一些絲線,還有一箱子形狀亂七八糟但分量很足的黃金。

黃金,這種在後世上,只要有文明,就會變成貨幣的東西,在這個世界卻僅僅是一種特殊的礦石而已,真的僅僅成爲了裝飾品,而至於貨幣,當然是那誰都想要的靈石。

這讓王昃有些奇怪,他不明白一個文明要混亂到什麼程度,纔會把‘消費品’當作貨幣,就像幾十年前中東地區的某些國家,人民將米國煙作爲貨幣使用。

看着那些遠看不錯,近看……都是窟窿和不規則的布匹,更像是破麻袋。

搖了搖頭,王昃又看向那些絲線,這還是讓他很滿意的,這絕對是那種類似於蠶絲一樣的東西,而且每一根的筋絡要更粗一些,韌性也更好一些。

王昃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兩天了,他發現這裏真的擁有很多極好的原料,卻擁有不可想象的落後工藝。

撇了撇嘴,王昃將所有人都涼在了一旁,細心的安靜的,從絲線的一頭緩緩的將它們縷直,一份枯燥的工作,讓他卻幹出了一種韻味。

彷彿撫琴揮灑一樣優雅。

將大約幾斤的絲線全部弄好,他有叮叮噹噹的釘了一個架子,四角都有相應的固定點。

幾個簡易的鐵釘一排排的整齊的插在木頭上,上下左右剛好是一個方形。

隨後便將絲線開始在上面繞,一遍遍一層層,用一根巴掌大小的粗針來回穿梭,雖然動作很快,但整個進度還是極爲緩慢的。

但……卻完美。

日落西山,除了小鳥睏倦睡着了,其他人還是瞪着一雙雙大眼睛仔細的看王昃的每一個動作。

太陽又升了起來,陽光從窗戶中投撒進來,披在已經織成的布匹上,微厚、縝密、平滑的彷彿一張最好的皮革一樣的純白絲布上,反射出一股柔和又耀眼平滑的光輝。

女神大人的眼睛立時就亮了。

“你這僕人果然是……很好的,知道爲我編制這種完美的錦布。”

“呃……”王昃擡起頭,揉了揉稍微有些紅腫的眼睛,下意識的說道:“這是給小鳥的啊。”

‘小鳥的啊’‘鳥的啊’‘的啊’‘啊’~ 豪門遊戲:女人,別想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