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王局長,你這茶不錯啊,我從來沒喝過這麼好的茶。”陳剛倒不是奉承王達,茶確實是好茶,比起他的那些好茶,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陳先生喜歡就好,這茶是底下人送的,說是在山裏面採的,就兩三棵茶樹,說是好幾百年的歷史了,每年他都自己炒了送我一些。一般人我可捨不得拿出來喝,要是陳先生喜歡,一會走的時候,我給你拿一包。”王達很高興,這下可算是真的攀上陳剛這個大人物了。

“君子不奪人所好,我要是想喝,就趁着看我兄弟的時候,過來討一杯。“陳剛說這句話,就是想告訴王達,林楓是我的兄弟,你要幫我照看着。

wωw TTKдN ¢ ○



”那行,陳先生啥時候來,給我打個電話,我提前把茶泡上……“

陳剛和王達兩隻老狐狸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林楓則是把事情的經過,以及在妹妹口中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當然林楓沒有把陳剛的手下砍人的事情說出來,只是說他們自己不知道爲啥打了起來。林楓承認自己出手打了趙四和李友貴夫婦,在他們動手毆打自己家人的時候,纔出的手,算是正當防衛。

不過李德謙那一腳林楓沒有說,而是謊稱當時場面混亂,不知道是誰打的。

周豔玲還是很囂張,吆喝着要給自己大哥打電話,拒不承認自己的違法行爲。不過她即使不承認也沒用,有了別人的證詞和證據,她不用開口都能定她的罪。

王達本來打算請陳剛吃飯,但是被拒絕了,林楓擔心家裏的情況,想要趕緊回去。

王達和陳剛,林楓互換了電話號碼,說了句客氣話,就沒有再強留二人。

“陳哥,這件事還要謝謝你,要是沒有你,我們家就被欺負死了。”坐在悍馬車上,林楓跟陳剛不停地說着感謝的話。

林楓說的不假,雖然他有了神奇的玉牌,有了強壯的身體,能量和速度也大大的提升,但是這些有什麼用?打打殺殺解決不了問題,他要是把李友貴夫婦和趙四他們都打傷,到時候自己就會被抓起來,判上幾年,甚至是幾十年,他的父母和妹妹怎麼辦?

肯定會被村裏的李家人欺負死,還會遭到趙四他們的報復。

“這都是我該做的,和你救了我的命比起來,算不得什麼。”陳剛拍了拍林楓的肩膀。

林楓他們從縣裏往回趕的時候,**已經跑到了那個神奇的藥谷附近。

他這時候身上的警服有的地方都被掛爛了,而且臉上和手上也有被劃破的地方,氣喘吁吁的顯得有點狼狽。

“真TM的倒黴,老子落得今天的地步,都是那些人害的,周豔玲那個騷貨竟給老子找麻煩,等老子躲兩天,回去拿到錢,跑路之前先幹掉你們。”

**心裏已經崩潰了,他想的不是回去自首,而是想報復所有有關的人,可以說已經着了魔。

**這時候又餓又渴,嗓子眼都要冒煙了。

他一邊走一邊搜尋着,想要找點東西充飢。

他走了好久,快要撐不住的時候,走進了之前那座神奇的藥谷,**雖然不認識那些草藥,但是他也能看的出這裏面的植物不正常,比外面的要高大很多,而且這山谷裏的空氣都比外面新鮮,吸一口好像就能驅趕走一部分疲勞,**貪婪的呼吸着山谷裏的空氣,他發現了前面樹上,掛着些金黃色的果子,於是就跑了過去。

**顧不得太多,摘下一顆,塞進了嘴裏,香甜的味道瞬間在嘴裏瀰漫開來,甘甜的汁液也充滿了整個口腔。**拼命的往嘴裏塞了起來。

**一口氣吃了十多個果子,肚子撐得不行了,實在是塞不下了。他索性就躺在地上睡了過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晚上七點多,他睜開眼的時候還被嚇了一大跳。

山谷裏本來應該是漆黑一片,可是他眼前的山谷竟然有光芒在閃動。

發光的是一些五顏六色的花,他之前見都沒見過,花朵一閃一閃的,像是在和他打招呼。有一些樹的葉子也在發光,還有一些拳頭大的蟲子,發着光在天上飛着。

**被這些景象驚呆了。

“這麼大的螢火蟲……”

**試探着站了起來,他開始在山谷裏走動,他還拿出手機拍起照來,確實心夠大的。

**不知不覺得就走到了之前林楓發現玉牌的地方。

不是機緣巧合,是**跟着強光走過來的。

**發現這邊有股刺眼的強光就走可過來,他也發現了周圍有打鬥的痕跡,斷裂的樹木,和地上凌亂的痕跡,**有點心驚。

這是什麼東西在這打架了,這威力真是大啊。

**沒有再驚訝,因爲進了這個山谷,讓他驚訝的地方太多了。

**直接向着發出刺眼白光的東西走了過去。走近了,**就蹲下身子伸出手把拿東西撿了起來。

一顆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珠子,被**拿到手裏之後,它就恢復了平靜,不在發光。

**拿在手中端詳了半天,他看了半天也沒認出這是什麼東西。

寶石?夜明珠?

不過**還是認爲這是寶貝,把珠子握在了手裏。

可是當他握緊手的時候,強光從指縫中散發出來,他覺得手心裏有什麼東西鑽到了肉裏,心驚之下,想要張開手掌查看,可是還沒等手張開,他就暈了過去。

其實這顆珠子和那玉牌是一對,只不過之前巨虎和巨蟒爭奪的時候,被打散了,林楓當時得了玉牌,但是他也收到了驚嚇,沒有仔細查看,就回去了。

這樣一來,倒是便宜了**。

林楓和陳剛這時候也從縣城趕回了家裏,路過鄉里的時候,林楓特意去買了很多食材,他晚上要請陳剛他們吃飯,畢竟忙活了一天了,讓客人餓肚子不是一件好事。


林父林母已經沒有大礙,只是林父的腿一時半會還好不利索,林楓的大伯倒是全好了。

林郝仁還幫着在村裏找了幾個婦女,到林楓家幫着做飯,畢竟四五十人的飯菜不是一兩個人就能做好的。

陪着父母的林楓怎麼也想不到,他之前的疏忽大意,差點讓他後悔終生。 當天晚上,陳剛帶着手下的人在林楓家吃了一頓飯,就在林楓他們家的院子裏,林郝仁找了幾家關係不錯的借了些桌椅板凳,鍋碗瓢盆。

林楓在院子裏扯上了幾盞燈,就安排大家入座了。

陳剛和林父正聊得開心,院子外面就傳來了嘈雜的聲音,聽起來有不少人。

“出來,林老頭你給我出來……”

院子外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叫喊聲。

“怎麼回事?”陳剛問坐在身邊的林楓。

“我出去看看,你陪我父親聊天。”林楓站了起來,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三子,帶兩個人跟着,別讓你二哥吃虧。”陳剛衝着隔壁桌的三子吆喝道。

三子站起來直接揮了揮手,他那一桌的七八個人就跟在了林楓後面。

院子外面不是別人,是李德謙的老婆於桂鳳,她不知道在哪得到的消息,說是李德謙要被判刑,李友貴也跑不掉。


於桂鳳坐不住了,於是找了些村裏的李姓人,又把村裏有些威望的李六叔叫上了,想一起到林楓家討說法,讓他們家不在追究,不然就攆他們出村。

林楓帶着人出來的時候,於桂鳳站在李六叔旁邊,正掐着腰大聲喊着。

“林老頭,你個縮頭烏龜,有能耐給俺出來……”

“你再罵一句,我就把你的嘴撕爛。”林楓惡狠狠的瞪着於桂鳳。

“你……你……”於桂鳳最後還是沒罵出來,林楓身上的那股子狠辣勁,讓她有點膽怯。

“你一個外姓,敢在俺們村撒野,欺負俺嬸子,你是不是找死……”

“對,打死他,讓他知道這個村到底姓啥……”

“上,打死他……”

於桂鳳後面的一些人站不住了,手裏拿着鋤頭,鐵杴,還有的拿着鎬頭……五花八門的,人倒是不少。他們吆喝着就要衝上來打林楓。

三子帶着人直接擋在了林楓的前面。

“都他.媽的給我消停點,再在這裏找事,老子找人來屠了你們村。”

三子這句話唬住了那些人,有人認出來三子,是下午帶着人,把趙四他們砍翻了的那些人。

“林楓,德謙怎麼說都是咱們村的村主任,被抓進去丟的是咱們村的人,你看看能不能去求求情,讓警察把德謙放了,再說了,德謙按輩分你得管他叫叔,鄉里鄉親的,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別把人往死路上逼。你就當給六爺一個面子。”

鬍子都白了的李六爺開口說話了,不過林楓聽了他這些話,心裏本來對他的好印象全沒了。

“六爺,不是我不給你面子,犯法了法,警察負責抓,法院負責判,我一個農民,說了不管用。”林楓直接把話說死了。

“小林子,六爺的面子你也不給了?德謙和友貴他們也沒有做啥大事,都是誤會,你家這片地確實是李友貴他們家的……”


李六爺張嘴就要拉偏架。

“地是村裏分給俺家的宅基地,俺家從我爺爺那輩,房子就在這裏,你上嘴脣一碰下嘴脣就說地是李友貴家的,你憑啥?就憑你歲數大?這件事說破大天都沒用。李友貴帶着流氓來我們家打傷了我的父母,當時你們在哪?誰出來幫着求個情了?六爺你當年的命還是我爺爺救得,你咋不出來幫着求情?還有你們,我爺爺活着的時候,你們誰家裏的沒找我爺爺看過病,我爺爺收過你們一分錢嗎?現在倒好,一個個都成了忘恩負義的玩意兒……”林楓越說越氣,最後氣得他指着對面的人破口大罵起來。

林楓的話讓對面的人,臉上有點掛不住,特別是李六爺。他這條命確實是林楓的爺爺救得,要不是林國忠,他這會哪裏有機會來欺負林楓一家人。

“哎,丟臉吶……”李六爺低下頭,拄着柺棍,搖搖晃晃的走了。

人羣裏也有一部分人扭頭走了。

農村人就是這樣,本姓的人喜歡抱團,有時候就是幫親不幫理,但是農村人也有重情重義的人,被林楓這麼一罵,也覺得臉上難看,所有也就跟着六爺走了。

“你們別走啊……俺家男人咋辦?”於桂鳳開始有點着急了,她身後就剩了十幾個人了,都是李德謙的親屬。

“林楓,你要是不去求情,把俺男人放回來,俺就天天帶人堵着你家門罵。”於桂鳳開始耍起賴來。

“你現在就罵,要是有人見義勇爲,趁着黑燈瞎胡的把你們砍了,你可別賴到我頭上,或者我們把你們也抓起來,送派出所去。”三子本來就是小流氓出身,對這樣的無賴手段,有的是辦法。

三子開口這麼一嚇唬他們,倒是很有用。

“你給俺等着……”於桂鳳丟下這麼一句話,就帶着人灰溜溜的走了。

林楓就帶着人回去吃飯了。

一頓飯吃了將近3個小時,陳剛帶着人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了,他和林楓約定好,他去鄉里住下,明天一早就趕回來。

送走了陳剛,林楓一家也就睡下了。

不過林楓躺在牀上,這麼也睡不着了。

他總是感覺心裏發慌,手心裏的玉牌也在不停地遊動,異常活躍。

林楓總覺得遠處的山林再呼喚他,但是現在時間太晚了,上山的話太危險,所以林楓只好躺在牀上翻來覆去。

好在到了下半夜,那種感覺才漸漸消失,玉牌也安穩下來,林楓這才睡着。

第二天上午九點,陳剛纔帶着人趕過來,不過這次多了兩輛卡車,車上拉着些紙紮,房子,汽車,金童玉女之類的。

“陳哥你弄這些東西幹嘛?”林楓有些吃驚。

“今天去給老爺子磕頭,順帶買了些香燭紙錢,讓老人家在下面過了舒服一點,我也算儘儘孝。”陳剛想的很周到。

“陳哥費心了。”林楓心中有些愧疚,回家這麼多天也沒去看看爺爺。

“陳哥我爺爺的墓在山上,車開不進去,得讓你的人擡着這些東西。”林楓有點不好意思。

陳剛笑了笑,就把三子叫了過來。

“三子,讓兄弟們拿上東西,咱們進山,另外再安排兩個人,留下照顧着點。”

陳剛不放心把林父林母還有林欣獨自留在家裏,所以就安排了兩個機靈點的。

安排好之後,林父帶着陳剛走在前面,陳剛的小弟拿着東西走在後面。




Leave a reply