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王旭東皺了皺眉頭,問道:「這個叫黑子的人是誰?」


「我們……沒太敢去調查,我們身份決定了我們要去調查的話不方便。」徐天說著。

王旭東抽著煙,最後說道:「不用想都知道,這個人肯定是那方面的人,你去找陳虎,讓他把這個叫黑子的人調查一下,看看到底是誰。」

「我已經讓陳虎去做了,哥,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了,不然對於你來說總是一個禍害,而且,他們擺明了是要置你於死地,你看,要不要我讓老三和老六動手,把李家父子給……」徐天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別胡說八道。」葉凌天狠狠地瞪了徐天一眼,接著說道:「這裡是社會,是有法律的,你這麼做是想被槍斃嗎?」

「可是……他……他……」

「到了社會就要用社會的規則來辦事,記住了,違法的事情我們不做。」

「可是,哥,他要殺你啊。」

「他要殺我沒有關係,法律會保護我們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嗎?」王旭東對徐天道。

徐天愣了愣,最後才弄明白王旭東的意思,點頭說明白了。

「另外,就是第三件事,其實也就是你剛剛說的那件事,我猜李明輝肯定會做出什麼卑鄙的事情來,在商場上他已經不敢對我做什麼了,上次的事他明白我在上面有人,同時也知道我背後有郭鈺撐腰,要想在商場上打擊我他知道自己沒這個實力了,所以,他一定會選擇在其它方面在背地裡做什麼來整我,他肯定是想要我的命,所以,他能用什麼辦法?無非是地下世界那一套而已。我也猜到了他的目標絕對不會只是我一個,還有我身邊的人,事實證明他也的確是這麼想的。所以,我今天讓你來是讓你派幾個保鏢保護蘇婉琪和我的家人,你等下去一下我的家裡了解一下情況,然後你親自做一個計劃,需要多少人怎麼保護,到時候我跟李小天把合同簽了,一切按照公司規矩來。」王旭東淡淡地說著。

王旭東從安保公司出來之後就去了東琪公司,在公司裡面處理事務,處理完東琪公司的事之後,就見到了林婷婷敲門進來。

林婷婷與王旭東約好了今天談工作,但是,由於王旭東今天事情挺多的,沒空去物業公司,所以林婷婷就自己開車到東琪公司來找王旭東了。

「來了啊,坐,稍微等一下,我把這幾份文件給簽了。」王旭東招呼了一下林婷婷,然後繼續干著自己的事,沒多久,把字簽了之後就合上了文件,坐在屬於蘇婉琪的老闆椅上,王旭東點了根煙,對林婷婷道:「我也很久沒去物業公司了,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目前,我們陽光小區的物業情況非常良好,業主們非常支持配合我們的工作,而且對我們的工作都有比較的好的評價。我們公司每個月都會派出公司領導去與小區的業委會的管理人員進行交談,主要是詢問業主為會員對我們小區物業的滿意度。也會派出人員用明察暗訪的方式去隨即採訪小區的業主,讓小區業主對物業打分,這是對小區物業經理部的業績考核標準之一。這個不僅僅只針對目前的陽光小區,這是我們公司的考核制度,以後所有的經理部我們都會實行這種考核管理制度,要把業主的滿意度作為我們考核的最根本的標準。就目前來說,我們這種考核制度的效果很不錯,業主很滿意我們物業公司的服務質量,口碑還是很不錯的。」林婷婷彙報著。

「不錯,這才是服務行業該有的樣子,也是一個物業公司本身就該有的樣子。其它方面的情況呢?公司整體經營上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新進展?」王旭東繼續問。

「目前,我們在營的項目有陽光小區以及萬海華庭兩個經理部,另外還有一個已經與我們簽訂了協議的綠源山莊小區,這個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高檔別墅小區,我親自陪同了他們半個月,包括了邀請他們去我們陽光小區去考察。他們也的確是非常的慎重,據我們所知,他們竟然也私下派人親自去這個小區找裡面的業主去詢問過我們物業的情況,最後他們才確定與我們達成協議。兩天前,我們剛與他們把合同協議給簽下來,下個月月初,我們就開始進入了。這個別墅小區的單價遠高於普通別墅區,不過,要求也相對要高一些,這一塊我也已經與李小天溝通好了。」

「這是已經簽訂好協議的,另外我們還有三個小區在談,有一個已經接近於談攏,這一個我們是可以確認能在最近談下來的,現在就是在價格上與業主委員會那邊還有些偏差,我們公司是嚴格按照我們物業公司的價格來,他們就是希望我們價格能低一點,但是這一點我們堅持,因為我們的服務質量高,我們可以提高服務質量,但是不能降價,這是我們公司最基本的原則。業主委員會那邊的心態我們也有所了解,他們是非常希望與我們達成協議的,不過還是希望能夠盡量跟我們拖下去磨下去,讓我們在價格上讓步。」林婷婷繼續彙報著

「我們擴大了我們的業務人員規模,實行的是基本薪酬加獎金的模式,讓這些業務人員廣泛地去尋找項目去接觸,這是廣撒網的方式,雖然看起來很低級,但是效果卻是最明顯的。今年年底之前,我們有把握把在營的項目做到五個以上,公司的今年營收達到三千五百萬以上的規模。」

「公司目前存在哪些困難和挑戰?」王旭東抽著煙問著。

「有,第一個,由於我們的經營模式,我們幾乎成為同行業的公敵,來找我們麻煩的人很多,我們公司要出去干點什麼很困難,我們的業務員出去談業務經常遭到恐嚇和謾罵,甚至於發生過兩起我們業務員被其它物業公司人員毆打的情況,我們都是報警處理了。但是,這些對我們公司員工的心理產生了很不好的印象,特別是我們的業務員,大家出去跑業務都是提心弔膽的,很多水平不錯的在壓力之下選擇了辭職。在公司層面上,我們也承受到了很多同行業以及社會上給的一些壓力,不過,這些我都能承受的住。」

王旭東聽過之後點頭,道:「這是肯定的,我以前就說過了,你都要去搶人家的飯碗,人家自然不可能對你笑臉相迎。不過呢,還是那句話,六個字,不惹事,不怕事。我們做的事是完全遵紀守法的,是完全符合國家法律符合行業道德的,我們是靠著合法的方式在進行競爭,所以,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需要怕。另外,員工怕是因為公司沒有給他們強烈的信心,公司沒有給他們底氣。以後,你要把這六個字告訴每個員工,只要你們遵紀守法,只要你們在為公司努力工作,公司絕對不讓你們受委屈,不管遇到什麼事,公司替你們撐腰。這句話也是我對你說的,不要怕,遇到任何事,我替你撐腰。放開手腳去做。」 「我不怕,我跟他們也是這麼說的,我告訴他們,有公司在,公司後面有王總你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除了這個還有另外一個困難,那就招人,最開始因為擔心公司的前景,我們在招募人員這一塊比較的保守,主要是從公司的成本這一塊上考慮的。可是,現在公司連續接了好幾個項目,對於我們公司人員數量的要求一下子提高了,目前,我們公司處在大量招人的局面當中,公司內部行政管理人員這一塊倒是還好說,不過對於公司物業管理人員和服務人員的招募就沒有那麼的方便了,不過,這是所有迅速發展的公司身上都存在的困難吧。目前公司已經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在保證人員質量前提下迅速充足公司的員工數量和人員的儲備。」林婷婷一點一點地向王旭東彙報著。

工作彙報了很久,王旭東也詳詳細細地聽取了林婷婷的工作彙報,兩個人也就有關問題進行了細緻的交談。

很久之後,王旭東對林婷婷道:「今天叫你來,還有個事情想要你幫我留意一下,這個是我的私事。」

「王總,你說。」

王旭東從桌子上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幾個字,然後遞給了林婷婷。

林婷婷看了一眼之後,非常的驚訝,看著王旭東,顯然沒有明白王旭東的意思。

「我要他,你幫我好好了解了解他,留意關於他的一切信息,到時候這個事情我就交給你去幫我辦了。總之,這個事情不要告訴別人,就你我知道就可以了。」王旭東對林婷婷說道。

王旭東在下午下了班之後,自己開著自己的麵包車直接去了新開業的東海旗艦店,他也沒敢直接進去,就把車停在了旗艦店前面的馬路邊,自己坐在車裡面等著。

結果,一直等到晚上七點了也不見下班,王旭東也是無奈。最後,一直等到晚上九點多了才見到林曉雅穿著一身便服從裡面出來,身上的工作服顯然是在店裡面換過的。

王旭東開著自己的麵包車慢慢地跟上了林曉雅,最後直接停在了林曉雅的面前,喊道:「上來。」

林曉雅看到一輛麵包車突然停在自己面前,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有人要綁架自己,驚魂未定,當看到是王旭東之後,才緩過神來。

「幹嘛?」

「讓你上來就上來,哪那麼多廢話?」王旭東不爽地說著。

「你叫我上來我就上來?你誰啊?」林曉雅瞪著王旭東。

「我是你老闆。」

「老闆又怎麼樣?現在是下班時間,老闆管不著。」

「行,我明天就叫人把你開除。」

「你敢?你要敢把我開除我就告你們,我可是簽訂了勞動合同的,我又沒違反合同,你們憑什麼解僱我?」

「姑娘,你太嫩了吧?公司要想開除你理由一大把,能夠找出一大堆你違反合同的地方。」

「你……好,你要敢把我開除我就把你包養我的事情告訴所有人,讓公司的人上下皆知,我倒要看看你這個總經理還有沒有臉。」

「包養你?我什麼時候包養你了?」

「我說你包養我就包養我,你,有錢,我,漂亮,年輕,大學生,我說你包養我你說別人信不信?我還要告訴別人,我墮胎三次,全部都是你逼著我墮胎的,我不去墮胎你就毆打我……」林曉雅越說越起勁。

「得得得,越說越沒譜了,我最後就問你一句,你到底上不上來?」

「給我個理由先,不然你叫我上去我就上去,多沒面子。」

「請你吃宵夜,為了等你下班,我都還沒吃晚飯,餓死了。」王旭東說著。

「你要早這麼說我不就早上來了嘛?」林曉雅笑呵呵地拉開麵包車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

「我跟你說,對女孩子要哄,別整天那麼兇巴巴的,你知道嗎?」林曉雅一邊綁著安全帶一邊說著。

「不對,你今天怎麼開這輛麵包車了?你的賓士呢?」

「怎麼?嫌棄我這麵包車?」王旭東笑著問著。

「嫌棄屁啊,我現在就一普普通通的大學生,我跟你說,我現在的人設是家境貧困,需要出來上班賺生活費賺學費,我平時都是坐公交車上下班的,你覺得我現在會嫌棄你這麵包車?」

「這也是你來我們公司面試時說的話吧?」

「對呀,你不知道,我說完一個個都差點感動哭了。」

「你就作吧你,老實說吧,為什麼要來我們公司弄這個?你又準備打什麼鬼主意?」王旭東一邊開著麵包車一邊逼問著林曉雅,這句話他憋了一天了,如果不是礙於自己的身份,今天早上他就想把林曉雅給拉到一邊去問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憑什麼我到你們公司來上班就是打鬼主意?」林曉雅聽到這立馬就不幹了。

「那你說說看,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上班?」

「我就是想出來上班,我想過最平凡最普通的生活,我不想依靠我媽,我就想過一下完全靠自己過一下有意義的生活,這些我之前都跟你說過的,我就想做一個最為普通的普通大學生。」

「對,這個你說過。」王旭東點頭。

「我在學校上了一段時間課之後發現,大學的學業實在是太輕鬆太簡單了,每天就上那麼幾節課,上完了之後根本就不知道幹什麼,幾個女生坐在宿舍裡面,要麼就在聊那個男明星好帥又跟哪個女明星鬧緋聞了,要麼就是在討論那個牌子的衣服好哪個化妝品好用,我實在融入不了這種生活,對於我來說太無聊了。而且,課程也很輕鬆,不用上課,每天只需要自己花兩個小時自學完全就可以學會的。我感覺我這麼在大學裡面生活下去就是在浪費生命,最後,我自己去找了幾個任課老師,算是求他們,跟他們說了我家庭困難想出去打工的想法,並且向他們承諾我考試一定會考上的,這些老師基本都同意了,前提條件是我考試必須通過,不然就按照掛科處理。」

「所以,我就在網上開始找工作呀,我本來想找個公司上班,可人家都要大學畢業生,我不是。正巧就翻到了你們公司的招聘條件,要求的是在校大學生和應屆畢業生,你們是唯一要在校大學生的,正巧我也知道這是你的公司,我就來了呀。一下子就應聘上了,無論是要求的口才、學識、還是身段相貌本小姐都是無可挑剔,培訓了一個月時間,我以那一批學員裡面最優秀的成績完成,然後就把我分配到了你們這個旗艦店裡面來了,因為我是最優秀的。」林曉雅非常得意地說著。 對於要在校大學生這一點王旭東是知道的,這個條件針對的是一些模特學校的在校大學生,同時也是因為公司在迅速擴張階段,對於人員需求量比較大,所以招聘的條件相應的就放的比較開,沒想到,因為這個條件倒是把林曉雅給弄進來了。

「我首先申明,我來你這裡工作我可沒想過要找你幹什麼,如果不是你今天要來參加這個所謂的儀式,我避不開,我絕不會主動去找你的。」林曉雅接著說著。

「這麼說來是我錯怪你了?」

「你說呢?」

「堂堂華海集團的千金公主,竟然跑到我們東琪公司來當導購員,我把這個風放出去起碼相當於我們花五千萬做廣告宣傳的效果啊。」王旭東一邊開著麵包車一邊笑呵呵地說著。

「你敢!王旭東,你要是敢把我在這上班的消息傳出去我跟你沒完。」

「告訴我,多少錢一個月在這?」

「按照你們給我的薪資標準,我算過了,按照我的能力,起碼不會低於一萬一個月。」

「喲呵,看把你得意的。」

「那當然,我告訴你,也就本姑娘平時不樂意去干,我要真想認真干一件事比誰都乾的好。敢不敢打賭?給我一年時間,我就能幹到你們的店長位置上去。」林曉雅得意地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笑了笑,點頭說道:「我信。」

他是真的相信林曉雅能做到,就像林曉雅去考大學一樣,從一個問題學生到優秀學生,只要她想,她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做到了。

「這個時間點了,要麼吃快餐,要麼就只能帶你擼串吃燒烤了,你自己選?」王旭東一邊開著車一邊問著林曉雅。

「吃燒烤吧,很久沒吃過了。」

「行,這你自己說的,別怪我沒誠意。」王旭東說著就把車開到了路邊一家燒烤店前面停下,然後帶著林曉雅加入了煙熏火燎的吃燒烤大軍,他開著麵包車,吃這個正好,沒有任何違和感。

王旭東點了一桌子吃的,和林曉雅坐在街邊的小桌子上,就這麼開始吃了起來。

「你和蘇婉琪兩個人在一起了吧。」林曉雅坐在那吃著,吃著吃著忽然問著王旭東。

王旭東倒是有些驚訝,他從來沒跟林曉雅說過自己與蘇婉琪的事。

「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不知道?我到你們這個公司培訓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不可能沒聽到點什麼八卦的,特別是關於老總的那些緋聞啊下面的員工可是最喜歡聽的。他們雖然從來沒接觸過,可是這個事是從公司的員工裡面往下傳的,一傳十十傳百,公司里誰不知道總經理王總與公司蘇副總的那些事?甚至於還有人說過,你們兩個在辦公室就那個啥了。」

「那個啥是什麼?」

「你說呢?」

聽到這王旭東為之汗顏,無可奈何地吃著東西道:「這些王八蛋真敢編,你們也真敢聽。」

「你與蘇婉琪是什麼關係?給我句實話。」林曉雅突然逼問著王旭東。

「你問這個幹什麼?」王旭東沒有回答。

「我是很認真地在問你,王旭東,你放心,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我不會吵我也不會鬧。」林曉雅很平靜地說著。

「我與她……怎麼說呢,這麼說吧,我想跟她結婚,我也正準備跟她結婚。」王旭東放下筷子,想了想,看著林曉雅說著。

林曉雅看著王旭東,停頓了好幾秒,最後點了點頭道:「明白了。」

原以為林曉雅會大吵大鬧,但是林曉雅卻並沒有,這讓王旭東有些無法適應。

「你明白什麼了?」

「該明白的都明白了。」

「你這突然不吵又不鬧的我都有些不適應了。」

偏執大佬的小乖乖又偷心了 「怎麼?心裡失落了?是不是你就想看到我為了你爭風吃醋裝瘋賣傻毫無節操毫無尊嚴的樣子?這樣你就特別的有成就感,特別自豪驕傲,是不是?」林曉雅忽然之間又爆發了。

「這個我真沒有。」王旭東無奈地說著。

「你們男人就是這種心理,我求著你愛我、喜歡我,天天粘著你的時候你看到我就煩,現在我不吵不鬧了,你又覺得心裡失落心裡不舒服了,是不是?所以說,你們男人就是賤。這就是大家常說的,能夠輕易得到的東西都是垃圾,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林曉雅接著說著。

「你這都是什麼理論啊?對,我不得不說一句,你說的這些道理用在某些人是合適的,有些男人的確是這樣,但是我真沒這麼想過,我自我認為,我也並不是一個這樣子的人。」王旭東哭笑不得地道。

「我愛你,但是我不想再毫無尊嚴的愛你,我也不想再做一個你眼中的垃圾。王旭東,我是個認死理的人,從小就是如此,一旦我認定了的事,我自己也改變不了我自己,愛你這件事情也是這樣。我愛你,但是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粘著你在你身邊吵啊鬧啊,我現在自己明白,那樣只會讓你更加討厭我,只會讓你更加看輕我。我也不會在為了你與別的女人那些事在那裝瘋賣傻,自己做作賤自己,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王旭東,我會一直等你,靜靜地在這等著你,等到你自己愛上我,我說過了,我會讓自己變的越來越優秀。我會等你自己主動來追求我的。」林曉雅依舊很平靜地說著。

王旭東放下手裡的筷子,點了一根煙,一邊抽著一邊看著林曉雅。

「這麼看著我幹嘛?」林曉雅看了眼王旭東,問著,又繼續低頭吃著東西。

「沒幹嘛,就是覺得你越來越成熟了,真的長大了。」

「可又有什麼用?你都要與蘇婉琪結婚了。」

「世界上的感情有很多種,愛情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在我看來,親情、愛情、友情,都很重要,也同樣重要。」

「那你我屬於什麼?」

「親情友情都行。」

「就是不能有愛情對不對?」林曉雅反問著。

「愛情這個東西,不是說有就能有,也不是說沒有就可以沒有的。我承認,是我自己在不該出現在你的世界的時間和地點出現在了你的世界里,但是,那是個錯誤的。小雅,你還年輕,以後你的人生里將會遇到很多很多優秀的男人,可能,在某一天你突然一回頭就會找到你生命之中的那個他,那才是屬於你的愛情。」 「別給我在這講大道理,大哥,我學的是心理學,講哲學講大道理我現在水平比你高。所以啊,別給我在這洗腦了。你也不用在這繼續給我說這些,我呢,也明白你的意思,你該結婚就去結婚,不用在心理上覺得虧欠我什麼。你自己也說過,感情這個事沒有對錯,我愛你,你不愛我,這不是你的錯。你想跟誰結婚就去跟誰結婚,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還有一個女人一直都在這等著你,等到你某天不想過了,想起我的好了,或者,等到某天,你發現你自己喜歡上我了,愛上我了,就回來找我,我一直都在這等著你。」林曉雅悠悠地道。

聽到這王旭東皺起了眉頭,很難想象,這些話是從林曉雅的嘴裡說出來的。

「你這個心理學學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

兩個人又吃了一段時間,林曉雅拿出手機看了看,然後道:「趕緊的去結賬,然後送我回學校,宿舍快要關門了,快點,去晚了我今晚就沒地方睡了。」

王旭東把林曉雅送到了學校大門口,學校裡面晚上是不讓外面車輛進出的,林曉雅在學校門口就下了車。

下車之後也沒對王旭東說什麼,一邊往學校裡面走一邊背對著對著後面的王旭東揮了揮手,說不出的洒脫。只不過,在洒脫的另外一面,林曉雅一邊走一邊揮手,也一邊淚流滿面,而這一切王旭東是看不見的。

王旭東看著林曉雅的樣子,笑了笑,坐在車裡抽著煙看著林曉雅在路燈下越來越小的身影,直到學校保安來催促他,他才慢慢地把車給開走。

剛開走不久,王旭東就看著自己車的反光鏡笑了笑,然後在一個綠燈面前把車給停下熄火,就綠燈即將變成黃燈的時候又忽然發動車子一腳油門給開了出去。

開過去了之後,王旭東在直行經過下一個路口之前忽然掉頭往回開,隨後又在經過一個路口之後再次掉頭。

接著,王旭東開著麵包車在路邊一輛停車的小汽車旁邊把車停下,然後下了車,手裡拿著一包煙走到車窗緊閉的小汽車駕駛位的玻璃上面敲了敲玻璃。

隨後,玻璃搖了下去,之間車的駕駛位上坐著一個戴著大粗鏈子手臂上紋著紋身的年輕男人,副駕駛上也坐著人。

兩個人看到突然出現並且來敲窗子的王旭東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驚恐。

「你……你要幹什麼?」大金鏈子在驚恐之餘一臉防備地問著王旭東。

「兄弟,別這麼緊張,沒火了,看你車停在這過來跟你借個火。」王旭東笑著說著,從煙盒裡面掏出兩隻煙遞給大金鏈子,道:「來,抽根煙,來個火。」

大金鏈子一直都盯著王旭東,隨後疑惑地從王旭東手裡接過煙,然後也遞了一個打火機給王旭東。

王旭東靠在車窗邊接過打火機啪的一聲把煙給點燃,抽了一口,把打火機遞迴給了大金鏈子,說道:「兄弟,這大晚上的不回家摟著老婆睡覺硬跟著我在這轉著,累不累?」

「你說什麼?誰他媽跟著你了?」一聽到王旭東的話大金鏈子就像是炸了屍一樣。

「別激動嘛,就是找你聊聊天。你說我吧,下班之後等了個美女,然後與美女一起吃了個燒烤夜宵,然後送美女回學校。你們呢?從我下班就開始跟著,兩個大男人悶在車裡,也沒個美女陪著,晚飯也沒吃,實在是辛苦了。回去告訴你們老闆,讓多加點錢,這可是個辛苦活,為了這點錢給他賣命,不值得的。」王旭東笑著說著,然後一邊抽著煙一邊轉身就往自己的麵包車走去,緊接著麵包車就開了出去,剩下了手足無措的大金鏈子和副駕駛的兩人。

王旭東今天從東琪公司寫字樓下的停車場把車開出來就感覺似乎是有人在跟著自己,然後他就把車停在了旗艦店附近等著,等了好幾個小時,而這輛車也在後面停著,只不過停的很遠,還是停在一個巷子口附近非常的隱秘,王旭東一直就都注意了這輛車。

再之後,王旭東接到了林曉雅,他開走,後面的車子不久之後也跟著開了出來,而且還是刻意的迴避,王旭東這就確定了這輛車是在跟蹤他。他故意帶著林曉雅找了個街邊的燒烤攤在那吃著,就是為了方便觀察這輛車,也是故意給這輛車出難題,不過他沒點破,第一是他倒是不怕被人跟蹤,其次,他不想讓林曉雅知道什麼,所以就一直與林曉雅在那吃,知道把林曉雅送回了學校他才故意在一個紅綠燈路口在自己要通過的時候把車弄熄火,造成熄火的假象,而後,在即將變黃燈的時候壓線把車子打著火開了出去,這讓後面這輛跟蹤的車一下子就措手不及,不管他們是不是不敢闖紅燈還是說闖紅燈會被王旭東發現他們都不可能去闖紅燈。

等到他們終於等到下個綠燈把車開出去之後,王旭東的車早就沒影了,跟丟之後他們就把車停在路邊兩個人思考著該怎麼去交差,可就在兩個人思考的時候,有人敲窗戶,當打開窗戶的那一剎那,兩個人都驚呆了。

是誰跟蹤自己王旭東心知肚明,為什麼跟蹤自己這個事他也心知肚明,不過他倒是不在乎,對於他來說,這點事實在不算事。他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擔心這群人會把主意打到自己身邊人的身上。

王旭東在回到家之後洗了個澡,然後給蘇婉琪打了個電話。

「睡了嗎?」王旭東問著蘇婉琪。

「沒睡,正準備給你打電話。今天那邊旗艦店開業的事怎麼樣?一切正常吧?」蘇婉琪問著王旭東。

「嗯,一切都很好,沒出任何意外。」

「這是我們以後的一個形象展示,接下來是燕京、粵圳等等,都已經在籌建了,今年年底之前,我們要保證我們在所有一線城市的旗艦形象店都建設到位,這對於我們來說非常重要,以後,我們將會在我們的旗艦店開展新品發布會等等活動,最大限度的與客戶互動、增強客戶的凝聚力以及品牌形象的展現力……」 對於這些專業上的事,王旭東並不是很清楚,不過他靜靜的聽蘇婉琪說著。

「你什麼時候回?」

「明天去粵港,後天回東海,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想你了。」王旭東靠在床上說著。

「我不信,你不像說這個話的人,說吧,有什麼事?」蘇婉琪在電話里停頓了一下,然後笑著問著。

「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歐洲去義大利嗎?趁著這個時間,你去義大利去歐洲好好玩一段時間吧。」王旭東問著。

「我是想去,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我哪有時間去啊,公司裡面還有一大堆事等著做呢。」

「你放心去吧,公司這邊有我和蔣曉蝶在,出不了什麼事的。」王旭東道。

「怎麼了你今天?你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為什麼突然之間叫我去歐洲? 至尊毒妃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蘇婉琪急了。

「沒出什麼事,就是想讓你去歐洲玩一下,你看,自從你從粵圳回來之後,每天都撲在工作上,每天晚上加班,有時候周末你也在加班,從來沒有好好休息過,正好這次你在外面視察,就著這個機會,你就一起去外面玩一下,就當是給自己放了個年假,好好休息放鬆一下。好的休息是為了更好的工作,對不對?」

「旭東,你的性格我了解,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然你絕對不會這麼無的放矢的。」蘇婉琪根本不信王旭東給的理由。

王旭東無奈,最後說道:「好吧,我實話實說吧,李明輝李澤天這對父子是什麼人你也大致心裡有數,上次沒有整倒我們,那麼就肯定還會有第二次。我也去調查過這對父子,這對父子心狠手辣,而且身份也並不幹凈,這從李澤天這小子乾的這些事就知道了。我怕他會做出什麼事來傷害到你,所以,就想讓你先出去躲一躲,等事情過了之後你再回來。」

「我走了你怎麼辦?」蘇婉琪問著。

「我一個大男人我怕什麼?我沒事的。」

「不對,旭東,他是不是已經對你做什麼了?是不是你發現什麼了?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蘇婉琪一下子急了。

「真沒發生什麼事,你別緊張,我就是預防一下。你出去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聽我的,這邊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你這樣,你的簽證這些我去幫你弄,你就呆在粵港那邊不要回來了,等你簽證辦好了之後,我會派兩個人過去,他們跟著你一起去歐洲,你去歐洲好好的玩一段時間,等我給你打電話你再回來,好好的去度個假。」王旭東沒有告訴蘇婉琪自己已經打聽到了李明輝要對自己和蘇婉琪下手的消息,更沒有告訴蘇婉琪已經開始有人跟蹤自己的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