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王彪見此,不由的大爲光火,因爲心憂哥哥的命運,他也顧不得秦天還是自己的主子了,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馬勒戈壁!秦天,你小子竟然還有閒工夫在這發呆,卻讓老子一頓好找!你他大爺到底有沒有人性——嘎!”

突然,王彪的話嘎然而止,眼珠子一下子瞪大,難以置信的看着前方!

只見一點黑芒突然脫離了秦天的食指,劃破了虛空,瞬間擊中了三十米外的一棵三人合抱的參天大樹。

“轟隆——”

一聲驚天轟響,木屑飛濺,煙塵漫天!

在王彪驚駭的目光下,那株大樹竟然一下子爆成了碎片,連同周圍十米內的一切草木統統炸裂開來,無一倖免,噼裏啪啦的木屑落地聲響個不停。

王彪直接看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出神久久。

秦天睜開雙目,不由的心神狂喜:“哈哈哈哈!大殺器!這可是絕對的大殺器啊!哈哈哈——嗯?王彪?你什麼時候來的?”

突然,他看到了地上的王彪,不由的微微皺眉。

“啊?”

王彪猛地回過神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看向秦天的目光簡直驚如天人,激動的語無倫次:

“天——天哥!小彪是來爲您護法的!天哥,您真是太強大了!太牛逼了!您以後永遠是我的天哥,小彪對您的敬仰如天河之水滔滔不絕,如……”

“行了,起來吧!時間不早了,我們立刻去救你大哥吧!”秦天懶洋洋的揮了揮手,打斷了王彪那蹩腳的媚言。

“是,天哥,嘿嘿……”


王彪一臉傻笑着跟着秦天往外走去。

在發出天荒一擊後,秦天體內的力量幾乎消失一空,不得不去宋老家中補充了一頓兇獸肉,才漸漸恢復了體力。

然後他召集了高玄、馬六以及王彪的幾個小弟,一行七八人浩浩蕩蕩的出了楚家大院,涌向巨斧鬥武場。

一路上,衆人如衆星捧月般的拱衛着秦天,引得周圍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不知道的只以爲這是楚家的某位公子哥出巡,暗暗將他的容貌記在了心中。

半路上經過一家早早開門營業的鐵匠鋪,秦天突然興致所至,想要買把劍撐撐門面。

這是一個崇武的時代,人人都以攜帶刀劍爲美,尤其是年輕人,腰間不懸把劍都不好意思出去見人。

秦天以前是不敢想,現在是不差錢。

他喊來掌櫃的,一口氣買了七口玄鐵寶劍,七人每人一把,足足花了五千兩金。

高玄、王彪等人都不禁狂喜不已,他們以前身爲家奴,身上很難攢幾個錢,如今看到秦天一口氣扔出五千兩黃金眼皮都不眨一下,都不禁暗暗咋舌。

尼瑪,這位老大真是人傻錢多——不不,是財大氣粗啊!

他們卻不知道,秦天今天一舉練成了天荒訣,心中的狂喜無處發泄,恨不得一口氣散盡口袋中的所有金子。

半個時辰之後,一行人終於來到了巨斧鬥武場。

鬥武場的門口外,一尊高達十丈的擎天巨斧靜靜的矗立着,殺氣撲面而來,巨斧上的斑斑鏽跡彷彿在向世人訴說着無盡的滄桑。

“站住!現在還不到營業時間,閒人止步!”

兩名肌肉虯扎的勁裝大漢,攔住了正要往裏闖的秦天等人。

“我們是來贖人的,煩請二位大哥行個方便。”王彪上前客氣的賠笑道。 “你們要贖什麼人?”

一個面目兇戾的大漢從門後走了出來,斜着眼問道。

“這位大哥,我們要贖的是王虎,就是那個三天前剛剛被賣進鬥武場的王虎。”王彪客氣的笑道。

“王虎?”

大漢微微一愣,旋即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跟我來吧!”

話落,他轉身往裏走去。

衆人都看向了秦天,秦天目光稍一閃爍,點頭道:“去看看吧。”

雖然他感到那大漢的笑容有些不大對頭,但也沒怎麼放在心上,便帶頭跟了上去。

巨斧鬥武場年代十分久遠,裏面隨處可見一些氣勢恢宏的古老建築,有的恐怕不下千年之久。

自古以來,這座鬥武場無數次易主,現在則是楚月城五大家族之一的凌家的產業。

楚月城一共五大家族,分別是楚家、凌家、岳家、朱家和趙家。

其中楚家因爲坐擁千里封地,手掌十萬鐵甲,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家族。

接下來勢力最強的便是凌家,歷年來凌家高手從出不窮,穩居楚月城第二,遠遠的凌駕於其他三大家族之上。

當然,這個第二也是沒資格跟楚家叫板的,平日裏也需要仰仗楚家的鼻息。

這座鬥武場雖然是凌家的產業,但每年收入的六成都要上繳給楚家。

秦天等人跟着那名大漢進入大門後,並沒有去往鬥武場的方向,而是七拐八繞的來到了鬥武場後方的一座大院中。

那大漢讓秦天一行人候在門外,他則一個人進去稟報,過了好一會兒,才讓衆人進去。

進門之後,秦天不禁微微一愣,只見空闊的天井正中,架着一口大鍋,鍋中熱氣蒸騰,一塊塊肥膩的兇獸肉隨着雪白的湯水上下翻滾,香氣四溢。

大鍋旁邊,一名虎背熊腰的獨眼大漢,將一隻毛茸茸的大腳丫子踩在鍋沿上,手中抱着一隻盛滿肥肉的臉盆,正在大快朵頤,呼嚕呼嚕吃的不亦樂乎。


大院的邊緣,立着不少練功器械,十幾名肌肉虯扎的魁梧大漢正在瘋狂的修煉着,一個個揮汗如雨,無不透着兇悍之氣。

王彪看到那獨眼大漢,眼神微微一縮,對秦天低聲道:“天哥,那個獨眼的傢伙人稱豹爺,是鬥武場中的一個小頭目,專門負責蒐羅鬥奴。

此人心狠手辣,行事歹毒,不少沒有背景的外地人經過楚月城,都被他抓來當了鬥奴,手下人命無數。”

“哦?”

秦天微微挑了挑眉頭,他真心不喜歡跟這樣的傢伙打交道,少不得沾染一份血腥氣。

他凝目打量了豹爺幾眼,只見這傢伙的修爲不低,竟然是一位氣血境大圓滿高手,一身彪悍的氣息,是個硬茬子。

覺察到秦天等人的到來,豹爺嚥下了嘴中的肉,那隻獨眼冷冷的瞥了衆人一眼,隨意的道:“你們要給王虎贖身?”

“不錯!”

王彪走上前去,賠笑道,“豹爺,贖人的規矩我們懂,三千兩黃金已經準備好了,不知能否讓我們——”

“哼!誰告訴你王虎的贖金是三千兩黃金了?”豹爺隨手將沒吃完的肉倒進了鍋中,不屑的冷哼道。

“嗯?”

王彪臉色一變,道:“豹爺,你這是什麼意思?氣血境後階的鬥奴,在你們鬥武場的贖金不都是三千兩黃金嗎?”

“哈哈哈!小子,那是三天前的價,王虎的潛力不錯,隨時有可能突破,所以麼——漲價了!”

豹爺狂聲一笑,冷冷的道,“要想贖人就交上一萬兩黃金,交不上錢就趕緊滾蛋,別耽誤老子吃飯!”

“你——”

王彪眼神冒火,拳頭緊緊的攥起。

秦天見此光景,也不由的心頭暗怒,這位豹爺一張口就上漲了七千兩黃金!

尼瑪!這是七千兩黃金,足夠堆個金人兒了!

不過他也明白,這鬥武場不是自家的地盤,能不動手還是不要動手爲好。

他拍了拍王彪的肩膀,示意其暫且忍耐,旋即對豹爺笑道:“豹爺是吧?在下秦天,久仰大名了!

那王虎雖然突破在即,但終歸還是氣血後階,不知豹爺能否給打個折,我秦天記你豹爺的一份人情。”

“秦天?你是什麼人?”

豹爺獨眼一眯,冷冷的審視着秦天。


他見秦天腰懸七星寶劍,長身玉立,氣度不凡,倒也不敢小覷。

“區區不才,現居楚家大小姐下屬百草園管事一職!”秦天淡笑道。

“百草園管事?哈哈,哈哈哈哈!我還當是楚家少爺呢,原來只是一個管事!”

豹爺一聽,不禁放聲大笑起來,“哼,你是楚家管事,可不是我凌家管事,還管不到老子頭上!廢話少說,一萬兩黃金,交不出就滾!”

秦天臉上依然在笑,但心中卻差點氣炸了肺,恨不得一拳轟爆豹爺的腦袋!

只是,他心中清楚,在這巨斧鬥武場中,自己這七人是翻不起什麼浪花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他二話不說,從懷中掏出一沓金票,數也不數,便扔向了豹爺,道:“豹爺,這是贖金!多餘的就當給兄弟們一份酒錢吧!”

“嗯?”

豹爺眼睛一亮,拿過來點了點,足足一萬一千兩金票,不由的開懷大笑,“哈哈哈哈!爽快!不愧是大家族的管事,果然不同凡響!這贖金,老子就收下了,你們可以走了!”

“豹爺,贖金交了,人呢?”秦天皺眉道。

“人?”

豹爺濃眉一挑,旋即十分大方的一揮手,賊笑道,“放心好了,贖金既然交了,人就一定會給你們的!回去等着吧,十天之後一定讓王虎回家!”

“十天之後?”

王彪一愣,旋即勃然大怒,“馬勒戈壁!你竟然出爾反爾!十天之後——十天之後只怕我大哥的屍體都臭了——”

“哼!這就不關老子的事了,那也只能怪王虎命不好!快滾快滾!老子好好的一頓早餐,被你們打擾了,他麼的掃興!”

豹爺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然後探手從鍋中撈出一大塊肉,大吃大嚼起來。

“你!”

王彪氣得雙目冒火,雙拳攢的咯嘣亂響。

高玄等人也都個個氣得夠嗆,幾個彪哥的小弟都直接拔出了寶劍,躍躍欲試。


“哈哈哈哈!好!好一個豹爺!哈哈哈哈!”

秦天卻是氣極反笑!

他已經很久沒受過這種窩囊氣了,哪怕是面對楚玉軒和楚玉軒的二叔,他都沒吃過半點虧,可今天,一個下三濫的小癟三竟然敢如此戲耍自己?

孰可忍孰不可忍!

而此時,豹爺一見秦天等人面色不善,頓時不屑一笑,對不遠處那些大漢揮手道:“來人,將這些傢伙扔出去,別妨礙老子吃飯!”

“是,豹爺!”

十五六名氣血境大漢帶着不懷好意的冷笑圍了上來。

“馬勒戈壁!去死吧——”

王彪怒吼一聲,如一頭猛虎般的撲了上去,狠狠一拳轟向一名大漢的胸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